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主有病得治 作者:鸢琅

字体:[ ]

 
文案
曲南希大学开始喜欢上了自己室友,初恋来得如此凶残,曲少爷伏低做小,在学时为对方买饭泡妞竞选作弊写作业背黑锅熬夜整理文献,工作后,曲少爷撇下自家公司不管尾随室友跑到对手企业里打工,继续为对方买饭上位出差写策划背黑锅熬夜整理数据……
折腾四年,室友君攀上了上司的女儿,准夫妻俩一个说自己性向正常要和基佬保持距离, 一个直接抡起花瓶给了曲少爷当头一砸。
于是头破血流的曲少爷性情大变,从一只偶尔傲娇的小兔子变成了一朵见人就咬的吃人花。
 
曲大少:“医生!我弟弟怎么了?(O_O)”
医生:“没事,就是有点思觉失调。=_=”
曲大少:“不对……这只邪魅狂狷的货才不是我软萌的弟弟……(QwQ)”
医生:“没事,我给他治治就好了……大概。=_=”
 
1VS1,非重生非穿越,虐渣虐恶女虐白莲爽文,有娱乐圈情节,CP后出,乱站不负责。
拉灯党,不上床,攻受自行脑补╮(╯▽╰)╭【节操呢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职场 业界精英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南希 ┃ 配角:韩冬、曲东黎、温俞、刘晓琦等 ┃ 其它:蛇精并娱乐圈、总裁虎躯一震天凉王破(?)
 
 
 
男主有病得治
作者:鸢琅
 
 
==================
 
☆、Chapter 01
 
花瓶就是普通的花瓶,瓷白色的碎片散落在黑色的地板上,沾染其中的某几点血红,如同某个艺术家的点睛之笔,瞬间在画面的美感提升了一个档次。
    不过清洁阿姨才不管美感不美感的,一扫帚拍过去,花瓶碎片便哗啦啦地进了垃圾桶。
    “怎么那么恐怖啊?把头都砸破了吧?”
    “据说是刘经理的女儿哎,那么泼辣,温俞怎么下得了嘴的?”
    “关键是那刘小姐一上来就把男朋友的好兄弟给爆头了哦,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女人大部分都是八卦动物,而每天都在整栋大厦徘徊甚至连男厕都如入无人之境的清洁大妈掌握了尤其多的八卦资源。旁边几个女秘书还聚在一起讨论刚才部门的男职员被经理女儿用花瓶砸了头的状况时,收拾好了现场的清洁阿姨已经撸起了袖子,准备给这群消息闭塞的小姑娘讲讲她从前台小姐那里听回来的□□了。
    “哎哟,我说你们现在的小年轻,每天爱来爱去的还不够,男娃子和男娃子看对眼这叫个什么事儿啊?乱,实在是乱哇。”
    清洁阿姨的嗓门自带扩音功能,市场部的职员们探头探脑地看向走廊,几个女秘书头上的天线纷纷竖了起来,望向清洁阿姨的眼神比上学时在教室里仰望老师的目光更“求知若渴”。
    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我跟你们说哦,市场部那个好看得明星儿似的男娃子啊,白长了那一张好脸皮,却是个喜欢男人的,看上了刘大小姐的男朋友,这不,人家上门示威来着。”
    “……哈?”
    女秘书们一脸呆滞,明显脑筋转不过弯来。
    市场部的职员们瞪大了牛眼,纷纷一脸“卧槽年度大戏啊”的崩坏脸。
    “南希他看着挺正常的啊,又不娘,不会吧……”
    “你们男同胞就不懂了,搅基的不一定都是娘娘腔,你看那台湾某巨星……”
    秘书部的几位美女瞬间就给市场部的凡人们普及了好些“常识”,顺便收起了那副“不可能现实中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狗血的剧情”的蠢脸,个个眼冒精光看着清洁阿姨“嘿嘿嘿”地开始求真相。
    清洁阿姨把花瓶碎片仔细装好袋,捞出一把地拖来把地板蹭得干干净净,直到把凝固在地上的最后一个血点都蹭走了,才挑起眉毛,享受着这群白领的瞩目,外翻的嘴唇简直恨不得变成个小喇叭。
    “我听到刘小姐在洗手间讲电话啊,说有个男人缠着她男朋友,要给对方点颜色瞧瞧来着。那女娃本来也就打算和那帅小伙说说道理,怎知出了厕所就见男朋友和帅小伙搂成一团拉拉扯扯,哎哟喂,那场景着实不好看,三个人拽巴拽巴的到了走廊,刘小姐不知怎得被拌了个跟斗,一个激动就爬起来抄花瓶动手了!那个狠哟,那个红的白的,一下子就溅脏了地板砖哇……”
    还红的白的咧,人家曲南希的伤势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厉害,怕是救护车没来人都要没了好吗……职员们吐槽,这大婶对事情经过的“艺术加工”实在深谙戏剧化演绎的精髓。
    “曲南希看着人那么帅,可惜了啊……”市场部的女职员默默惋惜,顺便点评了一下,“不过抢人家男友确实不对……”
    “虽说不歧视同性恋,但温俞都是要结婚的人了,惊扰了人家的好姻缘是有点缺德咯。”市场部的男职员撇嘴。
    国内风气所致,宇和通信科技集团总部的这群精英们虽说在舆论立场上是开明包容的,在网上聊到同性恋的话题都一个赛一个支持,但当那感觉遥不可及的群体真的出现在自己身边时,那感受可就和隔着网线高谈阔论完全不一样了。男女搭配是自然天道,你一个逆天而行的家伙竟然要拆散人家小情侣,那人类还要不要繁衍生息了?
    见市场部的人都一副“曲南希一个男人竟然想要横刀夺爱拆散温俞和刘小姐实在用心险恶”的嘴脸,秘书部的几个美女的想法却是完全不一样。
    平时跟曲南希走得近的蕊蕊脸色有点难看,她轻轻扯了扯大前辈的衣尾,目光不善地瞪着那说人坏话的几个人,语气难过:“小芳姐,南希他不是这种人……”
    小芳姐年逾三十,是总经理的得力秘书,毫无疑问的秘书部老大。蕊蕊一个入职两年的新人,本来负责开发部的沟通工作,和两年前校招进来的温俞和曲南希算是同届。小妮子颜控末期,初见面就被曲南希的“男色”勾得哭爹喊娘地要求转去负责市场部,结果因为工作能力突出,几个月后就成功得以在最靠近“男神”的岗位上工作,每天靠着“偷看曲南希”来补HP,工作能力突飞猛进,居然让她颇受小芳姐赏识。
    此番蕊蕊给曲南希求情,也是希望小芳姐能够去总经理那里说说情。这一次南希得罪了刘经理的女儿,还闹出这种丑闻,怕是就算刘经理大度不下手给他穿小鞋,上头可能为了整顿部门风气牺牲南希。
    小芳姐工作严肃,不过在秘书部混了十年到了现在这位置,什么人情世故不懂?这种办公室绯闻,往大往小说都可以,但这一次的八卦传开去了,曲南希继续呆在宇和科技真的有意思?人言可畏,看市场部的人说起曲南希时戏谑的表情,那个性格不算特别讨喜的小帅哥会高兴?
    哦,也不一定,毕竟有情饮水饱,说不定曲南希对温俞一往情深,丝毫不在乎外界眼光呢。
    小芳姐正思考着如何安抚好有炸毛倾向的蕊蕊,清洁阿姨在秘书部另外几位美女支持的目光中继续大放厥词:“现在这世道啊,那叫什么什么山的电影来着?就是这些东西教坏人!要是我儿子敢给我搞这一出,我和他老子铁定打断他的狗腿!”
    “好了!阿姨,这里干净了,你去扫扫那边的会议室吧,半小时后总经理要见客。”
    小芳姐截住这越来越不靠谱的话题,画了眼线的丹凤眼一瞪,大家鸟兽散地各自回岗位工作了,八卦是精神食粮,但工资可是革命资本。
    蕊蕊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点,但一想到刚才那地上点点鲜红,又听前台的目击者说曲南希脑袋都被砸出了口子,再想想清洁阿姨描述的□□,顿时整个人都揪心了起来。
    要说曲南希和温俞,公司凡是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他们关系微妙。
    曲南希长得好,玉石作骨,锦缎作皮,通身的气派像潭冬莲,又安静又骄傲,偏他遇上了温俞。温公子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冬莲自个儿把枝都折了,乖乖巧巧地变成了个榆木疙瘩给他做筏子撑。
    温俞为人圆滑,会做人,太会做人了。初进公司,上下关系、同事相处都打点得井井有条。
    曲南希后脚跟着进的市场部,人长得出众,能力也好,就是对着温俞之外的人多多少少有些傲。两人一对比,自然谁都不喜欢去讨好别人,曲南希长相让人有压力,人际关系还不太懂,愈发显得温俞左右逢源知情识趣。
    市场部的人都知道曲南希替温俞买饭倒水,伺候殷勤,一开始大部分人都被南希顶着张平时面对他们时清淡疏离的俊脸朝温俞笑得春暖花开的场景吓得智商欠费,但习惯了以后,大家都只当这两人交情深,少部分知道曲南希会半夜加班给温俞赶策划,替他出差,甚至替他背黑锅,挨刘经理的骂……这“为兄弟两胁插刀”的暖呼劲头看得人眼红,偏偏没有谁觉得温俞承受这些有什么不对——你看,人家感情好嘛,曲南希那家伙工作能力比温俞强,帮帮朋友有什么不对,至于那态度……哇哈哈看骄傲的曲大帅哥为朋友赴汤蹈火吃一脸灰的样子实在太爽了,让你拽。
    曲南希自个儿一头热,谁都看得出他对温俞充满了带着悲剧色彩的奉献精神,谁都知道温俞对这个大学同学兼室友始终不咸不淡的,但谁都没有替曲南希不值。
    男人之间,比身高比地位比能力比异性缘,嫉妒心不比女人面对情敌弱多少。曲南希足够优秀,所以看他吃瘪就越让人开心。
    只有蕊蕊为男神心痛。
    她知道那个男人有多温柔。她来月事吃不下饭,曲南希午休的时候跑了三个街区给她买糯米粥,然后告诉她楼下买的,顺手;当初蕊蕊和大学拍拖至今的男友分手,下班的时候躲在女厕哭,连小芳姐都没有看出她不高兴,只有曲南希下班的时候若无其事地拿走她手头上的工作,顺带加一句“别哭,丑。”
    好吧,那句话是挺讨人厌的。
    蕊蕊想,曲南希这种人那么容易看透,谁对他好,他就全力回报,温俞怎么可能看不清他对自己的感情?看清了,还那么理所当然地接受,不清不楚地周旋,就是不给人痛快,究竟多大仇?
    那砸在头上的一下,该有多疼啊……
    =========================================
    “疼吗?”
    曲东黎真想举起病床边的花瓶往自家弟弟头上再来一下。
    这操*蛋玩意从小就是生来克他的,一出生就分走了父母的宠爱就算了,小孩子的独占欲嘛咱都长大了就不计较了,但弟弟一开口说话第一句就是对着还挂着鼻涕的哥哥叫“傻逼”,学会走路的第一时间就把兄长推了个狗啃屎,上学之后从来没有除了“白痴”从来没有改口叫过他其他称呼,工作之后居然把家里的生意丢给他这个导演专业的,自己却跑去了对手公司?!
    然后是现在,听听,听听这赔钱货都干了什么?暗恋个男人,让人家女朋友给砸了脑袋?!
    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暗恋个男人四年,四年!!!!!四年啊你都还没搞上手,你究竟是不是我弟?!
    你小学时一把掀开大舅的新女友的裙子嘲笑人家木有小丁丁的气势哪去了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