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定要爱下去 作者:花穷(下)

字体:[ ]

 
☆、Chapter.71
 
  白熵赶到警局,也顾不得疲倦就开始查看监控,这个监控查起来其实不难,毕竟找到简茗的那个房间是可以确定的,警方只是让白熵来认人而已。
  “这是当天进入过614房间的几个人,男的,女的,都有。”警察指着监控画面说,“主犯应该是这个男人,只是他注册在会所的名字是假名,身份证用的也是假的,那家私人会所并不正规,偶尔聚众赌博,所以这间会所的会员基本都不会留下真实信息,而这个男人,当晚显然也是有备而来,他带着口罩,穿着很厚的衣服,帽子几乎遮掉半张脸,还有注意他的靴子,估计是垫高过的,所以从体态和身形以及身高方面,我们都无法正确的判断,不知道白先生看着眼熟不眼熟?”
  白熵没有说话,一瞬不瞬的盯着监控画面上被定格的几个人。
  “白先生是生意人,生意场上是不是有什么仇家?”警察又问,“对方这次的犯案显然预谋已久,面包车的车牌号不是本市的,包括当晚临时混进居行长夫人生日晚宴的几个工作人员,全都没有线索可查,我们询问过度假酒店的其他工作人员,据说是人手不够临时招的,他们用的也是□□,我们尝试了指纹对比,但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
  白熵对警察的话却罔若未闻,而是盯着监控画面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这个女人……有点眼熟。”白熵说。
  “喔?认识?”
  白熵不答,他心里大约的已经有了答案。
  那个男人或许伪装的确实足够好,不,应该说这个女人也伪装得很不错,大卷发,高跟鞋,皮风衣。可她还是露出了最大的一个破绽。那就是白熵对女人大多没什么印象,唯一能有点印象的,估计就以前朝夕相对且无比仇视的两母女了。
  白觅!
  绝对就是她。虽然这种穿衣风格和她平日里的完全不一样,但是那身形白熵知道自己不会认错。到底十几年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她真是太低估自己对她们的仇恨了。
  肯定就是白觅。她失踪以后白熵有派人找过,但并没有大规模的找,甚至在李安然说了自己应该放过这个「妹妹」的时候,他竟然还真的放宽的手底下的人没再细致的去搜寻她。
  说真的,白觅要是真的远远的逃离这座城市,或许白熵就真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她了,虽然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她也算无辜,被自己平白诬陷为「孽种」,反正他最恨的人是夏素,白觅要是真跑了那就跑了吧。
  却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善心竟然造成了这样严重个后果。
  白熵闭了闭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
  和许承美一样,他给过她一个机会了,但她不珍惜,那他也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睁开眼的时候,白熵的眼睛一片冰冷如霜,但是在转头的一瞬间,却又用平静掩饰了眼底的愤怒,他淡淡的和警察说:“抱歉,想不起来……”
  警察见线索毫无进展,叹了口气,嘴上还是安慰了对方两句:“可能是看你们有钱想勒索的……这种事……唉,总之慢慢想吧,想起什么就通知我们。”
  “好。”白熵点了下头,招呼了一下门外的Alex,告别了警察局。
  “白总,现在是回公司吗?”见情况没什么进展,Alex问了一句。
  “不。”白熵走到车边,点了根烟,“你帮我去查几个人,黄亦寻,张枫,凌嘉冀。帮我查查他们最近出入于哪些娱乐场所。”
  Alex沉吟了一下,白熵说的这些人他都是知道的,也都是S城里比较有名的公子哥,早前白熵就和他们经常厮混在一起,颇有些狐朋狗友的味道,哦,还有个卢照。不过卢家和白家有矛盾,这Alex也是知晓的,很早以前卢照和白熵就没往来了。而后来白熵开始忙碌帝研的事情,再到他自己独立出去,身份一下子便不一样了,早年的这些狐朋狗友还依旧都是败家的少爷,他却已经坐上了高位,自然而然的便没有了交集。这忽然要去查他们,是为了什么?
  “最好连详细的时间和地点也全部都给我。”白熵说,“三周以内的。”
  Alex实在忍不住的问了一句:“白总……难道这事和他们有关……?”
  “不。”白熵弹了弹指间的烟灰,“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苟富贵勿相忘嘛。我最近得势了,也不能忘了这些老友啊,我只是想和他们聚一聚,叙叙旧,大家再像从前那样好好玩在一起嘛。”
  这么说Alex更加疑惑了。
  白熵说:“好了,按照我说的去办吧,我也得回去看看了。”
  “诶?”Alex一愣。
  白熵原本平静的神色再度变得有些冷漠:“我也是很久没有回去过了。”
  说完,他来开车门上了车,朝着曾经的「家」的方向驶去。
  他真的很久没有回去过了,忙是一回事,但更重要的或许是他真的厌恶那里,厌恶了那样漫长的时光,终于可以离开的时候,便不会再想要回头了。他也懒得去看他的父亲和那个女人相处得如何了,因为他知道,他们会腐烂在那阴霾里的。
  可现在,他却得回去,为了……
  白熵打开家门踏进去,还留在这里的佣人们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期盼的光芒,似乎指望着他回来是带他们离开,如同上次杨妈那样,再不然他们也希望他是来遣散他们的,这个乌烟瘴气没有一点生气的大屋子,真的是谁都不想再待了,他们都恨不得劳动合约早点到期。
  不过白熵进门后并没有看这些佣人一眼,而是直接问:“夏素呢?”
  “夫人在……”
  “你们要我教几次?”白熵怒喝。
  佣人们顿时噤声:“她在花园。”
  白熵冷冷的笑了一下,转身又朝着花园走去。
  夏素,那个原本美丽又有气质的女人此刻却像了老了十几岁,她坐在花坛边,抬着头看着天空,似乎向往着阳光。
  “现在是老爷的午睡时间,她每天这个时候就待在这里,等老爷醒了再会回去伺候着。”一个佣人告诉白熵。
  白熵缓缓的走进她。
  夏素听到了脚步声,转头一看,脸色顿时变了。不似往日那种凌厉或者虚伪,她看到白熵的瞬间似乎有些窘迫,连忙想用手去遮掩自己的脸,但是当她做出了这个动作后才发现这样不过更加平添屈辱罢了。
  她的脸上尽是伤,脸颊有划伤,嘴角有些破,右眼皮有些微肿,因为受伤的缘故,不,或许还因为其他更多的原因她没有化妆,一张脸显得又老又憔悴。
  她看着白熵缓缓走近,明明有些害怕却还强撑着和他对视。
  白熵走到她的面前:“好久不见啊夏女士,脸上是怎么了?”
  夏素看着他,眼睛里流露出怨怼的光。
  “不要摆出这张脸嘛,我今天来,可是来给你带点好消息的。”白熵说。
  “你想耍什么花样!”夏素握着拳头看着他。
  白熵笑了笑:“你女儿逃出去了,却不带着你,你说她算不算孝顺呢?”
  “你……你……”夏素的脸上顿时露出惊恐的神色,生怕白觅已经被他找到了,她不敢想象白觅要是重新落入白熵的手里会怎么样,她可不觉得白熵是多好说话的人。
  “她不来看你,那你想不想去看她?”白熵问。
  “……什么?”夏素脸上惊恐的表情都还没凝固住,一下子又被问得呆住。
  白熵靠近了她一点:“现在起,我和你玩一个游戏,我给你逃走的机会。”
  夏素防备的看着他。
  “等过两天,你脸上的伤好了,我就带你去不同的地方用餐,每次我只带三个保镖,你要是能悄无声息不惊动任何人的逃走,我就放过你们母女两个。”白熵说。
  夏素一脸不相信。
  白熵笑道:“夏女士,我知道你是敢冒险的人,反正你现在待在这里天天被我爸打骂未来也是死路一条,干嘛不拼一拼?毕竟这个游戏,对你可没什么坏处。当然,你要是乱来的话,游戏便立刻终止,我知道我这个人的,不喜欢破坏游戏规则的人,所以……我相信你该知道怎么选择。”
  夏素不语。
  白熵转身对着身后的佣人说:“这两天就不用夏女士去照顾我爸了,后来我来接她,你们记得给她化好妆,我可不喜欢带这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出去用餐。”
  说完,白熵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
  夏素盯着白熵的背影,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怀疑和防备,可是白熵有句话说对了,这个游戏于她而言没有什么坏处,甚至可以不用再去面对白博的阴阳怪气。
  哪怕只有一点希望……她都该拼一拼的。
  白熵走出来后又为自己点了根烟,深深的看了这栋房子一眼。
  他太了解白觅了,那是绣花枕头,她交了什么样的朋友他一清二楚,逃离了白家无依无靠的话她能去哪里?他也猜得到。
  他白熵的仇家真不多,S城里大部分都是巴结他的,特别是现在,真正与他为敌的几乎没有。唯有一个卢照。像白觅那样的人,必然会去投奔卢照,她的固定思维就是这样,有着共同的敌人便是朋友。
  真是愚蠢啊。白熵嗤笑一声。
  他将烟扔在了地上,然后用脚尖狠狠的踩灭了它。
  所有的债,他都会加倍奉还。
 
☆、Chapter.72
 
  这两天里,李安然除了回家拿了点换洗的衣服后便几乎常住在医院里了,没有请任何的护工,他亲自来照看乐心。
  乐心也算是底子好的,在ICU里躺了两天以后情况便逐渐好转了起来,虽然手和腿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但是至少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人也醒过来了。被通知说人醒来的时候李安然第一时间赶去了ICU,匆匆忙忙换了衣服就进去,整个人都有些手忙脚乱的。
  乐心当时刚醒,带着氧气罩说话都还有些不利索,但是看到莽莽撞撞跑进啦的李安然的时候,他还是微微的扯动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似乎是在笑。
  “太好了……你没有事呢……”
  李安然从他的口型里读出了这句话,一瞬间便有些鼻头发酸,他连忙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子调整情绪,温和的对着乐心说:“全都没有事,简茗也被救回来了……你别担心,乐心……”接下去的话李安然不知道该说「谢谢你」还是说「对不起」,只能有些悲伤的垂下头。
  “我爷爷他们……知道了吗?”乐心的声音极轻。
  “没有……我暂时……还瞒着他们。”
  “那就好……”乐心轻声的说,“我这个样子……要吓坏爷爷的……”
  李安然心里一阵的泛酸,乐心真的是一个至纯至善的孩子,醒来后首先在意的竟然是别人而不是自己,明明麻药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他全身上下肯定都疼的不得了,他却也不喊,连眉头都不皱。可他却不知道他的爷爷并没有询问过他,那个老人自从得知了自己孙子的死亡真相后整个人颓废苍老,每天都只是躺在病床上流泪,偶尔吵着要离开这里,偶尔又朝着要下床去和言希拼命,自己去同他说乐心最近学校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他也没说什么,满心满眼的全都是过去。
  人与人之间被区别的对待怎么就这么大呢?
  乐心似乎是看到了李安然泛红的眼圈,一醒来就说了很多话他显然也有些累,没有再开口,却动了动自己插着针管的手,靠近了李安然,用指尖轻轻触碰他的衣角,仿佛是在安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