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继子+番外 作者:杜红娘

字体:[ ]

 
文案:
无重生。现世报。甜宠。一切阴谋诡计在强权面前都是纸老虎。
苏言的母亲嫁入了一个在他眼中很古怪的家庭,外强中干的继父,冰冷强权的大哥,散漫糜烂的二哥,尖酸刻薄的三姐,简直是一家子不可理喻的神经病。然而为了母亲并不是不可以容忍,可是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贴身内衣被人动过了,也许他自己也被人动过了……
 
总觉得我要加上一句话蠢作者智商不在线,此文傻甜白……
 
又名《谁动了我的内裤》或《老婆又不给我睡》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爱情战争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言 ┃ 配角:顾袭 ┃ 其它:
 
    第1章
    
    电视里播着美食纪录片,雪白的糯米团子一揉,一捏一挤,点上几粒青豆,就成了一朵雪白的莲蓬,在金黄的鸡汤里一滚,真是美极了。苏言正躺在沙发上嗑瓜子,他一脚踩在茶几的边缘上,一脚斜搭在上面,瓜子皮子跟翻了肚皮的白鱼一样,满地都是。
    苏言的心思完全不在电视上,虽然他直勾勾的盯着电视机,却不知道电视机里演的是什么。
    他妈周美娟从厨房探出头来,瞧见一地的瓜子皮和苏言的形象忍不住念了他几句:“我说你这孩子,垃圾桶就在你跟儿前呢,你就不知道把瓜子皮扔进垃圾桶里?你真是越大越本事了。”
    苏言脑子嗡嗡的,也不太清楚周美娟到底说了什么哦了一声,就继续盯着电视发呆。他的脑子就停在上午的时候他妈跟他说,她找了一个对象,晚上两家人一起去吃个饭。
    苏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妈找了对象,还发展到两家人一起吃个饭的地步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他要有个后爹了,他被这个消息震惊的有些反应不过来,觉得天都不正常了。
    他妈见他心不在焉,就拿着勺子上前敲了敲茶几:“哎,言言,我说你梦游呢,刚才听见妈妈说什么了吗?”
    苏言嘴里含着粒瓜子,嚼了嚼咽下去。他现在不能面对周美娟的脸,一看见他妈的那张脸,他的脑海里就蹦出后爹这两字来。
    苏言拎起沙发背上搭着的外套对周美娟说:“我出去一趟。”
    周美娟拿着勺子真想拍苏言一脸:“饭都快熟了,你上哪儿去,你妈我可是做了你昨晚上点的八大件。”
    苏言已经开了门,他穿上外套,扭头对他妈说:“妈,我现在不需要八大件,我现在需要的是静静。”
    周美娟刚想说话,苏言把食指抵在唇边嘘了一声:“别问我静静是谁,我也得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说完,没等周美娟反应过来,苏言就利索的关上门。
    今天是周末,大街上人来人往,确实挺难寻找静静的,苏言给他发小徐鹏鹏打了电话,约在中华大街靠北的星巴克门口见。徐鹏鹏跟他是发小,两人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了,以前苏言爸爸穷的时候住的成排的小平房,徐鹏鹏家就那个时候就住他家隔壁。后来苏言上初中的时候徐鹏鹏他爸倒腾煤赚了大钱,在市中心买了套小别墅,苏言他爸爸的饭馆这时候也有了起色,在郊区买了套三室一百来平的房子,两家人才分开。
    他跟徐鹏鹏倒也没有因为两家分开生分了,他俩打小就在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大学又同样是本市的理工重点,不过专业不同罢了。
    苏言被太阳晒得有点晕,八月底的阳光烈的很,磕个鸡蛋下去没准就能熟了。苏言舔了舔嘴角想着要不先去星巴克喝杯冷饮,就看见徐鹏鹏骑着车来。
    苏言看着徐鹏鹏跳下车忍不住抱怨:“你怎么才来,我都被快被晒成鱼干了。”
    徐鹏鹏弯腰锁车,一边锁一边说:“你傻呀,去里边等我呀。”
    苏言笑道:“就你那破车,还锁什么,你爸挣了那么多钱,怎么就舍不得给你换辆车,你爸那是给银行做贡献呢?”
    徐鹏鹏锁好车,打量苏言。他们这个暑假没见面,徐鹏鹏跟着他爸去山西矿区呆了一个月,除了又矮又胖的身材还在,其他的已经面目全非了。徐鹏鹏颇为羡慕的说:“我说这大太阳合着就晒我一个人吧,合着我在地球上住的是微波炉吧,瞧你皮肤,做了烤瓷的吧。”
    徐鹏鹏一直格外嫉妒苏言,苏言遗传了周美娟的大眼白皮肤薄嘴唇,又长了他爸直挺挺竹竿一样的身材,虽算不上衣裳架子,但穿衣打扮分外有一种绿竹青松的感觉。而徐鹏鹏身材就是他爹200多斤的身材压缩了一个号。
    苏言没回徐鹏鹏的话,他的精神还是有点恍惚,神游了一会儿,说:“哎,鹏鹏我给你说个事儿。”说完又说:“还是不说了,咱们先吃饭吧,其实我也不太饿,要不我给你做饭吧,我拿着钥匙呢,咱们去我家以前的小饭馆。”
    徐鹏鹏知道苏言这个毛病,心里不高兴了,就爱做饭。在家周美娟那是把苏言当个少爷养着,虽然家境一般,却恨不得连洗脚水都天天给备好了,哪儿能让苏言碰一下厨具。苏言从他爸没了那天起,一不高兴就躲进他家过去的小饭馆做饭。
    俩人去超市买了菜,乘着公交车到了小饭馆。饭馆里的东西早就清了,只有苏言老早带过去的一个电锅和零散的调料,徐鹏鹏坐在破桌子上看着苏言一边炒田螺一边走神。苏言翻了下锅:“鹏鹏,我妈给我找了个爹。”
    徐鹏鹏捡了个田螺尝尝,有点咸了:”这是好事儿呀,你爸都没了多少年了,你妈一个人多辛苦,还不能找一个了?”
    苏言把田螺装盘:“我,我也说不清楚,我觉得我妈今天才告诉我她找了一个对象,晚上两家人一起吃个饭,我挺不好受。”
    徐鹏鹏拿着牙签吃田螺:“你嫌阿姨瞒着你?”
    苏言不吭声,摘了一把香葱,在那儿拌豆腐。
    徐鹏鹏多了解苏言,这就是对了:“不是,我觉得阿姨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她对着你这么个大儿子多不好意思跟你说她给你找了一爹啊。”
    苏言还是不吭声。徐鹏鹏知道苏言这是听不见去,苏言性子拧,说白了有点认死理。徐鹏鹏觉得都是苏言他妈给苏言惯得,要是在他们家他爸早拿皮带给他抽直了,还敢拧。
    徐鹏鹏又劝了几句,就开始说自己在矿区的悲惨生活。关键是苏言这事儿劝也没用,得他自己想。
    苏言就坐地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
    三点多的时候,周美娟来电话叫他回家去,要带他去买身衣服剪剪头发,顺带着她自己还要做个美容。
    苏言跟徐鹏鹏分开,到家时已经四点了。周美娟带他去购物中心的专卖店两件衣服,摘了标牌,就穿着出来了,一个藏青色的半袖衬衫,米色长裤,衬得苏言跟一株青竹一样。周美娟上下打量一番,很满意,等周美娟做完脸,苏言剪完头发,已经六点过了五分。
    周美娟约的是六点四十的点,心里有点着急,打了个车,就直奔目的地。
    苏言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的餐厅,心里想,他妈这是给他找了什么爹呀。这餐厅没来过但听过,草草吃一顿,就够他家一年的花销了。苏言面无表情的跟在他妈的身后,周美娟也是从没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有些手忙脚乱,门童开门的时候,紧张的手里的包都掉了。
    苏言捡起他妈的包,拎在手里,拍拍了周美娟的肩膀。周美娟回头朝苏言笑笑,倒是镇定了些,对迎过来的服务生道:“顾先生已订好了位置,你带我们过去就好。”
    跟着服务生上了楼,推开一个包厢,苏言终于见到了顾先生。说是两家人一起吃个饭,但是包厢里只有顾先生一个人。苏言垂着头打量顾先生,这位顾先生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眉浓眼深,容貌中上,穿着考究,苏言唯一认识的就是他手腕的那块表,他从一个女同学的一本杂志上看过,奢侈品,一百多万。
    周美娟挺高兴,拉着苏言走过去,坐在顾先生身边:“顾绅,这个地方,真是的我都不习惯。”
    顾绅说道:“第一次见面,总得正式一点,这是苏言吧?”
    苏言把手里的包放下,站直了,笑一笑,中规中矩的叫了声:“顾叔叔好.”
    然后就坐到了周美娟的身边。
    顾绅很热情:“还叫顾叔叔,我和你妈妈觉得在九月底结婚,那个时候该叫爸爸了。”
    苏言笑了笑没有回话,面上镇定,心里却跟翻了天一样,九月份就要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天哪,周美娟你怎么不领了证再跟我说,我到时候直接喊特么爸爸。
    周美娟笑的甜蜜,跟顾绅轻声说了几句,问:“孩子们怎么都没来?”顾绅解释道:“阿袭公司有事处理,可能会晚一点,顾俞在来的路上,说是堵车,媛媛的飞机有些晚点。”
    顾绅说完招呼服务生点菜:“我们边吃边等他们,美娟,我点了你爱吃的几道菜,苏言喜欢吃什么,自己点。”服务员配合将手里的菜单递到苏言手里。菜单上面都是法文,苏言一个理科生也看不懂,翻开看了一眼,对顾绅说:“您看着点吧,我也不认识法文。”
    顾绅笑道:“那我就点了。”顾绅菜单都没有打开,跟服务生用法语说了几道菜名,苏言心里中国人跟中国人说什么法语,高级餐厅就是装。
    菜上的很快,不过苏言对满桌子鱼子蜗牛鹅肝不感兴趣,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沙拉里面的生菜吃,并时不时答上一两句顾绅的问话,他觉得法国菜也就这样还没一碗炸酱面扎实。周美娟和顾绅正低声聊天,听内容似乎是在聊婚礼事宜。
    这顿饭吃了二十多分钟,包厢的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很高,苏言并没有觉得守在门口的服务生矮,但是现在服务生被这个人压下一头高。
    顾绅站起来笑道:“阿袭,来了。”
    顾袭身姿气派很是成熟,苏言看他的脸觉得他也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又看周身气度觉得他三十开外都是可能的。关键的是顾袭的脸,苏言觉得这简直不是顾绅生出来的儿子,顾绅容颜不过中上,而顾袭让苏言想到班中女同学养的BJD的男娃娃,每一寸眉目,是只能画出来的精致。
    苏言吃了口生菜,心想可就是太冷了,瞬间觉得空调都要下岗了。
    
    第2章
    
    顾袭的存在太有侵略性,从他一进门,苏言就注意到他妈瞬间就紧张起来,手里的刀叉也啪的落到了盘子上,然后跟着顾绅一起站了起来。苏言这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心里琢磨哪儿有晚辈进来,长辈站起来迎的。顾先生这一家人真奇怪。
    苏言嚼着生菜光明正大的偷看顾袭,没有随着顾绅与周美娟一起站起来。
    顾袭扫视了一圈,视线落在苏言身上停了一下。
    苏言有点尴尬,觉得顾袭扫的那一眼在他不停动着的嘴上多停了几秒。苏言咽下嘴里的生菜,想了想也站了起来,结果起身的时候带动了身前的桌布,刀子叉子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啷当声。包厢已经被顾袭的冷气冰镇的太安静,这两声啷当声真是让人更尴尬了,苏言恨不得把头塞进周美娟的包里,他在这一天中第二次想静静了。
    苏言面皮白皙,现在真是白里透红,内里起了火直烧到耳根去。
    周美娟也随着顾绅说道:“来了。”
    苏言尴尬的站着,周美娟在桌子底下掐他的手臂。苏言扭头去,看了看周美娟。周美娟又轻轻掐了他一下,苏言心里烦,从周美娟手里抽出手。周美娟踢踢他,小声:“叫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