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是一篇纯情的正直的包养文 作者:蜂鸟先生

字体:[ ]

 
《这是一篇纯情的正直的包养文》作者:蜂鸟先生
 
内容简介: 低级港风低级悬疑乡下矿二代金主攻x油鸡外卖歌手受之非专业装逼指南手册
 
最近结束了一个英文考试实在是闲得慌,于是脑洞又开起来了。
 
好想写这个文!!!!!!!!!于是lz就撸起来了!!!!!!!!!
大致就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土豪为了赶潮流,学城里人包网红包嫩模包十八线小演员,但每次都被会玩的城里人嘲笑得体无完肤,永远跟不上千变万化的国际包养潮流啊!!!!!于是土豪一怒之下,包了一整支摇滚乐队……的送叉鸡饭外卖……的主唱……
 
注:本文涉及少量血腥描写 
 
 
长兴茶餐厅里,正值饭点,食客满座,熙熙攘攘,服务员们忙得脚不点地,恨不得身上生多两条胳膊来。老板娘在柜台后面叉着腰指点江山运筹帷幄,噼里啪啦结了几个外卖电话,“啪”地把话筒一扣,气壮山河地朝后厨大吼,“辛加!出来送外卖!”
 
一个小青年应声赶出来,他一身旧t恤运动裤,脚上套一双长雨靴,手上的橡胶手套还沾满洗碗池的残渣泡沫,正往下淋漓滴着。他用手肘小心翼翼地擦擦头上的汗珠,便去拿外卖单。
 
老板娘暴跳如雷,一把揪住小青年的耳壳,劈头一顿狮吼,“死仔,你还敢这样去送外卖?!”
 
靠近柜台的食客见怪不怪,但仍掩嘴窃窃笑起来。
 
辛加大声呼痛,要他老娘手下留情。也许他脸上羞得生出了红晕,但一脸厚厚的粉底遮了个严严实实,他好容易挣脱老娘一双老虎钳似的手,委委屈屈道,“等忙完午市我还要排练啊,我也很忙的好不好。”
 
老板娘毫不留情,留着尖尖指甲的食指点上他儿子脑门,“我管你去唱歌还是演戏,前几次外卖客人都打电话来投诉,说你把他们吓得盒饭都不敢要,老娘说得口水都干了,还搭出去几只鸡腿,不然长兴就要倒闭了衰仔!”说罢踮脚,“唰”一下把辛加头上五颜六色的假发扯将下来。
 
围观食客轰然大笑,直赞此餐值得回味。
 
 
辛加羞愤得直跳脚,把头上的发网摘下来,露出一头东翘西歪的黑发,含着眼泪去送外卖。他座下的小绵羊经过改装,卸了车头两边的后视镜,车屁股上换了个巨大的排气筒,一拧油门能扯出一公里开外都能听见的轰鸣,小绵羊已然成了疯羊。隔壁骑电瓶车的大叔瞥他一眼,就得了个中指。趁着等红绿灯的时间,辛加拨通乐队成员的电话,让他们下午集中排练。
 
 
首先打给了贝斯手阿绿,电话响了很久,亏得这红灯时间长,那头一接通,就传来阿绿气喘吁吁的声音,辛加不知想到什么,瞬间红了脸。
 
“兄弟,你这么……忙,不如先挂了吧,不阻你好事了……”
 
阿绿在那头大吼一声,喘气道,“哎呀……累死我了……”
“哇……”,辛加结巴道,“你注意身体啊……”
 
 
“搬几个行李箱,累不死。”
 
“阿绿!”辛加大叫,“你又去代购了?!”
 
“哎呀……现在世道艰难啊!不说了还有一堆东西等着过关呢,再说吧。”利落地挂了。
辛加失落地把手机塞兜里,眼前的红灯即将结束,黄灯开始闪烁。午时的气温很高,柏油路面蒸出扭曲的白雾。汗水糊在他的假睫毛上,眼皮又沉又重,随便拿手背一抹,继续赶赴送餐。
 
行至一大楼前,守门的保安打量他好几眼才让进门,入了电梯,发现几个同行都偷偷笑他。辛加抬眼一看,被镜面反射出的自己吓了一跳,原来脸上的妆在奔波中已花了个乱七八糟,又被空调冷风一吹,斑斑驳驳糊在脸庞上,十分狼狈。他装作满不在乎地随意擦了,恶狠狠地回瞪那几个外卖小哥。
小哥们讪讪地摸摸鼻子,电梯门一打开便作鸟兽散了。辛加依着外卖单,循路找到目的地,敲门朗声道,“外卖!”
 
 
门“唰”地拉开,迎出来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三角眼厚嘴唇,劈手夺过辛加手里的袋子,凑到沙发边,谄媚道,“老大,叉鸡饭到了。”
一张欧式沙发上坐着个男人,背对辛加,不知道说了什么,扬手就把盒饭打翻了,叉烧油鸡青菜白饭洒在艳俗的地毯上,可怜兮兮躺着。辛加看着家里的招牌菜被人糟蹋,也不能说什么,他还等着外卖钱呢。
 
 
那厚嘴唇无法,只能先把外卖钱先给人结了,辛加只想赶紧拿钱走人,却听见那男人凉凉的嘲讽。
 
 
辛加一听,差点忍不住笑了,随即反应过来,气道,“你说什么?”
 
 
那人操一口浓浓的乡音,骂道,“鸡鸡鸡,啥子破烂饭馆!”
 
 
“我们家还卖叉烧和烧鹅呢!土包子!”辛加脾气上来了,“不吃鸡还点鸡,有病!”
男人一下子站起身来,虎背熊腰,脖子上还挂着拇指粗的金项链,脸庞方正,浓眉倒竖,恶形恶煞瞪着辛加。
 
 
厚嘴唇生怕老大气头上把那小子打死了,心想咱家是土豪,也不好惹上人命,赶紧把辛加打发出去,狗腿地安慰老大去了。
 
 
“老大!”厚嘴唇哭丧着脸抱住男人大腿,“是我不好,我打听过十里地以内就他家油鸡饭好吃又实惠,就点了……我这不是想着您好吗……您都被那个鸡气得几顿吃不下了……”
男人被厚嘴唇恶心得一激灵,赶紧把自个腿收回来,说道,“二狗,你跟谁学的啊?”
 
 
“城里男人说话都这样。”厚嘴唇道。
 
“少看点金老师的节目。”男人痛心疾首,“我没法向你娘交代啊。”说罢又陷入回忆,捶胸顿足懊丧不已。
厚嘴唇一看,心里也发愁,小心翼翼道,“要不,咱再找一个?这次保准把事办得漂亮。”
 
 
男人听罢,扬起沙煲大的拳头要打他,二狗赶紧抱住老大粗壮的胳膊,颤声道,“真的!老大!昨儿咱爹打来电话,说啥娱乐公司股啥的……总之!这回一水儿角儿腕儿任咱挑!没跑了!”
瞧小弟一脸真诚,男人给自己爹去了个电话,听爹那头的秘书叙述一通,挂了电话,把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往沙发上一摔,朝窗外的市地标电视塔比了个从电视学来的手势——一个气势磅礴的中指。
 
 
这天,YL影视传媒公司全体战战兢兢,听闻新股东来公司视察,现下已到了楼上去,高层们都夹紧尾巴伺候着,没点份量的腕儿都不能随行。
刚轮班的前台小姐都特好奇这突然杀出来的霸道总裁,连忙打听,有幸一睹总裁芳容的OL们都被怄个半死——什么总裁,乡下来的傻B而已!转念一想,这年头,煤老板抢手着呢,管他哪个土疙瘩出来的,钱才是最重要的。想罢便挤出个笑脸,道,“有些人啊,不是谁都有资格打听的。”
 
 
言罢一甩头发,个个推着挤着进电梯抢着上楼。
说道那内陆挖煤发家的老板儿子,此刻身后正缀着一大票点头哈腰的高级打工仔,一路风风火火地经过录音室摄影棚,引来众多有名没名的演员歌手,削尖了脑袋要递名片拉关系,不料人家带着个跟班进了会议室,只留了几个啥啥啥总监近身服侍,“嘭”一声紧闭大门。
几个高层不明所以,个个一脑门的冷汗,只怕他那土豪外表下是如何的高深莫测。
 
 
一个老总恭敬地递上名册薄,道,“童董,跟公司签约的艺人名单都在这儿了,请您过目。”
原那男人名唤童以恒,乃某能源公司老总的接班人,该老总发迹于内陆,近年事业重心转移至沿海,深觉沿海新兴产业大有可为,于是把内地的独子召唤上来,预备父子兵上阵,扩大沿海事业版图。童以恒在老家多年,勤勤恳恳埋头苦干,不谙如今世事潮流,应邀参加晚会,经人提醒才惊觉自个缺个女伴,于是小童总懵了。
 
童以恒一心打理老爹留在家乡的基业,此时此刻才发现,自己出生有多久,这光棍就打了有多久,一时半会儿的,去哪儿找个媳妇跟他赴宴呐。
 
 
他这次离开家乡,身边还带了个小弟,美其名曰秘书。小弟名唤二狗,是童以恒的光屁股之交,一心追在童以恒后头跑。听闻童以恒要出省了,二狗他娘求他带上小伙伴,叫他长长见识,于是俩土包子便一块儿上了沿海大都会。二狗甫一到步,便利用各种影视剧恶补城市生活必需知识,他新近看了一个叫《小小时代》的电影,不得了,一共四部,看得他头昏脑涨几欲昏迷,但却得益不少,比如女伴并不等于媳妇和女朋友。
 
 
童以恒一听,眉头仍舒展不开来,他没谈过恋爱,见着年轻姑娘就闹红脸,虽说公司里有女职员,但也不敢去邀请人家,怎么说,害羞啊。
二狗一拍胸脯,为主排忧,立马点开公司内网,一一浏览女员工的履历,最后拍板,有了决定。童以恒一看屏幕上那姑娘,脸腾地红了。
 
 
二狗喜不自胜,美滋滋道,“怎么样老大,像隔壁村的小芳不?”
 
隔壁村小芳,乃是童以恒少年时代的梦中女神,有歌曰:“有个女孩,她的名字叫小芳。”这歌在他们镇火了多少年啊。每次瞧见小芳的脸盘子,红嘴唇,大辫子,童以恒乐得能多吃两碗饭。专业跟班如二狗,哪能不懂老大的少男心思,当即进入姑娘所在的部门Q群,成功邀约。
“哪那么麻烦。”童以恒扭捏道,“打个电话让她上来办公室不就行了。”
 
 
二狗双手往胸前一抱,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一套套从《小小时代》搬出来的理论唬得童以恒一愣一愣的。  
 
 
不久,童以恒与姑娘在公司大楼对面的咖啡厅见面,姑娘全程捧着胸口,一副快撅过去的模样。童以恒颇羞涩,也不好一见面就拿冰水浇一浇这姑娘,好灭一灭她身上仿佛要窜出来似的火焰。
最后两人终于说上话,交换了微信,也算是把晚会的事情交代清楚了。
童以恒捧着手机,还不太习惯苹果的操作,皱着眉头浏览姑娘的朋友圈,明明她圆脸盘小眼睛,身材也不高,咋手机里跟变身了似的。他满腹疑问,瞧瞧电视机前没心没肺的二狗,最终也没问出口。
 
及至晚会那一天,童以恒他爹顾虑到儿子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早早吩咐手下人给少爷收拾,高定西装一穿,名牌皮鞋一蹬,再配个低调奢华的名表,倒也收拾出个高帅富的范儿了,看得一旁的二狗直夸。
然而千算万算,竟漏了女伴那一块儿。童以恒跟他爹提过那姑娘,他爹心挺大,道“人姑娘可会打扮了,用不着操心”。哪知天下姑娘分三种,一是会打扮的,二是懒得打扮的,她便是第三种,吃力不讨好的。一身粉红公主装,泡泡袖蓬蓬裙,头上别个毛茸茸的发箍,腿上一双性感黑丝,再一双恨天高,别说,还挺情趣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