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总有狗男男在秀恩爱+番外 作者:姬米

字体:[ ]

 
 
文案
腹黑霸道总裁攻X腹黑霸气医生受,本文坚持1v1
当强势的受遇上强势的攻两人之间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受带着攻去砸自己前任场子的样子不要太嚣张!
攻:都说一见钟情是看脸,但是我看了你的脸之后,还喜欢你的身体怎么办?
受:都怪我妙手回春兼爱多管闲事,早知救你回来会搭上自己的小雏菊,我应该让你当场横尸街头!
补充:观看前请自带墨镜,本文自动虐狗,正剧有,肉渣有。
避雷注意:有点苏,受君有个渣前任,作者脑回路不正常。
如果都能接受就入坑吧。
最后,求收藏啊求收藏0w0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铁汉柔情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彦梓;顾祁炎 ┃ 配角:顾慕生;严宇;于秧;;温愁;等等 ┃ 其它:强强;甜文;1v1
==================
 
☆、滚出去!
 
  无影灯下血肉翻动的声音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经。
  “手术刀。”
  “镊子,无菌棉。”
  “羊肠线。”
  消毒过的手术刀轻轻割去已经坏死的血肉,主刀医师接过护士递过来的镊子夹住棉球擦干伤口周围的血迹,最后用准备好的羊肠线缝合伤口。
  “温院长啊,幸苦了啊。”
  冲周围的人礼貌性的点点头,让小护士帮自己脱下手术服,温彦梓穿着浅绿色的洗手衣就往更衣室跑。没办法,大冬天的穿着薄薄的洗手衣和手术服呆在冰冷的手术室里两个小时,还要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个白白红红的伤口实在是消耗光了他所有的精力,他现在只想换回原来的衣服然后跑回办公室里好好闭目养神。
  “滴滴滴。”一打开衣柜温彦梓就被自家小破机那歇斯底里的信息提示音震得差点耳聋。谁啊,发这么多信息要死啊。不耐烦的拿起手机却在看见屏幕的瞬间愣了神。
  ——“彦梓,我不想谈恋爱了。”
  手机显示屏上的蓝光打在温彦梓那张冷静无比的脸上,显示屏里男人发过来的“我不想谈恋爱了”几个大字深深地刺激了温彦梓的神经,虽然知道自己和那个人不会走的长远,却没想到这天这么快就来了。一毕业就攀上了黄家大小姐的大腿了吗?还真是有够迫不及待啊。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迎合温彦梓的想法,显示屏上又浮现出了几排字:“毕业后我发现自己身边有更好的人去选择,我并不是不爱你了。我只是觉得我们都是男人,谈结婚有点不适合,况且我的父亲是不会允许我出柜的。”
  “分手吧。”温彦梓无比淡定的发了三个字过去。
  “不,我并不是想要和你分手,你是不是不高兴我去找其他女人了?你也可以去找其他男人,我不会介意的。”
  温彦梓被吕汉黎的臭不要脸噎得恶心,这是要把他当成备胎□□的节奏吗?果断的又发过去两个字:“分手。”
  “我们还可以做好朋友吗?”
  做好朋友?温彦梓在心里呵呵笑了两声,果断把吕汉黎拉黑,然后删除了。
  两个人认识了七年,正式确立关系后走了五年,结果呢?商人的本性果然还是追名逐利啊,一旦有更好的选择再深的感情也可以轻易地抛弃。不过这么长的时间至少也有点作用不是吗?起码那个人还想和自己做□□啊,是因为交往了这么久却迟迟没有肉体上的接触觉得身为男人的自尊受到了挑战了吗?自嘲的笑了笑,温彦梓觉得自己有点傻,其实自己早就该提分手了,从这两年吕汉黎并不怎么频繁的联系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掏出手机打了个长途漫游,温彦梓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朝对方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又拨通了一个电话,这次接电话的人明显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人。
  “老穆,帮我把我的信息适当的泄露一点出去吧,不用太多,让老爷子能找到我就成。”
  “哟呵,温少你终于想开了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有些轻佻的声音,显然对方对于温彦梓的话并不是特别吃惊。
  “是啊,有一些不知好歹的老鼠也是时候该抓起来了,逗了这么多年也养得够肥了。”
  “那敢情好,快点解决了我也能快点回家,我家老头可担心我呢。”
  “知道了,会让你早点和穆爷爷见面的,到时候可要小心着你的皮!别被老人家给扒喽。”毕竟这家伙也和自己一样是一个失踪户啊。
  “知道了,就你话多!”
  挂断了电话,迅速换好衣服温彦梓整理了一下发型对着镜子笑了笑,确认镜中人玩世不恭的脸上带着平时犀利的眼神才披上大白褂潇洒的走出了更衣室。
  “温、温院长好!”手上捧着文件袋的小护士迎面碰上了刚刚走出更衣室的院长差点没有吓哭。到底是谁那么不知好歹惹得院长不高兴啊喂!刚才院长的气势实在是太强大了,吓死宝宝了,嘤嘤嘤。欸,不对啊,自己好像是有事情才来找院长的啊,“温院长等一下啊。”
  “有事?”也许是面前的小护士兢兢战战的实在是太过明显,温彦梓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冲着自家护士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那个,3015的病人醒了,现在正嚷嚷着要出院......”小护士猝不及防的被自家院长的微笑闪到,一直都知道自家院长特别帅,没想到笑起来更帅啊,欸嘿嘿。
  强忍下咆哮的冲动,温彦梓笑着打发走了小护士抬脚就往3015走。等小护士回过神来只看到了拐角处那一片飞扬的大白褂。
  3015号病房。
  温彦梓远远的就听到他之前刚刚从手术室里送出来的病人正操着不太流利的中文咆哮着想要出院。
  “砰!”一脚踹开房门,温彦梓笑眯眯的看着那个金发碧眼的德国佬:“Raus!(滚出去!)”
  病房内有一瞬间的安静。
  伦纳德看着这个气势强大又漂亮得一塌糊涂的中国男人愣了一下后又小声的用德语嘟囔了几句抱怨的话,这个漂亮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对着旁边已经吓傻的护士长挥挥手,温彦梓长腿一伸直接坐在病床旁的小凳子上,“去帮我把于医师叫过来。”
  已经吓傻的护士长:“......哦。”
  “......不对,院长,这里是医院啊,要注意安静啊!麻烦下次不要用脚踹门!”
  “小王,你的声音比我大。还有,快去叫于医师来。”
  心力交瘁的王护士长:“......”
  “喂,那边的大个子,快点乖乖的躺回去。”温彦梓动脚踹了踹站在床边的德国佬,“病人就应该多休息。”
  伦纳德面色复杂的看了看眼前据说是这个医院院长的漂亮男人,乖乖的躺回病床上。貌似这家伙自己就是打扰病人休息的那个玩意儿吧。
  “你要出院我不拦着,但是你三天后才可以走。要不你也可以打包滚到于秧家里去住。就是那个把你捡回来的家伙,待会记得谢谢人家啊,要不是他,你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里了。还有。”温彦梓瞟了床上的德国佬一眼,“我不知道你是干了什么才会受这么重的伤,记住不要给我的朋友添麻烦,那家伙比较傻,经不起折腾。”
  “咔哒。”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进来的是一个头发乱糟糟还带着眼镜,看上去很年轻的男孩。嗯,三十四岁的老男孩。
  “唔,我的下班时间到了,于秧,你自己和他聊吧。”忙了一天都快累死了,“还有,我这里是医院不是垃圾回收站,不要什么东西都往这里堆啊。”略带嫌弃的看了一眼伦纳德,温彦梓假装无奈的叹了口气。
  “欸,你要走了吗?”被点到名的老男孩抬起头泪汪汪地看着温彦梓,丝毫不在意刚刚温彦梓的话。
  “放心,他又不会吃了你,只是个外国人而已。”抬手将自家发小的一头自然卷弄整齐,温彦梓挥挥衣袖就走了,潇洒的不带走一片云彩。
  满眼泪汪汪的于秧:“......”
  被当成垃圾捡回来后感到莫名烦躁的伦纳德:“......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吃掉。”
  于秧:“......”嘤嘤嘤,这个人好可怕,彦梓你快回来!
  温彦梓走出医院的时候正是入夜的时候,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被夜色掩盖,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正坐在饭桌前享受着丰盛的晚餐,而城市的角落却在滋生着肮脏与腐败。
  “哈...哈...哈...”粗重的喘气声被刻意的压抑住,男人捂住自己手臂上正在冒血的地方低低的骂了一句“FACK”。离他不远的地板上正躺着一个穿着运动衫的外国人。
  “哈...这是最后一个了吧?”男人艰难的把那个外国人身上的衣服撕成布条一圈一圈的缠在自己的伤口上然后披上从对方身上扒下来的外套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小巷。
  要赶紧联系阿大他们才行,他不能在这种地方倒下啊。
  与此同时,温彦梓已经倒进被窝里睡得昏天黑地不知今昔是何昔了。
 
☆、被非礼!
 
  “等等我,拜托。”
  “妈妈,不要走。”
  “呜呜呜,妈妈,你在哪里?”
  稚嫩的童音带着哭腔,小小的孩子无助地蹲在路旁,远处是女人越走越远的背影。
  “唔,妈妈!”猛地睁开眼睛温彦梓愣愣的看着天花板,过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疲惫的揉揉眼,墙上的挂钟正好指向八点,刚好是洗澡的时间啊。
  神清气爽的洗了个澡,温彦梓吸啦着拖鞋晃晃悠悠地朝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走去,想着给自己弄点宵夜吃吃。
  刚刚下楼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温彦梓皱眉。难道又是小区外的流浪猫打架受伤躲进来了吗,这血腥味也太浓了吧。闻着味道走过去温彦梓果然发现了一只“流浪猫”,嗯,还是只大型的。
  看着不远处的24小时便利店,温彦梓在救人和吃饭两个选择中抗争了一下最后还是把人从地上抗了起来艰难的拖回了家。三下两下的用剪刀剪开了那人的衣服温彦梓暗暗咋舌,这人的身材还挺好的嘛,瞧瞧这八块腹肌结实的欸。拿着镊子把藏在伤口处的碎布挑干净,温彦梓在用酒精清洗伤口的时候伸手捏了捏男人的腹肌,唔,手感不错。
  好了,接下来要认真了。取来工具箱,用消毒棉擦拭干伤口周围的酒精,给人打了一针麻醉,取出手术刀做了简单的处理就上手切开了伤口,接着迅速的用镊子取出了伤口里的子弹,又给人缝了两针,拿消毒棉擦干了伤口周围的血迹,便开始处理其他小伤口,最后还拧了一条毛巾给人家擦拭了身体。
  血污被一点一点的搽拭干净露出男人刚毅又具有侵略性的面容,浓密的剑眉,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有些苍白的薄唇。即使这人现在还在昏迷当中温彦梓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惊艳了一脸,不难想象,这家伙要是醒过来那双眼睛该有多慑人,说不定可以还做到传说中的用眼神杀人。
  这家伙长得这么挺帅,身材又正,该有的全部都有,又意外的特别匀称,一点也没有健身房里那些人肌肉虬结的样子,拉出去又不知道该祸害多少少男少女了。不过,据说肌肉男一般某个地方都挺小的,恶意的用手戳戳某人沉睡在胯间的小小虫温彦梓很不厚道的笑了。反正这人还在昏迷什么也不知道。不过这人好像有点眼熟欸。温彦梓猛然想起来,这不是顾氏集团的总裁吗?顾氏可是国内商业圈里的大佬,这家伙之前天天在电视上晃来晃去的难怪这么眼熟,那自己是不是救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啊。了不起的人通常都是大麻烦,反正自己已经把这家伙的伤口处理干净了,再把他丢到大街上应该不会出人命吧。
  眯眯眼,温彦梓最终还是没有真的把人扔到大街上去,随便找出一件薄毯随便往人家身上一丢就乐颠颠地出门去24小时便利店找吃的去了。反正这家伙大冬天的还穿着一件短T应该不怕冷啦,一件薄毯就够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