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叔才是真绝色+番外 作者:句号

字体:[ ]

 
文案:
“你是江家的二公子,我就是一个酒吧里唱歌的,你又何必呢?注定……”
“瞿佑安,你在害怕什么?是怕爱上我,还是怎样?”
“江城歌,你赢了。”
分明知道不会有好结果,却还是在这个人面前丢盔弃甲。...
 
  ☆、第1章  是好苗子啊
 
AN酒吧是市内有名的gay吧,基本上本市基佬们,都会聚集在这个地方。
“城歌,你怎么有空过来了?好些天没见着你了。”酒吧的老板顾良雁微笑的打着招呼,手上翻飞的调酒动作却一点也没有停下的。
江城歌拿过了酒保递上来的啤酒,就放在手上,也不见得去喝:“这两天快让学院的那些该死的教授搞死了,不就是个论文吗,有必要怎么磨磨唧唧的吗?”
显然他的心情不见得有多好,一脸抑郁的模样,环顾着四周的场景。
顾良雁将调好的鸡尾酒递给了边上的人,将吧台这边交给了边上的小哥,勾搭着江城歌离开了吧台,到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两个人认识实际上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那年江城歌也才刚高中毕业的年纪,正好是最闹腾的时光。
那时候,这家AN酒吧还是不存在的。
“得了得了,你不就想找个人抱怨抱怨吗,说吧……垃圾桶给你备着了。”
“没什么好抱怨的,也就那点事情,说来说去的没意思。”江城歌瘫坐在沙发上,这些天为了赶论文可没少折腾他,即使习惯了三天两头不睡觉的人,也不见得忍受得了这么多天高强度高压的状态。
江城歌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多么以求上进的学生,这是富家公子基本上的通病,反正不管你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即使失败也好成功也好,都有一个强大的家族在你的身后给你撑腰。
江城歌不是上进的学生,但是也不是一点也不学习的坏学生,只是介于两字之间。
用大学里面比较常用的说法来说,就是“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党,对于自己的成绩太过不在乎,混到毕业再说。这大概,不管是不是富家公子,许多上了大学的人都是这个思想的。
江城歌瞥了一眼唱台,清俊的青年穿着一身休闲装,抱着吉他坐在那里。似乎只是随性的调整着前面的话筒,却让人觉得这个人将一切置身事外一般。
“他是谁?”
“是酒吧新来的驻场歌手,你有段时间没来了,所以当然不知道。”顾良雁睁着眼睛说瞎话,被酒杯挡住的嘴角危险的上扬着。
瞿佑安是这家酒吧真正的老板,而他顾良雁只不过是后来加盟的一个人而已,只不过来这边玩的人没有几个人知道原来在唱台上唱歌的人才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而那个说自己是老板的人,更加确切的说应该叫做此酒吧合作伙伴的。
“你总爱编织谎言,我负责配合表演,所有改变,只为进入你的世界……”
“女人的歌?”江城歌没有听过这首歌,但是却确信是女人唱的。他对男人唱女人的歌从来不抱什么好感,总觉得太柔了,这却是第一次觉得这个嗓音,比起唱那些摇滚乐来说,更加适合唱这样轻柔慢调的歌曲。
“这歌叫《妥协》,是每晚的必唱歌曲,其他的歌就你随便点了。号称中华曲库的瞿佑安,至今还真的没有什么人出了歌,能把他难住的。”
顾良雁以为这样,能勾起江城歌的好奇心,顺便能让他给瞿佑安出点难题之类的,他可是已经好久没有看见瞿佑安出糗了,格外的怀念啊。
但是,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比如到了江城歌离开酒吧的时候,都没有如愿以偿的看见他出什么歌来考瞿佑安。
酒吧半夜才是人最多的时候,顾良雁看着从唱台上下来的瞿佑安,微笑的说道:“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没走?”
以前,一到十点就绝对找不到他的人影,现在可都快十二点了,这人才刚刚从唱台上下来,果然和别的时候是有点不一样了。
“今天青青被她小姨接去玩了,没在家,我一个人在家里面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瞿佑安拿了一杯橙汁过来,坐在原来江城歌坐着的沙发上,“刚才坐在这里的人是谁?看上去和你挺熟悉的。”
“怎么?看上了?”顾良雁玩笑的着说着,在瞿佑安发火之前连忙解释道,“那是边上外大的金融系的学生,认识有三年了,纯洁小处男一个。”
瞿佑安抬了抬眸,然后将杯子里面的橙汁一饮而尽:“那么优秀的好苗子,我就不相信你会放任不碰一根手指头。”
顾良雁有些遗憾的笑道:“是好苗子啊,只可惜是个一号,压不倒有什么办法?”
 
 
 
  ☆、第2章  青青最喜欢的人是爸
 
顾良雁也不是没有对江城歌起过色心的,说实在的,长得能有江城歌一半好看的男人,估计也算是个抢手货了,所以由此可见江城歌的样貌是有多引人犯罪。
下过药的顾良雁,表示,差点让这小子当零号给上了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丢人。
谁会想到,这个看上去清瘦的人,力气居然那么大,自己完全没有反抗能力。
江城歌是那种,穿上衣服显瘦,脱掉衣服显壮的人。
瞿佑安离开酒吧是在半夜,回到家里面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也不想开电脑,所以就洗了澡爬到了床上躺着。五月的天已经开始有些炎热了,瞿佑安不大舒服的翻了个身,最终还是放弃了不洗澡的这个念头。
看着浴室里面镜子中的自己,他已经忘记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审视自己的身体,自从和妻子结婚之后似乎就再也没有过了。
瞿佑安从高中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也试图和男人谈过恋爱,但是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他不知道是因为实际上他不是个gay,还是以为没有遇上正确的人。
曾经试图和家人坦白自己是gay的事实,试图让他们放弃给自己找相亲对象的念头,但是,终究是好抵不过家人的殷切期望,和妻子结了婚然后有了青青这个孩子。
那时候他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卑鄙无耻的人,大概用比较流行的话来讲,他属于骗婚,妻子是被欺骗的同妻,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男人。
世俗、父母的压力,这些都无法改变他欺骗离自己的妻子的这个事实。
和妻子结婚之后,开始专心的工作养家,虽然放弃了很多东西,但是每天回家之后有人烧好了一桌饭菜等着自己,这样的温暖让他屈服。
甚至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觉得自己是爱着妻子的。
江城歌又被教授抓去小幅度的修改了一次论文,终于在忍无可忍快要无需再忍的爆发之前,被教授放过。
踹着路边的石头,郁闷的不想回寝室,寝室里面住着三个考证狂,和他格格不入。除了四个人的感情的确还不错之外,江城歌觉得,他和他们绝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坐在学校边上的石凳子上,这里似乎是情侣们很喜欢坐着的地方,所以在江城歌坐下之后没有起来的这一个小时里面,他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成双入对的人从自己的面前经过,然后一脸愤慨的郁闷离开。
江城歌,突然很想谈恋爱了,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思想的。
那时候的他,觉得一个人挺好的,看着大哥因为要陪嫂子而放弃了自己的私人时间,他觉得谈恋爱实际上就是浪费时间。
这个位置是个死角,周围的人很难能看到这边有人在,但是坐在这里的人却可以清楚的看见周围都有什么动静。
江城歌看着昨天晚上在唱台上面唱歌的人,微笑着和学院里面的一个女老师说话,手里面还牵着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看上去其乐融融的样子。
那个女的江城歌是知道的,不是本系的老师,但是因为面容姣好身材火辣,所以倍受学生们关注,寝室里面对这个老师的讨论也是日新月异,江城歌虽然不参与但是不表示不知道。
江城歌有点儿无所谓的笑着,他想,如果告诉寝室里面的那三个宅男。他们的女神现在正和一个男人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女孩,站在下门口有说有笑,很有可能是一家人的时候,他们几个会是什么状态。
那个男人将小姑娘抱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微笑的和那个女老师道别,最后抱着小姑娘坐上了边上的出租车。
江城歌突然很想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很想知道那个小姑娘和那个男人又是什么关系,疯狂的程度这二十几年来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仿佛迷失在荒漠里面的人类,极度的希望在前面找到绿州,然后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爸爸,我看见小姨的男朋友了。”瞿青青小朋友嘴里面塞着棒棒糖,含糊不清的说这话,用手在哪里比划着夸张的表示着,“那个叔叔长得老高了,比小姨高了半个头……不对,是一个头……”
瞿佑安拧了拧瞿青青小朋友粉嫩嫩的脸颊,笑道:“那你喜不喜欢那个叔叔?”
“不喜欢。”
瞿佑安有点儿奇怪自己女儿的回答,刚才那个兴奋的样子分明很喜欢的啊。揉了揉瞿青青的头发,微笑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青青最喜欢的人是爸爸,才不会是其他人呢。”瞿青青认真的看着瞿佑安,然后拔掉了嘴里面塞着的糖,在瞿佑安的脸上吧唧一声,亲了上去。
 
 
  ☆、第3章  今天是他妻子的忌日
 
瞿佑安对于自己女儿的言语报之一笑,抱着瞿青青小朋友也就不再说话。
江城歌再次出现在AN酒吧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临近期末考试了,学校里面的气氛让他觉得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不过是一个期末考试而已,有必要弄得像是如临大敌一样吗?
顾良雁看着坐在角落沙发上的人,丢下了吧台:“我记得过两天你就应该考试了,怎么有时间过来了?不应该在学校里面,埋在书本堆里面认真研读,防备补考吗?”
看着顾良雁衣服幸灾乐祸的样子,江城歌一巴掌拍了过去,没好气的说道:“有本事你去看啊,你个没上过大学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唧唧歪歪的。”
顾良雁是考上了没去读,不想把青春遗留下的时间花费在学校里面,两个人实际上年纪相仿,自然是不可能有什么忌讳的。所以,说话什么的,向来都是没大没小的习惯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得了得了说不过你,不过大白天的你过来,这边也没好玩的啊。”的确,酒吧晚上才会比较热闹,白天过来,估计是拿来当咖啡馆之类的用处吧。
“我也没地方去啊。”江城歌是本市的人,这大热天的他也不想回家,也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躲着,自然而然的想到的就是AN酒吧了。“哎,你不是说那个瞿佑安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吗?怎么,他人不在。”
顾良雁撇了撇嘴,无奈的说道:“他很少会过来这边的,他有其他的工作,基本上只有晚上八点到十点他才会在这边。”对于瞿佑安的缺席率顾良雁也觉得很无奈,但是人家是老板啊,他作为一个包身的员工当然是不可能吐槽什么的了。
“另外的工作?”
“是啊,他是个作曲的,不算有名气,似乎用的名字也不是他的本名。要不是我和他比较熟,根本不知道他还有这个工作,不过听说以前也干过,但是因为一些事情所以放弃了很长一段时间。”实际上,具体的顾良雁也不算清楚,他也只是隐约的听瞿佑安提起过一些。
顾良雁好奇的看着江城歌,看着他一副认真的模样,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惊恐的看着少年,惊讶的说道:“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他可是有女儿的人啊。”
“女儿?”江城歌突然想起那天在校门口遇见的情况,那个小姑娘真的是他的女儿,那么那个女老师就是他的妻子了?
“是啊,他和他前妻的女儿,不过他前妻已经去世了。”顾良雁有些遗憾的说道,“他很珍惜自己的家庭,只不过事与愿违罢了。”
“他很爱他的妻子?”
“他只是很珍惜他的家庭而已,那种属于家的温暖,会让人屈服的。”顾良雁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他是个gay,怎么可能会爱上他的妻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