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追鱼 作者:木山咸鱼

字体:[ ]

 
 
 
  追鱼
  作者:木山咸鱼
 
 
 
文案
苗疆边防特警兵长风逍遥,买了条“美人鱼”回家养。
意外巧合,一夜迷情,鱼仔却在接受告白后悄然离开。
相思八载,边陲重逢,看来是缘分真的要我们在一起。
 
欲星移第三次决然离去,风逍遥依旧无能为力。
没关系。
“就算海境再深,我也会追到你。”
 
*********************************************
HE
后期生子有
虐有
现代架空,严重夹带私货
不定期苍俏、杏默、月修、北狼出没注意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欲星移,风逍遥 ┃ 配角:梦虬孙,锦烟霞,小空,俏如来,苍越孤鸣 ┃ 其它:金光,风欲,虐,HE
 
 
 
  (一)停电
 
  风逍遥掏出随身的酒葫芦,痛快地饮下一口风月无边。
  不就是加班吗?跟了老大仔这么多年,加班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再来最近边境线上都比较平静,不需要劳动兵长亲身出任务,坐一坐办公室帮忙兼个文职总是要安全许多的。
  只不过,今天又是没打招呼的晚回家,家中那尾鱼仔一定会耍小脾气。
  想到这里,风逍遥轻笑出声。
  “惦记着家里的‘美人鱼’了,兵长?”对面的白日无迹听见笑声,抬头一脸认真的问。
  风逍遥还没应答,铁骕求衣就说:“小半年下来,那条鱼非但没被兵长养死,我看还养出些情,趣来了。”
  不理会老大仔的暗讽,风逍遥只以眼神示意,老大仔你真懂。
  说来的确是这样,风逍遥对家中那条美貌的雄,性人鱼稀罕得紧,当然也抱持了些别样的情愫。不过连风逍遥自己都觉得,这种别样的情愫未免有些缥缈浪漫得过了头,人类同人鱼的感情问题,不是一向都只出现在传说和童话中吗?
  罢,这些容易困扰人心的问题,在鱼仔高兴起来对自己撒娇的笑容面前,通通不值一提。
  走进小区的时候风逍遥就听到保安们在谈论,供电局发生了紧急事故,导致这一片区大面积停电,最快也要明天早晨才能恢复供电。
  一时间风逍遥还没觉得会有什么大问题。
  直到风逍遥进了家门后看见那个内中缺了一条人鱼的超大鱼缸。
  欲星移裹着一条浴巾很委屈地缩在沙发里。
  风逍遥取来应急灯放在茶几上,欲星移颊边的鳞片因反光而闪烁着微光。见风逍遥回来了,欲星移好生气地瞪着风逍遥,顺便把身上浴巾再裹紧些。
  “鱼仔,你怎么从鱼缸里跑出来了?”
  “……欲星移。”不满于风逍遥随意地对自己的称呼,欲星移开口重申自己是有名字的。
  这时候风逍遥才想起来自家鱼仔是会开口说话的。
  刚把鱼仔养到家里的时候,风逍遥随口就把“鱼仔”当做欲星移的名字叫唤了,这使得欲星移十分嫌弃,开口就为自己正名。
  风逍遥被吓了一跳。
  不过会说话是件好事,风逍遥嘿嘿笑着喝一口风月无边:“敬会说话的鱼仔,干杯!”
  “我的名字是欲星移!”
  “反正也是一条鱼咯,叫你‘鱼仔’也没有不对啊。啊啊,我叫风逍遥。”
  风逍遥不改口,欲星移就赌着气不跟风逍遥讲话了。直到这一次停电。
  或许是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话,欲星移自己都听出来自己的声音有些涩,哑。
  “我们都相处半年多了,一直用大名叫你多生分,鱼仔,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哼,真是个……逍仔!”欲星移低下头:“水,好冷。”
  风逍遥反应过来,停电了,鱼缸中自带的加温功能不能运作,这大冬天的没有空调,水温掉的快,鱼仔在惯了温水的环境,难免觉得寒冷。
  风逍遥本来打算在浴缸里放好温水让鱼仔将就一晚的,可是想到没法保温,又有些犯难。看着鱼仔生气又哀怨的脸,风逍遥下意识地靠近欲星移,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鱼仔啊……”
  风逍遥察觉到不对。
  伸手拉开欲星移身上的浴巾,看到那本该是浅蓝鱼尾的地方,已经变化为修长的人类双腿。
  ……原来鱼仔还有这样的能力吗……
  浴巾被拉开,寒气袭向双,腿,冷得欲星移一把抱住风逍遥就往怀里钻,自觉地寻找热源。
  知道鱼仔怕冷,风逍遥给欲星移掩好浴巾抱在怀中。与鱼仔的这种亲密风逍遥早已习惯。平日里自己得了空总会站在鱼缸边上向鱼仔说话,开心的不开心的,鱼仔默默听着,有时心情好了也会扶着鱼缸边用脸蹭蹭风逍遥的手,让风逍遥轻轻抚摸自己水蓝色的长发。
  风逍遥同欲星移亲近,心中是带着与情人相处一般的情感;而欲星移亲近风逍遥,怕只是出于对饲主的信任和依赖。毕竟,鱼仔是否能理解人类所谓的情感,风逍遥还是持保留态度的,虽然有时鱼仔迎着自己不掩饰宠溺的眼神会脸颊稍稍泛红。
  欲星移身上清爽的气息让风逍遥有些淡定不下来。
  “对不起,鱼仔,今天是老大仔突然让我加班,没想到家里会停电……”风逍遥用手摩挲着欲星移的脸颊,“今晚你打算怎么办?”
  “这,应该,你安排。”一个词一个词地蹦出来,欲星移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果然人类的语言,太久不练习会退步很快。欲星移靠着风逍遥,风逍遥很暖和,没了温水有风逍遥也是好的。于是欲星移又说:“逍仔,身上,暖。”
  “是要跟我一起睡?鱼仔你这样离开水没问题吧?”
  欲星移摇摇头,然后黏在风逍遥怀里。
  “好啦,你先进房间去。”风逍遥推了推欲星移,欲星移有些不情愿地挪了双脚,小心翼翼地踩到地上。
  瓷砖传递的冰凉让欲星移皱起眉,本打算就这么走过去吧,脚下还没踩实欲星移就觉得身子一轻。风逍遥抱起欲星移,感觉这条鱼仔并不重。
  “鱼仔你又没有鞋子,走过去会把脚弄脏。”
  莫名地,欲星移的心情就这么好了起来。
  把鱼仔放在床上,风逍遥拉开被子给鱼仔盖好:“我去洗澡,你要是困了就先睡。”
  欲星移点头,目送风逍遥出了房间。
  没有电灯的夜晚,显得月光格外清明。
  感受到没有拉严实的窗帘间透进的月光,欲星移起身把窗帘完全拉开,让月光洒满房间。
  好久没有感受过月光了。月光下的惬意是鲛人最为享受的,欲星移沐浴着月光,不经意一抬头看见了床头柜上风逍遥的酒葫芦。听说酒是一种神奇的东西,海境的规矩是未,成,年鲛人不得饮酒。可是喝了以后究竟会怎样呢?欲星移很好奇,挪过去拿起酒葫芦浅浅抿了一口。酒香扑鼻,辛辣刺激在口腔喉间,本是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一路烧到胃里,烧得欲星移有点头晕。放下酒葫芦,欲星移就势躺在床上,掀开了被子,大口呼吸着,想要以此消解从胃部开始蔓延至全身的暖意。
  这种不太令欲星移消受的暖意。
  欲星移似乎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并对自己因好奇而偷喝酒一事感到无限后悔。在自己的理智被那暖意消磨殆尽之前,这是欲星移唯一能思考的事情了。
  风逍遥穿上睡衣擦干头发,对即将把鱼仔抱在怀中并同睡一晚有些期待。有了这样的亲近,以后是不是可以慢慢问鱼仔,是否也对自己有着相同的情感呢?
  纵使今晚意外颇多,风逍遥想接下来不会再出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了……吧?
  人呢,最怕就是自立flag。
  推开卧室门进去,顺手关上门。转身,风逍遥见窗帘全被拉开,上前去要拉起来,听得床上鱼仔小声说:“……月光……”
  不许拉起来?算了反正今晚停电别人也看不到什么。不对啊刚才鱼仔的声音?
  再转身,风逍遥看到床上那条和刚才的声音一样魅惑的鱼仔。
  风逍遥早就对自己的鱼仔产生过种种绮念。但不包括现在这种情况,月光下未,着,寸,缕,眼神迷离不安地扭动身体脸上写满我要我要的鱼仔。
  这种变化来的太快,直觉告诉风逍遥这并不正常。
  “鱼仔你不舒服吗?”俯下身把欲星移捞进怀中,风逍遥半抱着欲星移靠坐在床上。鱼仔身上那股清新的气味愈发浓烈,然后鱼仔慵懒地抬起头蹭在自己下巴。
  鱼仔的体温很高。
  风逍遥像受了迷惑一般,抬起欲星移的下巴朝自己面前送。水光盈盈的眸子,微张的唇,明显渴,望的表情,风逍遥还是在犹豫要不要吻上那双颜色偏淡的唇。
  欲星移却已经等不及,伸手捧住风逍遥的脸就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柔软的,带着酒香的。
  风逍遥坦然接受这样的主动,吮住鱼仔的唇瓣不客气地开始入侵。舌头舔过鱼仔齿列与不闪躲的软舌相戏,你情我愿十分自然又甜蜜。
  “鱼仔……你会后悔吗?”
  “嗯……不……”
  欲星移在窒息前逃开风逍遥的吻。
  难以忍受的疼痛让欲星移咬住下唇将头埋在枕头里,想同时埋起自己的眼泪,奈何泪珠已经变成鲛珠散落,让风逍遥看到一片晶莹。
  难道是珍珠?
  风逍遥凑近鱼仔埋进枕头的脸颊,舔了舔鱼仔颊边的月白色鳞片。
  然后风逍遥看清楚了。
  枕边散落的颗颗晶莹,竟然真的是一粒粒浑圆饱满的珍珠,在澄澈的月光下柔和地闪耀着。
  自己养的是什么样的宝贝,对此风逍遥又有了新的认识。
  既然如此,不能亲眼看到那一颗颗泪珠滑落鱼仔的眼眶然后变成珍珠,岂不是太可惜了?
  “鱼仔,让我好好看看你。”
  看着鱼仔茶晶色的瞳孔有些失焦,眼眶中充盈的泪水甫一滑落眼角面颊便凝为珍珠,这样动人的美色让风逍遥轻轻吻着欲星移的唇,贪,婪地沉溺在自己的鱼仔身上那股醉人的清香之中。
  风逍遥拥着欲星移,想听着鱼仔的呼吸逐渐平稳,然后慢慢睡去。
  可是鱼仔在历经了刚才一场算得上激烈的运动后依然在怀中扭动磨蹭。
  风逍遥倒是因为抒解过而平复了许多,安抚欲星移后背的同时用手拈起枕头上一粒鲛珠,拿到欲星移眼前问:“这是珍珠吧?”
  “鲛珠。”不过平平常常的一句应答,欲星移微哑的声音还是让风逍遥心痒痒。看见风逍遥有些疑惑,欲星移颇不高兴地开口:“鲛人,不是人鱼。”
  是这样吗。风逍遥随手放下鲛珠:“当然不是人鱼,鱼仔你是我养的宝贝,独一无二的宝贝。”
  “鲛人,不少。”欲星移皱起眉,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抬头轻咬着风逍遥的下颌要风逍遥回应自己。
  小动作而已,风逍遥却深觉这鱼仔比刚才还要勾人。略起身将欲星移推开一些,风逍遥赶紧抓过酒葫芦,在鱼仔做出更惑人的举动之前灌下一大口酒,好让自己在这种场面之前保留那么一丁点理智。
  风逍遥并非不愿再一次同鱼仔欢,好。虽不知自己的鱼仔为何突然对自己有了……但能与爱恋的对象如此亲密,换了谁都无法抗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