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免费的 作者:甜蛋

字体:[ ]

 
文案:
    CP:左言X司寂
  1v1
  炮友变真爱的故事
  很慢热_(:зゝ∠)_
  
  第1章
  
  司寂叼着烟,蹲在凳子上啪啪啪地打字。如果有人在,一定会心疼他手下的键盘。
  QQ上。
  寂寂:出来,我想砍人[滴血的菜刀]
  你婶儿:怎么了,欲求不满啊?[- yín -笑]
  寂寂:是啊是啊,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半年多没有性生活了。
  几秒钟后,你婶儿发来一段语音。
  司寂撇着嘴点击一下,也懒得调音量。果不其然,沈洛深魔性的笑声迅速透过扩音器传了过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定是你阳痿了!宝贝儿快回家,哥带你去看男科!”
  司寂深吸口气,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去你妈的,老子在跟你说正事。”
  沈洛深还在笑:“不是吧……是你不行了还是谢荣不行了?”
  司寂道:“我们感情出了问题,这半年多他睡书房我睡卧室。”
  “可你从来没跟我说过啊……哈哈哈哈……”
  “笑屁笑,这种事很光彩吗?而且我原本以为是可以解决的。”
  半年多前,谢荣出轨,对象是公司的下属。那段时间他们公司在邻市的工地出了问题,谢荣一去就是半个月,下属陪同,两人就是那时搞上的。
  回来后下属打听到了谢荣的住处,在一个夜晚敲响了他们家的门。当时谢荣正说服司寂替他口*,司寂不愿意,两人处于爆发边缘。
  然后谢荣拉开了门,看见门外的人表情瞬间柔和下来。他甩下生着闷气的司寂和对方离开,司寂心里的弹幕都要翻天了也没见他回头看一眼。
  第二天谢荣回来时身上还带着水汽。他说他昨晚喝醉了,但并没有越轨。出于对两人关系盲目的自信以及谢荣的洁癖,司寂选择了相信。
  他开始真诚地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他长得不差,放在一堆直男里绝对称得上帅,但比起圈中名媛确实少了点精致。初和谢荣在一起时他正是二十啷当岁最鲜嫩的时候,放个屁都是香的。只是几年匆匆过去,他缺乏锻炼又经常熬夜,整个人惨不忍睹,都不太爱照镜子了。
  用沈洛深的话说,不爱照镜子的基佬不配自称为基佬。
  而且,站在意气风发的谢荣身边似乎真的拉低平均分了。
  嘴里说着“即使我相信你你也要好好反省”,司寂半真半假把谢荣赶进了书房。当时觉得自己可牛逼可理直气壮了,直到第二个月谢荣仍旧没有任何搬进卧室的迹象,他才觉得有点懵逼了。
  大学时期的谢荣多好啊,看似高冷但很会哄人。当时宿舍一楼大厅有个小网吧,机器老旧得要死。有天司寂电脑坏了又不好意思蹭室友的,就去网吧里头看电影,一看就忘了时间。冬天的夜里十一点很有些冷,当他惊觉网吧里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手边突然多了杯奶茶。他惊讶地回头,突然被一个温热的东西堵住了嘴唇。
  那是谢荣的嘴。
  被亲得晕晕乎乎的司寂闻到了他嘴里的香味。绿箭口香糖,黄瓜味的。
  就这样他被哄到了手。谢荣多帅,学霸兼富二代,怎么想都不吃亏。
  两人迅速陷入热恋。相处中谢荣彬彬有礼,体贴温柔,开始司寂还嫌他不够浪漫。后来有一次一起看电影时谢荣偷偷牵住了他的手。这种老梗放别人身上他肯定要大骂矫情的,但放谢荣身上却太有杀伤力了。他记得当时自己狠狠回握住谢荣的手,散场时才发现对方的手指都被自己弄得血液不流通,发紫发青了。
  他有点心疼,苦了一张脸。谢荣却趁人不注意又悄悄捏了捏他的手背。
  真的好甜好浪漫。
  第一次上床时司寂表现得业务熟练,谢荣草草结束后问他,是不是有过性经验。司寂傻逼兮兮地笑了半天,说我都二十岁了,你不会还以为我是个处男吧?
  谢荣沉默半天,问清楚了他的情史,之后就替他穿上衣服吃饭去了。
  现在想来,从说完那句话开始,两人之间就出现了第一道缝。
  司寂回想一下,自己难道就能忍住不说吗?不可能,他又不是什么心机boy,告诉恋人实话才是对对方最大的尊重。况且他虽然谈过恋爱,但都是认认真真地谈,关系存续期间从未干过对不起对方的事,这也能算错?
  头两年两人的性生活还算和谐,不频繁但是尽兴。毕业后他们一同来到海市求职,两人都渐渐忙碌起来。社会人并不是那么好当的,大学时期的伤春悲秋现在看来简直是个笑话。谢荣硕士毕业,起点比他高,性格严谨专业过硬,很快在公司里如鱼得水;他自己则是秉承着好好享受生活的念头,不咸不淡地混着。
  一个忙一个闲当然就导致了床事的不合拍。起先在节假日或者某个纪念日,两人还能好好地滚一发。司寂自认脸皮厚放得开,勾引起谢荣来不遗余力。后来谢荣老是说累,就让司寂替他口*。一开始司寂还是乐意的,渐渐的就发现不对劲了。
  难道我的嘴巴比我的菊花还吸引人吗?逻辑不通啊。
  口*的次数多了,司寂的后门空虚得不行。他又尝试了很多次,却发现什么花样都激不起谢荣对他菊花的兴趣了。隔阂不是一天两天就形成的,他勾引得乏了累了,谢荣却仍旧忙忙碌碌什么都不说,加之又出了半年前那档子事,感情就这样疏远了。
  不过司寂从未想过会走到分手这一步。
  昨天,谢荣和他摊牌了。他很坦荡地承认了半年前他就和下属上了床,对不起骗了司寂。没等司寂说完一句我操,他又说,虽然我出轨了,但问题在我们双方。
  司寂想了半天,说我没摁着你去操他啊,管我屁事?
  谢荣皱了皱眉。他说司寂不思进取浑浑噩噩,而且两人的性格和生活态度磨合不到一起去。
  司寂说:讲具体点。
  谢荣说我打个比方吧,你公司应酬多,每隔几天你就会一身酒气地回来,有时还会在外面过夜,我忍受不了。
  那我也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谁做了谁一辈子不举。司寂说。
  就算是吧,谢荣一副“我姑且信你”的表情,继续道:但我们俩这样真的没什么意思了,好聚好散吧。
  司寂呵呵,问: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谢荣勾了勾嘴角,说:他很单纯,你们不是一类人。
  仿佛一道惊雷,司寂就是从这句话里窥到了事情的本质,从而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做爱时谢荣的反应。
  原来谢荣一直觉得他“不单纯”,嫌他后门被人操过。估计后来自己勾引他的那些花样,也都成了“不单纯”的旁证。
  四年了,谢荣一直没能过得了这一关。
  司寂笑着笑着眼眶红了:我懂了。谢荣你知道吗,这是你半年来跟我说的最多的一次话。
  ——却是为了分手。
  “然后呢?”沈洛深问。
  “然后我就搬出来了呗。房子首付是他的,房贷他按数字打到了我卡上,之后找了家搬家公司把我的东西全弄到出租房了。”
  “不错啊!善后事宜棒棒哒。”沈洛深又笑了起来,“说到底你们就是三观不合,啧啧,没想到谢荣竟然有处男情结。”
  “这不是理由,如果爱得足够深,他会在意这个?”司寂咬着下嘴唇,“去他妈的,分就分了,想想老子还舔过他操了别人的黄瓜就恶心得要死。”
  “他想到自己操过别人操过的菊花也挺恶心的。”
  “他那是出轨!跟我这情况能一样吗?!”司寂原地蹦起来,气得脸都红了。
  “别啊,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说正经的,你们那公司不是效益不好吗,反正也分手了,你回秋城来吧。”
  “不干,我还在失恋痛苦期呢,我需要发泄。”说到这里,司寂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发泄够了再考虑别的。”
  “……那你准备怎么泄?”
  “找个器大活好的MB滚个三天三夜。”他们够专业。
  沈洛深被他呛得咳嗽了半天:“……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其实司寂也是说着玩,倒是沈洛深的反应让他起了兴趣:“如果是真的呢?”
  “如果是真的,我给你介绍个免费的,保管叫你欲仙欲死欲罢不能!”沈洛深说得认真极了,仿佛他可以想见到那种场景似的。
  司寂:“……”
  
  第2章
  
  还没等他平复好心情,第二天沈洛深就来到海市,补了个小觉之后连人带东西,把司寂拉上了自己的沃尔沃。
  沈洛深向来风风火火脑回路清奇,不过是真的关心司寂。
  他一路开车一路抱怨:“宝贝儿,哥为了接你可是开了夜车了。少做了一次面膜还少睡了一次美容觉,不知要长出多少肉眼看不到的皱纹来,亏死我了。”
  “你还是这么娘们兮兮的,累不累啊?”
  躺在车后座,司寂受不了地把车窗开了个小缝。他可烦在车里放香水的人了,偏偏沈洛深不仅车里头放,还要往自己身上喷。
  从后视镜里瞟了他一眼,沈洛深长叹一声:“知道吗,我都不屑跟你讨论美容话题。”
  司寂不丑,但懒得打理,对自己的外表和人生态度一样随意。他父母性格平和,从小对他实行放养制,所有重大的人生选择都不横加干预。别的沈洛深不知道,但司寂出柜时他是在一旁看着的。
  他拿着DV,从头到尾拍下了司寂的出柜过程。这是司寂本人要求的,说是要留个纪念。
  那天,司寂向坐在沙发上的父母坦诚了自己的性向。他们聊了很久,最后母子二人抱头痛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卫生纸扔了一地。
  司爸爸则在一边不吭声,神色复杂眼神莫测,像是做着剧烈的心理斗争。
  沈洛深本来有点担心。但一想到他平时的家庭地位,瞬间就释然了。
  出柜完毕后,四个人还欢欢喜喜去吃了顿焖锅。那时司寂才刚上高二而已。
  沈洛深一直觉得少年时的司寂是他颜值的顶峰期。深棕色的天然卷,白嫩嫩的小脸蛋,脾气爆还常生气,小模样简直萌飞到天上。顾念着发小情谊,沈洛深没舍得下手,结果没过多久司寂就被他们学校的校草追了去。
  两人打打闹闹了半年多,最后还是分了手,原因是高考结束,校草要出国。
  司寂那时嫩得很,焦躁地询问沈洛深:“既然他一开始就决定要走,为什么还要跟我谈恋爱?”
  没等沈洛深回答,他就咬牙道:“所以说他就是趁着离开之前和我玩玩对不对?我操他妈。”
  没叫别的小伙伴,就沈洛深陪着,两人把校草堵在黑巷里一顿暴揍。揍完了司寂特别帅气地舔了舔手指:“妈的,还不知道谁玩谁呢。”
  沈洛深现在还记得巷子里满墙的黄色丝瓜花儿,以及校草震惊无辜的眼神。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我说谢荣好歹大你几岁,怎么就照顾不好你呢?”沈洛深感叹。
  司寂闻言笑了:“果然你是我娘家人。每个人立场不同吧,他把我当他老婆,大概是希望由我来照顾他的。”
  谢荣这人有意思,追他时的确体贴,嘘寒问暖没少过,司寂很享受这种被宠的感觉。只是关系确定之后,谢荣的要求也跟着多了起来,做饭、打扫、洗衣等等等等,一系列琐碎活儿他都希望司寂能干好。
  他当然不是亲口提出来的,可每次司寂做饭晚了或者提出要去外面吃饭时,谢荣就会用一种略带失望的眼神看着他。
  现在想想,如果司寂是个女人,在谢荣那儿就完成了从女朋友到老婆的转变。女朋友是拿来宠的,而老婆则需要尽到他认为该做到的一切本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