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邻居兼职男友 作者:解梦人

字体:[ ]

 
文案:
     他觉得自己一生不会再爱,但是他的邻居却很逗比的让他起了涟漪?他给他这生未遇过的感受,那么心神不宁的看着一个人真的是他吗!为什么呢?还有他空白的三年到底是什么回事?!而且他发现自己对他不单只是存粹喜欢那么简单!!! 
 
  
 
     
==================
 
  ☆、第一章
 
  1.
  那个邻居一天到晚看他不顺眼,天天把他种的花草当成垃圾砍掉,也天天把车停在他家门口外,奇怪他家是没位置哦?
  还天天一脸酷酷的自己做自己的,奇怪他眼睛长在头顶吗?没关系那我就用我的笑容感化他!
  这个邻居一天到晚的都在种花草奇怪他不知道这种花草很容易惹蚊子吗?而且这些花草他他种了有理过几次啊?
  我砍一次他种一次,我受不了了!我故意把车停在他门前想说让他转移注意力不要整天种花,那里知道他从此天天对我笑?他吃错药了??还是他是天生喜欢被虐?到底是哪个啊?我天天摆臭脸给他看他却天天越笑越灿烂?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谁来告诉我?
  
  
 
  ☆、02看不对眼的邻居先生是我的 ?
 
  2.
  听说今天会有个新来副教授呢,不知道那个教授好不好相处呢?
  希望不会是一个太严肃的人,希望我今天不会迟到,不然有个不好的印象那就糟糕了,想着他就走出门去了,正好看见隔壁的邻居也要出门大大的咧了个笑容给他说着:“早啊”留下了邻居先生的皱眉和奇怪就自顾自的走了。
  到了学校他就等着开课,四周围的女生都在谈论着这个课的新副教授。
  说是大帅哥还是什么的,说着说着离上课的时间也不远了,结果这个教授一进门全场也没有很轰动因为其实这个教授长相算是平凡,没有女生们谈论的那么帅,但却很有自己的气质,像是孤高的月亮一样温文尔雅。
  他一起开始没有注意到他的样子因为他一进门是低着头的,但他看久一点的时候差点就没惊呼起来,因为他是住他隔壁的那位邻居先生!——
  F——
  今天开始自己就是副教授了,唉…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自己的朋友顶替他的职位。
  算了,副教授而已嘛没什么大不了的,锁好门后正往门外走去,看见隔壁的邻居正好也出门了,然后那位邻居转过来看他,扬起一个大大个的笑容说着:“早啊”然后就走了。
  然后他又皱眉深思着,到底为什么要和我笑和说早安呢?这个问题他没有想多久就不想了。因为这是他几乎每天都在想的问题,所以没有多久他就从这个思考的漩涡里跳了出来。
  开车去了X大,因为对这所大学很熟悉,所以他就不假思索的走向办公楼去了,报到之后遇到了以前教过的教授,两人聊了一会之后才知道他是顶替原来的副教授上课的新副教授,看着上课的时间快到了,他们就一起走向了教学楼。
  时间刚刚好,当他走进那个熟悉的教室想想自己以后就要在这里讲课了心里就难免有些紧张,一紧张就开始面瘫了,教授看了看他,就笑了笑,这孩子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定了定自己的心情就往学生席看了看,我靠!这不是我的邻居吗?
  
  
 
  ☆、03被八卦了
 
  3
  他也看过来了?
  哇!他竟然是我的邻居我没想过这种事啊?这不是在漫画里才会出现的怂烂情节吗?
  为什么那么狗血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呢?狗屁的我一点都不想要啊!
  算了,还是上课要紧,他做了自我介绍后就开始上课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虽然和学校脱离了很久,可是这一课应该难不倒我的吧?
  对了下一节是体育节,在高中的时候最期待的就是体育课,可是离校三年后想运动起来却已经有心无力了。
  这时候坐在隔壁的同学,推了推自己,正想问他什么事的时候瞄到自己的邻居…是副教授望着自己对自己说了“同学,你来回答!这题的答案是什么!”
  呃?我做了什么吗?我呆呆的站了起来,看清楚问题后回答了他。
  “回答得不错,坐下。下次不准再课堂上发呆好我们继续。”
  是当然虽然没碰课本三年,可是老子的水准还是在的好不好?
  他在全部同学的惊讶中坐了下来到了下一堂体育课,他们全都跑来问他,额你到底是什么学校毕业的?
  为什么我问了每件学校毕业的他们都说没听过你名字诶。
  每个学校里都一定会有一个千里大声公,方圆四百厘的消息他们都一手包揽。而那个被问名字的男孩有个很好记也很少会撞名字的名字他叫做—草心
  =====================F=======================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副教授,我姓单,单名一个雉,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了。好吧大家上课了”
  笑了笑,讲解了一个蛮难的题目,想说给大家一个下马威让他们不要那么的放松希望他们好好的上完这个大学四年,结果那个邻居就给我上课开小差?
  好!不把我放眼里是吧?我就叫他了“那位坐在第五排左边的第二位的同学可以依照这个程式告诉我答案吗?”
  看到他隔壁的同学推了推他,我就再说多了一次,“同学,这一题你来回答!”这一次加重了语气,希望他以后上课不要再开小差了,但看他回答了出来,我反而吓到了?
  这已经算是有大三的程度了吧?这位疯疯癫癫的邻居到底谁“回答得不错,坐下。下次不准再课堂上发呆好我们继续。”和教授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就继续上课了。
  但我还是止不住自己心里的疑惑,一下课我就跑去教务室去查一个叫草心的人的资料了,一查就查到他竟然已经是可以上大三的年龄考了!
  可是却长着一副刚刚高中毕业的样子啊!
  
  
 
  ☆、04 被颗篮球击中脸部的惨剧
 
  4
  大家去到体育场之后终于没有再询问我的事情了,全部人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除了我。
  正在想要怎么样才能逃脱这次的体育课的时候眼角瞄到用着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的那位教授,我正在想为什么那位教授要这样看着我的时候,突然有位同学叫了我的名字“草心!”
  我其实没有听清楚他在叫我的名字还是叫谁小心,不过以我的直觉,他在叫我的名字,正当我转过去的时候,有一颗篮球向我这里飞了过来,而篮球也像在述说着他的不专心笔直的向草心同学的脸上飞去。
  而他虽然头脑不错可惜运动神经却异常的差,回过神来,他的脸上已经荡漾着温温的液体他伸手一摸,我靠!流鼻血了!
  没关系正好可以当借口请假,就当做请假费算了。班代和那位喊他名字的同学走了过来呐呐的问他“同学你没事吧?”
  那位同学不敢再叫草心的名字深怕勾起自己的罪恶感,草心对他笑了笑说了“没事”就对班代说告假,正好他下午也没课了,可以回家。
  班代同意向老师转告后,他就去拿回自己的笔记和背包走了出去。
  那位教授,也没有在体育场看着他了,也不知去了哪里,这是他离开体育场的时候最后的想法。
  当他走到校园门口的时候看见他邻居的车停在那里,好像在等人,于是他想越过了那辆车走出去,要走过去的时候车摇下了车窗说了句“上车”。
  草心心想应该不是叫我吧,他看了看左右,嗯,左右都有人,不是在叫我,然后他又走了一步“我叫你上车,草心”
  诶!原来真的是我吗?好吧应该只是看见我留了鼻血,所以要我上车顺便回家吧?
  说了声谢谢之后他就上了那辆车。
  把车驶向大路之后,他们谁也没说话,单雉想开口可是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就沉默了。
  但是单雉虽然习惯安静,可是他受不了有人在旁边也安静的气氛,于是他开口问了“为什么,三年前不开始读大学,现在才来开始读?”他的语调像是自言自语,但是是确确实实的在和草心说话。
  草心疑惑了一下问道“为什么你知道?”
  “教授有义务关心学生,尤其是上课开小差的学生”回答的很公式,但是会去查证其实是有带着私人理由的却没有说出口。
  “乡下嘛穷呗”说了一个大致能让人信服的理由但真正的理由却不是它。
  “你在这里也住很久了,我不相信”草心皱了一下眉头为什么他知道,这个教授该不会是变态吧?我的一举一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像是看穿了他的疑虑他说了“会和大婶八卦这里的菜那里那里好哪里的饭馆那里那里不错的人我不相信他不是为了在这里求学而租下或买下的这里的房子。”
  算了,用另一个借口吧反正我没必要和一个陌生人说一个理由。
  “因为我想玩多几年再读书”单雉没有反驳他,他静静的开着车,他知道他在骗人,可是他不知道,他该如何让他开口。于是随口问道
  “你饿了没?”
  
  
 
  ☆、05 原来他是个大胃王
 
  5
  为什么要问我饿了没有啊?我没有想要跟他套近乎的想法啊!
  唉,看起来想要安安静静的度过这个大学是不行了的。
  突然一双大手抚上我的额头吓得我马上把他的手拍了开来。
  惊魂未定的我问道:“你干嘛?”
  于是他一脸担忧的看着我然后说:“我看你皱眉还以为你不舒服呢,没事就好”说完他笑了笑解开安全带又说了:“下车吧”
  不会吧?他竟然笑了诶他不应该是冷冰冰的一块冰吗?为什么会…笑?
  “怎么了?不饿吗?”
  于是我们的草心同学好似被鬼推了推说道:“饿…”
  单雉听到回答后什么也没说就下了车。
  等到草心回过神来的时候就骂着自己“饿你妹的笨草心你这个猪脑袋!”
  症结了一下算了吃个东西也没什么的,于是他解开了安全带也下了车。
  可是一下车就看到在等他的那个人竟然以一种奇怪又多变的眼神看我!?
  ================我是分割线=======================
  我要怎样才可以让他亲口对我说他到底是为什么现在才开始读大学呢?这位邻居的想法我还真的是猜不透啊!呃…算了先喂饱他再说,不对啊,为什么我会对他那么在意呢?应该是因为他是我的学生吧?教授关心学生很正常的。
  做完了心里斗争后他笑了开口道“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那位同学的眼神亮了亮后来低着头又抬起来说:“好啊”
  我将他带进一间好不起眼的店铺里,平常依照他和那些欧巴桑们的谈话他是喜欢吃这些小吃的吧?
  于是单雉看了看草心结果他一坐下就看着招牌把每样东西都个点了一份,他那么小一只,吃的完?我很好奇。
  结果,下一秒就验证了我们这位小小身板的草心同学是个恐怖的大胃王。
  食物陆续的上桌,单雉看他吃东西才能正真理解大开眼界的意思。
  食物上了一半他就已经快把他们都扫光了,这是正常人吃饭的速度吗?
  其实不只单雉觉得讶异就连其他在桌的食客们都觉得很惊讶,纷纷都停下吃饭的手看草心表演吃饭特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