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魑鬼/爱上女王系列之魑鬼(网络版)作者:樊落/小P

字体:[ ]

 
 
特别正经的文案:
人死成鬼,鬼死为魑,寄身在树上的魑鬼沉睡百年,却被误闯入地界的人类吵醒,还在不知觉中饮了他的血,热烈悍勇、同时又充满了杀气的气息,矛盾的感觉让魑鬼突然对了这个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反正总睡觉也太烦闷,不如随他一起去红尘走一遭……
 
曾为特警队的一员,高级督察徐离晏身手和枪法都绝对的一流,更兼嫉恶如仇,所以对于这个假冒失忆的黑道分子,他当然要随心所欲地压榨欺凌。
可是,怎么感觉这家伙不是失忆,而是根本就像换了另外一个人?如果这份心意是真的,他倒是可以考虑接受对方啦,但这个人似乎除了黑道身分外,还有更深的秘密,他不在乎警匪恋,但绝对没想过要上演人鬼情未了,因为他最大的弱点就是怕鬼啊!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离晏、傅喻昭 ┃ 配角:徐离晟、郑仲成 ┃ 其它:
 
 
 
 
  第一章
 
  傍晚,郊外,一间不太大的旧货仓里。
  龙帮老大金豹坐在临时摆的座椅上,身后立了十几名手下,对付一个只身来交易的人,原本不需要这种大阵仗,不过对方是青虎帮介绍来的,这次又带了不少好货,所以他难得的亲自出面。
  外面传来停车声,很快,门被推开,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淡灰色笔挺西装,随意梳拢的发型,透出他的清爽干练,剑眉下是对细致的丹凤眼眸,生在男子脸上,却丝毫不觉得违和,反而给过于英气的脸颊轮廓增添了几分雅致,颀长身躯在门口立住,眼眸往货仓里扫过,然后迈步进来,走到金豹面前,将手中的黑皮箱横放到桌上。
  “你要的货,清点一下。”
  带着使动语气的磁性嗓音,不过音质中的慵懒气息降低了那份强硬,仿佛才刚刚从梦中睡醒,完全没有正处于强敌伺伏的认知。
  金豹眼睛一亮,没想到青虎帮居然找到了这等人物,嘴巴立刻笑裂开,决定临时改掉最初的决定。
  看着男子修长的手指弹开皮箱的锁扣,箱盖打开,露出满满放在里面的□□包,然后手一转,将箱子转到自己面前,动作干脆利落,还带着那么份优雅。
  金豹欠了个身,拿起其中一包,打开,挑起小拇指沾了点放进嘴里,眼里顿时露出满意的笑。
  味道够纯,真难得在这个警戒严密的时期,有人能弄到这么正点的毒品,看来这个人有点门路。
  手一挥,手下上前将箱子合上,收起来,另一个将预先准备好的钞票箱放到男子面前,男子打开,扫了一眼,随即精巧的眉峰皱起,抬头盯住金豹。
  “钱不够。”
  金豹用挑过毒品的小拇指挖了挖鼻孔,满不在乎地说:“我给的一向就是这个价。”
  “你想黑吃!”
  男子面露怒容,拍桌站起,但随即就被围上来的喽啰围住,几柄锃亮的枪管同时指向他。
  “黑吃又怎样?小子你是头一天出来混的吗?没听说老子是靠什么起家的?”金豹站起来,洋洋得意地踱到男子面前,拍拍他的肩膀,“既然这个价你嫌少,那就别要了,反正死人不需要花钱。”
  眼神扫过,手下立刻拿走了桌上那箱现钞,男子想反抗,但枪管又向他逼近几分,限制住他的行动。
  “不过,我看你的长相,贩毒对你来说实在太大材小用了,男公关比较适合你,跟了我怎么样?放心,豹爷不会亏待你。”
  凑近了,金豹嗅到男子身上一股好闻的体香,花花心思动开了,人货双吃,今后既不担心货少了来源,又可以坐享美人福,比直接干掉人合算多了。
  料定男子不敢反抗,金豹拍他肩膀的手放肆地向下摸,男子厌恶地皱起眉,淡淡道:“把你的爪子拿开!”
  清亮优雅的男中音,即使发怒,依旧令人心动,金豹完全没把他的愤怒放在眼里,手抚上他的腰围,嘻嘻笑:“你叫什么?小公关。”
  男子眼眸扫过他,突然微微一笑,重申:“把爪子拿开!”
  “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再考虑……”
  话音未落,突觉眼前风响,手腕一紧,已被男子反扣住拧开,一柄轻巧的□□从男子左袖口落下,金豹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爆响,剧痛从裆下传来,他惨叫着双手捂着胯部倒在了地上。
  男子没给其他人反应的机会,左手抬起,弹无虚发,顿时,仓库里枪声大作,混乱激战中一连串的痛苦叫喊响起,随即仓库大门被踢开,早已埋伏下的刑警们冲进来,将歹徒们包围。
  “马上弃械投降!”为首的领队警员很气势地喊道。
  金豹正很没形象地捂着要害部位满地打滚,帮众很快失去了斗志,不过其中一个小头目不甘心束手待毙,突然抬枪向男子胸前猛扫,领队警员见状大叫:“徐Sir小心!”
  子弹击中了男子胸口,却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他身子晃了一下,一直微笑从容的表情不见了,枪口一转,射伤那歹徒的手腕,又大踏步过去,无视他的惨呼,冲他胸膛狠击几拳。
  “我大哥刚给我买的西装,你敢给我爆掉!”
  “救命啊!”歹徒被一连串的拳脚揍得七荤八素,连声惨叫:“赔你,我赔你一件新西装……”
  男子这才满意收手,收了枪,把那倒楣歹徒踹给身旁的警员,凤目斜挑,对领队说:“阿飞,你来晚了。”
  被微笑扫射,阿飞顿时脊背冒虚汗,赔笑:“郑Sir让我们别轻举妄动,一定要等到歹徒货款两清后再动手。”
  “你们不如等我死了再动手。”
  “怎么可能?谁都知道徐Sir你枪法有多棒,一个小小的龙帮哪是你的对手?这次打压了刀祭社在当地的势力,说不定你很快就能晋级了。”
  阿飞嬉皮笑脸地戴高帽,换来的却是冷笑,男子淡淡说:“晋不晋级我不知道,不过你要是再敢在休息日把我抓来出任务,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阿飞的嘴巴一下子瘪了起来,杀了他也不敢把这祖宗抓来出任务,这不都是因为原本安排接头的刑警在执行其他任务时受了伤,事急从权嘛。眼神扫过那个痛得动弹不得,乖乖被警察制服的龙帮老大,他啧啧嘴:“徐Sir,你真够狠的,把人家的子孙根都弄断了。”
  “你们再来晚些,说不定他的命也断了。”男子根本没把这种事放在心上,他都警告过两次了,谁让金豹不听?
  “王八蛋,老子不会放过你……”金豹被警员压住,痛得快晕过去了,不过听了男子的话,立刻又声嘶力竭地骂起来。
  男子刚踏出的脚步停下来,转过头,看着这个将成为阶下囚的家伙,嘴角扯出淡淡的笑:“我是高级督察徐离晏,如果你在有生之年还能幸运离开牢房的话,尽管来找我。”
  走出仓库,徐离晏看看被爆了几个弹孔的西装,新装就这么报销了,看来自己跟今晚的相亲注定无缘,他笑了,将外套脱下,扔进了路旁的垃圾箱里。
  防弹衣紧紧裹在精干的身躯上,夜幕下望去,就像件量身裁剪的背心。
  午夜,在酒吧泡了好几个小时的徐离晏回到家,毫无意外的,大哥徐离晟已经在家了,看到他,镜片后的眼里射出冷光,问:“你今晚怎么没去相亲?”
  “署里有紧急任务,我临时脱不开身。”徐离晏懒洋洋地说。能脱身他也绝不脱,跟个不认识的女人相亲,他实在提不起兴趣。
  徐离晟脸色更阴,俊秀脸盘上乌云密布,“你放人家鸽子,害得我说了一晚上的好话。”
  “相亲对象换成你,我看女方高兴还来不及呢,大名鼎鼎的外科主刀医生比我这个小警察可强多了。”
  别看徐离晟年纪轻轻,医术刀功却是国立医院最响亮的,长得又一表人才,这样的人是个女人就没有不喜欢的,徐离晏相信女方巴不得相亲的那个是他大哥。
  “徐离晏!”被调侃,徐离晟很不悦,刀锋般的眼神在弟弟身上横扫:“你最好祈祷以后别碰到我手上,否则,我会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刀功!”
  “你干吗这么生气?作为大哥的你都还没女朋友呢,我着的什么急?”徐离晏老神在在地笑。
  “你跟我不同。”
  “哪里不同?”
  对上徐离晏含笑的目光,徐离晟犹豫了一下没再说话,别人也许不知道,但他很清楚弟弟的心思,自从三年前他被人甩了后,就一直这样吊儿郎当的生活,情人在教堂举行婚礼时,他却在枪林弹雨下出任务,打在他左胛骨的子弹是自己亲手拿出来的,伤口很快就复原了,但他不知道那刻在心里的伤何时才能愈合。
  “阿晏回来了,一身酒味,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我刚煮了宵夜,快过来吃,阿晟,你也一起来尝尝。”
  话声传来,兄弟俩对望一眼,都聪明地闭上了嘴巴,乖乖去餐厅享受家人煮的爱心宵夜。
  “阿昊还没回来,真不明白他这个心理辅导老师怎么比总统都忙,你们慢慢吃,我去学校看看。”两碗红豆糯米仁放到他们面前,做宵夜的人忧心忡忡地说。
  别误会,这位啰嗦的人不是徐离兄弟的父母,而是他们的叔叔,一个比他们年纪还要小,还是大学在校生,今年准备考研的徐离晨。
  徐离家共兄弟三人,除了他们外,还有一个在大学做心理辅导老师的三弟徐离昊,他们的父母同是考古学者,常年不在家,兄弟三人是相互扶持着长大的,不过这个状态只维持到徐离晟上大学、他们同族的爷叔的小儿子搬来同住为止。
  爷叔跟他们爷爷的岁数本来就差了一辈,以致于这个比他们岁数还小的孩子成了他们的叔叔,不过岁数最小的孩子却最会照顾人,这一住就是十年,徐离晨平时除了学业外就是顾家,俨然一家之主,就连身为大哥,在外面以冷傲著称的徐离晟见了他,也得退让三分。
  “三弟这么大人了,你还担心他走丢吗?晚回来一定是去拍拖了。”对徐离晨的过虑症很无奈,徐离晏吃着香香的宵夜,随口说。
  “我跟阿昊一个学校,他拍拖我不可能不知道,你别不紧张,现在大学里也很乱啊,不行,我还是去看看吧。”
  徐离晨越想越担心,摘下围裙,换外衣出门,临走还不忘叮嘱他们,“吃完宵夜早点睡,不许开灯熬夜!”
  “他真得只有二十四岁吗?”徐离晟叹气。
  “有时间你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小叔叔可能是天山童姥,四十二岁也说不定。”
  徐离晏几口吃完宵夜,转身回房,徐离晟叫住他,“相亲的事……”
  “别再提了,大哥,你要是喜欢就把她娶过门吧,我不介意叫她大嫂。”
  没给徐离晟啰嗦的机会,徐离晏跑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揿亮灯,脱了沾了一身酒气的外衣,镜子里映出的是具结实的身躯,长年的体能锻炼,使徐离晏的身体精干柔韧,可惜肩胛上那道疤痕打破了完美的标志,疤痕不大,却是瑕疵,让完美不复存在。
  “其实,真的没事了……”
  徐离晏嘟囔道,简单冲洗了一下后,换好睡衣,飞身扑到铺上,累了一天,他只想好好休息,至于那段不开心,还是等有时间再拿出来慢慢回味吧。
  清晨,徐离晏来到刑事侦缉处一科、他的工作场所,一进去就嗅到了火药味道,他问身边一个小警察,“出了什么事?”
  “是郑Sir在发脾气啦,因为昨晚的任务。”
  “任务不是完成得很好吗?”
  徐离晏刚说完,就听一阵怒骂声从警司办公室传来,接着是摔东西的声音,很快阿飞从里面窜了出来,看他灰头灰脑的模样,似乎被骂得不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