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夜色渐白 作者:就是这个惜公子

字体:[ ]

 
【文案】
直到遇见林夜之前,周宁安从不知道自己竟这样渴望活下去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童年缺失抑郁倾向的土豪(划掉)少爷爱上了一个平凡却又对生活有无限热情的人,找回希望被治愈的故事。
 
“周宁安,你是我用过最贵的洗碗工啦。”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夜周宁安 ┃ 配角:阿芜白潇楠宋妍 ┃ 其它:秦若顾镇清忠犬受
==================
 
  ☆、 第一章 
 
      周宁安步入夜色的时候,林夜刚刚换好了衣服灌了一杯牛奶为夜晚做准备,而阿芜则刚刚把衣服脱掉穿上客人指定的丁字裤准备出台。
  林夜换好了衣服靠在门框上看着阿芜往身体上涂抹银光粉,明知道有人看着,却一点羞涩的神情也没有。
  阿芜做好了准备工作扭着小腰同林夜一道往外走,经过时林夜还不老实的往他腰上捏了一把,阿芜嗔怪的推开他的手,虽是训斥,声音却叫人听了骨头也要酥上一会儿,“别乱摸,碰我是要钱的。”
  林夜笑了,偏又抬手在阿芜精致的小巴掌脸上摸了一下,皮肤手感比女人的还好。阿芜瞪了他一眼却也没再骂他,只是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妆扮,平坦白皙的肚脐镶着的几棵小碎钻妩媚又不俗气的闪耀着,衬托着他细腻的皮肤和纤细的腰肢,勾人的紧。阿芜自己不觉得什么,林夜却发现了,这店里来来往往的客人经过时,都恨不得能用眼睛剜下他一块肉来。
  林夜拍了拍他的肩膀,奈何阿芜身上只有一条小内裤,摸哪里都显得暧昧。大厅里魅惑喧闹的音乐响起,林夜低声嘱咐道:“上楼吧,别让客人等急了,自己小心点。”
  阿芜回了他一个老练的媚眼,却是笑着道:“摸的这几下,别忘了给我记到帐上。”
  林夜无奈的耸耸肩,自己也迈步走向了嘈杂的中心,开始今天晚上的战斗。
  与阿芜的职业不同,夜色虽是个男色酒吧,却也不是人人都卖色。比如林夜,刚一入夏就晒了一身小麦色的皮肤,修长的四肢和平时爱好运动得来的一身肌肉,怎么看都做不了MB,要不是家里有病人还欠了一屁股的债,他甚至很少步入这种酒吧。所以说人生在世各随天命,这酒吧的经理是他以前的老邻居,知道他缺钱又有好皮相,便把他介绍过来当调酒师。
  调酒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调情。
  没有一张讨人喜欢的脸和舌灿生莲的嘴皮子,酒是那么好卖的?
  所以林夜对自己职业的定义,是一个销售兼职心理疏导,俗称牛郎。
  于MB那种纯体力劳动不同,牛郎卖的是个巧字。客人开心你要乖巧,客人低沉你要讨巧,他强势你就纯情,他青涩你就圆滑,总之,林夜认为,他做的这个职业,是一个高技术的脑力劳动。哄得人开心了他就能赚钱,在这方面他有天赋,所以即使不算很喜欢男人,他依旧干的风生水起,也算是店里的一个招牌调酒师。
  既然说了是调酒师,就是摆明了不卖身的,外加店里还有一票白嫩嫩上赶着接客的男孩子们,林夜一直以来都做的比较顺心,偶尔遇到一两个年轻好看的客人私下里勾搭他,他也能玩玩,不管跟谁他都是上面的那个,怎么算他都不吃亏。所以当林夜听到七叔叫他去VIP包房调酒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多想,只觉得这是个大捞一笔的好机会。
  ~~~~~~~~~~~~~~~~~~~~~
  楼下的林夜走进最靠里的VIP包房,小小的吃惊了一下。在夜色工作了这么久,多混乱- yín -靡的事情他都见识过,他这次吃惊,是因为包房里安静的针落可闻,别说陪酒的,连首歌都没放着,诺大的包房里,只坐了一个人。
  周宁安一个人坐在屋子的最里端,面前摆了一杯最简单不过的冰水,里面还飘着一片柠檬,俗称心痛的感觉。林夜虽然吃惊,毕竟也是混惯了夜场,什么都见过,见这情景,马上弯腰点头道:“您叫的人还没到?您别生气,我这就去帮您催。”
  说着,他把手里的酒放下就要去找人,心想七叔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有钱不赚等着滚蛋?这人一看就是大老板,以七叔的性格,怎么能放他一个人坐着?
  刚拔脚要走,就听到大老板缓缓的说道:“不用去了,我叫的人已经到了。”
  林夜左右望了望,指着自己的鼻子有点困惑:“我啊?”他很快平静下来发现这就是事实,于是走过去坐下,很客气的解释道:“先生,我是个调酒师,陪酒是可以的,您要是还需要别的服务,还是再叫人过来吧。”
  林夜心想,这人看上去倒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只不过来这里的男人喝上点酒,还能不想干点什么?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人,三十上下的年纪,长得白白净净的五官也算精致,一双手长得倒是漂亮,骨节分明五指修长,一看就知道是养尊处优的大家公子,想来这里尝尝鲜。
  这人长得不招林夜讨厌,虽然他一个大男人没什么节操更没什么贞操,只是他不喜欢被迫取悦的感觉,而且他是个纯一,他严重怀疑这个公子哥能不能接受。
  “不必了,我听说你是这里最会说话的,所以才叫你来。”周宁安慢慢地说道,林夜这才发现,其实这个人的声音也很好听,温润柔和尾音还有一点上翘,真是大家出身,大约这辈子从没需要过扬声争吵过什么。
  “跟我说话吧,让我高兴的话。”周宁安发出了这个指令,到底是长年运筹帷幄的人,就算温润如玉也掩盖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威严。
  “说话?”林夜有点犯愁,挠了挠脑袋,心想七叔真不够意思,来之前也不说一声是这么个脾气古怪的主,“恩。。你有什么想听的吗?”
  这话说的真傻,说完林夜就想扇自己一个嘴巴,不料那个看起来脾气古怪的金主却笑了,他瞥了瞥嘴笑道:“要是知道想听什么,还来找你干什么?只要花钱就有人能说给我听。”
  这话说的财大气粗,可林夜却莫名的觉得,这个人有种难以化解的孤单,他身上的金光将他围在里面,他走不出来,别人也走不进去。所谓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所以当问题连有钱都不能解决时,才是真的难题。林夜的问题和他的比起来简单多了,就是没钱。
  想到这里,林夜便已经敞然了,很熟练的拿起调酒器打开一瓶价格不菲的威士忌,开心的说道:“第一次见面,不如我先敬你一杯好了。”
  周宁安倒也不挑,只是觉得林夜拿着杯子上下晃动的动作很好看,整个人透着一股潇洒的劲儿,明明什么都没有,却也什么都不在乎,帅气俊朗的模样,让他不知道酒的味道到底如何。
  周宁安走出夜色的时候,更确切的说,周宁安被林夜背出夜色的时候,早已醉倒在这个人痞气的笑容里,不省人事,犹不自知。
  林夜将他转交给早就守着豪车等在外面的司机,看了一眼那好几米长的车,心里偷偷叹了一句,真他妈有钱啊。
  不过这么个有钱人,酒量可是真算不上怎么样,不过半瓶洋酒就这副德行了,早知如此他就该一开始就上那些半真半假却贵死人的红酒,或者试着推荐一下那瓶号称镇店之宝的香槟,现在可好,白激动一场,根本没多少提成。
  唯一庆幸的就是,和他的有钱程度比起来,他的恶趣味程度完全不成正比,甚至比一般的客人脾气还要好,根本没费林夜什么功夫就把自己给灌多了。
  林夜正后悔着自己的一时仁慈,插着口袋吹着口哨晃回店里,脚一挨地就被七叔逮到了办公室,板着脸,门还关了个严实。
  林夜一进门就觉得有点不对劲,直到看见七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金卡,他才故作惊讶道:“不是吧七叔,你这是要潜规则我啊?我都已经不算新人了吧?现在说这个,不是我说啊,是不是晚了大概几十年?”
  “我没那么老!”足可以当得起林夜一句叔叔的人被他一句话堵住了,气的直拍桌子,恨透了他这副油嘴滑舌的模样,厉声厉色的好好教训了几句,从小时候他天天带着院子里的小孩弹路灯到现在上班总是迟到早退态度又不够好,说完了之后有点担忧的看着林夜道:“这卡是刚才的周老板给你的,二十万,说是小费。”
  林夜面上依旧笑嘻嘻的,心里却也咯噔了一下,他把卡接过来拿在手里来回翻着玩,口中笑道:“这周老板还真是大方啊,第一次见面就给这么多,这有钱人跟咱们真是不一样。”
  “你也知道他是个有钱人,而且还不只是有钱。”七叔低声说了一句,拍了拍林夜的肩膀,“第一次就给这么多,这钱可不好赚啊。”
  林夜低着头专心的玩了会儿那张卡,半晌抬头对着七叔没心没肺的一笑,但却难得正经的说道:“我明白,您已经护我护的够多了,要不是您,我不也没法来这儿工作还总是旷工吗。您放心吧,不会让您难做的。”
  “哎,林夜啊,”七叔有点伤感的拍拍他的肩,“从你来的第一天我就跟你说过要小心,不只是别惹上谁,更是小心别招谁惦记着。你这孩子从小就张扬,什么都不说,往那儿一站,别人也都要多看你几眼的。在这个地方,招人惦记比惹人生气要麻烦的多呢。”
  林夜被他突然的感叹弄的有点发愣,过了会儿又笑了出来,九分无所谓和一分的无可奈何,笑声不免略有些苦涩:“我可不敢招惹他,谁知道他怎么就惦记上我了呢。”
  林夜说的是实话,他也不明白天上为什么会掉馅饼还砸在了他头上,美中不足就是馅饼是钻石馅的,有点疼。
 
  ☆、 第二章 
 
      第二次见到周宁安就在隔天的晚上,林夜心里有点不屑,不是号称有钱人吗,这么点耐心都没有,不知道这种事都讲究个欲擒故纵这一说?
  所谓有钱人,就是哪怕自己看上什么,也要端起来是别人上赶着贴上来的架子,不然怎么衬得起他们顺风顺水的人生?
  就算是要包养他,也要等到他手里的二十万热的攥不住了,主动找上门才是那种人的一贯作风,林夜自己没遇到过这种事,可这出戏却是早已看腻了。
  但林夜就是这么个人,这种事不管看了多少次都看不惯,要不然也不会欠的那些钱,到现在都还不上。
  在七叔第无数次瞪眼瞪的眼睛都快充血了之后,林夜看了看表,不慌不忙的抬脚往周宁安的VIP包厢走,人晾了快一个小时了,再晾着就该急了,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还不是他吗。
  林夜挑了两瓶酒用托盘端着,店里已经热闹起来了,一群面色涨红神情迷醉的人在舞池里扭动着身体,台上的男孩卖弄着自己柔韧的腰肢和浑圆的臀部,妆浓的看不清长相,只凭惹火的动作和近乎赤裸的身体人让台下的人起哄尖叫着。
  气氛很热闹,人处在这样热闹的气氛中,很容易就能忘记自己原本是多么的孤独寂寞。
  林夜绕过了狂欢的人群悄悄上了楼,二楼是VIP包厢,走廊里隐约能听到楼下的动静,就更衬的这里格外安静。安静只是表象,二楼以上才是这间酒吧真正诱人的地方,非真正的权贵不可踏足,关起门来,上演的才真是最最香艳诱人的戏码。
  予取予求,才是这包厢里真正的魅力。
  要什么就有什么,而什么都不要的。。。周宁安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包厢里依旧安静的落针可闻。
  安静,也是一种需求。
  林夜把托盘换到左手上正准备敲门,手上的重量突然一轻,阿芜粉黛未施的站在他面前双手托着盘子,头发都还没太干的含笑看着他,轻佻的说道:“遇到了这么个大老板居然不告诉我,还是七叔说了我才知道的。你个卖酒的,抢什么生意啊。”
  林夜看着他粉白的脸颊,匆忙穿上的白体恤和睡裤,知道他大概是刚把客人送走,洗了澡连头发都没来得及吹干就赶了过来,心里感动,嘴上却故意说道:“这是冲着哥的魅力来的,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阿芜给了他一个十分职业的白眼。
  林夜敲了敲门,很快里面传来了一声:“进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