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成了男妻+番外 作者:可1可23

字体:[ ]

 
简介:
(宅斗,强强,外冷内热受X温柔腹黑攻) 
冷酷总裁因一枚戒指在一场意外中重生到了古代一个死人身上,当恢复意识后已被嫁为人.妻,面对家宅中的明争暗斗,他游刃有余,与丈夫的相处,也算和睦顺利,共同经历了风风雨雨,不知不觉,友谊升华成了爱情,看夫夫两个破宅斗,赚大钱,耍暧昧,虐贱人,谈恋爱,养包子的幸福生活。
本文不虐,多CP,主人公有随身空间,作者会在文中适当开一些金手指,爽文一篇。不喜勿喷!
 
关键词: 苏清麒 何辰煦 1V1 温馨不虐 日久生情 随身空间 温馨 正剧向 细水长流 HE
 
 
  第一章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苏清麒揉了揉太阳穴,舒缓通宵工作的疲惫,抬起头,一张极其清俊精致的脸上带着烦躁的表情,半眯的眸子细长上挑,有种别样的风情,只是浑身散发着疏离的气质让人不敢靠近,作为一个从社会底层一步步走到知名公司总裁位置的人,年仅二十八,钻石王老五的他,身边却从未出现任何花边新闻,想来跟他冷漠的性子有莫大的关系吧。
  “进来!”他的声音不大,甚至有点低哑,却充满磁性。
  小助理恍到自家顶头上司皱着眉头,神态疲惫,更加紧张了,“总裁,鼎宇娱乐的董事长和您约好中午一起吃饭。”
  “嗯,知道了”说罢将桌子上的文件拿起整理了一下,“你把这些文件交给策划部,告诉他们重做,做不好明天就不用来了,”语气淡淡的却透露着不容置疑,小助理小心翼翼地收起文件,默默走了。
  待小助理关上门,苏清麒站起身去洗手间简单梳洗了一下,换了身衣服,依旧是严谨的西装外套西装裤,180以上的个头,笔直的长腿让人惊艳。
  鼎宇娱乐董事长,楚轩。
  “清麒!这里!”坐在吧台正调戏小服务员的楚轩远远就瞥见了那抹严谨的身影,大声喊道,并挥手示意。
  苏清麒无奈地穿过嘈杂的人群走了过来,这楚轩头顶鼎宇娱乐董事长的头衔,却整天留恋于花花世界,尽管如此,鼎宇娱乐在中国却依然处于顶尖级别,可见其手腕与能力。
  按照苏清麒本人的性格本不应该拥有这类朋友的,却意外的跟这样的人成了铁哥们,想起俩人的第一次见面苏清麒简直无语,刚见到楚轩,气宇轩昂,一身西装革履,谈吐不凡,讨论到涉及双方利益的问题总是能一针见血,绕是苏清麒这位职场商人,都由衷佩服。然而生意谈成的那天,那人竟然对自己表白,还说什么一看你就是个同道中人,不如和我试试,苏清麒是同志,没人知道,因为他的身边从没出现过任何男人或者女人,这个人,竟然向他告白,他本能地拒绝,幸而楚轩未做纠缠,意料之外的是,彼此成了很好的朋友。
  “清麒啊,你整天闷在办公室里工作就不嫌烦啊,看这外面的花花世界,你就一点兴趣都没有?”楚轩搭上苏清麒的肩膀,恨铁不成钢道,“在这么下去,你可真就未老先衰了啊。”
  苏清麒拍开肩上的爪子,斜了他一眼,“楚轩,我比你年轻吧,”端起一杯酒抿了抿。
  “嘿哟,是是是,”楚轩可真受不了他这朋友的眼睛,淡淡一斜他,说不尽的风流诱惑,现在他倒是真不打什么主意了,相处了这么久也知道彼此的关系朋友是最合适的。
  其实说来楚轩长相也是人中龙凤,不同于苏清麒的介于男人与女人间的完美,他更多的是一种霸气邪魅,充满男人的侵略性和致命的性感,然而在苏清麒眼中,没感觉。
  “好了好了,别板着一张脸了,出来就是放松的嘛。”楚轩又靠了上来,苏清麒也没推开。
  “对了,让你看件好东西,”楚轩神神秘秘地凑过来低声说,说罢从口袋里取出一枚玉戒指放到苏清麒的手里,它的外形并不像现在的戒指,反而更像古时候的珍宝,仔细看会发现这玉戒指里面隐隐泛着淡青色的光芒一闪一闪,忽而又消失不见,握在手里的感觉像温润的水缓缓洗涤着体内的脉络神经。
  苏清麒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惊讶,因为他渐渐感觉戒指好像有意识往他的身体里挤,楚轩察觉出不对,想从他的手里取走,却发现戒指消失了,“清麒!清麒!”他着急了,生怕苏清麒出了什么事情。
  苏清麒依然保持刚才的动作,身体僵硬地动不了,戒指进入他的身体后绕着他的全身游走了一遍,最终套在了他左手的中指,消失了。他的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
  “楚轩,我没事,”苏清麒很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左手,什么也没有。“这枚戒指是怎么回事?”
  楚轩终于放下心来,“这是我从老爷子那里拿的,你也知道,他最喜欢收藏这些东西,我看着不错,就想着拿来送你,对了,他说这戒指是认主的,还说了什么苏姓,说不定啊,是你祖上的宝贝呢,哈哈哈。”说着爽朗地笑了起来。
  “嗯。”苏清麒点了点头,继续喝酒。
  “先生,能请我喝杯酒么”一个穿着风骚暴露的男孩将手伸进了楚轩的衣领,用撒娇的语气挑逗着。眼睛却时不时看向苏清麒,这种禁欲的气质,男孩渴望触碰却不敢。
  “我旁边这位帅哥不也一个人嘛,去去去。”楚轩戏谑地看着苏清麒,笑出声来。
  男孩心里一阵狂喜,嘴上故意说着“好吧”,一步一步接近苏清麒,刚想上手,却听到“滚!”男孩止住了脚步,愣怔着。
  楚轩无奈地叹口气,摸摸男孩的头发,“宝贝儿,走吧,下次哥再找你”
  男孩撇了撇嘴,走了。
  “啧啧啧,清麒啊,你都二十八了,还是个老处男,哥都替你担心,你跟哥说实话,”楚轩轻声说,“你,额,是不是不行?”
  苏清麒挑了挑眉,“如果,你同意我上你的话你就知道了。”
  楚轩摸摸鼻子,作出娇嗔的模样,“讨厌,清麒,你变坏了。”
  苏清麒嫌弃地摆摆手,突然余光看到了一个人,他怎么会跟他在一起?难道是他泄密的?于是回头匆匆对楚轩说:“我先走了。”说罢朝那个人的方向跑去。
  “喂,清麒!”楚轩急忙跟过去。
  跑出酒吧的大门,那人刚坐上车子离去,苏清麒急忙打开自己的车门,楚轩这时候赶来了,“一起吧。”
  车子极速前进,追寻着前面的车辆,苏清麒一边开车,心里一遍又一遍回想公司这两天的事,如果是他,那么一切就都说得清了。嘴角勾起狠厉的笑容。
  公司这几天有多起被人投诉的现象,经彻查发现产品原料被人私自换成了劣质品,按理来说不应该有人敢在苏清麒眼皮子底下犯这种错误,除非是与别的公司事先有勾结,而那个人,公司的王经理,恰好在这两天屡屡出现一些“很小的错误”,刚刚在和竞争对手公司的主管在喝酒,结果不言而喻。
  王经理,背叛我苏清麒的,你知道什么下场,你以为你离开这个公司就结束了么?苏清麒握紧方向盘,盯着前面的车。
  “清麒,你要追过去么?”楚轩道
  “刚才那个人手里拿着公司的文件,我怀疑他已经盗取了机密。”苏清麒曾经是非常信任这个男人的,甚至没把他当做怀疑对象,然而做这事的人一旦是他,那一切也就水落石出,只是没想到,是他。
  “楚!”苏清麒还没说完,一辆货车从小路上来向他们直直地开来。
  “嘭!”
  剧烈的疼痛袭来,苏清麒的四肢疼得无法动弹,意识慢慢模糊,是要死了么,我苏清麒,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我不能死,强烈的求生欲望也阻挡不住死亡的脚步,眼角划过一行清泪,我不能死。
 
  第二章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尖利的嗓子在热闹的大堂里格外响亮。众人纷纷祝贺,一些来观礼的太太夫人们脸上带着虚假的笑容,手却狠狠地抓着衣角,心里抱怨着为什么自家女儿未曾有这样好的姻缘,看这何家二少爷生的这般风神俊朗,身材挺拔,也是家中的一把手,生意上的事处理得比他大伯三叔五叔还要好,多少待字闺中的小姐们的梦中郎君,这一成亲,指不定有多少佳人暗自神伤。
  要说这何家二少爷要是娶个美貌无双的才女或是达官贵人家的小姐,也不会这么令人闹心,而偏偏,娶得是个男人,娶男人在凤阳国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当今皇后还是个男人呢,只不过一般人家的公子,谁会自愿娶个男子回家,毕竟,男子不同于女子,不能生养啊。
  “听说啊,这事二少爷以前根本不知道,但是老太爷说了,这不听也非听啊,谁不知道二少爷最孝顺最懂事。”一个上了年纪的夫人说。
  “是啊是啊,可怜二少爷今后要对着个男人。”
  “可不是,真是可惜了二少爷。”
  “这大户人家的少爷,哪有一辈子只娶一个的。”一个尖嘴猴腮的下人凑上去接嘴。
  几个贵夫人不吭声了,彼此都知道彼此打着什么主意,就算在何府做个妾,也比那些不入流的小家小户的正妻强多了。更何况,何二少爷这么优秀的人才,哪个女子不喜欢,跟个男人争宠,哪个女子当回事。
  苏清麒脑子昏昏沉沉的,耳边传来各种噪杂的声音,身体越发软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只记得车祸之后身体就不受控制了,被几个人搀扶着走到一个地方,特别吵闹,之后又被人按住磕了几个头,他没有一丝力气,如果扶着他的人收手,他绝对是要摔在地上。
  头上盖着一块布,什么都看不见,他只想睡觉,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
  被人放到床上,那些人就走了,苏清麒终于不用受人摆布,倒在床上睡了起来。梦中,是一片血色,是他的,还有,楚轩的。
  不知道休息了多长时间,苏清麒渐渐醒过来,入眼的古色古香的房间,房间里贴满了大大的红色喜字,蜡烛燃了一夜。
  这是哪里?苏清麒站起身来,猛然感觉到这副身体并不是他的,他的身高183,而这幅身体顶多170,明显的差距让他有种莫名的恐惧感,这是,谁的身体,这是哪儿,怎么没有人,楚轩呢,医生呢,还有,自己的身体呢?
  桌子上有面铜镜,他甚至都不敢去照,理智告诉他,要镇定,多年打拼的经验告诉他,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活着,就是最好的。
  镜子里的脸并不是特别清楚,但依然可以看出来,这张脸跟他的脸是非常相似的,只不过看起来是长期营养不良,所以皮肤更加粗糙泛黄,个子也不太令人满意,而且,这具身体的年龄应该在16到19之间。这么年轻,是怎么死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中毒的话,自己又怎么能活下来。
  “少夫人,您醒了么”清脆的女声传来。
  少夫人?是,在喊这具身体么?一个男人被称为夫人?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明明是一具男子的身体,而且从喜服来看很明显是男子服饰,苏清麒压下内心的疑惑,打开房门。
  五个十四五岁的丫鬟进来,端着盆子和一些洗漱用品。
  “少夫人,我们是来伺候您洗漱的。”一个穿黄色衣服的丫鬟说,然后向绿衣服的丫鬟使了个眼色,绿衣服丫鬟手中拿着一套衣服。
  绿衣服丫鬟走上前,准备帮苏清麒脱身上的喜服。
  苏清麒退后了一步,皱着眉头,“不必了,我自己来,你们出去吧。”
  丫鬟们面面相觑,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强行按压下内心的烦躁,“出去!”
  丫鬟们纷纷出去,关上门。
  先洗了把脸,用盐水漱口,之后开始研究这古代的衣服怎么脱,终于,在多次尝试后成功脱下来喜服,快速穿上丫鬟带来的衣服。
  此时,苏清麒已经理清了目前的状况,现在所在的年代是古代,而这身体的主人作为一个男人却被嫁给了一个男人,说明这里并非自己所认知的古代世界,而自己,重生到了这具身体里,就意味着自己昨日与个男子结婚了,今天是新婚第二日,昨日新郎并未来到过婚房,说明这两人并无感情,甚至是不认识,这样也方便了自己今后的处境,不用与一个古代男子履行婚姻义务,仔细观察这婚房里摆设的物品,可以想到这是一个富庶家族,印象中模模糊糊记得昨日的婚礼像极Z国古代的婚礼,说明这里也是注重礼制的,而新婚第二日新人必然要拜见族中的长辈亲友,所以今天早上必定要极为谨慎。至于今后,自然是要离开,自己既然重生到了这里,那么,楚轩也很有可能在这里,他一定没有死!苏清麒握紧了拳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