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盟主房里每天都遭贼 作者:一只大雁

字体:[ ]

 
文案
 
偷来偷去最后把自己搭进去的故事。 
 
脑洞短文,萌主攻x神偷受orz
 
 
  1.
  武林盟偶尔会遭贼,而那个贼是天下第一偷司木。
  他偷的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譬如说筷子,譬如说枕头。
  只不过这些东西前往往要加上一个量词——所有。
  武林盟所有的筷子,武林盟所有的枕头。
  武林盟买,他再偷。
  而武林盟很穷。
  正派同道只能老老实实吃起了手扒饭,习惯没有枕头的夜晚。
  他们很愤怒,可是他们没办法。
  他们连司木长什么样都没见过,身高一尺八还是八尺一通通不知。
  他们甚至不知道司木究竟图得啥。
  算了,偷就偷吧,日子总得往下过。
  
  2.
  老盟主在第一百八十七条腰带和九十五双鞋子失窃后终于撂挑子不干了。
  他带着夫人归隐江湖,武林盟的诸位只得再选出一位新盟主。
  新盟主是天山掌门的高徒岳渺。
  小伙子生得剑眉星目,十分正派,武功奇高,比武时轻轻松松把几位前辈全都踢下了台。
  现今是和平年代,魔教教主成天忙着他的生意无暇行凶作恶,武林盟主不需统筹全局,只要安安静静在武林盟中当个精神寄托就好。
  精神寄托岳渺被一干人迎回了武林盟。
  管事领着岳渺四处参观。
  他们到了书房。
  岳渺皱着眉头从桌子的旮旯角里捡出了一个萝卜块。
  “这是什么?”岳渺问。
  管事的伸长脖子一看,又耷拉下脖子来,闷声闷气的回答:“盟主的公章。”
  武林盟在失窃了第二十八块玉制盟主公章之后,从此公章全部改用萝卜现刻。
  反正过不了两天,都得被偷走。
  岳渺又来到了卧房。
  雕花大床上端端正正摆着一块青砖。
  “这又是什么?”他问。
  管事这次连脖子都懒得伸,闷声闷气回答道:“枕头。”
  岳渺沉默了。
 
  3.
  新盟主发布了武林盟的现行政策。
  抓贼。
  大家的兴致都不大高。
  老盟主在任的时候不是没抓过,折腾了好几个月,司木的头发都没有摸到一根。
  大家早已放弃了挣扎。
  岳渺上任第三天,司木给他下了“战帖”。
  一张白纸,上书两字。
  “腰带。”
  管事告诉岳渺,司木这是要来偷您的腰带,不过司木从不事先告知偷窃目的,大概是觉得盟主抓贼的举动幼稚且有趣,所以来逗逗他。
  岳渺有些莫名其妙,偷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偷腰带。
  直到他从管事口中听闻了老盟主那一百八十七条腰带的故事。
  ……
  夜晚,岳渺坐在桌前,严阵以待。
  子时三刻,乌云蔽月。
  岳渺微有紧张,桌上的灯光暗了暗,他想挑明烛火,烛光却突然熄灭,一只手在他腰上轻轻一摸,随后就见一个人影一下蹿出屋去。
  岳渺下意识摸了一把腰间。
  腰带不见了。
  
  4.
  司木很苦恼。
  他从武林盟逃出来,使着一把好轻功奔了十多里路,那个二愣子盟主还在紧追不放。
  怪不得武林盟都说新盟主是个剑痴。
  那人的轻功不如他,虽追不上,可也堪堪掠着他的影子,不就是一条腰带!至于吗!
  司木咬牙卯足了劲又狂奔了一个时辰,远处天色微亮,他捶捶酸软的胳膊腿,想,嗯!终于甩掉那个二愣子了!
  岳渺很不悦。
  那个贼的轻功比他好,他一直追不上,最后竟在自己眼皮底下跑了。
  他抬眼看了看四周,一时竟有些发愣。
  等等这是哪儿?
  ……
  岳渺迷了三四个时辰路,终于在傍晚回到了武林盟。
  腿酸手软的司木消停了两天,第三天,岳渺又收到了司木的纸条,依旧是那两个字。
  “腰带。”
  那天晚上岳渺把自己的腰带打了一串死结,司木却没有来。
  岳渺突然想起,司木并没有在纸条上写上行窃时间。
  他睁着眼睛到了天亮,司木依然不曾出现。
  华山掌门拜访,管事请他出去,忙忙碌碌一早上过去,一夜警惕未眠的岳渺困倦不已,打算更衣休息,解下外套,正欲动手解开腰带,动作却微微一顿。
  他看着那几十个死结陷入了痛苦的沉思。
  ……
  岳渺在半夜被冷风吹醒。
  屋内空无一人,窗门大开。他翻了翻置于床头的衣物,腰带不见了。
  这该死的贼。
  
  5.
  日子一晃几月,岳渺早已记不清自己被偷了多少腰带。
  是的,这几个月来,司木什么都不偷,只偷他的腰带,连武林盟都不祸害了。
  岳渺在武林盟中的威望瞬涨,一时间几乎要盖过已经隐居了的老盟主。
  大家又可以睡着枕头用筷子吃饭啦!盟主尊棒!
  可是岳渺很苦恼。
  他这几个月换的腰带,比他这二十多年用的都多……
  恰逢岳渺好友周一水来武林盟游玩参观。
  周一水给岳渺出了个馊主意。
  明着抓不住,还不许暗地里来吗?司木好歹是第一偷,用迷药对付第一偷,不算丢人!
  岳渺犹豫片刻,答应了。
  ……
  司木翻进岳渺的房里。
  他最近时不时便在深夜来此造访,对岳渺的房间非常熟悉,只怕岳渺都没他如此熟悉。
  只不过这次岳渺的房间似乎有所不同。
  多了个燃着熏香的香炉。
  ……熏香炉?
  司木心呼不好,心想怎么连武林盟主都开始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了!
  想完,他腿一软,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隔壁屋子里蹲守的盟主和周一水激动万分的冲了进来。
  终于抓住了!
  司木昏昏欲睡,强撑着精神冷冷道:“堂堂武林盟主也这么可耻。”
  岳渺:“……”
  成天偷我腰带,谁更无耻?!
  周一水问:“你为什么抓着武林盟不放。”
  司木头一歪,睡着了。
  
  6.
  周一水说:“这贼真无耻,被抓住了就装晕,岳兄你等着,我去找麻绳把他捆起来。”
  于是房内就剩下了岳渺和昏迷不醒的司木两人。
  岳渺蹲在司木身边,觉得他脸上蒙面的黑巾子甚为碍眼,干脆一把扯掉,也算是难得目睹了一回天下第一偷的真容。
  这贼,长得倒还挺端正。
  他这么一想,放松了些警惕,只等周一水拿了绳索过来,这事就算了解。
  地上司木突然睁开了眼睛,抬手一扯他的腰带,岳渺猝不及防,一下子没回过神来,竟真给他拽了去,转眼司木已在门外,对他嗤笑一声:“跟贼爷玩阴的。”
  岳渺呆愣:“……”
  司木已经转头狂奔出几丈。
  他今早怎么不在腰带上多打几个死结呢?!
  ……
  这晚上岳渺做了个噩梦。
  他把司木推倒在地,伸手便扯司木的腰带,不想司木一翻身反而强压住了他,对他嗤笑一声:“跟贼爷玩硬的。”
  说完,呲啦一声扯断了他的腰带。
  岳渺从梦中醒转,沉着一张脸,莫名不悦。
  这都什么玩意!
  第二天周一水又给他出了个主意。
  司木轻功极好,功夫走的是快这一路的,实则并不算强,只要能抢一发先手制住他,以岳渺的武功,生擒他很容易。
  岳渺皱起眉头。
  他要是能有司木的速度,还会被他耍上这么多个月吗!
  周一水闻言,十分同情的拍了拍岳渺的肩,叹道:“你还是认命吧。”
  
  7.
  话这么说,岳渺还是想办法苦练起了自个的反应速度。
  他天赋极高,自觉有所进益,想着等司木下次再来便试试自己的身手,可不想这一次他左等右等再等,司木也没有出现。
  腰带保住了,可岳渺却莫名觉得有些……唔,失落?
  岳渺觉得自己有病,而且病的不清。
  不久从外传来消息,边关几省闹了灾,百姓食不果腹。藩王却花费百万金钱人力去为家寺添几座高塔。
  寺内僧人酒肉佛祖塑金,寺外饿殍遍地百姓流离。
  最后藩王从异域商人手中购得巨珠一颗,花费万金,那巨珠足有木盆大小,光彩熠熠。
  藩王将其安在寺顶,命守卫日夜严防把守。
  三日后,巨珠失窃,城中遍寻不至。
  塔中留一行书:第一偷到此一游。
  同日,城外有一年轻人置购白米万担分发。
  藩王大怒,下令严查贼子,却不料当晚他的衣物就被人偷了个干净。
  接连几日,那贼出入王府如入无人之境,藩王不再敢发声捉贼,只求这梦魇早日离开。
  岳渺惊讶,不想这小贼倒还是个侠盗。
  赈灾之事一两月只怕都不会结束,看来这几个月内自己腰带无忧了。
  周一水抓着岳渺的手十分激动:“岳兄!努力练功!待那小贼回来,一把擒获!”
  岳渺却垂头丧气,连平日最爱的练功都提不起劲来。
  习惯了有人觊觎自己的腰带,一时轻松,倒让他有些失落。
  夜晚他倒下休息,眼睛一闭就看见司木又来撕扯他的腰带。
  这回他恼了,抢先按住了司木的手,一翻身成功把人压在身下。
  岳渺惊醒。
  他……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师兄和吴师弟不就是这样吗!
  他知道自己害了什么病了。
  相思病。
  
  8.
  这结论下得仓促,岳渺被自己一惊,想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成天偷自己腰带的小贼。
  于是那梦如影随形,并时不时还有所发展。
  终于一日梦中他一把扯开了司木的衣服,于是次日一整日他都面色铁青,告诫自己是正人君子,怎可做出这等下作之事。
  岳渺宣布闭关两月,专心研习武学,外加静心。
  武林盟众人近来无贼骚扰,过得甚是滋润,痛痛快快让盟主闭关去了。
  待到岳渺出关已是两月之后,管事迎他出来,递给他一张纸条。
  熟悉的字迹,熟悉的内容。
  司木回来了。
  岳渺想了两个月,努力为自己做了两个月的思想工作没有半点用处。
  他摸了摸自己的腰带,有些压抑不住心底里一瞬涌出的狂喜。
  管事看着他脸上的笑,觉得有些不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