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定要爱下去 作者:花穷(上)

字体:[ ]

 
 
文案
-人需要多久才能明白自己喜欢一个人?
-又要用怎样的姿态去喜欢那个人?
 
 
没有人明白李安然这样随和温柔又平凡的人为什么会和白熵这样的世家子弟交好。
恶意的揣测总是围绕在身边,可只有李安然自己知道,他花了六年和白熵重逢,用了一年相知,三年相伴。整整十年,却始终来不及相爱。
只因那个人爱的从来都不是他,但李安然不在乎,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一场旷日持久的单恋,一段一意孤行的人生。
 
-愿岁月在覆水难收后相爱的人还能相拥。
-愿我离开后你还能找一个爱的人长长久久。
-亲爱的,人生很长,要爱下去。
 
 
入坑小贴士:
CP:白熵×李安然|轻微狗血有
11月23日起每周一至周六更新偶尔请假会提前告知
笔者文风稍慢热/微慢热/略慢热。重要的事说三遍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安然,白熵 ┃ 配角:言希,乐心,简茗,冷隽秀 ┃ 其它:
==================
 
☆、Chapter.01
 
  据说是因为第十一号台风的影响,S城从早上开始雨就下得没有停过,且越是入夜,风雨也越是大了起来。
  时间快将近午夜十二点,道路上的车辆已经越来越少了,没有人喜欢在这样的大风大雨之夜出行,行人更是寥寥无几不可见,唯一还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留在路边的人也只剩下值班交警了。
  S城作为沿海城市,每年夏天受到的台风侵袭可从来不在少数,虽说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但是每年的防护工作可从来没有怠慢过。
  “啊……真冷啊,都秋天了怎么还有台风呢真是的。”值班交警站在亭子的下面,看着马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心里计算着自己下班的时间,“唉,让人早点回去就好了,这样的天气,鬼才在外面晃悠……”
  话音刚落,小交警就忽然听到庞大的雨声外围似乎传来一声颇为刺耳的声响。
  那种发动机开到马力十足的沉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像是……跑车?
  不是吧?这鬼天气还有人出来飙车?
  S城从来都不缺少有钱人,那么理所当然的也不缺各种各样的二世祖,富二代。前段时间就有一群纨绔子弟因为深夜飙车,结果其中一辆价值千万的豪车给撞毁了,为此还上了下新闻,索性没闹出什么人命,但因为这个事他们前段时间特地严查过,本以为这群二世祖这下肯定消停了,怎么又来了啊?吃准了今天路上的车辆不会多吗?还是想要体验刺激啊?
  小交警心中那个叫欲哭无泪啊,无论怎样要是真被他碰上的话绝对是要拦下来开罚单的。今天那可是什么天气啊?出事的几率是极高的,万一伤到了无辜市民那可怎么办?
  他不停的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张望过去,透过雨幕他隐约的看到了光,应该是车灯吧?
  小交警微微的皱起眉头,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过他还来不及思考,就发现原本离自己很远的那辆车以飞快的速度朝着这里行驶过来,车灯的灯光由远及近的变得极其亮堂,亮到小交警的瞳孔瞬间都收缩了,不止是瞳孔,连带着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炸开了一般。
  因为他终于发现了问题:逆向超速行驶啊!
  “我-操……”小交警急的骂了句粗话,这种严重的违规先不提,万一马路上有车辆驶过来怎么办啊?他急急忙忙的朝着一边的警车跑过去,可还没等他拉开车门,就又看到令他心惊的一幕,远处的丁字路口处正好有一辆出租车拐弯到了这根车道上。
  跑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出租车司机估计也没料到一转弯就碰上那么强烈的光,可能一下子也傻了,还什么都没明白过来,那辆超速的跑车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也不知道那个瞬间是否有人尖叫了,因为所有的声音都淹没在那声响天动地的撞击声中。
  在耳膜发痛发鸣之际,小交警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朝着事发的地点望过去。
  出租车勉强算是平安无事,可能因为司机最后关头猛打了方向盘的缘故,只是冲入了隔离带。
  当然,所谓的「平安无事」那是针对另一辆红色的跑车而言的。
  这段道路算是临海,道路的一边有铁栅栏,栅栏的下面则是堤坝。而那辆跑车早就撞毁了栅栏,直接冲到了堤坝下面。
  “天呐……天呐……”小交警反应过来,连忙朝着事发地点奔过去。
  因为恶劣的天气缘故,今天的海水水位比较高,小交警过去的时候只看到那车尾没出水面一点,至于车身完全的浸在了海水中,根本看不出是个什么状况。
  雨越下越大,雨声喧嚣无比。
  &gt&gt
  李安然从睡梦中忽然惊醒过来,惊醒的原因是因为他听到了一阵响亮的鸣笛声,应该是医院的救护车。
  他茫然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还留在医院办公室里,手肘下面还是之前在看的关于先天性心脏病的资料。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李安然揉了揉眉心,想起来之前宋述说他脸色不好问他是不是太忙了,现在看来可能确实是太忙了,要不然怎么会在上班时间睡着呢?
  李安然无奈的笑了笑,拿下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看了看时间,十二点零一分,是该走了。
  他站起来脱掉了白大褂,又将桌子上的资料全部都整理了一下,装进了文件夹,将眼镜装入眼镜盒,再放入公文包,做完这一切之后才转身离开办公室。
  深夜的医院很安静,至少他们这一层楼很安静,只有零星几个值班的医生和护士。
  李安然走下楼的时候发现今晚值班的护士都聚在一起,旁边还有个年轻的实习医生,作为唯一的男性凑在女性当中还显得满扎眼的,李安然便多扫了他两眼。
  “哎哟,李老师?你要回去啦?”这个新来的实习医生名叫左勍,今年大四,还没有从学校完全毕业,所以在医院里总是习惯性的称呼上头的各种医生为「老师」,这习惯一时半会儿的大概还改不过来。
  “李医生。”
  “李医生。”其余三个护士也陆续的叫了两声。
  李安然点了点头,算是给大家打个招呼。
  “回去当心些啊李老师,外面雨下得好大呢,你带伞了吗?”左勍问道。
  “不要紧,我开车回去,淋不到几滴雨。”李安然朝着大家笑了笑。
  “那也要当心啊,这天气开车很危险的。”左勍道,“哎,刚刚,就是刚刚,忽然接到电话,就是说南生公路那边发生了车祸,好严重的那种呢。”
  李安然忽然想起刚才救护车的声音,有些奇怪的问道:“送到我们这里吗?”
  左勍猛的点头:“听说撞的是一辆跑车,而且离我们这边近,所以就直接送过来,韩医生他们都已经过去了,也不知道现场情况怎么样,估计就是雨天路打滑吧?”
  李安然没有说话。
  他所在的市心医生是S城里比较有名的私立医院,出了名的贵。投资这家医院的是S城里人人皆知的帝研集团。帝研集团在S城扎根多年,算得上是一方势力。而组成帝研集团的四个最大的家族更是极有来头,只可惜四大家族近些年来颇有分崩离析之姿,要不然真的把各家财产加到一起的话,别说,还真有富可敌国之态。
  为此S城的人们也开玩笑说,在这座城里,就是一城四国。
  这种话虽然有些过了,但是很好的诠释了四大家族现在的状况。
  而市心医院就是帝研集团投资的,因为四家之一的简家独子从小就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作为四家里唯一只有一个孩子的简家,自然是为了这个独子操碎了心,办这家医院的目的也不单单是为了集中全S城最丰富的医疗资源,有钱人大多也迷信,办家医院,也就算是帮孩子积点福泽。
  但这家医院昂贵的医疗费用也导致来的普通人很少,大部分住院的都是官僚或者社会上层的人。
  所以李安然大约的也明白,为什么今天这位车祸的病人会直接往这里送,开跑车的嘛,总不会太穷,甚至很可能是有点背景的人物,普通医院收这种伤员也是麻烦,送到这里算是最好的选择。
  李安然正想着,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院长的电话。
  李安然讶异,院长很少找他,但是一旦找他那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于是他连忙接起电话,背过身,和值班的护士们拉开一点点的距离,道:“喂,院长?”
  「安然啊,你现在人在哪里?」院长的声音显得格外的焦急。
  “我还在医院。”
  「医院?哎,好好,那你可千万别走开,待会儿上头的人估计要来,你先撑一撑,我马上来医院。」
  院长上头的人,那不用说,自然指的是帝研集团的人。
  不过四家的人很少出现在医院,那些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谁会没事往医院跑?有点小病小痛的都是喊私家医生的,而李安然就是这个「私家医生」。
  李安然在医院的职位只是个普通的心脏科医师,但他有独立的办公室,不需要值班,不需要接手术,连上下班的时间都可以自由的调控,就是因为他最需要做的便是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这四家里哪一家要传唤他,他得第一时间赶过去。
  医院里的人对李安然都是羡慕的,毕竟被叫去的时间极少,大部分时候都显得悠闲。这职位给谁谁不做啊?何况李安然那么年轻,他才二十九岁,医院里比他厉害比他资历高的医生比比皆是,可这最好的职位偏偏选了他,大家都道那是因为他和白总关系好,给他开了后门。就连院长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平日里对他也很是客气。
  只不过今天帝研集团的人怎么会忽然来医院?李安然忍不住奇怪道:“发生什么事了吗,院长?是谁要过来?”
  「唉,刚南生公路那边出了车祸你听说了没?」
  “嗯,听说了……怎么了吗?”李安然蹙眉。
  「跟随救护车赶过去的是韩医生,这一去看了可不得了,那个重伤员……是……是纪家的公子啊。」
  李安然狠狠的愣住,他怎么也没想到,出事的人是纪斐。
  所谓四家,便是纪,白,言,简。
  目前为止帝研集团控股最多的正好就是纪家,也就是说,今晚出事的人可是太子爷啊。
  「现场可惨烈了,救不救的回来很难说……」院长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焦虑,「我已经通知隽秀他们全部往医院赶了,唉……不管怎么样要拼一拼,你先留在那里,反正到时候……唉……好了,先挂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李安然望了望窗外,玻璃窗上的雨幕不停的落,这一夜可能会格外长吧?
  李安然太清楚了,院长让他留在医院,就是怕抢救不过来有什么不测,这个噩耗就交由他去说,因为在别人的眼里,他李安然是与白家的白熵有交情的人,那其余几家对他必然也就会给几分薄面。
  李安然叹了口气,回到办公室,放下了手里的东西,重新换上了白大褂。
  刚刚换好,楼下救护车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李安然顾不得再整理袖口,立刻打开门就朝着楼下冲下去。
  医院里并没有很多人,所以人被从担架上抬下来后直冲手术室的过程很顺利,李安然从楼梯跑下来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一堆人围着推车直奔电梯。
  透过那些人,在人群的缝隙里,他看到了纪斐。
  并没有那种缺胳膊断腿的惨烈景象,但是光从表象就看的出来,他整个人没有一点生气,仿若破碎了一样。面色也已泛着青紫,李安然这才明白院长那句「救不救的回来很难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