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顺风车+番外 作者:沐兰泽

字体:[ ]

 
【文案】
感谢上天,给了我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魏华清
 
写不好文案,简单说,就是魏清华在事业爱情双失利以后,依靠自己的双手奋发图强,并寻找到第二春的都市爱情故事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华清,冉墨 ┃ 配角:方长文,太多记不住 ┃ 其它:魏华清,冉墨
 
 
==================
 
  ☆、 第一章
 
      魏华清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先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然后便是放在床边的点滴架,以及那个连在自己血管上滴答不停的小药壶。病房里温度适宜,而且很干燥,让人一点都感觉不到七月里北方城市的闷热与潮湿。
  魏华清用另外一只没有输液的手搓了把脸,再睁开眼睛发现刚刚看到的景致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变得越发清晰起来后,终于可以确认,自己现在看到的一切并不是梦境。可是,魏华清可以肯定,在自己失去意识以前,应该是发着烧躲在一处宽檐下避雨的。
  是有人看他可怜,把他送到医院里来接受治疗了么?
  魏华清扯了扯嘴角,倒是有些意外,现在世道这么乱,到处都是碰瓷欺诈的,竟然还有人愿意管闲事做好事,把路上素不相识的他送到医院里!看来,大难不死,他真得抓紧时间去买张彩票来试试手气了。
  小药壶里的液体还在滴答滴答的向下滴落着,声音很小,但在这间小小的单人病房里,这声音仿佛被扩大了无数倍,一下一下的敲在魏华清的的心里,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耐性竟然能够这么好。
  也是,耐性不好,自己也不会傻乎乎一厢情愿的守着一段随时可能夭折的爱情,一过就是七年。
  可惜,再华美的童话,终究也有落幕的那一刻。
  就像童话里那些公主一样,只要午夜十二点的钟声一响,自己就只剩下逃跑和被拆穿谎言两条路可走了。
  而可笑的是,对方连逃跑的机会都没个他,直接就把他判了死刑。
  也对,七年的时间,足够让两个刚踏出校门的愣头青,一步步成长为有为青年,也充分意识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残酷,以及在弱肉强食的过程中带来的快感。
  所以,在爱情和面包之间,会毫不犹豫的去选择后者,才是正常人应该会做的选择吧?
  就是想通了这一点,魏华清才更觉得自己可悲的简直连路上的乞丐都要唾弃他了。
  嗯,其实那些乞丐已经在唾弃他了吧?明明已经潦倒到饭都吃不起了,却还要保持那见鬼的看不见摸不着的尊严,活该倒霉。
  冉墨提着保温桶回到病房的时候,只是短暂清醒了一会儿的魏华清,已经抵不过身体的疲乏又沉沉的睡着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终于可以安静的观察一下这个被捡回来的男人。
  鼻梁英挺,天庭饱满,单看这两样可以推测这人应该是个有福气的,只是那偏淡的眉色和薄唇,生生的让这份福气打了折扣,好在这人气质和穿戴看起来还算不俗,至少看起来不像是个会撒泼碰瓷的,不然,这次的顺手之劳就不是做好事,而是顺手找了个大麻烦回来。
  希望,他的运气,不会太差吧!
  因为刚刚回来的时候已经问过大夫,这人已经打了退烧针又连续睡了十几个小时,怎么说也该醒了。冉墨索性没急着离开,而是摸出根烟来,叼着,一边闻味儿解馋一边刷手机单机游戏来打发时间。
  好在床上的人并没有让他失望,冉墨小游戏才玩了半个小时不到,他人就醒了。
  “感觉好点了么?”冉墨身体微微前倾,“需要我去把大夫叫过来给你瞧瞧么?”
  “不用了……”即使已经醒过一次了,魏华清依然感觉有些精力不济,“谢谢……”如果没猜错,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应该就是把他送到医院来的人了。
  “客气,换成是你,看见有人晕倒在你家院子外面也不可能袖手旁观不是?”知道说谢就不会是个白眼狼,冉墨心里对这个男人的好感略微提升了一点,但也只是那么一点点,“哦,我刚出去弄了点吃的回来,你要是感觉问题不大,一会儿就把它吃了,争取早点恢复体力。”然后,你之后要到什么地方,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谢谢。”大家都是明白人,魏华清自然猜得出对方从始至终连自己的姓名都没问,只说让他快点恢复的话,是希望今天以后,大家最好不再有其他交集的意思。这对现在的他来讲,已经足够了。
  “我个人没有刺探别人隐私的爱好,所以,你身上的东西我一件都没动过,病号服是护士给你换的,如果你有什么其他需要,可以告诉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不会拒绝这个举手之劳。”虽然刚刚送汤送过来的时候,他家老爷子说的是让他等人醒了,最好能问明白他家在哪,是不是遇上什么难处了,能帮的,我们就帮一把。但天知道老爷子所谓的好心最终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所以,能早一点把这个麻烦解决掉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您已经帮我很多了。”不然高烧加淋雨,这会儿他早就一脚踏进阎王殿了,“烧退了,我会自己离开。”
  那样最好,冉墨在心里默默的给这人的识时务点了个赞,“不急,吃的我给你放在桌子上,一会儿你感觉好点了就自己吃?”
  “好。”
  “那,我还有事,就不留下来陪你了。”任务完成,医院这种地方,能少呆一分钟,冉墨绝对不想多留一秒,“好好休息。”
  魏华清目送着青年的身影在门口消失,又将视线落在了小药壶上,这会儿,里面的药液已经所剩不多了。也许是那些药起了作用,当他将视线转向青年留下的保温桶上时,明显感觉到了饿意。
  魏华清又等了一会儿,直到有护士过来帮他拔了针头,才挣扎着坐起身来,去看那青年留下的食物——瘦肉白菜汤。
  这东西让魏华清小小的咂了下舌,转念想到现在网络科技发达,只要有心,随便搜一下,都能找到。不过,这瘦肉白菜汤现在对他不止是一份难得的解毒化痰的良药,更能为他的身体提供适量的营养。
  魏华清吃得很慢,一方面是因为他现在身体上的不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一点私心,想要在这间干燥的病房里多留一会儿。只是,那份汤一共就只有那么多,吃的再慢,也总有吃完的时候。
  离开前魏华清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毫不意外的在背包外侧的口袋里找到了几张粉红色的钞票。数量虽然不多,但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能够得到陌生人的这些帮助,对现在的他来讲,已经十分难能可贵了。更何况,在这之前,自己和对方根本连面都没见过。
  所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魏华清把那几张纸币牢牢的攥在手心里,哪怕现在不能知道对方的身份、姓名,他也会把这些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将来有机会的时候,百倍偿还。
 
  ☆、 第二章
 
      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魏华清的烧虽然已经退了不少,表面上看起来也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他自己的身体,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过去的那些治疗还远远不够,不过,对方话里说的明白,他已经不能奢求更多了。
  离开医院,魏华清先去药房给自己买了几块钱的去痛片放在口袋里。这东西虽然不能包治百病,但架不住这东西廉价,而且还是复方药,是他现阶段能够想到最适合自己的药物。
  去小旅馆吧台要了点白开水把药吃下去,魏华清拽过被子,把自己整个都牢牢的包裹起来,打算用最原始的方法,让自己发发汗,顺便把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在脑子里整理一遍。
  犹记得自己当年公布了和方长文之间的恋情,又说要一起出去创业的时候,就有人提醒过他——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更何况他和方长文之间还是那种连一纸证明都领不到的关系,小心将来有一天被人家骗了,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那时候自己说什么来着?
  他们的爱情会地久天长,能够经受得起时间和外力的考验?
  现在看来,他那时候真是被爱情的猪油蒙了眼睛,一味的相信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了爱情和坚持,他们未来的道路就能够走得更远。可现实呢?现实狠狠得给了他一巴掌,不但打醒了他的美梦,更让他一夜之间颠覆了对曾经爱人的认知。
  原来,他以为会坚不可摧的东西,竟然就那么败给了金钱和权力,甚至让方长文为了避免自己坏了他的好事,不但制造了各种麻烦和陷阱等着他去钻,还妄图制造车祸来让他永远闭嘴。
  如果,只说如果,如果那天不是自己临时改变了行程,死在车上的就不只是他的助理和司机,而是三条人命。但是,自己现在的状态可能还不如直接死在那场车祸里,一了百了。哪像是现在,被方长文和那个女人陷害到一无所有,有家归不得。
  报复么?
  魏华清不是没想过,但他的名声已经被方长文在朋友圈里毁了个彻底,根本没有愿意帮助他,不落井下石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了。这也是为什么会如此潦倒的出现在这座完全陌生的城市里。
  身上仅有的现金快花完了,魏华清不是没想过为自己找份工作,哪怕只有微薄的收入,让他能够保证可以糊口就好。
  可是,他身上现在连证明自己身份的身份证都没有,别说哪个用人单位,就连路边的小吃店都不敢随便雇佣他。
  头脑发热的时候,魏华清不是没想过随便找个派出所一头扎进去,最坏的结果不过被送回去继续和那两个人过招。可结果又能怎么样呢?他们开始创业的时候跟本就没有约定过各自对公司的占有率,方长文又是公司名义上的法人,想也知道,一旦真的闹将起来,对方有的是办法让自己捞不到半分好处的同时再惹来一身骚。
  现在,也只有这种证照不全的小旅馆,才敢为了钱而收留他了。
  魏华清挫败的将身上的被子又拽的紧了些,同时后悔刚才上来的时候怎么没编个借口向吧台多要一床被子。
  无论过去的一天都发生过什么,明天的太阳依旧还会照常升起。
  在医院里打了针,又捂着被发了一晚上的汗,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魏华清已经明显感觉身上比前一天轻了不少,但距离真正康复还有着不小的距离。
  出于对经济的考虑,魏华清还是选择退了旅店,又在街边找了个早餐铺子,强迫自己吃了些东西。
  街边摊的食物和昨天在病房里吃到根本没有可比性,又重油盐,换做一个月以前,他对这些肯定是不屑一顾的,可现在这些对身体并不健康的食物,对他也快要变成奢侈品了。
  一边吃,魏华清一边把这几天自己这几天找工作时到处碰壁和昨晚顺利住宿的经历做了总结,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走了弯路——想要同时解决自己住宿和吃饭的问题,应该把目光重点集中在那些营业时间比较长,而且还能够提供住宿的地方,而且不是一味的去算计拿到手的钱是不是能够保证自己的温饱。
  可是,哪怕有了明确的目标,摆在他面前的,还有另外一道绕不过去的关卡——身份证。
  这是个大问题。
  罢了,一会儿顺便再看一下哪里能办到假证,先凑合着用一下。
  这事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复杂,而且,对方在了解了他的基本需要后,甚至都没多问,就让他准备好200块钱,三天以后来取就行。
  从来没接触过这一块的魏华清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胆战心惊甚至抱着被骗的心理准备找来,竟然被对方三言两语就打发了!难道,是他过去的想法太复杂了么?
  看他的模样,和魏华清接洽的小青年也跟着愣了一下,以为以为这个看起来斯文俊秀的男人还有话没说完,也没急着走,反而兴致勃勃的加了一句,“还有别的要求?”
  “哦,没有。”魏华清笑着摇了摇头,他就是没想到,这东西做起来那么容易而已,“到时候我怎么联系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