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子就想包你(又名:包养爱情) 作者:Meaningful

字体:[ ]

 
【文案】
赵一铭第一眼见白经理推荐的“猎物”,就心生邪念
他不顾一切得到了高伟强,逼迫他做了自己的情人
一个是霸道专横,脾气暴躁的痞子攻,他从未真正爱过一个人
一个是为人怯懦,却懂算计的腹黑受,他对阔绰的金主无比厌恶
面对家人的阻挠,赵一铭还会继续和高伟强的这场恋爱游戏吗?
越来越体贴的金主,和令自己心动的老板,高伟强会如何抉择?
这样一段由包养开始的关系,最终又会走向怎样的结局?
 
内容标签:年下 恩怨情仇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伟强,赵一铭┃ 配角:任家远,徐亮,左晗,赵成刚 ┃ 其它:强取豪夺,忠犬攻,多角恋
 
  ☆、第一章
 
  “伟强,这是五楼包房的客人点的酒,你给送上去吧。记得,一定要给赵总。”白经理轻笑着拍了下高伟强的肩膀。“这人可是咱们的贵宾,你可千万别怠慢了。”
  “赵总?”高伟强在皇冠这兼职有一年了,从来还没见过白经理口中这位赵总。
  “嗯,赵一铭,宏远集团的太子爷,也就是赵建民的小儿子。”白经理神秘兮兮地说,“他跟咱们老板交情不浅,是以后要拉拢的重要客户哦。”
  “哦,好的,我知道了。”高伟强淡淡一笑,端起托盘进了电梯,按下了五层的按键。
  高伟强仔细看了看手中的酒,这几瓶都是昂贵的洋酒,一瓶单价就得十来万。
  有钱人真能糟蹋钱,高伟强腹诽着。
  想他起早贪黑的,一个月也就赚不到五千,连这些公子哥的一杯酒都抵不过。再想想自己母亲现在被诊断出患了尿毒症,每个月光做透析就得好几千,如果要换肾还得好几十万。对于高伟强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他还不知道要从哪去弄这笔救命钱呢。
  真是同人不同命啊,投胎也是项技术活。
  高伟强还没来得及哀叹多久,五楼就到了。
  他走到包房门前,礼貌地敲了敲门,却没有人来开门。包房里传来嚣杂的音乐声,还有不少人吆五喝六地叫喊声。看来里边的人玩得正嗨呢。
  高伟强又继续敲了几下门,这次门开了。来人是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子,长相清俊,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
  “请问,赵总是在里边吗?”高伟强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他们在培训时就被告知,面对客人笑时一定要露出8颗牙齿。据说这是沃尔玛提出的一个服务理念,是经过测算的被认为最真诚的微笑。
  “是的。”年轻男子颔首报以微笑,“请进。”
  “赵总,您点的酒到了。”年轻男子朝沙发正中,被一群人众星拱月般围绕的另一个年轻人鞠了一躬。
  “哦,是吗?”那位赵总朝年轻男子摆了下手,“叫人把酒端过来,我要让我的宝贝儿给我哺酒。”
  说完,他捏着坐在左边的一个身材火辣、打扮相当妖冶的男子下巴,口气轻佻地说道:“今晚回去要好好伺候我哦。”
  “是,铭少。不过你也要心疼人家,要温柔些哦。”妖冶男握着赵总的手,娇滴滴地暧昧道。
  高伟强觉得骨头都要酥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一个男的居然会对另一个男的这样撒娇,而那个看上去威武阳刚的赵总居然还挺受用。虽然他来皇冠兼职见过很多同志,但是像眼前这么不和谐的一对,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喂,愣在那干什么?还不快给我们铭少把酒打开。”坐在另一旁一个老板模样的男子呵斥道。
  “是是是,不好意思。”高伟强觉得自己真是糊涂,居然当着这么一群老板走神,等下被经理知道又要挨骂了。上次一不小心打碎一个高脚杯,就被拎出去足足训了将近一个小时。
  “你是这的waiter?”那位赵总打量着眼前弯腰倒酒的高伟强问道。
  “是的,赵总。”高伟强微微点头,露出程式化的微笑。
  “嗯,长得不错。”赵一铭摩挲着下巴,“早就听说皇冠这的服务水准高,没想到连服务员一个个都这么标致。”
  “赵总您真是谬赞了。”高伟强被另一个男的这么夸赞,还是以这种轻佻暧昧的口气,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只想给他们满上酒赶快离开。
  “赵总,您的酒都为您打开了。如果没事我就先告退,不打扰赵总和各位贵客的雅兴了。”高伟强朝赵一铭毕恭毕敬说道。
  “慢着,别着急走啊。”赵一铭起身站了起来,高伟强这时才看清了这位宏远太子爷的脸。深邃的五官仿佛雕塑一般英俊非凡,体格强壮、肌肉结实,一点都不逊色于运动员的高大身材,使他整个人给人一种逼人的气势。
  赵一铭此时穿着一条深蓝色的西裤,白衬衣的领口已经松开几颗扣子,露出健壮的胸肌。他站到高伟强旁边,俯身在他耳边轻声问:“你会哺酒吗?”
  “哺酒?”高伟强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玩意,从来没听说过。
  赵一铭旁边的妖冶男也愣了几秒,而后起身撒娇地摇着他的胳膊,“铭少,你刚不是说要晓童给你哺酒吗,干嘛叫他啊?我不依。”
  说完,这个叫晓童的妖冶男还朝高伟强投来一个极不善的眼神,就像一只动物忽然看到另一只动物闯进了自己的领地。
  “怎么,不会吗?”赵一铭没有理妖冶男,仍目不转睛地看着高伟强。
  “非常抱歉赵总,我,我们没有这项服务内容的培训,实在不懂怎么做。”高伟强觉得自己真是日了狗了,碰上这么一个神经病。虽然他不知道哺酒是什么意思,但听那个晓童的口气,肯定不是什么见得了人的龌龊事。
  “哈哈哈!”赵一铭捂着肚子大笑起来,“你要人给你培训是吗?来,晓童,教教他怎么给客人哺酒。”
  说完,赵一铭又坐回沙发上。而那个妖冶男则端起酒杯看向高伟强,“好好看着哈”,然后自己先饮了一口,接着坐到赵一铭的大腿上,嘴对嘴地把自己口中的酒“哺”进了赵一铭的嘴中。
  高伟强觉得脸红心跳,好在包房里的灯光比较昏暗,不然别人一定能看到他羞得像猴屁股一样的脸蛋。
  赵一铭咽下嘴里的酒,还意犹未尽地含着妖冶男的嘴吸吮了一番。
  “怎么样,学会了吗?”他露出一抹邪魅的坏笑,朝高伟强眨了下眼。
  “赵总,您还是别开玩笑了,我先出去了。”高伟强朝赵一铭鞠了一躬,麻溜地出了包房。
  等他一出去,刚才呵斥高伟强的那位老总随即调侃赵一铭,“喂,铭少,看上刚才那个服务员了?”
  “呵呵,长得还可以。不过嘛,看起来没什么情趣,估计到了床上不过瘾啊。”赵一铭啧了一声。
  “嗨,没情趣你就教教他啊。”那人朝赵一铭挤眉弄眼,“就凭铭少你床上的本事,三五天还不把他给□□好喽?”
  “顾恒,你可真够流氓的,你怎么知道我床上功夫如何。”赵一铭笑骂道,“难不成你想试试?”
  “艹,滚蛋。”顾恒也乐了,“还是好好折腾你这个宝贝儿吧,看看,都吃醋了。”
  妖冶男嘟着嘴,一脸不悦看着赵一铭,心里已经把高伟强骂了几百遍。
  “伟强,酒给赵总他们送去了吗?”高伟强刚出电梯,白经理就走了上来。
  “哦,已经送上去了。”高伟强有点心不在焉,脑子里还是刚才那副秽乱的画面。
  “好,干活去吧。”白经理笑着拍了下高伟强肩膀,转身离开了。
  赵一铭一行人玩闹到了快11点才离开。
  “小王,去跟白经理打听下,刚才那个送酒的服务员的家庭背景。”赵一铭上车前对身旁的助理叮嘱道。
  “是,赵总。”王助理点头应允,然后为赵一铭关上车门,目送这辆古思特扬长而去。他转身又进了皇冠去找白经理。
  “王助理,听您的意思,赵总对他有点意思?”白经理两眼放光,庆幸自己眼光不错,给赵总挑对了猎物。
  “也许吧,我也拿不准。”王助理对眼前这个想拉皮条的白经理实在没什么好感,那个服务员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正经人。
  “赵总想知道他的背景情况是吧,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白经理把高伟强家里的情况都跟王助理一一交代清楚了。
  赵一铭带着妖冶男去了给他安排的住处,在床上一番云雨,直把人折腾到精疲力尽后才满意地准备穿衣离开。
  “铭少,干嘛急着走啊?时间不早了,就在这过夜吧。”妖冶男盖着薄被躺在床上,对赵一铭撒娇。
  “我从不在床伴处过夜,你又不是不知道。”赵一铭冷淡回道,“行了,看你今晚伺候得不错,明天我让小王给你准备份礼物。”说完,他拍了拍床上人的脸,然后径直开门离开了。
  刚上车,赵一铭就接到了王助理打来的电话。
  “小王,都问清楚了吗?”赵一铭仰躺在后座上,闭着双眼,嘴上还挂着一丝浅笑。
  “问清楚了,赵总。那个waiter叫高伟强,今年23岁,是F大国际贸易专业的大四生。他家庭条件不太好,父亲几年前过世了,家里除了母亲还有一个妹妹。据说他一直都在勤工俭学,现在没课的时间在一家外贸公司实习,晚上就来皇冠上班兼职......”
  “哦,是吗?他母亲有尿毒症,那太好了!治病得需要很多钱吧,我看他也没办法凑足医药费。让那个白经理跟他透个气,只要肯跟我,老子就给他妈出钱治病。”
  挂了电话,赵一铭嘴上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他坚信这世上没有什么是金钱买不到的。不管那个穷学生再怎么正经,再怎么视金钱如粪土,当他急需要钱而自己又可以满足他的时候,要得到他就轻而易举了。
  回想起那个waiter俯身给自己倒酒的样子,赵一铭只觉得下腹一阵灼热感,他都有点等不及想把人弄到床上去了。
  高伟强回到宿舍已经快12点了,舍友除了本市的已经回家,还有另外两个准备考研的住校。他轻手轻脚洗漱完后,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却一时难以入睡。
  怎么办?母亲得了尿毒症,要想只好就必须换肾,可是钱从哪来?就算自己再怎么省吃俭用,勉强也只够支付做透析的费用。
  高伟强在心里盘算了下自己的财务状况,卡里还有2万来块钱,都是自己没日没夜打工攒下来的,明天都给家里汇过去再说。过几天就能领公司的实习工资,皇冠的钱也要发了。
  下定决心后,高伟强闭上眼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又回到了读高中的时候。
  那时妹妹还在上小学,爸爸还健在,妈妈也还没有被生活的艰辛折磨的像现在这样憔悴。他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他那时一直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之前都打算弃了这文了,后来在朋友鼓励下又重新编辑改写了。故事情节和人物设定都有所改动o(∩_∩)o
 
  ☆、第二章
 
  再美好的梦也总有醒过来的时候,高伟强还没在美梦中沉浸够就被闹铃吵醒了。
  他挣扎着坐起来,看了下手机,已经8点了。要赶紧去赶公交,不然就要迟到了。
  虽然自己只是个实习生,但因为希望将来能留在这家福利待遇还不错的外贸公司,所以高伟强工作时格外努力认真,也从没有迟到过。
  他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洗好脸,刷完牙,最后把要用的资料装进背包。就在他要出门前,王长宁吃完早饭回来了。
  “伟强,你要去上班了?”王长宁咬着一个包子,含糊不清地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