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脑内搅基选项 作者:盛淮衣

字体:[ ]

 
文案:
 
“选择已触发,请在十秒内确定选项,十秒内未作出选择,系统将强制确定选择为B选项。”
“A.亲吻傅斯年的侧脸。”
“B.亲吻傅斯年的嘴巴并做‘我爱你’的告白。”
烟花飞腾和月光流淌的夜空下,林遇不受控制地朝傅斯年靠过去,仰起脸飞快的在对方侧脸上“吧唧”了一口。
“……”
 
阅读指南:
①攻受在不同世界谈恋爱的故事,系统为助攻酱油,可当做变相短篇集。
②高举1v1大旗一百年不变。
③作者智商不高,数学很糟_(:зゝ∠)_
④重要的事要说三遍,受穿越后用的是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脸!受穿越后用的是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脸!受穿越后用的是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脸!
 
说件事儿,不出意外这文明天(9月9号)入V,三更。不管怎样谢谢一直追的姑娘们么么哒。 
内容标签:快穿 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遇,傅斯年 ┃ 配角:林郁 ┃ 其它:快穿
 
 
 
 
 第1章 序章
 
    正是月上中天,上界一片死寂。月老手里捧着疑似下界电脑,实则为上神们用来窥探下界景象的事物,正瞪着眼一边戳屏幕里的人,一边碎碎念抱怨。仙脑屏上发出的惨白的光打在月老的脸上,透出一丝诡异。
 
    屏幕里的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色西装,面无表情坐在私家车后排座上批阅文件。仅仅是一个侧脸,也能从男人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和完美的下颚轮廓上看出,男人长得很好看。
 
    跟在月老身边多年的红线童子第三次叹着气返回,劝月老大人不要熬夜。
 
    月老一见到童子,嘴巴立马就像跟开关被玩坏般快速地一张一合起来:“你说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这些天我陆陆续续给他牵了十几条红线了,他非但不领情,反而扯断我的红线!先前给他牵了几个女人,他不要,这能理解。后来给他牵男人,他还是不要!什么人哪这是!”
 
    童子淡定地打开随身携带的仙脑查询,然后抬头道:“他的姻缘还没到,您为什么非要给他牵红线呢?”
 
    月老一愣,掩饰性地咳了几声,然后小声嘟囔道:“要不是看他长得好看,我才不会亲自给他牵红线呢……”
 
    童子瞥一眼屏幕里已经完全露出正脸的男人,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啊。他一板一眼地道:“您该去睡觉了,熬夜会导致皮肤暗沉发黄。”
 
    平日里听到这句话就会立马乖乖上床的月老,第一次完全无视掉了这句话的巨大杀伤力,依旧兀自沉浸在愤懑的情绪里。
 
    片刻后,月老一掌拍在面前的办公桌上,当机立断地催促童子道:“你去系统库里提一个惩罚系统来,我要惩罚一下他,让他明白斩断红线的后果哼哼。简直太渣了!”
 
    童子沉默了一下,然后慢吞吞地移步去系统库为任性时就喜欢滥用职权的月老提取系统。当初天帝下令让对方管理系统库时,他就有不好的预感……果然上界的科技发达后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月老瞥一眼童子的背影,有些嫌弃童子速度太慢,索性叫住童子,自己亲自去取。童子回过神后,就只见一阵细风从身侧刮过。
 
    童子:“……”果然这么多年来,月老大人还是这么的任性又急躁啊。
 
    片刻后,月老风风火火地回到办公室,手里握着的赫然是保持初始未开启状态的系统球。月老在屏幕上划拉一下,屏幕里的景象立刻从私家车里的男人转变成了街边一条宽大而热闹的马路。
 
    扫一眼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月老挑中一个正在过马路的黑发年轻人,月老将手里的系统球对着屏幕里的年轻人砸去。系统球瞬间就被屏幕吸纳进去,与此同时,只听得一声拖长又刺耳的刹车声,马路上瞬间就变成了十分混乱的车祸现场。
 
    月老得意地翘起嘴角,关掉仙脑准备上床睡觉。屏幕黑掉的前一秒,童子看得清清楚楚,先前男人乘坐的那辆私家车和那个黑发年轻人,恰好都是这场车祸的受害者。
 
 第2章 将军和夫人(一)
 
    车祸发生时,黑发年轻人也就是林遇,眼睁睁地看着马路上行驶的车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曲线撞了过来。呈抛物线飞出倒在地上的前一秒,林遇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下辈子过马路一定老老实实地走斑马线……而他没看到的是,那辆车在撞开他以后,并未停下来,而是直接冲上了街边的栏杆。
 
    时间漫长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林遇脑子里意识浮浮沉沉,终于回忆起了之前的事。他试图睁开眼睛,却以失败告终。林遇郁闷,不过是个小车祸,不会被撞成植物人了吧……
 
    好在他父母去世得早,唯一剩下的亲弟弟还是同父异母,凭借一张和自己六七分像,却因为亲生母亲的基因,比自己更加清秀柔美的脸,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如鱼得水。
 
    还在这样自娱自乐的想,疑似软件启动的声音就干净利落地打断了他的脑内思维。脑子里另一股意识的存在渐渐清晰起来,林遇看到了一个球……嗯,没错,一个球。
 
    球体发出了人类语言的机械音,圆滚滚的身体上浮现出颜文字:“遇酱你好,我是寄生在你脑子里的最新版系统君_( ̄0 ̄)_。你是被上神选中的人,从现在开始你将进入各种角色扮演play中。请做好准备ヾ(≥へ≤)〃。”
 
    半响,神经反应延迟的林遇:“……不要叫我遇酱。”
 
    系统:“哦,遇酱。”
 
    林遇放弃挣扎:“……角色扮演play是什么?”
 
    系统打开搜索引擎。
 
    林遇眨眼:“……一定是我出车祸的方式不对。”
 
    系统:“遇酱的任务是让每一个世界的攻略对象爱上你。”
 
    林遇:“……如果我不做呢?”
 
    系统:“如果遇酱放弃执行任务,遇酱就会永远留在那个世界里。如果遇酱违背任务规则,系统会启动自爆程序。”
 
    林遇:“……”
 
    和系统进行了最基本的沟通以后,林遇终于如愿以偿地睁开了双眼。当然,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他就无比清楚地明白,自己此刻不再是“林遇”。虽然他并未能接收到任何关于原主的记忆。
 
    系统及时打断他:“遇酱在每个世界的名字都叫遇酱,遇酱在每个世界的样貌都是美图秀秀版遇酱(づ ̄3 ̄)づ。”
 
    林遇:“……”世界上最心塞的事不是每天早上起床照镜子时,镜子里的人不再是你原本的样貌,而是每天早上起床照镜子时,镜子里的人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的样貌……
 
    林遇有些不适应地动了动身体,这才将注意力分散到周围。头顶上方不是白色的天花板,却是木质的床顶。床边的深色帷帐自然垂落下来,床沿上布满精致的木雕。林遇在床上滚了一圈,细心地发现床似乎很宽,像是双人床。
 
    小心透过帷帐往外看,看见房间再无其他人以后,林遇大喇喇地掀开帷帐翻身坐起来,粗略打量了一下房间。房间正中央摆着一张圆木桌和两张圆木实心凳,桌上搁置着两个陶瓷杯。东侧立着楠木柜子和盆架,西侧的窗下摆着一张软榻,墙上挂了几幅字画。
 
    整个卧房没有做太多的装饰,却隐隐透着几分冷硬的味道,与旁边花架上的盆花和高高的穿衣镜极其不搭。乍看之下,只觉得是两个不同的人的生活痕迹。林遇有些明白过来,这是两个人住的房间。
 
    还没等林遇向系统细问自己的身份背景,一阵放轻的脚步声就由远及近。片刻后,一个梳了丫鬟鬓的绿衣小姑娘推门而入。待她绕过屏风走进卧房最里面时,却发现林遇只着单衣站在屋里。
 
    小姑娘连忙将林遇往床前推,声音里不自觉染上几分埋怨:“别怪阿杏多嘴,夫人身体还没好全,就穿这么少下床。”
 
    夫人?林遇眨眨眼,知趣地没有出声,顺着阿杏的意坐回了床上。林遇思忖着想说些什么,滑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被门外沉稳有力的脚步声逼了回去。一个身穿墨色衣袍,腰间系玉带,发上束银冠的男人寒着脸走进来。
 
    阿杏毕恭毕敬地垂头叫了一声:“将军。”
 
    男人脸色缓了缓,然后挥手示意阿杏出去。已经完全处于状况之外的林遇沉默地看着男人。男人皱起眉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床边的林遇道:“当初是你死皮赖脸地求着皇上让我娶你,如今是后悔了吗?”
 
    林遇目瞪口呆。见林遇还是一如先前那样沉默,男人似也并不想和他多说,甩下一句“你只要乖乖做你的将军夫人就好,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就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男人离开以后,林遇随口以“肚子饿了”为理由支开阿杏后,立马呼叫系统。系统启动搜索引擎,几分钟后,林遇从系统百科中了解到,原主的身份是当朝林丞相家的公子。因为暗恋傅斯年傅将军多年,便用尽手段只为和傅斯年成亲,即便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同家中人决裂。只是,对方就连和他同床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而当朝皇帝如今昏庸无道,傅斯年私下里收拢人才,养精蓄锐,只为推翻皇帝的统治。此事无意间被原主撞见以后,便十分白莲花地去劝傅斯年打消这个大逆不道的念头。甚至在寒风呼啸的冬天站在书房外表决心,结果决心没表上,自己反而感冒了……
 
    林遇疑惑:“所以攻略对象就是傅斯年?这里的世界允许同性婚姻?”
 
    系统:“是的(oェ`o)。”
 
    林遇:“……”还好他不是直的……好像透露了什么重要信息?
 
    恰巧此时,被林遇打发去厨房找吃食的阿杏提着食盒走了进来。林遇本以为现在并没有到开炤时间,厨房里应该不会有吃的。
 
    眼下见阿杏从食盒里端了好几盘漂亮的糕点出来,不怎么爱吃甜食的林遇只好顺势尝了几口,却发现这些带着花叶清香的糕点入口即化,味道出乎意料地好,甜而不腻。林遇吃得有些停不下来,直到盘子空下来,他才咂嘴感叹将军府的待遇实在是不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