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就 作者:河汉/一阳来复

字体:[ ]

 
    周白:傲娇攻,克妻。
 
    简辞:做担保人,被男友骗,房子被抵押。
 
    先婚后爱狗血短文,别扭攻人妻受。段子手再次放飞自我。
 
 
 
    EP 01
 
    周白今年35岁,结过两次婚。
 
    现在单身。
 
    他父亲是修自行车起家的,之后又做起了汽修,到他接手家业的时候,已经有了12家高端车行。趁着房地产业刚刚兴起,周白成立了“白盛地产”,进一步扩大了周家的商业版图。近几年他开始进军影视行业,富豪榜上周白的排名不算靠前,但一直榜上有名。
 
    周白相貌俊朗,身高腿长,无论在业内还是业外,都很吸引眼球。某金融杂志开展过调查,周白是最想嫁的青年企业家之一,其中选择他的女性比例为45%,男性比例为55%。在这个同性婚姻很普遍的时代,真的可以说是男女通杀。
 
    尽管有那么多人“想嫁”他,但他如今想娶却娶不到。
 
    准确地说,不是他想娶,而是他父亲急迫地想给他找个伴侣,并且表示如果他不尽快找到一个结婚对象的话,就拒绝接受冠心病的治疗。
 
    周白深感为难。
 
    他前两次婚姻的收场都很糟糕,不是说婚后生活不幸福,也没有隔壁老王或者小三插足什么事儿,仅仅是因为,嫁给他的人,都死了。
 
    EP 02
 
    第一个是韩家的千金韩晴,这门亲事算是周韩两家的联姻,郎才女貌,虽说周白和韩晴的感情不太深厚,但好歹不会相看两厌,订了也就订了。结果在领证后的第三天,韩晴出了车祸,没能抢救回来。
 
    第二个是周白那个影视公司力捧的女星,那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想尽办法爬上了周白的床,之后却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对他百依百顺,生生把一夜情的关系渲染成了情侣关系。周父看两人的八卦新闻看得多了,信以为真,就开始在周白耳朵边念叨结婚的事,周白被念烦了,干脆顺水推舟,把人给娶了。然而新婚蜜月都还没来得及去,那个女星乘坐的电梯发生故障,从24楼掉了下去。
 
    女星死状凄惨,这个新闻闹得很大,连着周白第一任妻子的事情也被扒了出来,之后就传出了一个说法,说周白命中带煞,克妻。
 
    随着“克妻”的名声越传越广,周白陷入了一个微妙的境地。
 
    他不缺情人,但他结不了婚。
 
    EP 03
 
    简辞想到了自杀。
 
    交往三年的男朋友,非法集资,卷走了所有的钱,跑了。那些被骗的人纷纷找上门来,向他这个连带责任人讨要说法,要他还钱。他一个刚毕业的实习生,哪里有钱还他们,他自己的助学贷款都还没还清。
 
    在经历了一系列恐吓、威胁,甚至人身伤害之后,简辞本以为不会有更坏的情况出现了,直到银行的人来收缴他父母留给他的房子,他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前男友竟是拿他的房产做的抵押,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哄骗他签了名。
 
    简辞被自己蠢哭了。
 
    不过,第二天他还是去了实习的公司上班。
 
    站在“白盛”的楼下,要拼命仰起脖子才能看到这栋大厦的顶,这是整个Z城第三高的建筑。他想,如果从这上面跳下来,一定死得很悲壮吧。
 
    上午,人事部经理找他谈话,说他们接到多起投诉电话,公司安保那边也拦下了好几个来闹事的人,经过询问,发现这些都是冲着他来的,为了不影响公司的形象和其他员工……
 
    啊,都找到这里来了啊。
 
    简辞不待经理说完就已经明白了——他的工作也丢了。
 
    于是简辞偷偷走进了能升到最高层的电梯,他想去公司的楼顶,思考一下人生。
 
    他是在九楼按的上行键,电梯从负一楼直升到九楼,打开门时,里面只有一个人。
 
    简辞并没有在意那是谁,他只是瞟了一眼楼层按键,发现最高层已经按亮了,便安静地站在角落发呆。
 
    EP 04
 
    周白看了一眼那人的胸牌,是个实习生。
 
    这实习生顶着个鸡窝头,神情恍惚,整个人都散发着可怜兮兮的气息。方才匆匆一瞥,长得倒还不赖,有点娃娃脸,就是脸色苍白,黑眼圈也有点重。
 
    他是刚来上班,坐错了电梯?
 
    没有按其他楼层,他也要上顶楼?要去他办公室?
 
    周白皱眉:“你有什么事?”他不喜欢这种冒冒失失打扰他的人。
 
    简辞木然地回头看他一眼,发现是老板,赶紧礼貌地说:“周总好,我没什么事。”
 
    电梯灯跳到了十四楼、十五楼。
 
    “没什么事去顶楼做什么?”不是更可疑么?
 
    简辞有点紧张:“我、我不是去顶楼,我是想去楼顶。”
 
    “去楼顶?”周白追问。
 
    “就……想看看好不好跳。”简辞稀里糊涂地回答。
 
    “……”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简辞干笑两声:“开、开玩笑的。”
 
    EP 05
 
    二十楼、二十一楼。
 
    周白打量了他一下:“你想自杀?”
 
    “不是……嗯,有点……”简辞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还没想好……”
 
    “……”
 
    二十五楼、二十六楼。
 
    周白突然说:“既然这样,你跟我结婚吧。”
 
    简辞:“……啊?”
 
    “我想结婚,你想死,正好。”结过两次婚,丧过两次偶的周白如是说。
 
    二十九楼、三十楼。
 
    简辞愣了三秒,说出了自己的实情:“我欠了很多钱……”
 
    “欠了多少?”
 
    “320……哦不,房子抵掉之后,还有220万左右。”
 
    “你跟我结婚,我帮你还,就当是聘礼了。”
 
    三十四楼、三十五楼。
 
    简辞豁然开朗,他说:“哦,好吧。”
 
    周白嘲讽一笑。
 
    三十六楼到了,叮——
 
    他们决定结婚了。
 
    EP 06
 
    周白问:“我们是怎么遇见的?”
 
    简辞回答:“那是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早上,我在小吃摊买煎饼。给大妈钱的时候,手上的雨伞被风刮跑了,然后我就追呀追,雨伞正好砸到你车上,盖住你的挡风玻璃。你停下车,把伞还给我。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吃了个煎饼。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周白啧了一声:“一点感情都没有,太假!”
 
    “哦。”简辞调整了一下语气,深情地朗诵道,“那是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早上,我,在小吃摊——买、煎、饼。给大妈钱——的时候……”
 
    “停!还是用前面那种。”
 
    “哦。”
 
    周白揉了揉眉心,继续排演:“下一个问题,哪里的小吃摊?”
 
    “长乐路上的,你上班的必经之路。”
 
    “卖煎饼的大妈长什么样?”
 
    “五十多岁,经常穿一件红格子的围裙。”
 
    “我的车牌号是?”
 
    “坑A3NR92。”
 
    “我最喜欢吃什么?”
 
    “清蒸鲈鱼。”
 
    “我最喜欢的演员是谁?”
 
    “呃……”简辞卡了壳。
 
    周白一脸不爽地看着他:“这都记不住?你脑容量只有1KB么。”
 
    简辞有点急了,他真的不记得有看到过这题,只得胡乱猜测:“是不是上次乘电梯掉下来的那个女演员,她……她叫什么来着?”
 
    “怎么可能!”周白不耐道,“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对不起对不起,这次我记住了。”简辞深谙“给钱的是大爷”的道理,讨好地说,“我也很喜欢他,他今年终于封帝了,那部电影……”
 
    “下一题,我们同居多久了?”
 
    “两个月零七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