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总裁打赌要追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作者:雨田君(下)

字体:[ ]

 
    第55章
    
    “割腕自杀?”
    阮梅之顿时一愣,他立刻想起了应寒枝手腕上那道疤痕,虽然现在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疤,但过了那么久都没有消退,当时那道伤口一定很深很深。
    不过最让他觉得奇怪的是,现在的医疗科技这么发达,如果应寒枝想要消除那个疤痕,做个激光去疤不就得了?……但是应寒枝却没有这么做。
    “对,当时这事闹得挺大的,”萧罗礼啧啧了两声,“不过当然,没成功,不然你现在也不会见到他了。”
    “为了那个男的?”阮梅之皱了皱眉,虽然他以前猜测过应寒枝那道疤痕的来历,甚至怀疑过那个人是陆修齐,但是以他对应寒枝的了解,他不认为应寒枝是那种会为了一个人而自杀的人,他不相信应寒枝干过那么二逼的事。
    “其实我觉得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萧罗礼继续往下说,“虽然我妈说他是在出柜没多久之后割的腕,但我觉得他割腕的原因应该不仅仅是因为出柜,听说他向他爸出柜之后,就被禁足了,然后没多久就那啥了,不过因为抢救及时,后来就被救回来了。”
    阮梅之皱了皱眉:“被禁足了?”
    “应寒枝他爹肯定不允许儿子喜欢男人啊,就关起来让他自己反省呗,”萧罗礼又啧了一声,“结果适得其反了,然后他爹就不敢管他了,后来把他送出了国,虽然现在圈子里的人基本都知道他喜欢男人了,不过他倒是没怎么明着交过男朋友……不过有他爸在,他以后肯定是要结婚的吧,不是联姻就是联姻。”
    “你刚刚说……他割腕的原因没那么简单是什么意思?”
    阮梅之没想到应寒枝以前居然还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不由有些恍惚。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原来他对应寒枝一点也不了解,他对应寒枝的家庭背景毫不了解,对应寒枝过去的事也毫不了解,他甚至怀疑他对应寒枝这个人也不如他所认为的了解。
    “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样,毕竟真相只有他自己知道,”萧罗礼忽然叹了一口气,“应寒枝他爹虽然是个很牛叉的人,但是在私生活上不太检点,咳咳,就是你懂的,他很花心,在外头有不少情人,虽然一直没搞出私生子来,但是他的风流几乎人尽皆知。”
    “听说应寒枝的妈妈一开始还闹过,后来她就渐渐死心了,在应寒枝还小的时候就带着应寒枝回了娘家所在的c市……但是应寒枝的妈妈在他高中的时候就去世了。”
    “你的意思是,应寒枝想不开,是因为他妈妈去世了?”
    阮梅之一顿,很快明白了萧罗礼的意思。
    “我也只是猜的,真相只有应寒枝本人才知道。”
    阮梅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他以前喜欢过的那个人是谁?”
    如果他从陆修齐的梦里看到的情景是真的,应寒枝喜欢的那个人就绝对不可能是陆修齐。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妈没说,估计她也不知道。”
    阮梅之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又听到萧罗礼继续说:“不过我猜应该是他高中里的同学吧,毕竟当时他还是一个高中生,不过也有可能是老师?师生恋什么的,也很有可能啊!”
    阮梅之淡淡道:“我知道了,挂了。”
    “……喂喂喂,你利用完就把我踢到一边去吗?”
    阮梅之敷衍了一句:“下次请你吃饭。”
    挂了电话之后,他陷入了沉思,应寒枝高中的时候曾经为了一个男的割过腕,不过原因也许不仅仅是因为那个男的,因为那个时候,应寒枝的母亲也去世了。
    也许是因为应寒枝承受不了母亲去世的打击,再加上那个时候他爸爸为了矫正他的性向而采取了过激行为所以才想不开……
    阮梅之回想了一下他和应寒枝认识以来所有相处时的细节,他发现应寒枝从来没有向他提起过自己的家人。
    应寒枝从来没对他说过关于家里人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陆治平,他甚至不知道应寒枝的母亲早已去世。
    想到这一茬,他的心情不由又沉重了几分,如果应寒枝真的把他当成想要相伴一生的对象,会像现在这样什么事情都不告诉他吗?
    阮梅之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他忽然想起像应寒枝老爸这种成功企业家一定会有自己的百科资料,他连忙一骨碌坐直了身体,然后掏出手机来查了起来。
    果然,他这一查,很快就查到了。
    应寒枝的老爸应烨盟,应氏集团现任董事长,百科上的资料还挺详细,人物简介、家庭背景、个人经历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人物关系。
    阮梅之看了一下人物关系,应烨盟的妻子——林春梅,后面果然跟了两个字“已逝”。
    他继续往下看,看到了应寒枝,当然,人物介绍只有那么寥寥一行字。
    然后他发现,应寒枝居然还有个姐姐,人物介绍同样只有寥寥一行字……不过在此之前,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应寒枝还有一个姐姐,因为应寒枝从来没向他提起过。
    看完之后,阮梅之发现应寒枝的老爸在应寒枝的妈妈去世之后没有再娶过妻,因为应烨盟的妻子一栏只有一个人。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大概是应寒枝的老爸野花太多,不知道该让哪一朵当家花,干脆就放弃了选择。
    关掉应烨盟的人物界面之后,他又试着去找了找应寒枝的资料,但是网络上公开的资料少之又少,他几乎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就在此时,阮梅之忽然想起了之前那个告诉他应寒枝是他们高中校友的老同学,连忙上扣扣敲了那个老同学。
    阮梅之:你知不知道应寒枝以前是哪个班的?
    那个老同学刚好在线,很快就回复了阮梅之:好像是我们隔壁班的。
    阮梅之顿时一愣,应寒枝以前是他隔壁班的?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们的教学楼一层楼只有一个厕所,高一的时候,他们班不幸正好在厕所旁边,每个班的同学要上厕所基本都要经过他们班外边的走廊,那个时候阮梅之有事没事就喜欢盯着走廊外来来往往的人看,一年下来,他基本能把同年级的人的脸认全了,虽然现在十几年过去了,他都忘得七七八八了,但应寒枝的长相那么出色,他总不至于连一丝丝印象都没有。
    很快,那个老同学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听说他初中也是附中的,我记得你以前也是附中的吧,看来你们不仅是高中校友,还是初中校友哈。
    阮梅之顿时更加惊讶了,应寒枝以前居然和他是一个初中的?
    没理由这么一个大帅哥和他一个初中一个高中,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阮梅之犹豫了一下,打开了他屏蔽已久的初中班群,私戳了他初中时候的班长。
    初中班长现在不在线,他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便去洗澡了。
    洗完澡之后,他忽然想起了那张莫名其妙多了一人的初中毕业照,便翻箱倒柜找到了那张毕业照,然后他对着那张毕业照仔细研究了起来。
    阮梅之盯着那个多出来的人看了一会儿,那个人微微低着头,低头含胸,个子瘦小,五官并不清晰,一眼看过去,是最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那一种人。
    不过阮梅之盯着看了一会儿,却忽然顿住了,因为他发现那个人的身形和陆修齐梦里初中时的应寒枝有点像。
    ……这不可能吧?
    阮梅之被自己的发现惊呆了,他又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看得眼睛都痛了,都看不出来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应寒枝,毕竟照片上那个人虽然和陆修齐梦中的应寒枝有那么一点儿像,却和现在的应寒枝差之甚远,判若云泥。
    他把照片翻过来,又把照片背后的名字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应寒枝的名字。
    当然,如果照片上有应寒枝的名字,他上一次就该发现了。
    阮梅之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大肥猫走到他的跟前,用脑袋蹭了蹭他的小腿卖了个萌,他才重新回过神来。
    他蹲下去摸了摸大肥猫的脑袋,开了袋小鱼干喂了点,大肥猫吃饱之后,满足地找了个角落舔毛去了。
    他重新打开扣扣,发现初中班长刚刚回复他了。
    阮梅之和初中班长寒暄了两句后便直奔主题,问他知不知道以前他们学校有个叫应寒枝的人。
    班长似乎想了很久,才回了一句他不记得了。
    阮梅之想了想,用手机给初中毕业照拍了照,然后发给了班长,问班长知不知道那个多出来的人是谁。
    那个班长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我也不知道,当初发现毕业照上多了一个人,我也吓了一跳,不过我发现的时候都已经是毕业两年后了,估计当时我们班也没有别的人发现这件事吧,毕竟那个人太不起眼了,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阮梅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毕竟初中生都还是小孩子,哪有什么怀念情怀,毕业照这种东西不随手乱丢都算好了,刚毕业的时候大概不会有人认认真真研究,直到他们长大之后,开始怀念过往,才会拿出毕业照来追忆似水年华,也怪不得他们刚毕业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发现毕业照上的不对劲了。
    关掉了和初中班长的聊天框之后,阮梅之躺到了床上想睡觉,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他的大脑里一会儿是陆治平对他说赌约时的情景,一会儿又是应寒枝从他家转身离开时的背影,一会儿又是那张莫名其妙多了一人的毕业照……
    他的思绪混乱成了一团,剪不断,理还乱。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梅之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他又开始做梦了。
    一睁开眼,他发现自己居然坐在了一间课室里。
    阮梅之不由一愣,连忙四下打量了起来,这间课室乍一看十分陌生,但他打量了一会儿,却又发现似乎有点眼熟,黑板、讲台、课桌……似乎都有点似曾相识。
    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坐在一张课桌前,课桌上放着几本包着书皮的书,书皮上的图案是十几年前流行过的一部卡通片,他拿起其中一本书,翻开一看,上面写着——初三(3)班,阮梅之。
    字迹有点稚嫩,但阮梅之很熟悉自己的字迹,这的确是他自己的字没错。
    ……难道这一次,这是他自己的梦?
    不过现在课室里空无一人,只有他一个人。
    他正迷茫着,忽然有一个人冲进了课室,朝他喊了一句:“阮梅之!要拍毕业照了!快出来!”
    ……毕业照?
    阮梅之愣了一下,便又听到那个人继续喊:“就差你一个人,快下来。”
    那个人说完,便转身跑了。
    阮梅之连忙站了起来,跟着那个人下了楼。
    直到此时,他才忽然想起,当时他们班拍毕业照的时候,因为前面还有几个班,他们班只能在后边等着,他不想顶着大太阳等那么久,便和班长说了一声,跑回课室吹风扇纳凉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