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仓鼠的饲养+番外 作者:掩面而遁马甲君

字体:[ ]

 
《仓鼠的饲养》掩面而遁马甲君
个人志卖完了,把个志里这篇当作特典的文发上来吧。
写这篇之前为了练字一直抄席慕蓉诗集,灵感大致来自下面这几段话吧——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 
长大了以后,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刹那,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 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与感激。胸怀中满溢着幸福, 只因你就在我眼前, 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 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 却又觉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好象你我才初初相遇。
——在我们的世界里,时间是经、空间是纬,细细密密地织出了一连串的悲欢离合,织出了极有规律的阴差阳错。而在每一个转角,每一个绳结之中其实都有一个秘密的记号,当时的我们茫然不知,却在回首之时,蓦然间发现一切脉络历历在目,方才微笑地领悟了痛苦和忧伤的来处。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破镜重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毓,肖绘,阿灰 ┃ 配角: ┃ 其它: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现代·性别都不同怎么可以恋爱之;仓鼠
文章进度:已完成
 
第1章 第一章
【一】
 
钟毓的新男友又跟他分手了。
被叽叽喳喳的小男生一手叉腰一手怒指声泪俱下地控诉了整整两个小时,从第一次约会时去的那家餐馆不好吃到情人节送的巧克力不是他喜欢的牌子再到昨天网购的仓鼠丑出天际跟商品图严重不符而钟毓居然自作主张地给了店家好评,最后一句话总结:“我要跟你分手!这日子我过不下去了!”
钟毓苦笑着把人送出门,在楼下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微微叹口气,脸上又挂起了一贯的温柔笑容。
新来的小仓鼠大概还不太适应新环境,一看到其他三只仓鼠就吓得唧哇乱叫,还是现在就去买个新笼子吧。
那只灰毛团子,其实挺可爱的啊……
钟毓家还有三只仓鼠,金狐银狐和布丁,但并不是他的,而是帮出门旅游的表妹代管的。上次小男友来家里看到了,就吵着也要养一只。问了表妹买仓鼠的网店,男生挑来挑去选了一只奶茶,图片上浅灰色大眼睛的毛团非常讨喜,还撒娇说等仓鼠到家要钟毓陪他一起去挑一个最衬它的小窝。然而快递寄到的时候,里面睡着的灰扑扑的一团把小男生气得当场就要摔盒子。钟毓赶紧伸手抢救,万一把小家伙摔伤了怎么办?!
结果那灰扑扑的团子就在他手掌心睁了眼,眼睛也是小小的豆子似的,嫩红的小爪子可怜巴巴地勾住他的手指,鼻尖不安地动了动——那种被满满依赖的感觉彻底萌到了钟毓。
寄错了没关系,这只就很好了。前男友不喜欢不要紧,以后他疼这个小东西。钟毓带着大包小包回到家,小心翼翼把灰色的仓鼠从它的临时落脚点——一只铺着毛巾的空鱼缸里捏出来,看它蹬着小腿吱哇两声,忍不住笑着用手指揉揉那个可爱的小脑袋。
对上他的笑脸,小仓鼠傻乎乎地不动了。钟毓揉够了,看它那傻样儿可爱,鬼使神差地低头轻轻把唇在仓鼠灰扑扑的头毛上贴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害了羞,当被人类的大手放进笼子时,小仓鼠竟然一头扑进去、把圆滚滚的脑袋和半个身子一起扎进了木屑堆,露在外面的小尾巴还不安地动了动——钟毓乐了。
转身去厨房泡面的空儿,手机响了。原来是卖仓鼠的淘宝店主专门打来道歉的,仓鼠确实是寄错了,这一只是自家繁殖的丁香熊,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毛色和父母姊妹都不大一样,活像只小老鼠,同一笼的其他小鼠卖完了这只也没被挑走,还阴差阳错地寄到了钟毓那里。对方反复地表示歉意,说如果不喜欢可以退换或者另作补偿,但钟毓拒绝了——这只就刚刚好嘛。
一如既往地搬着泡面桶坐到桌前工作,可往日做起来乐在其中的矢量图今天却多少有些让人提不起兴致。大概因为是第一只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宠物吧,钟毓总是忍不住从电脑前抬起头望一眼仓鼠笼——那小家伙一动不动地趴着,是睡了吧?刚才店主介绍说这笼小宝贝都是才刚刚离开妈妈,这么小的小仓鼠,对周围的环境和陌生的人类应该是害怕且警惕的吧?
钟毓皱着眉改了几组数据,敲键盘的手指却轻轻的,生怕发出声音。他心不在焉地想,这只仓鼠还小,吃的东西是不是应该特别注意一下?刚才店主也说吃和家里其他仓鼠一样的完全没问题,但……开个小灶应该也没关系吧?他关了软件,上网搜了些资料,认真做了笔记,便起身往厨房走去。
晚上九点钟,厨房里飘出的食物香气恰恰唤醒了刚刚“起床”的几只仓鼠——先来的几只不由得脑袋冒问号,心想这个只知道规规矩矩投喂鼠粮的人类今天怎么忽然要给加餐了?
不过当发现那装着白煮蛋白煮虾白煮鸡胸肉的小碟子被率先端到一只陌生的笼子前时,几只仓鼠纷纷吱吱啾啾地抗议起来——就知道这个人类并没有那么爱我们!呜呜,我要原来的主人!
 
第2章 第二章
【二】
 
两天后,旅游回来的表妹敲响了钟毓家的门,一进门就把一个巨大的旅行包丢给亲爱的哥哥:“哇你还没饿死里面都是吃的我的小甜心小宝贝小心肝都在哪儿呢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钟毓一头黑线,表妹已经蹿到了墙角,小心翼翼地拨拉几下还在睡梦中的仓鼠们,然后发现了新大陆:“——哇,还有新的小家伙?矮油,哥你从哪儿弄来的,不是我家甜心在外面跟别的鼠偷生的吧?”
钟毓:“……你想多了,这是我养的。还有,你管一只公鼠叫甜心真的好么?”
表妹大大咧咧往地板上一坐,伸手勾勾某只四仰八叉睡在窝里的灰毛团子,“哟,是只小熊呀……哎呀你管我呢,叫它甜心说明我疼它呀!你家这只,我瞅瞅……也是公的嘛!你给它起的什么名儿?”
被人类的手指险险戳到羞羞的地方,睡得再死的鼠也给吓醒了,赶紧睁着黑豆眼儿蹬腿,可怜巴巴望向钟毓。钟毓忙说:“你别逗它,阿灰害怕。”
表妹恋恋不舍地摸摸鼠毛:“阿灰?跟它挺配的嘛,哎哟,这小可怜儿,不让我摸?行行行,我不玩儿了,让你主人好好疼爱你吧啊!”
阿灰晃晃小脑瓜,两只小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着,钟毓笑着伸出手给它顺毛。阿灰张嘴啃啃他的手指头,钟毓忙捏了粒燕麦片好声好气地哄它:“阿灰乖,不要咬,给你吃这个好不好?”
“……”明明平时自己也是这么喂仓鼠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自家表哥这样,表妹就是情不自禁觉得倒牙。
灰毛团子在钟毓手背上蹭了蹭,表妹惊奇:“哟,这小家伙还挺黏人。”
钟毓笑着揉了会儿,灰毛团子又四仰八叉地睡过去了。表妹坐到沙发上拆零食,状似不经意地问:“那你今年春节回家,要带着它一起么?”
钟毓脸色沉了沉:“不一定回去。”
“别在意那个老混蛋嘛,又不是回去陪他过年的,上我们家吃顿饺子,再去回味一下童年的味道,然后陪我逛逛街拎拎包什么的,让我也假装一回有男朋友呗!”
钟毓一针见血指出:“我看你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哎呀这都被你发现了。”表妹娇羞掩面,继而试探地问:“听说你跟那个美院小火鸡分手了?”
钟毓:“……”就算人家确实头毛染得像鸡毛,也……不用这么说吧?
“真的不考虑回去看看吗?”表妹跷着二郎腿故意不去看他,“我听说,肖小绘现在还是单身呐。”
钟毓的脸色忽然黯淡下来。
到底有些事情是只适合一个人的时候做的,比如喝几盏闷酒,走一条夜路,怀念一个错过的爱人。
半晌他轻轻摇头:“还是不啦。”
“何必折腾自己呐。”表妹嘎吱嘎吱咬着薯片,老气横秋地一拍他的肩膀,“不懂得挽留人就算了,连自己到底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嘿,我怎么有你这么笨的哥……喂还给我啊喂!就这一袋黄瓜味的了啊喂!”
墙角忽然传来一阵细小的动静,是阿灰醒了,在咬笼子。钟毓忙跑过去把它托出来,塞给它一根磨牙棒,可阿灰却理都不理,一口叼住他的手指狠狠地啃。钟毓疼得皱眉吸气,另一只手温柔地给它顺毛:“怎么啦,怎么忽然发脾气啦?”
阿灰鼻尖动了动,委委屈屈地趴在他掌心哼哼唧唧。
 
第3章 第三章
【三】
 
没得到想要的回应还被抢了薯片吃,表妹碎碎念着抱起自己的鼠们回去了,留下钟毓带着他的阿灰,过起了单身汉的幸福生活。没有约会,没有礼物,没有各种各样的纪念日,只有【今天阿灰想吃什么】和【今天主人做了什么】。阿灰一点也不害怕钟毓,总是在他掌心吃完美味的食物就开始舒舒服服地各种打滚蹭蹭求顺毛,钟毓工作时它偶尔趴在桌上边看主人边啃零食,还会在桌面上打着圈圈散步,有一次不小心被钟毓随手丢的橡皮绊倒了,一个跟头翻下去囫囵个儿地滚到键盘上,害他刚做的图变得一塌糊涂。钟毓吓了一跳,又好气又好笑,然而当然不舍得罚它什么,只是抓起来揪揪小耳朵:“你呀你,真是个小捣蛋。”
阿灰抖抖耳朵,一口咬住他的手指头,撒娇地甩甩脑袋。
自从养了阿灰,钟毓的生活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新的重心。他开始规律作息,一日三餐自己下厨,时时都有真心的笑容,连带他的设计师都夸他最近的设计作品多了些生动的灵气——一次回学校去找导师交作业,甚至有师弟打趣他:“钟学长是又恋爱了吗?看起来这么容光焕发,简直一下子回到十八岁!”
想想家里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呼呼大睡的某只,钟毓微笑:“没有,只是多了个小朋友要照顾。”
他和美院小火鸡……哦不,美院小男生分手的事,该知道的人也都知道了。这几年在大学城一带的圈子里,钟毓多少还是有点口碑的:长相出挑,性格温和,出手大方,对人专一,非常洁身自好,从来不玩419,每一次有了对象都会认真地付出感情,只不过跟他有过那么一段儿的小男生后来都多少带点不屑地说起他的“纯情”——仿佛牵个小手就叫谈恋爱,莫说上床,连亲吻都很少,你一句我一句地聚在一起嘲笑他的性冷淡。然而喜欢钟毓这一型的大有人在,毕竟圈子里零多一少,所以仍然有人试探地问他缺不缺伴儿。明明身边并没有人,钟毓却笑笑回答说:“已经有想照顾的对象了。”
对方不死心地追问:“是什么样的?”
钟毓实话实说:“一个很可爱的小家伙。”——只不过,那个小家伙不是人而已。
从前的某一任想吃回头草的男友听说了,企鹅上发来一句酸溜溜的恭喜。钟毓心不在焉地回复,给手里的阿灰顺顺毛,干脆就把它放在桌上,随手捞了个速写本画起来。阿灰很乖地趴在桌上让他画,只是不怎么老实,一会儿蹬蹬小腿,一会儿挠挠肚子。钟毓点点它的小脑瓜:“想踩轮子啦?马上好,一会儿就让你玩个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