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拖油瓶 作者:薏仁茶

字体:[ ]

 
 
文案
 
沈峤奶奶为了宋俊丢了一条命,失踪8年沈峤终于找到了人。
当年的小宋俊长成了苦叽叽的青年。
分开过才发现或许这都是注定的。
 
“你是我的。”
 
“嗯,以后我都是你的。”
 
害羞兔子蛊惑一只狼的故事
 
1V1,甜文【自认为】直掰弯
稳重温柔攻X憨厚孤僻受
受不娘慢热,不是全民BL
【声明】
1.前三章是主人公小时候的生活,第四章开始情节走向。直接跳第四章我觉得没问题。
2.谢谢观看,谢谢
如果不讨厌,求个小小的收藏么么哒跪谢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峤,宋俊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甜文
 
 
 
  第1章:生日(修)
 
  班主任收拾了书,对着下面的学生说:“同学们,最后的冲刺了,希望大家能回家好好复习。”
  沈峤往台上看了一眼,开始收着书包。
  看了看时间,沈峤决定跑快点,不然赶不回去。正是放学高峰期,学生都朝着校门口涌。放眼望去都是白花花的一片。A附中的门口一到饭点就是交通堵塞段,都是来送餐的父母,堵塞最高峰以放学为最。沈峤一挤出人群堆就向学校附近的蛋糕店走,他想买一个蛋糕,今天是宋俊的生日。
  蛋糕店里有股浓浓的奶油味道,沈峤看了很久。
  “还是不够啊……”
  又看了看,选了一个有很多的奶油的小蛋糕,上面点缀了巧克力片和草莓。沈峤拿出口袋中的钱,忽视收银员打量的眼神。
  收银员有点嫌弃的数着一堆零散的1块钱。
  “真酸气……”
  A附中处于最繁华的地段,周围的开销都不小,因为附中的存在,房价更是涨了又涨,现在谁还用这么散的钱。
  沈峤关上门忽视收银员小姐的抱怨,越来越晚了,因为手里拎着软绵绵的蛋糕又不得不放稳脚步。
  天已经全黑的时候,沈峤踩着路灯到村口。
  在A城这个富裕的城市里,最偏的北方就是沈峤的家,以前需要乘1个小时的公交车,现在每天要起早2个小时。
  “小峤!”宋俊坐在地上也不管脏不脏,沈峤拉他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有点严厉地说:“不是让你晚上别来吗?坐地上,这么脏。”
  “小峤你不要生气。”宋俊听见沈峤的语气有点怕,双眼不知道看到哪里地东晃西晃。
  宋俊是沈峤奶奶捡到的孩子,那年A城是个多雨之年。沈峤奶奶回想起来只说:“A城下了好大的雨,我晚上卖菜回来就听见菜场垃圾桶旁边小孩的哭声,雨声夹杂着哭声,哭的孩子声音都哑了,还发了烧。”
  那个孩子就是宋俊,宋俊到了2.3岁还是不会说话,沈峤奶奶咬咬牙,去医院给小宋俊检查,医生说孩子可能有点智障,沈峤奶奶当场就哭了,抱着小宋俊到了家,沈峤奶奶宠着小宋俊,像亲孙子一样,到了上学的年纪,没有学校肯收小宋俊,沈峤奶奶求老师求校长才让小宋俊上了学,穷人家的孩子到底是被人看不起的。
  城里的孩子幼儿园就知道给老师送礼,老师对小宋俊不关心,也不管他被欺负的事。放学的时候被沈峤奶奶看见小宋俊被其他孩子欺负才发现原来小宋俊在学校里一点都不开心,小宋俊也不喜欢幼儿园,沈峤奶奶对着孩子父母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在对方面前,沈峤奶奶只有弯腰道歉的份,不管对错。
  社会是现实的,谁有钱,谁就是大爷,没钱,连抬直腰板都不能。
  小宋俊一直没有上学。
  沈峤拉住宋俊的手往家走,一路上也没有说话,宋俊则抱着沈峤的手。
  到家的时候两个人都放轻的脚步。
  关上门,沈峤做了个嘘的动作,让宋俊先回房间,指了指蛋糕。宋俊眼睛立马盯着沈峤手里的袋子,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他觉得就是好吃的。
  沈峤家里用的还是以前的大锅,炕塘还有温度,里面只有一点菜汤,盛了菜汤上来就拿出个馒头就着啃。
  吃了所谓的晚饭,又把桌上的碗收拾了。
  估摸着洗碗的动作大了,老房子隔音不好,沈天刚白天做了一天的活,浑身累的要死,听见“哐铛哐铛”的声音心里来火,房门打开就是一阵吼:“妈的小声点碗都碎了,老子不睡觉啊!”
  宋俊在房间里听见沈天刚的声音的立马把房间里的灯关了,把灯关了就安全了,一听见沈天刚发火的声音宋俊就怕。悄悄的把门打开一条缝看着对面。
  沈天刚眼睛一闪就看见了那个傻子,“妈的”骂了一声,抄起左脚拖鞋“啪”一下子甩对面门上,吓得宋俊立马关上门。
  “呸”,啐了一口又回床上睡觉,想着哪天一定要把这傻子解决了。想着想着睡不着了,推推旁边的张妞,“喂快醒醒。”
  张妞醒了,沈天刚凑上去说:“那傻子都16了,还赖咱们家,想个法子不?”张妞听到这个来了精神,嘴上却不高兴地说:“看老太太准不准啊,闹起来了怎么办?那时也不是没闹过,还赖着我们。”说着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身子一转对着沈天刚,眉毛一挑,“村里老张不是瓦匠嘛,他娘们刚走,缺个上工的下手,不如让那傻子去,人傻没事,又不缺胳膊少腿的,能做事就行呗!”
  沈天刚抽了根烟,点点头,“行,我明个和老张说说。”天气热张妞就穿了大裤衩,没开灯沈天刚看的迷迷糊糊来了兴致,捻了烟头,手摸向张妞那边。
  “你个死鬼,大半夜的。”张妞扭着身子娇嗔,“你还有力气干这事,白天工作累不死你哦。”
  “不累不累。”
  “嗯~你这死人。”
  ……
  收拾好了厨房沈峤拿着洗脚盆去房间,看宋俊一身灰就知道一定没有洗。
  “小俊?”打开灯,人躲在被子里。
  沈峤把被子掀开拉起宋俊,看到他胆怯的目光,摸了摸宋俊的头。拿出了小心带回来的小蛋糕,点了蜡烛,捧到了宋俊的面前。
  “生日快乐。”
  宋俊看着那根小小的蜡烛,又看了看沈峤,小声的叫着:“小峤……”
  “今天是我生日吗?”语气轻轻的。
  沈峤笑了一下,“是呀,今天是小俊的生日,喜欢它吗?”
  看到小蛋糕上的草莓,宋俊咽了口口水。
  “小俊许个愿望,许过愿望就可以吃了。”
  ……
  倒是忘了,他不懂。
  让宋俊吹了蜡烛。
  沈峤拿了勺子让宋俊挖着吃,自己则是帮他洗脚。水温有点烫,手中的脚刚接触就抖了一下,沈峤注意着帮他洗。
  蛋糕吃的很小心,很好吃,甜甜的。蛋糕也很小,吃了一点宋俊就不吃了。沈峤给他擦了脚,问道:“怎么不吃了,不好吃?”
  宋俊摇摇头,咬了唇,“今天吃了,明天,就没有了,红红的好吃,你吃。”
  沈峤知道宋俊口中红红的就是草莓,之前看到别人家的小孩吃,宋俊很是嘴馋,那小孩给了宋俊一个,他当个宝一样也舍不得吃。沈峤也睡到了床上,给宋俊遮好腿上的被子说:“小峤吃过了,这是专门给小俊的,小俊不吃的话它就不高兴了。”宋俊有点难过,但还是小口小口的吃了。
  乖乖躺到沈峤的旁边,“这几天小峤都没有一起吃饭。”
  “小峤在学校上课,以后回来和小俊一起吃饭好不好?”沈峤关了灯搂了宋俊让他在自己身边睡得舒服一点。
  “学校,我不喜欢学校,学校会打人还欺负我。”宋俊嘟囔了一句就搁着沈峤的肩膀开始睡觉。睡到沈峤怀里已经成了习惯,宋俊挨了打就喜欢抱着沈峤,和小时候一样。
  手下隔着一层布料也感觉着像是皮包骨,同村的孩子像宋俊这么大长的都不算矮,男孩子发育慢,到了年纪就会蹭蹭往上蹦,宋俊却还是像13.4岁一样,营养不良导致皮肤黄黄的,下巴也是尖尖的,看着更是比实际年龄小了一圈。沈峤拍着宋俊的背像哄着孩子。
  为了给宋俊买这个小蛋糕,沈峤省了一个月的车钱,他从来没有零花钱。不想上课迟到就早起,晚上放学也是走着回去。今天跑着累了点。听着呼吸声慢慢的带着节奏,沈峤停止了拍动,将手臂从宋俊脖子下拿了出来,帮他掩好被子,也睡了过去。
 
  第2章 前奏(修)
 
  张妞起得挺早,天才微微见亮。看到继子,想到这段时间这孩子起的好像蛮早,打了个哈欠。
  “我走了。”
  张妞眼神瞄了一眼地看沈峤走出去,梳好了头发走进了沈峤的房间。揪了宋俊的耳朵,“啊”的一声,宋俊就醒了。
  揉揉眼睛,宋俊还迷糊着。
  “去把早饭做了,别和昨天一样水放太多,太稀知道不知道!”说着点了宋俊的额头。
  也不敢摸耳朵和额头。看到张妞的时候瞌睡虫就被吓醒了。宋俊立马下床穿衣服,头也不敢抬,到底是怕了。在这个家待久了,宋俊知道不听话、不做事就会被教训。
  哼,傻子。
  张妞双手交叉胸前看着宋俊慌乱的动作一边还不忘指指点点。
  昨晚沈天刚找到了解决宋俊的方法心里格外舒坦,睡得也好。就算老太太要养的又怎么样,都半入黄土了管的住?
  自己有啥义务去养一个捡来的孩子?连姓沈自己都没同意。再说了,自家媳妇也想生一个,想起昨晚媳妇的滋味,沈天刚意犹未尽的看着屋外的张妞,那身段,可真辣。张妞是二婚,两人怎么勾搭的不提也罢。想到了沈峤,又是晦气。
  吃过早饭,沈天刚收拾着东西去上工,张妞是纺织厂的工人,坐着沈天刚的自行车到了厂口。
  “死鬼,别忘了老张那事啊。”临了的时候张妞还不忘提醒这个大事,家里人口不少,两个都不是自己的娃,得赶紧的。
  沈天刚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做了个“ok”的手势,吹着口哨一溜烟骑了好远。
  宋俊收拾了碗筷就关了门,跑到了沈峤奶奶那。宋俊跟着沈峤奶奶姓,宋德林躺床上也不知道睡没睡着,年纪大了,呼吸声就特别重。宋俊推开门,闻到了老人味,不经意抽了抽鼻子。木门在黑暗中发出了“吱啦”的声音。
  “小俊来了。”宋德林没有疑问,自己这只有沈峤和宋俊常来,沈峤现在一定去上学了。
  宋俊小心得坐在宋德林床边叫了声:“奶奶”,眉角低垂,时刻都给人一种胆怯的感觉。
  宋德林看着面前的宋俊,时间过的真快,当年哭的撕心裂肺的娃娃已经长这么大了。
  “小俊昨天生日,奶奶身子不好起不来,没有给小俊煮面条。”宋俊的生日她也不知道,只是把捡到他的那天当做了生日。
  宋俊听了摇摇头说:“昨天小峤买了蛋糕给我吃,好吃。”从口袋里掏出用纸包着的草莓,塞到了宋德林嘴里,“奶奶吃”
  也不知道宋俊是怎么藏起来的这个草莓,被放了一夜,草莓有点软。
  嘴里传开一阵甜味,宋德林觉得都甜到心里去了。宋俊比自己的儿子还孝顺,“真甜”
  年纪大了的人难免想到后事,躺床上没事就喜欢胡思乱想。死倒是不怕,怕的就是自己死了,宋俊怎么办,他不能总是跟着沈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