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假面+番外 作者:九天迹昙

字体:[ ]

 
    【文案】
    这个世界上,有人爱权,有人爱美人,有人爱宝石,有人爱古董……
    我陆离,只爱钱,各位说了,谁都爱钱,偏你特殊?也不算是,我只能说我要钱不要命,如果有人能和我站在同一起跑钱上,那么来,看我们为了钱谁谁向死亡跑得更快。
    他叫陈深,公司老板,就是我的金主,满足了我对钱的渴望,自然,他的条件我也能接收,不就是随时把自己的命准备好么?我自己做的自己认,只是这人不地道的是给了钱,要了命,还想要本大爷的心……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离,陈深 ┃ 配角:沈思,唐时,徐寒,小武 ┃ 其它:
 
  ☆、01
 
  在我眼前的是个健硕男人,他那活儿在我的口中肆意地抽动着,让我险呼不过气来,抬眼看他欲死欲仙的表情,再次叹息,生活真的很没意思,尤其是在你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
  那人的急促喘息变为高亢的大叫,我的头发被狠狠地揪了起来,一股温热的液体直冲我的喉咙让我的呼吸一窒。我起身走到桌子旁抽出一张纸巾把浊液吐到上面,这个客人没有要求我咽下去,我自是没有不遵从的道理。又抽出一张有条不紊地擦着嘴角,边擦边笑着看他,他又喘息了一会儿,看着我笑了笑,从钱包里抽出票子扔到床上说:“小费。”
  我点了点头,这次真心笑了。
  我穿好衣服,把钱放在前面的口袋里,准备离去,正当我要走出房门的时候,听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回头含笑答道:“陆离,欢迎下次光临。”
  在回去的路上,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小武曾对我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我问:“你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小武露出特迷茫的神色,吭哧了半天憋出一句话:“我不知道。”
  我一听,乐翻了天。
  小武看我取笑他,自然十分不乐意,凶巴巴地问我:“你以后想做什么?”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我?我要是知道自己以后想做什么,我还会做这个?”
  每次想起小武说着想过自己要的生活时的认真样,我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回到店里,见小武如往常般依靠在吧台前面卖弄风骚,我走到他旁边要了一杯酒,他扭头冲我笑了笑:“客人走了?”
  我把外套脱下,随手仍在一边,伸了个懒腰说:“嗯。”
  小武看了看我说:“陆离,你太拼命了,钱是挣不完的。”
  我喝了一口酒说:“没有人嫌钱多。”说完我凑到他耳边问道:“我私自带客人出去,老板说什么没有?”
  小武笑说:“他能说什么?!你一个人一个星期的提成比别人一个月的都多,平常也没少给他好处,就是偶尔不经过店里同意带着客人出去,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我笑了笑把视线转回到酒杯上。
  “老板说如果你回来了就让你去贵宾室找他。”
  我点了点头,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拍了拍小武的肩膀,朝贵宾室走去。刚走到甬道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我矜持的朝这个像保镖模样的人点了点头说:“老板说让我来找他。”
  保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问道:“你是陆离?”
  我一愣,居然连他这么个小保镖都知道我的名字,我岂不是已经大大的有名了!心里顿时怒放了起来,换上一副轻佻的笑,食指试探着在那人胸前划了一下说:“我是陆离,以后要多多关照我的生意哦。”
  那人嫌恶地拨开我的手指,朝里面点了点头,我不以为意地朝他抛了一个媚眼,依然笑着朝里面走去。
  我走进屋里,出乎意料地看到老板成哥正背对着我站在屋里那张能睡四五个人的大床前一动不动,我走到他身后正想开他玩笑说怎么放着沙发不坐,放着床不躺的时候,他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皱着眉头悄声问道:“你又关机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规矩,接客的时候从不开机。” 我边说边朝床上看去,上面睡着一个人,屋里的灯光有些昏暗,我看不清楚他的脸。“这是谁?”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间房子里的床可不是随便来个人都能睡的,至少在我待在这里三年的时间里还没见一个人在上面躺过,只是每天看到有人打扫。
  “嘘!”成哥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乖乖地闭上了嘴,我是一个好员工,对于老板的命令我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也从不问为什么。
  十分钟过去了,那人没醒,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醒,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如故。我无声地打了个哈欠,戳了戳老板的胳膊,并朝沙发所在的方向指了指,用口型说:“我去睡会儿。”
  一向也算对我言听计从的成哥眼睛看了看床上那人,反常地并且坚定地对我摇了摇头。
  我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员工都累了大半夜了老板却连他小憩一会儿的权利都剥夺,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数了几张塞到成哥的口袋里,不看他变黑的脸,潇洒地挥了挥手,打开门想走,却又在三秒钟不到的时间里退了回来——虽然我觉得很没面子,但如果在被人打成残废和不要面子上让我选择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我朝成哥自嘲地笑了笑。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眼皮沉得跟座山似的,偷眼看了成哥一眼,还是那副严肃认真的样子。我向他边上挪了一步,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并在他耳边说:“就一会儿,我真的困死了。”
  成哥无奈地摇了摇头算是默认,我看他隐忍的样子更加得寸进尺地抱住他一条胳膊,把头朝他颈窝处钻了钻,他另外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发低声说:“真拿你没办法。”
  我轻蹭了一下他的脖子,不到两秒的时间就陷入了梦乡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先贴一章把方案给拱出来,喜欢的朋友们求收藏啊。
 
  ☆、02
 
  我醒来被告知的第一件事就是我被人包养了。虽然被人包养要比在店里工作轻松得多,但是作为一个一向有原则的模特我不能接受这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饲主。我冲进了成哥的办公室,质问他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卖给了别人。
  成哥看着手中的笔沉默了半天说:“陆离,那人是我得罪不起的。”
  我怔愣了一下,随即了然,沉默了片刻说:“我明白了。”
  我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转了一圈问道:“他要包我多长时间?开价多少?”
  “价钱你定,至于时间吗,他没说。”
  我开心地大笑了起来,边笑边说:“价钱我定?看来我是碰上大财主了,真是走运!” 
  “你什么东西都不用带,直接过去就行了,这是地址。”成哥把一张纸条递到我的手里,我随意看了一眼就装进了口袋里。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等着他开口,想着他会叮嘱一些注意事项,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的下文,也就失去了耐心。我对包养我这人的私生活没有什么兴趣,既然被强迫包养已成事实,还不如想想要个什么价钱合适,就站起来说:“我去和兄弟们告个别。”
  “告别倒是不用了,如果有人问起来,我会对他们说的,还有,以后如果没什么事就不要到夜色来了。除非他放你回来。“成哥说。
  我一愣,皱眉问道:“这是包我那人的意思?“成哥点了点头,我也朝他点了点头表示我什么都不会说。
  “你……万事小心。”这是我在关上门的瞬间听到的一句话。
  成哥一直对我很好,这三年来非常关照我,也说过许多关心我的话,可他再怎么对我好总让我觉得隔了层东西,觉得他不是真的关心我,而是为了挣更多的钱给他分成,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听到他说让我万事小心时觉得很舒心。
  其实在”夜色“这种地方,来工作的人很多用的就是假名字,比如小武,他比我来得晚,介绍自己的时候说自己叫小武,这一年来,虽然我和他的关系比和别人要好,也没问过他的真实姓名。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我还是懂的。这一行虽然报酬高,却见不得光,谁也不愿意将来某一天自己从良之后被人在大街上指名道姓地认出来,将心比心也就自然而然地不会去打听别人的事情。大家出来就是为了挣钱,别人的事和自己不相关。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没人会问成哥我去了哪里。果然,后来我得知,就如我所料,我在“夜色“消失之后,没人关心我去了哪里,当时连小武都没有打听,只是在我从成哥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说了句:”以后还是别回来了。“只字不问我将要去哪里,或许在他看来只要不是在这种地方,无论别的什么地方都好。
  在开往那里的车上我仔细算了下我一个月的收入,确定了一个大概的数字后睡着了。这不能怨我,想我已经过了三年昼伏夜出的生活,生物钟早已经颠倒,要我在上午十点还保持着清醒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次醒来可就没有那么悠闲自在了,我看着居高临下正提着水桶的保镖模样的人,再低头看看自己湿淋淋的衣服,暗自苦笑,在这个深秋的季节被浇上一桶冷水真是有够刺激的,看来什么钱都不好挣啊。我在想难道这位老板不让人在车上叫醒我,而是让人把我背到屋里来就是为了先给我洗个澡?
  “过来。”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我依声音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坐在沙发上背对着我的人,我缓慢地站了起来,低眉顺眼地走到他面前站定。
  “把头抬起来。”命令的语气。
  我依言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张年轻的脸,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幸亏不太老。
  “你叫陆离?”他问。
  “嗯,大陆的陆,离去的离。”我眉开眼笑地回答。
  “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他的这个问题问得突然,让我怔愣了一下,脑子急速转动了起来,马上回答不免显得谄媚,没有诚意,回答太慢又显得我不够机灵,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要想半天。于是我故意摆出庄重的神色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人,以示我下面的话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口的,并无谎言搀杂在里面。
  第一印象很重要,这可是关系到我在这里会不会得到优待的第一步。
  只见他有着英挺的眉,挺直的鼻梁,虽是单眼皮可眼睛很好看,幽深幽深地闪着摄人的光芒,嘴唇厚薄适中——很适合接吻,身上的黑色衬衫更显出他的冷峻气质,我用既不奉承又不谦卑的语气点了点头说:“好看,比我见到的所有客人都好看。”
  刚说完,猝不及防地,我的肚子上就挨了一脚,疼得我半天没直起腰来。
  “带他去房间。”冷冷的语气昭示着他的不高兴,我顿时惶恐起来,一路压在心里的事脱口而出:“在我去房间之前,能不能先把价钱说定了?”
  他一怔,显然没想到我会提出这个问题,眸子闪了闪,缓缓地问:“你要多少?”
  我蹲坐在地上,掰着手指头煞有介事地算着已经烂熟于心的数目:“我在店里的时候平均一天接四个客人,要的价钱一般都很固定,只陪夜不陪聊,射了就算,按这样平均下来一个月收入在两万块钱左右,这样……”算着算着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来,抬头问道:“请问您打算包养我多长时间?”
  “到我用不到你了为止。”那人的语气冷得能冻死个人,神色间更见冷峻,我的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也不敢正眼瞧他,微低着头,硬着头皮想,不管了,先把价钱谈妥再说别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