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宠我,你上瘾了吗 作者:公子越

字体:[ ]

 
【简介】
 
宝贝再见,爱你,么!
每一次送他去机场,都会听到这样一句告别,百听不厌!
哪里知道,这一次的暂别竟成了永别,想要再见他一面,却已经天人永隔!
一切从十三年前的那个课间休息开始,那是有关他的记忆开端,是对他思念的起始!
 
标签:近代 宠文 校园 青春 唯美 
 
【正文】
 
第1章:十三年前
 
"宝贝再见,爱你,么!"
每一次送他去机场,都会听到这样一句告别,百听不厌!
哪里知道,这一次的暂别竟成了永别,想要再见他一面,却已经天人永隔!
亲爱的,他是一名外科医生,每个季度都会前往非洲的部落一次,进行为期半个月的人道主义援助!
他叫涂皓,我叫瓯越,他喊我宝贝,我喊他亲爱的!
最后一次送别他,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浑浑噩噩,我竟然一个人熬过了这半年的时间!
"亲爱的,工作别太辛苦了,还有,一定记得,时时刻刻要想着我!"
"知道了,宝贝再见,爱你,么!"
我并非傲娇,知道他工作的辛苦,还要他分心来想我!
那个地方的生活环境十分恶劣,部落之间的恶斗不断,随时可能殃及无辜的人,而这也正是那里需要医疗援助的原因!
我只不过是奢求,他在义诊的过程中,能为了我,多加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全!
然而,他没能躲过恣意乱飞的子弹,最终还是抛下了我!
当他那冰冷的遗体,被盖上五星红旗送回国内时,我远远地躲在人群的一角,泪流满面!
我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爱人,我们的纯洁关系,合情合理!
我压抑着内心的悲痛,生怕自己会像他的家人一样,扑倒在他的遗体旁,尽情释放那份悲痛,任凭内心的嚎叫声震天动地,歇斯底里!
但是,我不能够,我的理性打败了我的勇气,我不怕被人当成一个疯子,我怕他的名誉被污浊的流言腐蚀,毕竟,他短暂的一生,是如此的冰清玉洁!
还有他的家人,我得像爱他一样,爱护着他的家人!
所以我宁愿偷偷地躲在了人群的一角,为我唯一的爱人送别,我想他看得见我,因为他已经无所不在!
他抛下了我,他现在一定感到非常歉疚,就像往常一样,央求着我的原谅!
我有什么理由不原谅他的呢?没有!
大家都说,他一心只想着工作,把爱全部奉献给了病人,从不浪费一点点感情!
但就我而言,是对他的回忆和思念,让我得以苟延残喘地继续活着,我想说,你对我的爱永恒不朽,你是那人间的五月天!
一切从十三年前的那个课间休息开始,那是有关他的记忆开端,是对他思念的起始!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早读课和第一节正课之后,是全校同学集中在大操场上做广播体操。
广播操散场后,作为班级的生活委员,我照例前往学校的收发室,领取今天的邮件和报纸。
"哪个年级的呀?"收发室来了新管理员,是一位大婶,她一见我便问道。
"高一的,高中一年级!"我怕她不相信,特意强调了一遍。
"高一?"大婶上下瞄了我几眼,怀疑道:"我看你顶多是初二吧,瞧这细白嫩滑的脸蛋,就像个小女孩嘛!"
我像被调戏了一般,不知道说什么好,哭笑不得。
这位大婶也真是的,说什么细白嫩滑,说什么小女孩,我可是一个高一年级的大男生,怎么可以说像小女孩呢,怎么能用细白嫩滑来形容呢!
 
 
第2章:原来是个富二代
 
我永远记得他说的这句话,在我亲自给他送去信件后,他竟然忘恩负义地嘲笑我像个女孩!
当时的我,当然是立马给他甩了脸色,挣脱开他的手臂,气急败坏地走开了!
真是个讨厌鬼,我发誓,再也不要见到他!
然而,我的发誓并没有被上天接纳,没过几天,我又见到了他,那个讨厌鬼!
这天的课间休息,我坐在教室的座位上,发着呆!
就在我无意间望向窗外的走道时,我看到了那个讨厌鬼的身影,我立马转过头,不看他!
我竟然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影,我竟然还记得他?当然,他那天对我说的话,已经深深地伤透了我的心,我可是一直耿耿于怀!
不过,这个讨厌鬼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六班的教室外面?我纳闷着,又偷偷地歪过头望向了窗外。
只见他一边和我班上的一个同学闲聊着,一边望眼欲穿地往教室里张看,好像那脖颈上是颗雷达似的,在仔细搜罗着什么。
是在找我吗?我好像突然猜透了他的意图,立即转过身,双手抱头,脸朝下趴在了课桌上。
这样做了之后,我便后悔了,不明白自己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我是在逃避他吗?我怕他做什么,明明是他伤害了我!
真是个讨厌鬼,伤害了我还敢跑到人家的教室来,他究竟在找什么呢,如果他当真是在找我,那么他是想向我道歉么?
我猛地抬起头,望向窗外,却不见他的踪影,讨厌鬼人呢?就这么走了?哼,绝对不能原谅他,就算他想道歉,我也不接受!
后来,我故意找了机会,与班上那个同学攀谈起来。闲聊中,我假装随意问道:
"十六班有一个叫涂皓的,你认识吗?"
"认识啊,我和他初中是一个班的。"
"那天我看到,他来我们班找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儿,就是找我闲聊来着。怎么,你也认识涂皓?"
"不,不算认识,就是上次在收发室错拿了他的信件,就给他送了过去。"
"行呀,懂得巴结人家了,一定有听说过他的身家背景吧!"
"哪能啊,他那种人不知好歹,我还想躲着呢,一句谢谢不说,还嘲笑我像个。我就此打住,不好意思说下去。
"那你肯定是误会人家了,涂皓他仗义、大方着呢,你知道我们都怎么称呼他吗?"
"怎么说?"
"土豪!"
"涂皓?土豪?发音上是挺像的。"
"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他家,他爸白手起家,如今是控股着上百亿资产的集团董事长。"
"哦,原来是个富二代!"我表面上说的轻巧,内心里已经翻江倒海。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位高高在上的王子形象,没错,那也许就是涂皓看我时的姿态吧,他可是富二代呀!
有钱就可以随便嘲笑别人吗?竟然说我像个女孩,难道想把我当成贫穷的灰姑娘不成?哼,我才不要做他的灰姑娘!
我不禁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汗颜!可是,他真的是一个仗义大方的人吗?我真的误会他了吗?我到底要不要原谅他呢?
真蠢!他可是富二代呀,也许他早就习惯了像嘲笑我一样玩弄别人,才不会在意我是否生气呢!就算我原谅了他又如何呢,我们今后的人生,又怎么可能有其他的交集呢!
 
 
第3章:怪大婶
 
大婶见我站在那儿不言不语,估计是怕我暗地里怪她,于是好脾气地说道:
"好啦,把学生卡拿出来,让我看看。"
为了证明自己大男生的身份,我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学生卡,理直气壮地递给了大婶。
看吧看吧,这下你总相信了吧。因为你是大婶,是长辈,你认错的话,我就不跟你计较,原谅你了。
原本我还满心期待着,大婶看过我的学生卡后,会露出一脸的歉意。
谁知,大婶似乎并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反而一边看着我的学生卡,一边一本正经地念了起来:
"高一六班,瓯越。"
大婶念完又瞄了我一眼,说道:
"你叫瓯越对吧,挺好听的一个名字,像个女孩的名字,我记住你了。这一叠是高一年级的邮件,还有你的学生卡,给你。"
什么!女孩的名字?瓯越哪里像女孩的名字了!因为你是大婶,是长辈,就算你不认错,我也就算了吧!
我憋着一肚子的怨气,从大婶的手里接过自己的学生卡后,开始埋头从那一叠邮件中找出六班同学的信件。
"我听说这一届的高一有一个尖子班,好像就是你们六班吧?"大婶饶有兴致地问道。
"嗯。"我看了看大婶,一边答道,一边点了点头。
我们学校高中是当地县城唯一的省重点,按往常的中考成绩,基本上要进入全市前四百名,才能被录取。然而,恰逢我们那一届进行了扩招,从往常招收的八个班扩招到了十六个班。
同时校方决定,将每年中考的前五十名学生编在了一个班级。这个决定从我们这一届开始,算是尖子实验班的首次尝试,想必是为了防止扩招而引起的生源质量问题。
因为三年之后,我们毕业的那一年,正好是学校的百年校庆,所以也算是百年校庆的一个献礼,当然,前提是实验获得成功。
"想不到你长得娇小玲珑的,智商还蛮高的,竟然可以考进尖子班,又会读书,又这么可爱,哎哟,我要是能生你这么一个儿子,一定把他宠上天去!"
我又好气又好笑,埋头不吭声,本以为大婶会就此罢休,然而并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道理大婶不懂。
"对了,我说瓯越同学呀,你这个皮肤是怎么保养的,平时都是擦什么护肤品呀,可别告诉大婶,什么天生丽质难自弃之类的鬼话啊,大婶想当年也是天生丽质来着,可是悄无声息的岁月呀,总会留下点痕迹的,你说。
"我还赶着回去上课,大婶再见!"没等大婶说完,我拿着挑出来的信件,一溜烟撤离了收发室。
如今想来,当时若不是因为这位大婶太过唠叨的缘故,我也不会那么仓促地挑出信件,落荒而逃。若不是为了尽快逃离收发室而仓促挑出信件,我也就不会无意中错拿了涂皓的信件。若不是无意中错拿了涂皓的信件,我想我根本不可能认识涂皓这个人。
高一十六班,涂皓!
走在教学楼的楼梯上,我翻看着手里拿着的信件,这才发现,自己错拿了十六班的一封信。
 
 
第4章:讨厌鬼
 
怎么办呢?把错拿的信件还回收发室吧,我怕大婶喋喋不休的唠叨!那就卑鄙地把信件留着吧,我又担心万一这是一封极其重要的信,可就耽误人家了。
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向十六班的教室方向走去。哎,又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我干嘛那么紧张呢!
来到十六班的教室,只见几个男生站在走道上闲聊,其他人都在教室里等待上课时间。
我灰溜溜地站在窗口边上,逮着埋头坐在窗口的一个女生,说道:
"同学,这是你们班涂皓的信件。
我正想继续说,让她帮忙把信件转交给涂皓,谁知那个女生没等我说完,就像个超市播音员一样,重复播报道:
"涂皓同学有人找,涂皓同学有人找,涂皓同学有人找。
更令我汗颜的是,她甚至没有抬头看我一眼,好像我的声音是来自电话线的另一头。
正当我着急得想堵上她的嘴巴时,一只手突然从身后伸过来,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一个温暖的声音传来:
"是你在找我吗?"
我立即转过身去,看到日光洒落在走道上,一个浸泡在眼光里的男生,露着灿烂的笑容面对着我。
那是我初次见到他,我的爱人,涂皓!
我的小心脏突然急促地跳动起来,扑通扑通的声响,清晰可闻!
"同学,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他朝我手里的一叠信件看了一眼,问道。
我深呼一口气,吞吞吐吐地说道:
"对,有事,我是六班的,刚去收发室,错拿了你的信,这个,给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