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怎么舍得我一个人带孩子+番外 作者:本宫梓童

字体:[ ]

 
【文案】
李逸洋这些年可以说净干一件事了,就是给他的一对儿女找着了妈,于是终于可以开始相亲相爱夫唱夫随共同抚养两只包子的人生赢家的幸福生活了吗?
然而并不,这次找回来的“孩子妈”竟然又要离开他,不行!这是绝对,绝对,不允许的!
叶光,你怎么舍得留下我一个人带孩子?
 
好好的坐在图书馆自习就被人认了“妈”这样的事情出现的概率有多少?他叶光就遇到了;
好好的人遇到一场车祸就失忆了,什么都记不得了的韩剧桥段发生的概率有多少?他叶光又遇到了;
好好的想安心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这从头到尾不过是一场谎言,这样的事出现的概率又有多少?怎么又被他叶光遇到了?
李逸洋,你活该一个人带孩子。
 
内容标签:生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光,李逸洋 ┃ 配角:布野,李平安,李长安,李逸涵 ┃ 其它:纯理科写手,起名废,男男生子,文采全无
 
==================
 
  ☆、第1章 要挟值日生
 
      “嘿,叶光,吃完饭下午上自习不?”拥挤的食堂里,来人狠狠照叶光的后背推了一把,叶光端着餐盘的手猛的一抖,差点把菜汤泼到前面女生的身上。叶光回头瞪了一眼笑嘻嘻的布野,布野一手抱着篮球,一手举过头头顶,做出“sorry”的手势。
  叶光把餐具都放到了指定回收地点之后,对凑上来的布野说道:“下午那个见习是不是老师临时有事取消了?”
  “对啊,我看群里是这么说的,下午就没课喽。”两人一边往食堂外面走一边说着。
  “那就去上自习吧,又没啥事。”叶光想了想,有两门课的作业要做了,下次上课就要交的,而且今天托福的阅读和听力也都还没有做。
  “那敢情好,你去帮我占一张桌子,我下午要先去队里训练,大概五点才能去图书馆。”布野一路走一路拍着球。
  两个人走到宿舍楼下面摆着开水壶的地方,找到自己的壶,拎上去打水。天气越来越热了,开水房里热气腾腾,叶光觉得就等开水灌满的那一小会功夫,自己就热出了一身的汗。壶灌满了,叶光塞上木塞,把壶提在手里直起腰。
  “诶,我来我来吧,你看你细胳膊细腿的,拎个壶都这么吃力,帮我拿着篮球。”布野从开水房那头走过来,从叶光手里接过壶,把篮球塞进叶光怀里,叶光有些忌讳别人说他身材单薄,本来想停下来跟布野理论几句,但是看到开水房里人越来越多,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抱着篮球,跟着布野出了开水房。
  一到室外,两人都不约而同舒了口气,室外的风吹走了刚才在开水房里身上聚集的热气。
  叶光紧跟几步,准备把壶抢回来,顺着自己的壶往上看,印入眼帘的是布野因为经常打篮球而肌肉结实的麦色胳膊,叶光下意识瞄了眼环着篮球的自己的小臂,有些瘦弱就不说了,关键还惨白惨白的,有些较浅的静脉血管清晰可见。叶光轻轻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跟在布野身后回到了寝室。
  回到寝室,室友吴生丁已经开始每日的游戏time,两个人回来时,他窝在自己的上铺,戴着耳机头抬也不抬。另一个室友尚小盏端着一盆水,随后走了进来。
  “你们回来了,赶紧把地扫一扫,我刚上来的时候,碰到生权会的干事,说今天有卫生检查,赶紧收拾一下。我把桌子上收拾摆整齐了,你们把地扫一扫,完了我泼点水拖一下。”尚小盏说完,把水盆放在凳子上,转身去叠自己的被子,整理自己的床铺去了。
  “我来扫地吧,你把你床收拾一下。”叶光看到布野把两人的水壶码到桌子下面放水壶的地方,他翻出网把篮球挂到了布野上铺的床沿,然后从门后拿出了扫把开始扫地。
  布野望向自己早上因为起晚而如台风过境一般的床铺,对比下铺叶光无论何时都整理地规规矩矩一丝不苟的床,挠了挠头,蹬掉鞋爬上床去收拾。
  等尚小盏刚拖完地,检查卫生的值日生就来敲门了,三个人站在底下,微笑地看着值日生走过各个地方,最后停在了窗台边。这下三个人不淡定了,竟然忘记擦窗台了!果然,值日生手一抹,就在窗台上留下两撇痕迹,转头对三个人说,“你们忘记擦窗台了。”
  “哎呀不好意思啊,真是忘了,你看我们其他地方都收拾的这么整齐,唯独忘了那里了。”说话间布野就拽了两张叶光床头的卫生纸,跳到窗台擦起来。
  “我们其实经常擦窗台的,昨天不是刮风下沙嘛,所以今天灰就有点大了。”尚小盏也急忙说道。
  “哎,杜壮壮,你差不多得了啊!敢挂我们寝室,揍你丫的!”一直在上铺默默打游戏的吴生丁,不知何时摘下了耳机,对着值日生喊道。
  “你妹的吴生丁,老子就要挂你们寝室,你能把我咋地?”杜壮壮这才发现上铺还有一个人,一看又是自己那个糟心的发小,于是仰着头发狠道。
  “你妈逼信不信我把你小时候那破事全告诉我们班团支书妹妹去?”吴生丁知道,最近这个发小在追自己班上的团支书李悦竹。
  “你…”杜壮壮显然没有预料到吴生丁在他的室友面前这么直白的说出他的心事。
  回头看到那三个人,俱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其中布野还微微昂着下巴,好似在说,你要挖我们班的墙角啊,还要挂我们弟兄的寝室卫生,这说不过去吧?
  杜壮壮哼了一声,黑着脸走到门口对着拿着单子登记的另一个值日生说:“走,去下一个寝室。”
  关上门,三人齐齐爆笑。不是说杜壮壮不好啊,他们团支书李悦竹是什么人?品学兼优不说,还能歌善舞,总是在学校的各大歌唱比赛里拿奖,还弹得一手的好钢琴,样貌姣好,是当之无愧的临床3班班花啊!而杜壮壮,别看起名叫壮壮,可那小弱鸡身板,穿个t恤,一阵风就给吹的衣服飘起来,怎么看都跟壮这个字不搭界。还有那一米六九的身高就不多说了,有句话形容当代大学生的悲剧的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家穷人丑一米六九,这杜壮壮差不多给占齐了。就这样的人想追到班花,怎么看怎么像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役啊。
 
  ☆、第2章 啊?妈妈?!
 
      总之,寝室卫生这一关算是过了。开玩笑,一旦挂了寝室卫生,这个宿舍所有人一学期的奖学金荣誉奖项就都没了,叶光还指望年年拿奖学金回家让父母高兴的呢,可不能因为这个毁了。
  吴生丁倒是很淡定的,看人出去了,又继续投入到他的LOL中去了。
  叶光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充上电,下午准备带去图书馆做模拟题。尚小盏从书桌底下装水果的箱子里扒拉出一袋苹果,问寝室里谁要吃苹果,布野积极响应,叶光中午吃的有点多,吃不下了,吴生丁摆摆手表示没空。于是尚小盏拿着两个个通红的大苹果去洗了。
  打开门的时候,一股浓浓的泡面味道冲了进来,叶光闻着皱了皱眉。叶光基本上不怎么吃泡面,作为医学生,他致力于过一种积极健康的生活。可能是中午在食堂吃的有些油腻了,叶光闻着那个味道,胃里一阵翻腾,他拍了拍胸口,给自己泡了杯茶,看着茶叶上下浮动,氤氲出袅袅香气,叶光这才感觉好一些了。
  尚小盏洗了苹果回来,叶光已经躺在床上准备午休了,尚小盏一面把手里的苹果抛给爬上铺的布野,一面走到窗台前面拉上了窗帘叶光见了,笑着说了声谢谢。
  走廊里打打闹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叶光闭上眼睛,在上面传来的布野咔嚓咔嚓啃苹果的声音和对面吴生丁按键盘点鼠标的声音中睡着了。
  下午叶光起来时,布野已经出去训练了,尚小盏还睡着,吴生丁盘着腿坐在那的姿势都没有变过。叶光收拾了一下书包,把自己的水杯灌满,就离开寝室去图书馆自习。
  虽然是三月,但是头顶的太阳已经让人觉得有些燥热了,布野短袖下露出的胳膊晒的有些微红,他暗暗想着是不是多晒晒也能像布野那样变黑一点,至少不要像现在这么白。
  去图书馆的路上,经过布野训练的篮球场,叶光伸着头看场子里训练的人。人挺多,大家还都穿着统一的球服。最后还是布野先看到了叶光,冲他笑了笑,挥了挥手,喊了句“记得帮我占位子啊!”。教练看他走神,一个篮球就砸到他后背,布野嗷地跳了起来,惹得周围的人一阵笑。
  叶光看到这一幕也笑了起来,避免打扰布野训练,他快步走进了图书馆。上到三楼他固定上自习的位置,放下书包,占据了一整张四人桌,这个点没到下午上课的时间,所以图书馆人不多,这一层这一区域也只稀稀拉拉坐了两对情侣,三五个埋头啃书的学霸,还有个在角落里的趴桌上睡觉的女生。
  叶光打开电脑,进入模考软件,开始计时做阅读听力。不一会陆陆续续又来了很多上自习的人,布野也跨着个背包坐到了叶光对面,看到他在做题,也没去打扰,自觉掏出课本开始写作业。
  两个小时的集中练习下来,叶光盯着屏幕的眼睛都觉得有点酸了,想想正规的考试接下来还有口语和写作,自己只做了一半的部分就感觉这么疲累,看来下次还是要加强训练才行。叶光向后靠着椅背,摘下眼镜,闭眼按摩着鼻梁中间。
  突然叶光感觉有人扯了扯他的胳膊,睁眼一看,是一个约莫有三四岁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小姑娘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叶光,可能是跑过来的缘故,还微微有些气喘,小脸红扑扑的,像颗粉粉嫩嫩的水蜜桃。
  叶光被小姑娘那热烈的眼光盯得莫名其妙,刚准备开口询问,只听见小姑娘用这一整片都听得见的分贝大喊了一声“妈妈!”
  
 
  ☆、第3章 先生,你认错人了
 
      啊?这是几个意思?
  一时间大家都扭头朝叶光他们这边看过来。
  叶光有点懵,抬头看了眼布野,布野也一脸状况外的表情。虽然叶光长得是有点弱不禁风的意思,但也不至于上来就被人认错了性别啊。
  “苹苹,这里是图书馆,不能那么大声说话。”这时又走过来一大一小两个人,大的就是开口喊小女孩苹苹的男人,小的是个跟苹苹一样大的小男孩,估计是双胞胎,两个人的相貌出奇的相似,都是漂亮可爱的惊人。
  男人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身高目测在一米八五以上,他走到叶光座位跟前,苹苹的身后站定,叶光就觉得有一堵墙压了过来。叶光不禁仰头,看到一张英俊的脸,五官深邃,一看就是双胞胎的父亲,发型下巴各处打理得十分细致,看得出是一个活得很精致的男人。比起叶光布野这样的大学生,眼前的男人就是事业有成的成功男士的标准了。
  “呃,这位先生,这是您的孩子吧?她刚才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叶光有一个习惯,遇到什么事,总是先说不好意思,不管是不是因为他的原因。
  男人也像他女儿一样,眼含笑意看着叶光,似乎他压根没有听到叶光的话。末了还转头向不远处的那个从刚才就一直站在原地的小男孩招了招手,“畅畅来。”
  名叫畅畅的小男孩走过来,在男人身边站好,冲微微点了下头,算是跟叶光打了个招呼,眼神上上下下把叶光扫了个遍。
  叶光被这一大俩小盯得心里发毛,认错了人也不带这样的啊。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有不少人还在往这边看,布野从刚才就一直在走神,嘴还张得老大。
  叶光有一丝难堪,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压低了声音,跟男人说:“我们去楼梯间说。”听到这话,苹苹自觉自发把自己的小手塞到了叶光的左手里,之后还对畅畅扬了扬下巴,畅畅知意,跑过来牵着叶光的右手。
  叶光看着这两个孩子如此自来熟,也是被雷的不行,不过手心传来的孩子嫩嫩的小手,那软软的触感,让叶光很窝心。
  男人让开了路,叶光就牵着两个孩子往楼梯间去。
  图书馆在楼梯间设置了有长椅,方便有些学生要打电话或者商量个什么事情可以有地方坐。这里隔音效果好,离自习区也远,不用压低声音讲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