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本事你生孩子,有本事你开门啊 作者:焦尾参

字体:[ ]

 
文案
荣信达不顾形象,敲门敲的震天响,“易欢颜,有本事你生孩子,有本事你开门啊!”
 
屋内,四岁的易如意托着他的胖腮子,忧桑的问安然坐在沙发上的人,“爸比,我们真的不能开门吗?”
 
“不能。”易欢颜淡定说,“外面有一个深井冰。”
 
易如意叹气,对手手指说,“人家想下去和小妹玩的说。”
 
“小美是男孩子,不是小妹。”易欢颜再一次纠正说。
 
新春贺献小短文一篇,给大家拜年,祝大家马年吉祥,马上有钱,马上有桃花,马上如意。谢谢大家一年来对某参的支持和关注,某参在新的一年也会继续加油。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欢颜,荣信达 ┃ 配角:易如意 ┃ 其它:现代,生子,轻松,萌货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999562
==================
 
  ☆、大年初一头一章
 
  荣信达难得准时下班回家,市中心的别墅,闹中取静,进了别墅区大门就感觉和门外的大马路是两个世界。
  荣信达的家在别墅区最中心的位置,荣老爷子做了一辈子杀伐果断的老总,到老了也要占着万众瞩目的位置,享受左右逢源的快感。
  荣信达把车停到车库里,进到屋内,帮佣阿姨正好把饭菜上桌,荣信达走到偏厅去和沙发上坐着的荣老爷子打招呼,“爸,我回来了。”
  “哼——”荣老爷子往外侧坐一下,竟然是非常冷酷的对待回家的儿子。
  荣信达一挑眉,这不对啊!十八CALL的催他回家,只为了让他看他的冷脸。
  荣信达冷静的回到楼上房间,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下来,荣老爷子已经坐在餐桌上了。两父子吃了一顿食不言的晚餐,等到两人移坐到偏厅,帮佣阿姨上了茶,荣信达闻闻茶香,奇异的瞄了一眼荣老爷子,这次这么沉得住气?
  荣信达刚这么想,荣老爷子就开口说话,咳嗽一下,派头十足的说,“我今天去无极宫了。”
  荣信达点头,“我从来没管过你给无极道长那个骗子钱。”
  “什么骗子?”荣老爷子怒瞪荣信达,“我不要求你信,你总该有个尊重吧。”
  荣信达不欲在这件事上和老爷子多加争辩,换个话题转移道,“无极道长这次又忽悠你什么了?”
  “什么忽悠?”荣老爷子再次怒瞪道,“无极道长那是有大神通的。”
  见荣信达不信的样子,荣老爷子一口气上来就想和他细数个明白无极道长的神通处,总算是想到今天的正事,生生的又忍下去了。荣老爷子挪到挨近荣信达身边的位置,非常和蔼的对荣信达说,“儿子啊,你还记不记得无极道长给你算过一卦,说你命里有三个儿子的。”
  荣信达皱眉,自以为已经摸到老爷子今天反常的原因,淡定道,“爸,我和你说了,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儿子喂,我今天不是想催你结婚。”荣老爷子说,“今天无极道长又给我算了一卦,说我已经有一个四岁大的孙子了。”
  荣信达正色看他,荣老爷子同样满怀期待的看着荣信达,荣信达沉默了片刻,“爸,你的意思是你在外面的私生子给你生了个孙子?”
  见儿子想的和自己完全不一样,老爷子忍不住给荣信达肩膀一下子,“混小子,我哪里来的私生子,我如果真有私生子也就好了,免得被你这个不孝子气死,我还能多活两年。”
  荣信达又陷入了思考,老爷子满怀希望的看着他,“好好想想,你是不是有什么沧海遗珠落在哪里了?”
  荣信达摇摇头,“五年前我身边没有怀孕的女子?”
  “你再好好想想,四年前呢?”老爷子说,荣信达只是摇头,“我没印象,肯定不是我的,你也知道我很注意这方面的,无极道长算错了吧,我也没有去捐精。”
  “怎么可能算错呢?”荣老爷子急了,别人家儿子二十岁就可以搞大女人肚子了,他儿子,都三十了还一个崽都没有,他是30岁上才有的荣信达,可不代表他不希望早点抱孙子啊。
  “阿莲啊,你把今天那个先生送来的文件袋给我拿过来。”荣老爷子对帮佣说,帮佣很快就送来一个厚厚的文件袋,老爷子把里面的文件倒出来,“看看,这都是五年前到四年前,和你有过交往的女人,你仔细看看,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荣信达看着飘落一桌的文字加照片,扬扬眉,他自认为在欲望上很克制,这样一看,却也睡过不少女人,荣信达扬眉,翻一个,看一个。
  “这个女人只是我住在XX酒店时的客房服务员而已,总共接触也不过十分钟,你这是在哪找的征信社,质素不行啊,难道你儿子我是色中饿鬼,每个路过我身边的女人都有失贞的危险。”荣信达不解的举起两张纸 ,“还有这个,只是她的错误,跟我的车发生刮擦,我们两个只是在等保险公司来之前在马路上待了那十几分钟,这也算?”
  “这个不行就不行嘛。”老爷子扯过那两张纸,随手撕掉,“看看下面的,那个儿子啊,我虽然不太在意孩子他妈是什么出身,但是如果太上不得台面的话,我可不可以只要孙子啊!”
  “随便你。”荣信达不在意的说,连他自己都还不知道孩子他妈是谁,又哪里有感情,会为了让老爷子接受她而做出种种抗争动作。
  荣信达翻出一些没有交集的女人,剩下的也不多了,荣信达翻着翻着倒也真想起一些事来,那是他这几年来最不解的事之一,也是他自从开荤后能排的上前五的一场性事,如此神秘又如此美好,荣信达都有点懊恼自己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想起来。
  那是五年前的夏天,他去夏威夷度假,晚上在海边一个PATTY上多喝了几杯,晕晕乎乎的回了酒店房间,迷迷糊糊间有个人靠上来,平常荣信达是不接受在意识不清的时候和完全没了解的女人发生关系,那天晚上却像是着了魔,在那人主动的勾缠下,做了一次又一次,第二天醒来后那种被掏空了却又很满足的心理,诡异的让他有了不如加个长期关系的想法。
  可是佳人已去,真是伤感的不行。
  荣信达在屋里没找到和自己春风一度的那个女人,只能凭着记忆里的模糊片段,开始拼凑那个女人的样子。
  挺高的,起码有一米七二到七五的样子,很瘦,皮肤很滑,绝对是亚洲人,不是欧美或者什么黑人,腰是软的,一摸上去就会轻颤,腰上满满都是敏感点,要是又摸又掐,就会忍不住像灵蛇一样扭动,连带着下面的□□也会旋紧。呀,不能想了,荣信达撑着头,想想别的,想想别的,对了,屁股上肉也很多,中间有一段骑乘,小屁股按在大腿上,弹性十足。
  声音是性感的中低音,克制不住的哼哼比尖锐的媚叫更让他情动,头发好像是短头发。身上没有腻人的香水味。应该是个中性的女人。
  荣信达拼命回想着那个女人,却还是没找到这个神秘的女人,荣信达在夏威夷找了很久,甚至在后两年,都会在同一时间去到夏威夷度假,可惜都没有找到。
  荣信达翻翻手里的纸张,确定在那两年间,和他发生关系的除了在夏威夷的那一位神秘女人外,再没有遗漏,没有让他不确定有没有播种意外的人。
  荣信达随口就把在夏威夷的那一段说给荣老爷子听,不过他也说,“是不是她,我不确定,毕竟我自己都没找到她。如果你能找到她,到时候记得告诉我?”
  荣信达把资料往案几上一放,起身上楼去了,他并不信无极道长的卦,今天也不过是陪着老父玩一玩罢了,难得放假,不如去泡个澡。
  荣信达到底是低估了荣老爷子想要孙子的迫切心和行动力,不过十天过去,荣信达就又被要求着早早回家。
  “爸,就有消息了?”荣信达在荣老爷子面前坐下,见荣老爷子的神色不像是找到了欢喜的样子,“那女人是做什么的?”
  荣老爷子看着面前的儿子叹气,这儿子生的好也是没办法,不仅招女人惦记,还被那个人惦记上了。
  “爸,你有话就直说,这么遮遮掩掩的可不像你啊!”荣信达笑说。
  荣老爷子再叹气,“易欢颜你知道有这个人吧!”
  荣信达挑眉,“怎么说到他,明明是易家名正言顺的大少爷,现在却被挤兑的外人只知道易顺峰,不知道易欢颜,着实窝囊。”
  荣老爷子叹气,递了一些照片给荣信达,荣信达拿起来看,照片上是一个一米七四的男人,人很清瘦,也很白,简直白的透亮,但却奇异的不会给人小白脸的感觉,腿长,穿着休闲,侧头微笑的时候,嘴边有若隐若现的梨涡,还算是一个让人看的舒服的男人。
  “这是易欢颜?”荣信达问,“倒是和易总长的不太像?”
  “易欢颜长的像他奶奶,那可是易老爷子的掌中宝。”荣老爷子说。
  “可惜他也去的早,庇佑不到易欢颜长大。”荣信达说,翻到后面几张,照片上开始有一个小孩的身影,小孩大概三四岁的样子,跟在易欢颜身边,乖巧的很。荣信达翻了几张,这孩子却越看越眼熟。
  “爸,你觉不觉得这个小孩有点面熟?”荣信达问。
  “你小时候不就长这样。”荣老爷子没好气的说。
  荣信达惊讶说,“你难道说易欢颜养着我的孩子?”
  “他让一个女人来接近我,怀了我的孩子,然后自己带着这个孩子,他喜欢我?”荣信达惊讶道,“我们没有正经见过面交流。”
  “你自己看看,个子一米七四,你说的那个人一米七二到一米七五,偏瘦,皮肤好,声音中性,短发,换下性别,不就是他了。”荣老爷子说。“征信社排查了很久,当初都没见着有符合条件的女人,后来想,你说的中性中性,也许是男人也不一定,然后就排查出易欢颜,然后他们去调查,就发现他身边有个四岁的小孩,长的还和你像,这不都是符合了,现在只是不知道他怎么生的你的孩子。”
  “他生的我的孩子?”荣信达惊讶道。
  “我不知道,反正我有个孙子就是那个小孩,你想办法给我带回来。”荣老爷子说。
  “明白。”荣信达拿起写着地址的纸条说。心里还是有点不相信,和他春风一度的人会是这个男人,等见到人再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新年快乐,这是新年贺文,会很短,具体写几章我也不知道,大家看个乐活吧
 
  ☆、第二章
 
  易欢颜住的地方虽然不是别墅区,但也是城中数一数二的高档楼盘,荣信达开车进去也是做了详细登记,车停到地下车库,荣信达走到一个中心广场的边缘地区,找了椅子坐下,看似闲散,目光却一直盯着前方来路。
  资料上写的清楚,这条路是易欢颜父子每天必经的道路。
  下午五点,易如意幼儿园放学的时间。易如意牵着易欢颜的手,礼貌乖巧的在教室门口和老师道别,□□团子一样粉雕玉琢的娃娃,带着嫩黄色的帽子,身上穿着工整的幼儿园园服,背着一个小黄人的书包。
  易如意一路从教室出园门,一直都微笑着可爱的和人打招呼告别,易欢颜长的俊美,就是神色总是冷清。初来送易如意来上幼儿园时,其他的学生家长都想着上前问好,八卦一番。只是易欢颜总是淡淡,久而久之,家长们也不凑上前,只是每次都要和小人精似的易如意打招呼,可以说,易如意就是易家对外的发表人。
  易欢颜的车是一辆红色的路虎揽胜,就单看易欢颜的人来说,猜不到他会开这么霸气的车,也许流畅型的轿跑更适合他。只是易欢颜爱越野车的空间,虽然他的个子只是中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