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竹马竹马 作者:腐华眷恋

字体:[ ]

 
很多短篇放在一起,基本猪脚都不是人,所以叫猪脚都不是人系列,有妖兽,有人鱼,有鬼怪,有神灵,什么都有。
 
放其中一个简介:
我家住在海边,房子是上下两层,下面不住人,因为一到涨潮的时候下面那层就会被海水掩盖。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半夜起来上厕所,突然看到门外有人坐在屋檐下唱歌,那歌声古老,诡异,却异常好听。
我吓了一跳,“爸!”
那人听到声音,突然扑腾一声跳进水中,巨大有力的鱼尾一闪而过,消失不见。
 
关键词: 人鱼 兽人 怪物 黑化 抑郁 暗黑 开放式结局 
 
  山神一
 
  “大家好,这里是阴阳怪谈直播现场,我是记者汪明,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四川边区深山的一处小村落里,这里的人们与世隔绝,还保留着以前的文化,祭鬼怪,拜山神,那么到底有没有鬼怪山神呢?接下来将由我带你们揭晓。”
  滴!滴!滴!
  这段话刚说完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先是小雨,再变成大雨。
  汪明的衣服在瞬间淋湿,他忍不住抱怨,“该死的,出师不利,我们去那边躲躲。”他本来还有一段话没说话,却因为突如其来的雨水打断。
  他招呼摄像师跟上,摄像师捂着摄像头防止有雨水滴在上面,照出的影像模糊不清。
  他们跑在同一条线上,匆匆而过。
  这次阴阳怪谈派出的记者就是他们俩,因为前段时间阴阳怪谈的主编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是这边有举办阴婚的习惯,就派他们俩过来看看。
  开始他们只是来拍阴婚现场的,谁知道不小心发现祭祀山神,俩人一合计就放弃了直播阴婚,转而去村里找人报道山神的事,谁知道一提到山神开始还很热情的村民立马把他们轰了出去。
  俩人没报道出什么东西,十分不甘心,也没下山,就偷偷摸摸的跟在村民的后面,看他们祭祀。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山神日,所有的村民都打扮整齐,笑着把猪鸭鱼肉抗上山祭祀山神。
  其中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七八岁的儿童,被红绳绑着椅子上,头上盖着花布,还不停的挣扎。
  汪明和钱烩躲在大树下,摄像头被雨水淋湿,划拉出大片大片的水迹,照的人都不清楚了。
  “这群人太狠了,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我们一定要把这段报道出来,报警让警察出面。”钱烩一边擦摄像机,一边怒骂。
  “这里没有信号,等我们走出去黄花菜都凉了,先跟着,看有没有机会救她们。”他俩原本只是来报道关于山神的故事,没想到竟然意外撞见这里的人们用小孩祭祀。
  “他们都走远了,我们跟上。”汪明招呼钱烩,他们俩远远吊在后面,不敢接近,这群村民长期住在深山里,和外面不接触,不懂法律,随手拿起东西就打,他们被轰出去的时候,汪明就是被一个花瓶砸中,额头上冒出了血迹,他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
  那群人似乎也在怕什么,走起路来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发出任何声音,引来山里的野兽鬼怪。
  没过多长时间,他们的目标就到了,那是一处藏在半山腰的山洞,黑不隆冬,看不起里面,火把扔进里面只能照出一小片亮光。
  那群人匆匆忙忙走进去,又匆匆忙忙跑出来,出来的时候随身带的鸡鸭鱼肉都不见了,就连那两个孩子也没有跟着出来,肯定是被他们丢进山洞里了。
  山洞里没有亮光,只有时不时的惨叫声响起,凄凉无比。
  夜里本来就冷,又加上下雨,还有额头上的伤,汪明眼前一阵阵发黑,头疼的厉害,尤其是蹲的时间久了。
  那群人走的匆忙,出来的时候几个人抬着一个小箱子,箱子满的盖都不住盖,一串白色的东西掉在地上,在月光下倒影出光泽。
  等那群人走后,汪明和钱烩才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长期蹲下让缺血的汪明又是一阵头晕。
  不过被他忍住了。山洞内的哭声还在继续,在空旷的山林里传出凄惨的回音,“不要啊!”
  “救我……”
  “妈,我不想死……”
  “我好怕……”
  一声比一声低的喊声充分体现了两个孩子们的恐慌。
  汪明不再犹豫,他一向胆大,又做了阴阳怪谈的记者,常年和鬼怪打招呼,什么场面没见过,唯独没见过真正的鬼怪,所以他根本不怕,因为他觉得这些东西都是装神弄鬼折腾出来的。
  最终所有的鬼神都会被科学解答,还从来没有科学解答不出的事情。
  “快点进去,我担心那两个孩子快不行了。”山里恐怖,树叶影影绰绰,一道道不明黑影飘过,月光惨白惨白,像死人的眼白,带着灰蒙蒙的血丝。
  汪明走的急,一不小心踩中一个东西,他低头一看,竟然是一串项链,尽管不识货,可是那串项链上的每一颗珠子都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在月光下漂亮极了。
  “难道真的有山神?”他心中疑惑。
  按照他的猜想,这群村民之所以祭拜山神无非是想得到这些财宝,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个就是山神赏给他们的。
  哭叫声还在继续,汪明把那串项链塞进兜里,加快脚步跟上钱烩。
  “小心点。”山里的路不好走,脚下全是石头,钱烩看见他差点摔倒,赶紧提醒他。
  俩人来到洞口有些犹豫,摄像机亮着光,只能照出模模糊糊的影响,洞内的火把还没熄灭,还能给他们照出一段路。
  “进去了。”汪明咬咬牙,走了进去,他已经快三十了,至今还没和女朋友结婚,一直拖在哪里,就是因为穷。
  老丈人嫌弃他没出息,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他也不想现在就娶媳妇,因为事业还没成。
  这次如果能救下两个孩子,再加上报道出山神的新闻,他肯定能升职。
  因为这里没信号的原因,直播变成了录像,他们根本没办法联系外界,所有的决定都由汪明做主。
  钱烩大概和他抱着一样的想法,俩人小心翼翼的走进山洞,尽量手拉着手。
  因为汪明头上受伤了,所以钱烩格外照顾他,不仅替背了背包,摄像机也一直是他扛着。
  汪明从背包里拿出录音笔,外加一个手电筒,用光芒引导钱烩跟上。
  他按下录音笔的开关说话,“我现在已经来到了山洞,传说山神就在里面,我们只要救出被当成祭品的两个孩子就好,尽量不打扰它。”
  因为是在录节目,所以虽然什么都没有见到,他们还是要装出乍有其是的模样,给观众一个悬念。
  孩子还在哭泣,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说明两方的距离在接近。
  突然,钱烩叫住汪明,“你有没有发现前面有个黑影?”
  “恩。”不仅是有个黑影,还有两道光芒,像极了鬼火。
  “我们可能遇到鬼火了,希望不要被发现。”汪明对着录音笔说话。
  说起来两个人的胆子都很大,明知道很危险,却还要接近,这大概和工资有关系,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他们这期的节目做得好,他们俩的提成也会高。
  俩人慢慢走进了才现在竟然是镜子,而且是以前的铜镜。
  “我们发现了人工痕迹,这个山洞曾经被我们的祖先发现,在里面改造了工程,这个铜镜挺清楚的。”他刚说完就吓了一跳,手里的录音笔都掉了下来,铜镜里他的脸突然模糊了一下,就像水面一样,突然扭曲变形,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汪明想到他刚刚接近了铜镜,因为角度不同,所以影像也有变化,用科学的方式也能解开,也就不怕了,捡起录音笔继续往里面走。
  山洞四周被人凿空,成四方形的形状,四面全是铜镜,不知道的人进来看到四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过来,吓也要吓死,幸好他们俩胆子大。
  俩人又走了一段,离哭叫声更近,没多久就找到了那两个孩子,俩人被捆在石柱上,听到动静吓的不敢再哭。
  “别怕,我们是来救你们的。”钱烩放下摄像机,去给两个孩子松绑。
  “我们找到了两个孩子,我的同伴正在解救他们,他们的情况不太好,估计是吓坏了。”汪明把录音笔夹在上衣口袋里,加入钱烩的行动,一起给两个孩子松绑。
  那两个孩子吓的话都说不出来,腿都是软的,连道谢都忘了。
  钱烩把他们扶起来,“你们快走吧,不要回头看,扶着墙一直走出去就好了。”
  “哇!”刚刚经历了这么恐怖的事,那个小女孩心里接受不了,大哭起来,倒是那个小男孩挺懂事的,主动拉着小女孩离开。
  临走前他还问钱烩,“你们不走吗?”
  “我们再等等。”钱烩拍拍他的肩膀,催促他们赶紧离开。
  汪明拿着手电筒,照在刚刚绑住两个孩子的石柱上,那石柱上刻的有字,而且年代久远,看起来更像古代的文字。
  他招呼钱烩,“钱烩过来看看,这个石柱上有字,拍张照片带回去。”
  没有人回应,安静的山洞中传来他的回音,“钱烩?你在哪?”
  这时候汪明才意识到山洞中竟然一下子安静下来,好像一个人都有没有,只有他孤独的站在这里,钱烩也消失不见了。
  “钱烩,你不要吓我?”有人同伴胆子总是会打上许多,一个人就会忍不住瞎想,各种鬼片里的景象都一一出现。
  汪明觉得脖子有点冷,好像有人往里面吹气一样。
  他缩缩脖子,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山神也不敢再查了,只想赶紧离开。
  至于钱烩,因为他的位置处的比钱烩深,所以钱烩要进去就必须经过他身边,但是又没有看到他,所以钱烩一定是出去了。
  “该死的,一声不吭就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在这。”他咬牙切齿,决定出去后找钱烩算账。
  因为紧张的原因,所以他走的不慢,谁知道刚走了两步,突然感觉身后有人跟着他,他停下脚步,那声音也跟着听了下来。
  汪明心中一惊,脚步更快,最后几乎用跑的,没多久他就看到外面的光芒透过洞穴照进来,汪明心中一喜,正打算跑过去,头顶突然掉下一个东西,生生砸在他脚边。
  他低头一看,吓的脚下一软跌倒在地上,手中的手电筒也掉了出去,正好摔在钱烩脸前,照出钱烩的模样,钱烩只剩下一个脑袋,脖子以下全部消失不见,内脏拉出好长,血染了一地,他竟然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里,一双眼死死的瞪着汪明,竟然是死不瞑目。
  到底多大的恨才会让他死不瞑目,不仅如此,他脸上还保持着生前的恐惧,错愕,惊讶,好像至今还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死一样。
  汪明心中慌乱,赶紧连滚带爬的站起来离开,他慌不择路,脑海里只想着赶紧躲开钱烩的尸体,竟然自己跑到了山洞里面。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手中的手电筒也没拿,掉在钱烩的尸体旁边,一路上跌跌撞撞,摔的一身是伤。
  额头的太阳穴突突的挑,眼前一阵阵发黑,汪明终于支撑不住,摔在墙角。
  他心乱如麻,胸口剧烈的起伏,全身都是冷汗。
  一道手电筒的光芒从外面照进来,脚步声慢慢接近,缓慢而有节奏。
  一个人影的模样显现,有人离他越来越近,汪明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有心逃跑,可惜腿脚软的一塌糊涂,根本不听话。
  手电筒的光芒照在汪明的脸上,刺眼的他睁不开眼,他现在一定脸色惨白惨白,浑身狼狈。
  那人慢慢朝他走来,突然蹲在地上看他,黑暗里他看不清楚是人是鬼,只有一双眼发着冷光,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噔,手电筒的开关被人关上,弹簧触碰发出声响,四周一片安静,静悄悄的,连蚁虫爬过的声音都没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