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那个医生有病 作者:梦筱二

字体:[ ]

 
文案:
     为了监视患病的情敌和暗恋对象,林百川偷偷住进了隔壁病房。从此,他开始了每天被医生‘骚扰’的幸福生活。
 
林百川:迟越城,你口口声声说爱我,还一见钟情,结果你却背着我帮那个女狐狸精勾走我暗恋对象。不是说,爱一个人就是让他幸福吗!!
 
迟越城:对啊,爱你就要让你幸福,可这幸福必须是我给!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百川,迟越城 ┃ 配角:陶然,慕时丰 ┃ 其它:
 
==================
 
  ☆、第一章
 
 
  纽约某医院。
  医生办公室,迟越城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半年来好像清瘦不少,可是已经勾不起他任何的怜悯之心,在他的认知里,断了就是断了,没必要藕断丝连,对谁都不好。
  他走到门口,将办公室的门关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赵凯,看的赵凯有些紧张又有些羞涩。
  “赵凯,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出现在我面前!”
  赵凯急了,他从京城飞过来,只是因为太过想念,想见一见他,可他却是这样一幅态度,“阿城,我...”
  迟越城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我说过的话不想再重复第二遍,我有喜欢的人了,你这样,已经影响到我的工作!”
  赵凯愣住,眼神里流露出失措与悲伤,怎么可能,阿城怎么可以喜欢上别的人,喃喃低语,“你骗我的,阿城,你骗我的,是因为我结婚了,你没办法才跟我分手,你没有喜欢上别人,对不对?”
  迟越城微微叹口气,“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呢,以后别再来找我!”他不会再跟已经结婚的男人纠缠下去,没意思。况且他两个月前的确对某个人一见钟情了。
  赵凯跌跌撞撞的离开后,迟越城拿出抽屉里的一本财经杂志,封面上的人是如今金融界的翘楚林百川,淡漠疏离的神情,深邃的五官,棱角分明的侧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双唇,难怪有那么多女人飞蛾扑火。
  恩,这个男人就是他一见钟情的男人。
  两个月前他在赶去医院的路上遇到一起车祸,作为医生,他下车查看伤者的情况,那个女孩满脸是血,他没有看清楚长相,本身也对女人不感兴趣。
  可他不经意转头时,就看到从肇事车辆里下来的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双腿笔挺修长,他穿着黑色的衬衫,领口的纽扣解开了两三粒,麦色的肌肤,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只是一眼,他感觉自己已经沦陷。
  后来才知道他叫林百川。只是林百川好像有了喜欢的人...迟越城烦躁的掏出一支烟,欲要点上,看到墙上醒目的禁烟提醒,他将烟攥在手心里揉碎,扔进了垃圾桶。
  而此时十六楼的病房里。
  佣人芳芳给陶然刚刚做完全身按摩,小心翼翼将她的被子掖好,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小声说道,“先生,今天换我来守着小姐,您再这样熬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丹尼尔胡子拉碴,双眼布满了红血丝,衬衫皱巴巴的散落在西裤外面,他双手用力搓搓脸,勉强挤出一丝绅士般的笑容。
  “我没问题,医生说了,这几天她或许有醒过来的机会,若是醒不来,这辈子只能躺在床上,我必须守着她,你回去吧。”
  芳芳叹口气,执拗不过他,只好退了出去。
  丹尼尔坐到床边,修长的手指沿着她的脸颊慢慢滑落,两个月过去,她竟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他的手指落到她下巴处时,狠狠用力掐了下,她还真以为自己是睡美人吗,还不赶紧给他醒过来。
  病房的门推开,主治医生迈克走进来,对着丹尼尔微微颌首,“怎么样?”
  丹尼尔站起来,深呼口气,摇摇头。
  迈克犹豫片刻,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丹尼尔,要不,我们还是开颅手术吧,清除脑部淤血,再把肿瘤切除。迟可以做我的助手,或许把握还大一点,他这周五进修结束就回中国,我们可以把手术安排在周三。”
  丹尼尔突然情绪激动,“NO!NO!手术只有不到1%的成功几率,我是不会冒这个风险,我不想她从手术台下来时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是...”
  丹尼尔做了个手势打住他,“迈克,不要试图说服我,我宁愿选择整天对着一个睡着的她,也不能接受一个死去的她。”他挥挥手,“你去忙吧。”
  迈克摇摇头转身离开病房。
  丹尼尔颓废无力的又跌坐在椅子上,两个月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希冀,他拿过床头柜上的娱乐杂志,这是陶然最爱的杂志,两个月前也是因为杂志才出了车祸。
  他挑出里面她感兴趣的内容读给她听,尽管她已经听不到。
  “中远集团总裁林百川和百思集团太子爷慕时丰的牵手照被曝出,照片背景是林百川位于某高档小区的公寓门口,看来曾经的两位国民老公已经同居...” 
  丹尼尔自己都读不下去,万千女人为之疯狂的两个金融界翘楚,曾经生意场的两个劲敌,竟然...相爱,还同居了。
  将杂志合上随手丢到床头柜,他疲惫不已,趴在床沿上闭目养神。
  黑暗中,陶然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人扼住,呼吸困难,马上就要窒息。
  她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眼前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是谁,可是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就在她的意识渐渐涣散之时,突然那人松开了她的喉咙,她猛的睁开眼睛大口呼吸。
  还好,她没死。
  原来是一个梦。
  她睁开眼睛时,眼前还是漆黑一片,五指在眼前晃了晃,什么都看不见,难道这是夜里?
  她嗅了嗅鼻子,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她的房间怎么闻上去像是病房?
  她下意识的喊道,“时丰,时丰,你在哪儿呢?”
  丹尼尔猛的一下坐起来,差点喜极而泣,用力攥着她的右手,“宝贝,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他哽咽着,得而复失的喜悦让他大脑有些混乱,开始语无伦次。
  陶然皱了皱眉,这不是丹尼尔的声音吗?这么说她现在在纽约?那慕时丰呢,怎么能舍得将她一个人丢在纽约。
  “时丰呢?”她又问道。
  丹尼尔喘着粗气,压抑着即将要暴怒的情绪。
  “克莉丝(陶然的英文名),你这个脑残粉都残成这样了,还惦记着慕时丰呢,若不是当时你走在路上只顾着看杂志上与他有关的八卦新闻,你至于出车祸吗?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了两个月!”
  陶然的大脑轰的一声,所有记忆坍塌。
  她颤抖着手抬了抬,最终还是跌落在床单上,嘴巴张合了几次才发出声音,“你说我车祸昏迷了两个月?”
  “恩。”
  “那我现在是多大?”说出来是声音都是微颤着。
  “克莉丝,你真的不记得?”难道情况比他预料的还要糟糕,她已经失忆?
  “告诉我,丹尼尔,我现在是多大?”她记得她今年三十二岁,和慕时丰分开了五年,刚见面呢,对了,她们还有了个可爱的女儿,叫橙橙,她还有个前夫,是林百川,她和林百川有个儿子,叫佑佑。
  “你大学刚毕业,今年二十三岁。”
  陶然身体有些虚弱,发不出那么大的声音,可她还是小声骂了句,“操,原来那些是我做的一个梦。”
  她又困惑的问道,“丹尼尔,现在是夜里吗?”
  丹尼尔欲言又止,直到她又问了遍,他才硬着头皮回她,“克莉丝,你车祸后脑部有淤血,还发现了一个肿瘤,压迫到了神经,你暂时看不见。”
  所以说,她瞎了?
  她双手抱头,仔细回想车祸前后的事。
  她记得她当时买了本杂志,杂志上是有关她偶像慕时丰的新闻,记者竟然瞎编乱造,说他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还说他好像跟林百川挺暧昧。
  她当时气的直跺脚,在心里怒骂记者全家,就听到了急刹车的声音,再抬头时,一辆汽车向她撞来,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那么,她残存意识里,她和慕时丰在一起,有了孩子,还和林百川结过一次婚,有个儿子,都是她梦中出现的?
  即便知道那只是一个梦,她还是无法接受,慕时丰已经不再是她的男人,林百川貌似也不会再是她的前夫,她和他们的孩子呢?橙橙和佑佑又去了哪里?
  可如今,她已经怕是命不久矣,还有机会去找到他们吗?
  丹尼尔晃晃她的手臂,“克莉丝,怎么了?说句话。”
  “丹尼尔,告诉我实话,我脑袋里的肿瘤是不是没法切除?”
  “克莉丝,只有不到1%的希望,我输不起。”
  “就是说,如果手术了,我几乎就被宣判死刑,如果任其发展,我还能多活几个月,是这样吗?”
  丹尼尔将她的手攥在手心,不停的揉搓,“克莉丝,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吗?”
  她许久才缓过神,“有啊,我想去北京。”
  “Why”
  “在我人生最后的一段日子里,我想去见见我梦里的前夫,和我的初恋。”
  她又摸摸他的下巴,“丹尼尔,或许我再次回来时,已经是躺在骨灰盒里,可是别为我伤心,因为我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继续过我快乐的生活。”
  丹尼尔把她的手放在脸颊,“克莉丝,想告诉你一件很不幸的事,听了后,你别伤心。”
  “不会。”还有什么事能比马上就要死亡更能让她伤心的?
  “你的偶像慕时丰,和林百川真的在一起了,好像还同居了。”
  她半晌才有反应,木讷的说道,“就是说,我梦里的前夫和我的初恋,他们...相爱了?”
  “可以这么说。”
  原来还有比死亡更让她伤心的事,他们两个贱人,怎么可以没经过她的允许就在一起了?
  那她怎么办?
  丹尼尔小心翼翼的问她,“你确定还要回北京?”
  “回,为什么不回!”两个死贱人,竟然就这么搞到一起去了!
  
 
  ☆、第二章
 
  京城,林百川公寓里。
  慕时丰醒来后头痛的厉害,睁眼看去,房间陌生,心瞬间凉透。他不会做了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吧?这是女人的房间?
  他一个咕噜爬起来,酒后乱性就算了,可是一不小心再整出个孩子什么的,他这辈子就彻底要交代。
  昨晚喝了多少酒他已经记不得,只记的包间里红灯酒绿,纸醉金迷,他肆意的放纵着自己。
  当时跟他拼酒的是谁?他揉揉太阳穴,终于想起来,靠,是林百川!难道林百川眼睁睁看他被那些别有目的的女人给拐走都无动于衷?
  走出卧室,入目的就是衣冠楚楚的林百川,他坐在酒柜前,手里还晃着红酒杯,漫不经心的盯着手里的报纸,闻声抬头,“起来了?”
  慕时丰眉心紧蹙,“我怎么会在你这里?”
  林百川不答反问,“该怎么感谢我?”
  慕时丰斜了他一眼,“谢你什么?谢你收留我?”
  林百川将手里的报纸丢给他,“自己看。”
  今天娱乐版的头条,照片上的他歪歪倒倒的,好像还被林百川抓着手,拍摄点就是公寓楼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