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追逐闪电的少年 作者:雨树下

字体:[ ]

 
 
文案
他们的父母相恋一生,却徒留遗憾。两个少年要将父母的爱在自己的生命中延续,但情路坎坷,更何况这样的爱比男女之爱更难让人坚守。他们能否化茧成蝶,守候这一份来之不易的情感。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边城,乔雨落,叶扬 ┃ 配角:兵子,修睿 ┃ 其它:无纯白无傲娇
 
 
  第一节
 
  清晨的阳光穿过薄雾,象一根闪着诱人光芒的魔杖撩开了尘封的故事。世界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夏日的午后,一个十岁的男孩站在阳光下,洁白而忧伤。他叫雨落,和同龄的孩子相比,他显得有些瘦弱,长期的营养不良使他的皮肤看上去有些苍白,头发也呈现出一种特殊的黄色。不过他长的很高,还有一张俊美的脸庞,眼睛很大,长长的睫毛象一道屏障,把那眼中的心事遮的很深。
  雨落的母亲在生下他后便离家出走,再没回来看过他一眼。他很少想起他的母亲,他甚至怀疑那个女人早已死在了什么地方,就像他的父亲一样。雨落的父亲是个瘾君子,除了毒品,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雨无法想象吸食毒品后构筑的那个世界会是什么样,不过那个活在幻想中的可怜虫,终于在注射了过量的毒品后永远的倒在了一条肮脏的小巷。
  小巷是人们堆放垃圾的地方,路上积满了从楼道里泼出的污水。那个男人就倒在一条发锈水管的旁边,他的表情很古怪,嘴里流出一些白色的泡沫,手里还握着一支针管。人们捂着嘴从他身边快速跑过,没有人会愿意在这样的地方多呆一分钟。
  从那天后,雨落便被送到了一所寄宿学校。不可否认,从小失去关爱与约束使他有些孤僻冷漠放荡不羁,但他也是学校里最漂亮的男孩,清澈如水的眼睛出卖了他那颗被深藏的善良的心,天使般迷人的微笑能融合所有冰封的灵魂。
  雨落就那么站在夏日午后的阳光下,看着奶奶离去的背影。他的心中没有埋怨,也没有忧伤。奶奶不算老,可她的心早已在儿子长期的折磨中死去了。雨落知道奶奶很恨自己,因为自己就是父亲的翻版,他们长的几乎一摸一样。每当奶奶看到自己时,她那双早已失去光彩的眼睛就会闪过一丝惊喜,也许是她以为自己又看到了那个曾经乖巧可爱的儿子,可马上,她又变的绝望和恐惧。这个老人就在这无尽的痛苦中挣扎,终于在儿子死去后,她再也无法面对这个孩子。
  她把孩子扔到离这座城市很远的一所寄宿学校,象无奈丢弃一只得了重病的小狗,心里又心疼又厌恶,只希望赶快离开。多年后,雨落都会想起奶奶离开时的情形,灼热的阳光,自己孤单的身影,还有那怎么也流不出的眼泪,这就是一个十岁少年所有的记忆。
  学校里的生活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深刻的影响,更多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呆着,什么事也不想,什么事也不做。不过他喜欢画画,画一些谁也看不懂的奇怪的画,然后又把画好的东西全部烧掉,每当看着那些纸在自己面前变成灰烬时,他就觉得异常痛快。他还喜欢在暴风雨中奔跑,无论什么时候,哪怕是在上课时,哪怕是在深夜,他也会冲到旷野中,脱下上衣,把它握在手中不停挥舞,然后向着闪电的方向奔跑。
  16岁那年,可怜的奶奶去世了,雨落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也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他被迫离开了学校,按照上帝给他安排的路走向了灰色的未来。他在这个城市里游荡,靠假装的坚强来支持一个流氓的世界,在用偷窃、抢夺换取生存的背后,他仍是那个孤单在雨中追逐闪电的俊美少年,绚丽的闪电对他具有永恒的魔力,他追逐它,仿佛自己终有一天也能变成耀眼的闪电。而现在,那身影越跑越远,慢慢变成一个小点,消失在黑夜中。
  二十岁那年,雨落所在的一个团伙被迫解散了,警察抓走了几个骨干分子,其他人也做鸟兽散了。混混的世界没有想象的血雨腥风、快意恩仇,他们不过是一群被人利用和支配的棋子,做着那些令人厌恶的、见不得光的事,而现在则变成了一堆被人随意丢弃的垃圾。
  生存并不容易,而死亡更是令人恐惧。最近的雨落总有一种幻想,想象着自己会在某条街边死去,也许是被人杀死,也许是自己饿死,死的方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死在一条肮脏的路边,就象他的父亲,他会在那里腐烂,发出阵阵恶臭,而身边经过的人都会往他的身上吐口水,然后快速的跑开。
  在这世上,他没有亲人或朋友,他那出走的老妈可能早就忘了有这么个儿子。他终将被人象清理垃圾一样的丢到垃圾场,然后在那里慢慢消失。每当想到这里,雨落都呼吸困难,呕吐不止,这样的担心时刻折磨着他。
  就在几天前,当他在一条街边游荡时,一个对面街道的中年女人突然冲出车道,急驶而过的汽车把她的身体撞向天空,她落在地面后的血象坠落的花瓣飘散开来。这死亡的场面象恶魔一般不断在雨的脑海中重复,与他的恐惧重叠。
  从那天起,他就一直躲在奶奶留下的公寓里。现在的生活象一个巨大的黑洞,他在这个洞中苦苦挣扎,四周一片漆黑,他觉得又孤立又无助。
  有时他觉得屋子里很吵闹,死去爸爸和奶奶的吵闹声仿佛还萦绕在耳边,有时他又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因为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安静,安静的象一座死城。他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呆着,时而大笑,笑完又莫名的流泪;时而又从温暖的浴缸中跳出,然后浑身□□的躺在地板上。
  这一天,他把门打开了一条缝,然后又趴在那冰冷的地面上,他计算着如果自己死了,要多久才会有人发现他的尸体。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趴着,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没有人,甚至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地面的湿气象一条毒蛇直钻他的体内,他的四肢已经无法动弹,只有心脏还在跳动着。现在的雨落泪流满面,他知道自己终将可怜而又孤独的死去,没有人,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为他留下眼泪,哪怕是同情。
 
  第二节
 
  这一天,雨落和兵子在大市场附近的骑着车游荡,兵子是以前一起混的一个小兄弟,今天不知从哪儿弄来张摩托,硬拉着雨落来这片逛逛,看能不能找到点好买卖。突然一伙年轻人冲了过来,提着滚子就追着他们俩打。雨落他们势单力薄,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还好那帮人不是真的要他们的命,打了一顿后拿走了他们的摩托车,其中一个人临走时说:
  “以后偷车时眼睛放亮点。”
  “再让我看见你们在这片出现,废了你们。”另一个人凶神恶煞的说。
  等他们走后,兵子冲过来扶起雨落,不甘心的说:“这帮人有病吧!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雨落甩开他的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血,说到:“这车你从哪儿弄来的?”
  “就从苹果园那边随便推了一辆,谁知道会惹到这些人。”兵子用袖子给雨落擦了一下流到眼睛里的鲜血。
  “你找我就没什么好事。”雨落站起来推开他。也不顾身上的伤,用外衣捂在额头上便打车离开了。
  回到家,他只觉的头晕脑胀,也懒得关门,更懒得爬上床,就那么一下子倒在了地板上。他不想管伤口,也不想管地板有多么冰冷,他计算着如果自己死了,要多久才会有人发现他的尸体。
  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趴着,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没有人,甚至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地面的湿气象一条毒蛇直钻他的体内,他的四肢已经无法动弹,只有心脏还在跳动着。现在的雨泪流满面,他知道自己终将可怜而又孤独的死去,没有人,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为他留下眼泪,哪怕是同情。
  雨落慢慢的睡着了,也许他是昏迷了,没有一个受伤的人能这么长时间的趴着冰冷的地面,雨也知道,再这么呆下去可能会要了他的命,可他不想起来,如果注定要这么可悲的死去,他宁愿在自己最美丽的年龄。
  在迷离中他幻想着,幻想着有一个人将他从那冰冷的地板上抱起,将他搂入怀中,给他温暖,给他希望。有时那些幻想的情境是如此真实,以致到后来,他已无法分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真实。
  在梦里有一个强壮的手臂将他抱起,有一个温暖的大手为他擦干血迹,还有一个温暖的声音告诉自己,“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会等你。”他真希望这梦永远都不要醒。
  可他还是醒了,并且是在一阵轻风的抚摸下醒来的。当时他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身上盖着本来放在奶奶卧室的那天黄白花纹的破旧毛毯。客厅的窗户打开着,阳光从窗户里射进来,落在他的身上。他撑起身子,口渴的厉害,却发现头剧烈的疼痛,摸了摸,头上打着绷带。
  这一切是如此奇怪,以至于雨认为这不过是另一个梦而已。他想不出来,是谁来过。不过这远没有他接下来发现的东西更离奇。在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很大的黑手纸箱,在箱子顶上有一个被药瓶压着的白色信纸,而信纸上所写的内容更为这个刚刚过去的迷离的夜增加了神秘的色彩。
  “你好,我叫边城,昨天来见你时发现你受伤晕倒了,高烧的很厉害,给你吃了些药,今早离开时你的体温已正常了。本来有些事想当面跟你说,但看你很虚弱,实在不忍心打扰,特留信告之。
  我有一些东西要转交令尊,就在桌上的箱子里。希望他看过后能到下面这个地址来见我母亲,我母亲是你父亲的故友,她将不久于人世,希望能见你父一面。对会给你们造成的不便深感抱歉,"
  在这封信的下方是一家医院的地址和那个叫边城的人的电话。一个记忆模糊的夜晚,一个神秘的访客,一封奇怪的信,一切的一切,也许只有放在桌上的那个黑色的纸箱才有答案。
  可雨落根本不觉得他的父亲会有什么故人,他的故人应该只有一些粉友吧。所以对箱子里到底装着什么他一点也不感关心,他压根也不觉得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他对那个叫边城的人却很敢兴趣。
  本以为昨天只是做了一个梦,现在看来,那温暖的怀抱温柔的声音都是真实的了,雨落觉的那感觉很好,好的像清晨的阳光。雨想要见到那个人,想要见到那个在死亡试验的最后走进房间的人。而在雨落后来的人生中,每当他想起那个夜晚,他都感激他曾憎恨的父母,把他带到这曾象炼狱一般的人世间。
 
  第三节
 
  边城从外套里拿出了一支香烟,天台上的风很大,他试了几次也没能把烟点着,握着火机的手颤抖着,这使得那细小的火苗根本无法对准香烟。
  他挫败的蹲了下来,把头埋在双膝中,他用力的咬着嘴唇,觉得一丝淡淡的血腥流到了口中。作为一名外科医生,他早已熟悉了这样的味道,每天看着医院中不断上演的生离死别,任何人都会麻木。
  而现在,当他又一次用尽全身力气把母亲从死神手中拉回来时,他的心是如此的害怕,他甚至不敢面对妈妈那曾经慈祥美丽的脸。他是如此后悔,后悔把她接到这个城市来生活,也后悔自己没有在她冲出街道前拉住她。
  他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冲出街道,那刺耳的刹车声成了他这么多天也无法甩开的梦魇。所有的人都劝他放弃,他自己也明白一切的努力也留不住妈妈渐渐离去的脚步,可他不能放手,多一秒,就多一秒也好,也要拉住妈妈手。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那个人,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把他带到妈妈的面前。
  那个人是母亲童年的伙伴,也是母亲心底的恋人。边城在很小的时候便知道这一切,因为母亲有一个黑色的纸箱,那里面装着她从未表露过的心。他们在十多岁时分别,各奔东西,从此再没见过彼此一面。在寂静的深夜,母亲一遍又一遍的在白纸上书写他的名字,也许不是为了纪念他,而是为了纪念那无法找回的纯净青春。
  不管怎么样,她就这么一遍又一遍的写着,直到出事前,已写了满满一箱。边城多年来看着这箱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他也一次又一次的读着妈妈的日记,可他却一直假装不知,他无视母亲的思念与痛苦,只因为他害怕母亲会因为这份爱而离他而去。
  而现在,母亲已经奄奄一息,这份爱终将随着她生命的消逝而深埋地底。妈妈一生都默默的爱着那个人,而那人却毫不知情,甚至他早已忘了有过这样的一个女人。不能就这么离去,还不能让母亲就这么离开。
  于是在昨天,边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把那个黑色的纸箱送到了那个人家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