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姨夫疼我 作者:慢慢

字体:[ ]

 
 
《姨夫疼我》作者:慢慢【完结】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 H  正剧  高 H  美人受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简介:
本来想写NTR  写着写着就写出感情来了。。于是把标签儿撤了
容我下部再战
三观不正系列,介意的不要看哦,因为作者本人的节操在肉文届可以忽略不计,是的我就是一个随机切换三观的女人~
再提示一遍!!三观真的很不正!!!!
出轨乱*样样有啊
姨夫攻Xyd受    
 
第1章 决定要去小姨家 借宿
    夏浩辰升上高三,夏父夏母为了表示对儿子的重视,提出一起吃一个饭,商量一下夏浩辰这高三的一年,如何过得更方便。
    夏父提出让夏母陪着夏浩辰住,在他学校附近租个房子,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夏母骂夏父铁石心肠冷血自私,她工作在外地,不可能为了夏浩辰放弃打拼的所有。
    夏父面有难色,他在本市,离夏浩辰的学校也不远,但是他家里还有个小他快20岁的娇妻,比夏浩辰大不了多少,住在一起肯定多有不便。更何况夏浩辰平日里对他不冷不热的,他虽然心中觉得愧对儿子,但作为一个父亲,还是不愿拉下老脸来贴儿子的冷屁股。
    他们吵了半天,一桌子菜没有吃多少,也没问过坐在一旁的夏浩辰的意思,得出了一个决定——让夏浩辰上他小姨家去住。夏浩辰的小姨比夏妈妈小了不少,当年也是夏妈妈把她供出去的,因为受宠的关系,她的性格骄纵,结婚多年,为了保持年轻,坚决不肯要孩子。夏浩辰一直都不太喜欢他这个小姨,倒是很喜欢小姨夫。不过即使是小姨家,他也不太喜欢上别人家去住。
    跟以前一样把他扔在学校住宿不就得了,他觉得他爸妈搞这一出完全是假惺惺的补偿,他一点也不稀罕。
    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临走之前,夏爸爸又塞了一张卡到夏浩辰的手里,父子俩没有别的话说,跟往常一样各自分开了。夏浩辰习惯了他们的忽视,心里却还是依然感到不是滋味。
    夏妈妈回了一趟家,把他的行李整理出来,简单地嘱咐了他要好好听小姨小姨夫的话,又说第二天小姨夫会过来接他,就又急匆匆地回在外地的公司去了。
    夏浩辰从头到尾没有发表过自己的想法,一个人呆在偌大的房子里,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百无聊赖地打了会儿游戏,心情烦躁的他一连躺了好几次,临时组队的队友在队伍频道里骂他,他也不回一句,直接关了电脑下线了。
    夏浩辰,你还有什么不习惯的?这样的日子,你不是过了很多年了吗?为什么这么软弱?
    他躺在床上,抬起一只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在心里问自己。
    他一直对要去小姨家借宿一年的这个决定不太愿意,这时候抗拒的心情却没那么强烈了。
    如果去小姨家住的话,最起码,不会回到家就一个人了吧。
    自从他妈妈去外地工作以后,和小姨的往来就减少了很多。
    印象中的小姨,总是踩着一双细高跟,浓妆艳抹地挽着名贵的小提包,沉醉于买买买。她是那种很爱自己的女人,男人和事业都不是她生活的重心。
    而姨夫大多时候是沉默寡言的,他是银行的高管,总是严肃认真。在夏浩辰初二的时候,小姨和小姨夫结了婚。那时候小姨夫见了他,还喜欢带着他去做所有男孩子都喜欢的事。
    不过后来上了高中,他就去住寄宿学校。和小姨夫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他又比一般男孩子敏感羞涩,再见面反而无法再和姨夫如以往一样亲密了。
    这次搬去小姨家,姨夫是他唯一的期待了……
    
 
第2章 姨夫来接我
    02
    第二天一早,夏浩辰就接到了小姨夫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在楼下,让夏浩辰洗漱一下就下去。
    夏浩辰还在睡觉,乍一听见小姨夫成熟性感的声音,早晨的生理反应一下子就起来了,害得他闹了一个大红脸,心虚地挂了电话,急急忙忙地洗漱。
    夏浩辰还有一个秘密是谁也不知道的。
    他喜欢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男人。
    大概是从小缺乏父爱,他对年纪大一些的成熟男人充满了向往。小的时候这种向往是单纯地对父爱的向往,青春期以后他发现这种情绪已经变质了,同年纪的男孩子已经看一些有颜色的片子,也会开始幻想异性,他的春梦里却只有男人。
    这个秘密他不敢对任何人说,一度抑郁害怕过,不过后来还是慢慢接受了。
    他开始直面自己对男体的欲望后,了解到了很多东西。他想他自己应该就是腐女口中的- yín -荡受吧,因为他抚慰自己的时候,光靠前面总是空落落的,后庭痒得不得了。但是他心里又希望能找到一个疼他爱他的人,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那个人,因此他抚慰后面的时候,从来不敢太深入,也不敢用太大的玩具。实在是痒的受不了,他才会拿一只细细的震动棒塞进后庭里安慰一会儿自己。
    不敢让小姨夫等太久,夏浩辰很快就洗漱完,提着行李下去停车场。
    严正鸣正靠在自己的车上抽烟,烟灰色的衬衫穿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了他健壮的上半身。他没看到夏浩辰,夹着烟的手懒散地搭在车身上,另一只手闲闲地划着手机屏幕。
    夏浩辰远远地看见他,当下脸就红了。
    严正鸣这几年愈发地成熟英俊,一举一动都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夏浩辰的心怦怦跳着,走进严正鸣,有点不自在地喊了一声小姨夫。
    严正鸣见了他,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艳,快得看不见。
    收起手机,伸出手来摸了摸夏浩辰头顶的软发,沉沉地笑了一声,“快上车吧。”
    一手拎起夏浩辰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严正鸣坐进驾驶座,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捻在车里的烟灰缸。
    夏浩辰在一旁看得口干舌燥,作为一个gay,呆在姨夫的身边简直像是煎熬。
    严正鸣瞟了一眼小孩红彤彤的小脸,向他吹了一口烟,“没吃早饭吧,姨夫先带你去吃早饭。”
    夏浩辰的脸更红了,结结巴巴地说:“……哦,好、好的。”
    严正鸣突然整个人逼近他,两个人的脸距离只有五公分,夏浩辰吓得呼吸都停止了,眼神不由自主地停在姨夫的薄唇上。
    严正鸣像是恶作剧得逞了一般,扯出一个痞笑,把夏浩辰的安全带扣上。
    “扣上安全带。”
    夏浩辰不明白为什么这次见面,姨夫给他的感觉不一样了。但他现在臊得慌,没空去深想那些问题。
    “你小姨和朋友出去旅游了,一个月以后才能回来。这一个月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打我电话。”
    夏浩辰哦了一声。心里有些阴暗地高兴。
    他那个小姨有些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对任何人都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小姨不在家,他反而更自在一些。
    而且他喜欢和姨夫在一起的感觉。
    
 
第3章 初h
    住进小姨家已经一个星期了,可是这一个星期,夏浩辰基本上没和姨夫见上什么面。
    这几天许是有应酬,夏浩辰下课回来,严正鸣都没有在家吃饭,而是每天深更半夜喝得酩酊大醉回来。
    夏浩辰有些心疼。姨夫令人咋舌的年薪,也意味着他工作的幸苦,而小姨在家不工作也就罢了,还有些败家,从来也不懂得照顾姨夫。夏浩辰心里明白,小姨再怎么不合格,这是他们夫妻俩的事,他是没有这个资格置喙的。
    但是他的心里已经逐渐对姨夫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也许是长久以来的崇拜和好感作祟,也许是单纯因为姨夫对他的性吸引力,不管什么原因,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的心不受控制地跑到了姨夫身上,于是他总是不自觉地去担心他、牵挂他。
    他知道自己这样是不道德的,可是他就是忍不住。
    这天晚上,严正鸣又去应酬了。
    夏浩辰心里想他,又不敢打电话给他,只好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等着。
    晚上11点,玄关的门终于响了。夏浩辰马上窜出去,果不其然,严正鸣又喝了个大醉。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的,领带早就解开,胸前衬衫的纽扣都散了。这个样子还能回家,已经是大幸了。
    夏浩辰连忙过去扶他,想给他洗个澡。
    前几天他也是这样帮姨夫洗澡,趁着姨夫酒醉不醒,他可以偷偷地要一个吻,这样他就已经很满足了。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只是偷偷地亲一下而已。
    他帮严正鸣脱掉了衣服,健壮的男体暴露在卫生间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尤其令人口干舌燥。
    严正鸣今天格外不对劲,他眼睫禁闭,也不知道把他当成了谁,一直在他身上拱着。
    “姨……姨夫,别这样……”夏浩辰内心十分煎熬,姨夫的身上热烘烘的,贴在他的身上,那热度直接穿过他的薄薄的衣服,直接传到他的心里,让他甚至有些脚软发慌。他的理智告诉他应该逃,但是他却像定在原地一般难以迈步。
    酒醉的人力大无比,夏浩辰少年身体,身材精瘦匀称,不说柔弱无力此时也难以负担。
    严正鸣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灼热的气息直接喷在他的脖颈上,夏浩辰的脸红得不行,搂着男人半靠在洗手台上喘气。
    严正鸣拱了半天,也不知是不是稍微酒醒了一点,半睁着眼睛看他,含糊地呢喃着:“……小、小晨……”
    夏浩辰的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他他他他知道是自己吗!?
    没等他反应,怀里的男人直接把手探进了他宽松的睡裤里,直接就揉上了他最脆弱敏感的部分。
    “啊……唔……”夏浩辰的脑子已经无法思考了,姨夫的手劲儿有点大,他有点疼,但更多的是爽。喜欢的人抚摸着他的那里,叫他怎么能不沉醉。
    世俗道德伦理他都没空去想了,他现在只想拥有这个男人。
    他狠狠地闭上眼,破釜沉舟一般地扶正姨夫的头,朝着那嘴唇狠狠地吻下去。
    酒醉的男人毫无掩饰自己霸道的一面,很快就找回了主动性,吸住他的舌头吮吸得啧啧作响。- yín -靡的水声从他们胶着的唇舌发出,透明的水丝粘连。
    夏浩辰一个小初哥怎么受得了这攻势,下身爽得受不住,双手也控制不住地抓着严正鸣赤裸的后背。
    严正鸣也硬的不行了,他一把扒下夏浩辰的睡裤,把自己的巨物和夏浩辰的放在一起难耐地摩擦。
    夏浩辰喘得受不了,低低地呻吟着。
    “啊,姨夫……姨夫……”他喊着严正鸣,严正鸣停下手上的动作,把他整个人转过来压在洗手台上,巨物在他娇嫩的臀缝里危险地摩擦,龟*上的粘液在灯光下闪耀着- yín -乱的光彩。
    夏浩辰的睡裤还卡在腿弯里,身后的小*已经开始发痒了。
    他艰难地把头转过来勾着严正鸣接吻,他总是吻不够,尝不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