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一次成精要注意什么在线等挺急的+番外 作者:苕巴巴

字体:[ ]

 
谷阿莫版文案
我是苕巴巴,今天要写一个刚成精的小兔子跑到人间找爷爷最后找了个男人回去的爱情故事。
唐氏集团总裁唐靳远因缘际会认识了兔子精白荼,他觉得,哇,这个人好单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于是决定把他弄到手。可是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到手,科科。
 
 
对话版
白荼:我要找爷爷。
唐靳远:好好好,找爷爷,爷爷长什么样儿?
白荼指着美莱坞最新电影宣传海报上的美男说:长这样
唐靳远:.......
 
~﹡~﹡~﹡~﹡~﹡~﹡~﹡~〖.食用小贴士.〗~﹡~﹡~﹡~﹡~﹡~﹡~﹡~
1.本文1vs1,甜向
2.本文涉及娱乐圈背景纯属瞎掰
3.攻受相当分明,真哒。
 
蠢作者新开的脑洞,开放了文案,目前在存稿中,有兴趣的宝宝可以收藏一下哟每回自杀都撞上他
 
内容标签:娱乐圈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荼 ┃ 配角:唐靳远,唐谨如 ┃ 其它:
==================
 
☆、出山(捉虫)
 
  夏夜蚊虫繁多,山里蚊子的个头都快赶上蝙蝠了,唐谨如一巴掌下去,又拍死了一只准备攻击她的小怪物。她摇了摇手中的驱蚊液瓶,空荡荡的,恼怒的扔到一旁,又踢了一脚。
  “真是倒霉!”
  嘟囔了一句,唐谨如拿出手机,果然没信号,这里已经是大山的山腹,山脚都已经是鲜有人迹,更何况在这深山里头。
  “早知道就不来了。”
  一群世界各地都跑遍了的少爷小姐,为了寻求刺激,徒步进山探险,没想到还真遇险了。
  她和同伴走散了。
  已经过了30个小时,唐谨如从没有像现在这么狼狈过,背包里的吃食已经用完,物资也所剩无几,如果明天还不能走出去,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不说饥渴折磨,精神也会崩溃。
  戳着面前的火堆,唐谨如嘤嘤哭出声来。
  “哥,你妹妹都要死了,为什么还不来救。呜呜......”
  “哈哈......”
  “......谁!?”被轻笑声惊得跳起来的唐谨如冷汗直冒,漆黑的森林到处都是张牙舞爪的繁枝茂叶,配合呼啦啦的夜风,唐谨如心跳如雷,别的都不怕,就怕遇到坏人,一想到被人□□又弃尸荒野的悲惨下场,她哇的一声嚎哭起来。
  “你......别哭,我不吓你。”
  一个口齿不够清晰的声音响起,唐谨如止了哭声,抽泣着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
  那是一个身穿旧式唐装的年轻人,二十岁左右,五官清秀,面目白~皙,眼睛又圆又亮,或许是站在火堆边的关系,他的眼睛被衬成了红色。他微张着嘴,露出两颗可爱的小门牙。
  虽然长得很可爱,可是在这大山深处,突然出现......
  唐谨如挥舞着手中的拨火棍大叫:“你......你是人是鬼?”
  对面的人被唐谨如的叫声吓得肩膀一缩,眼睛一眨,摆摆手,一字一顿的解释:“我......不是鬼。我,是白荼。”
  唐谨如见他那副胆小的模样,又看他虽然比自己高,但四肢不像孔武有力的样子,稍微放下心:“白荼?刚刚是你在笑我?”
  白荼像是想到了什么,捂住嘴偷笑,见唐谨如凶恶的看着他,忙摆手摇头:“不,我不笑你,是,松鼠,它掉下来,树上。”说完,又指指身后那颗大树。
  唐谨如一看,果然树下有一只很大的松鼠正抱着松果,甩着大尾巴往林子深处跳去,她坐回原地,又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荼凑到过去,蹲到她旁边,歪着脑袋说:“找爷爷。”
  唐谨如听了扫了他一眼,笑:“你是这里的村民吧?身上什么也不带就敢往山里找爷爷?牛!”
  边说边给他一个点赞手。
  白荼一愣,小声嘟囔:“不是牛,是兔。”
  唐谨如没听清:“啊什么?哎呀对了!你是这里的村民呀!那我不就可以出去了吗?”她激动的抓过白荼的手臂摇晃,“白荼白荼,你~爷爷在哪儿?我帮你找到爷爷,你带我出去,怎么样?”
  “好,好,明天,出去,找爷爷。”
  白荼一听有人帮他找爷爷,开心坏了,忽然蹦起来,连着几个跳跃,还在半空中摆了摆头。
  唐谨如笑容僵了僵:“你......这表达方式真独特呵呵呵......”
  “正式认识一下吧,你好,我叫唐谨如,A市人。”
  白荼看着伸到跟前的手,眨眨眼,犹豫了下,从口袋掏出一根胡萝卜,放到唐谨如手上:“你好,我是白荼。”
  唐谨如看着手中的新鲜萝卜,笑得尴尬,这里的民俗好奇怪呀呵呵呵呵呵......
  有了伙伴,唐谨如裹在睡袋里终于睡了个好觉,只是朦胧中听到有人说话。
  “......明天就走了......”
  “必须找......爷爷......受伤......”
  “......她说会帮我......相信......”
  “大尾巴......再见......”
  ......
  翌日清晨
  唐谨如心里兴奋,天刚蒙蒙亮,就精神抖擞。反观白荼,明显比昨晚萎靡不少。
  “白荼,我们先去找你~爷爷吧?你~爷爷往哪边去了?”
  白荼揉揉眼睛,往出山的方向一指。唐谨如背好背包,伸了伸腿:“好嘞!走起!”
  唐谨如开始时还采采小花儿,逗逗小鸟,走到傍晚的时候,就只能迈腿加喘气儿了。白荼却刚好相反,太阳越来越低,他开始蹦蹦跳跳,采采小花儿,逗逗小鸟。
  “诶,我说,我们走了一天了,你~爷爷到底在哪里啊?你......你该不是人贩子吧?”她恍然大悟般,“你......你是不是......要卖了我?”
  走出很远的白荼听到,又蹦跶回来:“卖你不能换爷爷,不用卖。”然后笑着继续往前蹦跶。
  唐谨如见他跳走了,怕掉队,忙又站起来:“这理由好像没什么不对,可是为什么觉得很奇怪.....”
  等天色暗下来,两个人终于走到山脚下,看到了村民家里亮起的灯火。
  “诶?我看到房子了,我们出来了,出来了,白荼我们终于走出来了“
  白荼也很高兴,抬着鼻子在空中嗅了嗅:“嗯,闻到了。”
  唐谨如忽然全身充满了力气,迈着大步往村落里奔去:“啊啊啊我终于走出这个鬼地方了,这辈子都不要再来了!”
  跟在身后的白荼却转过头,看了看大山,神色低落:“我走了,找到爷爷,就回来。”
  山里的大树突然无风自摆,像是说着再见,白荼对着山挥挥手,转身,瞬间就跟上了本来跑得不见人影的唐谨如。
  ........
  村落里,大大小小的车辆围成一圈,车灯全部打开,照着中间的一群人,那群人也围在一起,时不时有人指着四周的山林对着圈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说着什么。
  唐谨如走近一看,那圈中男人身材高大,五官深刻,此时正拧着浓眉听身边的人说话。他抿着唇沉着脸,平时一丝不苟的头发这会儿有些凌~乱。他顺着别人的手指抬眼看着大山的时候,唐谨如清晰的看到他眼下淡淡的黑和眼眶中的血丝。
  她眼眶顿时红了,声音委屈的喊:“哥——”。
  男人怔了怔,像是不确定似的,过了几秒才看向唐谨如。
  人群已经散开,唐谨如一个飞扑,扑了男人一个满怀。
  “呜哇——哥你怎么才来,我都自己出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快吓死了,我以为要死在里面了,呜哇——哥,我......”
  哭着哭着没声了,男人一看,唐谨如已经晕了过去。
  他把唐谨如横抱起,对身边助理说:“潘驰快去开车,送谨如去医院。”
  身边的青年闻言点头照做,男人正准备把怀里的唐谨如抱走,忽然一人站到他面前,在周围的人都和他保持两米距离的情况下,这人杵在面前真是太打眼了。
  男人皱眉看着面前的人,这个比他矮一个头的清秀男人,正仰着脑袋皱着鼻子,眼神委屈,用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我,带她出来,她,帮我找爷爷。”
  看来是救了谨如的村民,可谨如已经昏迷,具体情况还得等她醒了再问
  “......跟我上车。”
  白荼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跟着出来了,他跟在高大男人的背后笑得见牙不见眼。
  爷爷说的没错,人类都是傻瓜。
  第一次坐上汽车,白荼小心翼翼的爬上去,左瞧瞧右看看,实在忍不住,又摸了摸。
  这就是爷爷说的跑得比我们还快的汽车啊。
  潘驰看白荼像个小孩子,带着惊奇的目光小心翼翼的样子,觉得好笑:“先把安全带系上吧。”
  白荼一听,傻了,恩?什么东西?
  潘驰心想这孩子肯定没出过大山,没见过汽车,于是便凑过去帮他系。
  “潘驰,速度快一点。”后座的男人隐在黑暗里,语带不快。
  潘驰马上发动汽车,看着后视镜:“老板你眯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嗯。”男人只发出个鼻音,一小会儿就陷入了沉睡。
  老板为了找妹妹,已经两天没睡了,加上之前在国外为了谈项目的两天,整整四天,就在飞机上车上小憩过。铁人都受不住这样熬。
  后座的两人都昏睡,前座的两个陌生人不说话气氛就有些尴尬,潘驰便小声和白荼交谈起来。
  “小伙子贵姓啊?”
  有人在问话,白荼顿时坐直了身体,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看着潘驰:“不贵。”
  潘驰:“......”
  他清了清嗓子,看一眼后视镜,见后面两人都睡着的,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白荼。”
  “白荼,你是这村子里的人吗?”
  白荼眼珠一转,在要不要撒谎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下了决定,只是眼睛不再坚定的看潘驰,而是直视前方,要说不说的发出一个鼻音:“昂......”
  “唐小姐能遇到你真是太幸运了,你那时候是在山里打猎吗?”
  白荼一听打猎,面露不忿,挥舞了一下小拳头:“打猎不好,我,找爷爷。”
  “哦?白先生的爷爷在山里失踪了吗?”
  白荼神色恹恹:“不知道去哪里了。”
  “报案了吗?”
  白荼:“......”
  糟了,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爷爷说,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的时候保持微笑就好了。
  于是,转过脸,默默地看着对方微笑。
  潘驰:“......”
  之后一直到达镇上的卫生院,车子里都没人再出声.....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的小天使们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给苕巴巴评论哦~~~谢谢~~~
 
☆、入世
 
  唐谨如是因为血糖过低,人有些脱水导致的昏迷,输液之后过了一个小时便悠悠醒转。
  她睁眼就看到端坐在病床旁边的白荼,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到处乱转,耳朵时不时的动一下,真像某种小动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