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同床冤家的第七年 作者:墨大尘

字体:[ ]

 
 
简介:
作为一个根正苗红,长在红旗下的孩子,李易樊终于还是在入伍两年后的这个决定他以后的方向的时候,遇到了他的劫难了!
彼时的白戈也不过是一个业务刚起步的业务员,就因为送货的人请假了,部队的小卖部那边催得紧,无奈他只能跟着领导去送货了。
却,送货也就算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到了最后,领导把他也给送出去了?
 
 
*
情景一
饭后,客厅,李易樊躺在白戈的大腿上,俩人看着电视呢,电视里播的内容具体是什么,两个人都不知道,毕竟心思没在那里不是。
突然的想到了当初的事情了,白戈一个没忍住,就往李易樊的手上一掐,可惜的是,这家伙的肉太硬了,结果痛的反倒是他自己的手。
“干嘛呢?”无缘无故的被掐,自然是不乐意的。
“没事,就是想到了第一次见面,你就把我给绑了。”
可,这一回,不乐意全然不见了,剩下的都是笑眯眯了。
“这不是太久没吃肉了,见到你就兴奋了嘛。”
如果非得说,这辈子就正确的决定的话,估计就是当时在看到白戈了之后,直接把人给抗回宿舍去的事情了。
*
情景二
白戈和李易樊之间有个不成文的口头协定,一件事情的忍耐度,白戈不会超过三次,如果过了三次了,他就不再奢求了,什么都不会想要了,就算是他也一样。
李易樊和白戈在一起七个年头还未曾体验过这样的情况,以至于他都忘了这个约定的存在了,但,仅仅一次的尝试,竟让他差点失去了他的大宝贝。
 
 
 
 
 
 
1
  时值A市的雨季,街道上因为昨天晚上下过雨的缘故变得有些湿滑,甚至有些地段都已经开始出现了积水的情况了。
  
  一夜的大雨几乎要将半座城给淹没了,这是一件看起来十分不美好的事情,但,无奈的是,到了第二天昨晚的大雨仅仅转成了小雨而已,更加无奈的是,今天是一个需要去上班的日子。
  
  早上的7点半,位于A市的一个高级住宅楼的6楼,有个身高约莫一米七五,剪着寸头的男人站在他们家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下着的雨,叹了口气。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今天的右眼皮为什么从刚起床的时候就一直在跳了,按理说,他昨天晚上是11点就入睡了的,一觉睡到了大天亮,这期间也没有起来上过洗手间,也就不存在是因为睡眠不好道导致的眼部周围的神经痉挛致使的眼皮跳的问题才对的。
  
  但,不管事实是什么,他都应该要去上班了,他的上班打卡的时间是早上的8点半,现在已经做到了业务主管的位置了,公司给的规定是他可以不用按时去上班的,只要在需要的时候能到公司里去就可以了,只是他自己心里的那一关过不去,除非必要的时候,他都是按着正常的上班的时间到公司里去报道的。
  
  尽管他不怎么相信眼皮跳所带来的预示,不过,在出门之前,他还是反复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是否有带齐了才出门了,门也经过两次的确认才放心的离开的。
  
  却,他怎么也不会预料到,事情会来得这么的突然,这么的猝不及防。
  
  男人习惯在上班的路上打开车上的当地的交通电台听听当地的交通情况,这样能够更好的帮助自己判断到底要走哪一条路。
  
  这一回,别说,还就真的是听到了他想要的消息了,他平时一直走的那条路因为昨晚的大雨的关系已经封锁了,他需要换到其他的路上去上班了,只是,谁能料到,这不过是换了一条路而已,差点把自己的命也给搭进去了。
  
  现在的路况并不好,再加上最近的天气不止是下雨那么简单,现在外面还兼带着一点雾气,能见度大约只有五十米左右的拒绝,他自己本身又有一点的散光,现在的情况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啊。
  
  本着只要自己好好的开车,把该开的灯都给开了,别人就能注意到他了,开车的时候车速不要太快,这样就能安全的到公司去上班了的想法,男人安心的走了。
  
  然而,有的时候还就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的,正当男人把车给开到立交桥上的时候,他开得好好的呢,一直都看着前面的车,避免和别人的车追尾,却,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后面的车主一时没注意,等到发现他的车子的存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直直的就给撞上去了。
  
  被撞的那一刻,男人把他这一生经历过的事情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了,还来不及细想什么,就被一股力量直接给撞到,晕过去了。
 
2
  这场事故所幸的是只有男人一个人受伤了,其余的人都没有事情,也是他倒霉了,撞人的人毫发无损,他却晕过去了,连安全气囊都出来了。
  
  可,不管是公了还是私了,这交警还是得叫的,只可惜,这有个人晕过去,交警来了也只能简单的做了一下笔录,然后把人给送到医院去。
  
  在医院躺了一天之后,男人终于醒过来了。
  
  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到处都是白色的那一刻,男人就知道自己命大,还没死,可是也十分的明白自己这个时候正身处医院呢,自己的身体,他自己明白,其余的地方都没有问题,但是他的左手臂估计是离废了不远了。
  
  果然,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的左手已经被包扎好了,又自己的那只还算完好的右手艰难的摸了一把他的左手,嘿,连石膏都打上了,这还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的第一次呢,挺新鲜的。
  
  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和发生事故的前后原因,男人无奈的又叹了一口气,这是为了给他证明,需要相信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的道理么,可是,这未免也太过于严重了吧。
  
  约莫在男人醒过来后的五分钟,就有医生到他这里来巡房,见到他醒过来的时候还有点高兴呢,这家伙的身体还行啊,居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白戈,你感觉身体怎么样?”
  
  对于医生的问话,白戈有些发懵,他,确实是叫白戈,但是他知道的,他从晕过去到现在都没有清醒过,那么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呢。
  
  “不好意思,我能问一下,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的名字的吗?”
  
  会不会是他回来了?可是,根本就不可能的,那个人最近似乎都快要忘记自己这个人的存在了,又哪里会因为自己出车祸了就放弃他那么痴迷的东西到这里来呢,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天真了。
  
  “我们是从你的钱包里找到你的身份证的,里面的其他东西我们保证没有动过。”
  
  这话说的,好像真的被动过了,他就会知道似的,他的钱包有的时候,他自己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了,他根本就不会记得他自己的钱包里到底放了多少的东西,多少的钱的。
  
  “哦,谢谢!”
  
  “客气了,既然你醒了,我就和你说说你的情况,动筋伤骨一百天你知道的吧,你这手折了,有条件的话让你的家人给你熬点骨头汤喝,其他的问题不太大,你一个星期后再过来复查就可以了,醒了就可以办出院的手续了。”
  
  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话,就赶紧走,住院费先不说,现在医院的病房也是很紧缺的,像白戈这种情况的,就算是住院了也没有什么用的就干脆出院算了,多这点住院费,医院也富裕不到哪里去。
  
  医生把话交代完了就准备走了,他可是很忙的呢,过来这里就是看看人醒了没有而已,可是,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白戈喊住他了。
  
  “麻烦问一下,我的住院费……”
  
  “这个你直接到住院部的收费处去问,这些我们不管。”
  
  这回是真的走了,看看自己身上的穿着,白戈觉得自己应该庆幸没给他换上病号服呀,不然的话,他都不知道现在的情况自己要怎么穿衣服。
 
3
  只是当白戈到了收费处去问了自己的费用的情况的时候,却得知自己的费用已经有人给过了,并且这个人还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说是有他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把电话号码给他,让他联系这个电话号码处理后续的事情。
  
  这也不能完全怪这个人丢下白戈就跑了,他跟着白戈到医院来了,还把他的住院费用给结了,也勉强算是有付责任了,他留下的电话号码还真不止一处,在护士站那边也留下了,只不过白戈没到那边去,所以不知道罢了。
  
  自己办了出院手续后,白戈才想起来自己的车此时应该是被拉到交警大队去了,估计就等着自己醒过来之后去处理呢,可惜的是,他现在还就真的是没有那个心情去处理这件事情,还是先回家的吧。
  
  他现在最重要的是联系到那个人,出车祸的这件事情,他暂时还没准备告诉他,说不清这个人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会做出来什么行为呢,要是搁以前的话,白戈十分的确定这个小霸王能够直接把撞他的人的家给闹得天翻地覆的,但,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同,人此时并不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身上呢。
  
  有些话并不适合给外人听到,白戈还是忍着到了家里了才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的。
  
  手机设置的快捷键的1就是那个人的手机号码了,这还是那个人自己设置的呢,说好了的,无论什么时候要找他,无论什么情况下,只要拨了1,那么他就会立刻接听的。
  
  可,白戈是极少去找这个人的,一来是家里面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他自己在做主,工作上也忙,二来呢,那人的耐心并不好,要是一件事情多问了两句他不乐意听的,他就该发脾气了,久了之后他自己也厌倦了打电话给他了。
  
  但,这一次是他难得的表现出脆弱的时候,此刻的他多么希望回家之后能够有个紧紧的怀抱让自己能够稍微的靠一会,让他知道他并不是真的受伤了也只能自己扛着。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事实就是那么的残酷,他回到他们两个人的家里的时候,屋子里还是他早上离开的时候的样子,甚至那个1拨出去了,40秒之后自动的挂断了,那个人还是没有接听。
  
  好吧,人家也不一定就像他想的那么悠闲,或许是真的有事情在忙呢,半个小时后再说吧。
  
  这一回直接跟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不想在别人不疼爱他的同时,自己也不爱惜自己,这也是他工作了这么久之后请的第一次这么久的假期。
  
  半个小时过得很快,白戈抱着希望又打了电话过去了,这一回他用的是扩音,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的秒数,他的血液就跟那时间一样,随着时间的增加,他的血也在慢慢的减少。
  
  所幸这一回,当手机上的时间的秒数显示到30的时候,那边的人终于接听了。
  
  电话的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吵闹,白戈还能隐约的听到那边的环境的吵闹以及,那个人听起来很是开心的语调在和后面的人讲话。
 
4
静静的等候着那边传来自己能够跟他讲话了的提示,白戈突然的就出现了恍惚感,他们之间有多久没有像这样的通过电话了呢?
  
  七年的时间似乎把太多的两个人之间的摩擦变成了一种习惯了,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他对于这种既然接听了电话,可是却不说话的行为是极其的不满的,甚至他们之间还因为这个问题吵过了不止一次了,可是,现在呢,他都已经习惯了等着他安定了之后的提示,他才开始讲话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