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失忆了别闹 作者:绿野千鹤

字体:[ ]

 
  【文案】
  楚钦找到失忆的恋人时,家里安排的假未婚妻正陪着他
    假未婚妻:我就是你最爱的人
  钟宜彬:……骗子,我爱的明明是楚钦
  假未婚妻:你不是失忆了吗?
  钟宜彬:妈的智障!老子还记得楚钦呀!
  楚钦:……
  我忘记了全世界,唯独记得你……
  不忘楚钦,方得始终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娱乐圈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钦,钟宜彬 ┃ 配角:很多 ┃ 其它:温馨,1V1
  金牌推荐:楚钦找到失忆的恋人钟宜彬时,家里安排的假未婚妻正陪着他。假未婚妻表示:我就是你最爱的人 钟宜彬嗤笑:……骗子,我爱的明明是楚钦。假未婚妻愕然:你不是失忆了吗?钟宜彬怒道:妈的智  障!老子还记得楚钦呀!这是一个我忘记了全世界,唯独记得你的都市爱情故事。
  作者语言流畅,行文风格幽默风趣。文章情节从主角意外失忆作为起始,随着故事发展,攻受性格不断深入,失忆所带来的细节变化也让两人在日常生活有不同的体会。纵观整体,既不失温馨治愈,同时也让读者对于主角后续的感情关系更加期待。
  ==================
  
  第1章 绑架
  
  钟宜彬开车走在晚高峰的路上,密密麻麻的车队,看起来要排到天边去。挡风玻璃外的泊油路,被热气熏蒸得有些扭曲。
  “到哪儿了?你爸马上就到家了,快点啊!”打开车窗透口气,电话里传来妈妈的声音。
  “知道了。”钟宜彬蹙眉挂了电话,这已经是今天下午的第三个了,他一点也不想见那个所谓的父亲,母亲却非要催着他回家,害得他不能接楚钦下班。
  心中没来由地有些烦躁,看看时间,这会儿节目也该录完了,钟宜彬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漫长的等待音过去,响了一分钟,无人接听,变成了“嘟嘟嘟嘟”急促的盲音,听着让人心惊。
  钟宜彬眉头一跳,如果楚钦还在录节目,助理会帮他接电话,如果已经录完,手机就在他手中。楚钦为什么没有接电话?
  知觉慢慢恢复,身下是冷硬的水泥地,周围充满了腐朽的木头和小便的骚臭味。楚钦努力睁开眼,光线昏暗,地上堆叠着漆色斑驳的机械零件,满是涂鸦的铁架子上七零八落地放着些木料,瞧着像是个旧仓库。
  “呦呵,醒了啊!”一道粗粝的声音从上方突兀地传来,楚钦吓了一跳,被绑缚的身体禁不住痉挛了一下,这样的条件反射,让他想装昏迷也不行了。
  手被反剪着绑在身后,楚钦挣扎着曲腿坐起来,抬头看向对方。
  那人长得十分壮硕,肌肉虬结的胳膊上,刺着黑青色的图案。个子不算高,估计不到一米八,穿着个深蓝色化纤布料的大背心。逆光,看不清长相,只知道是个光头。
  光头身后又窜出来两个同伙,其中一个呲着大黄牙笑嘻嘻地说:“这小白脸,瞧着比电视上好看。”
  显然,这些绑架犯知道他是谁。
  楚钦快速思考着自己的处境,今天录完节目,在电视台的地下停车场,突然被拽上了面包车。虽说他是个混娱乐圈的,但他得罪的人还真不多,最大的可能是为了钱。
  “你们也知道,我是个公众人物,”楚钦的声音很好听,清越而有磁性,出于职业习惯,说话带着顿挫,所以听起来就显得无比冷静,“我失踪,外面肯定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你们要多少钱,我马上让人送,只要保证我的安全,你们就可以尽快离开。”
  “唔……”一拳头毫无预兆地打在楚钦身上,他禁不住缩起身体,闷哼了一声。光头捏了捏拳头,冷笑一声,对他说的好处毫无兴趣。
  “盛世TV的金话筒,声音还真好听,”大黄牙走到楚钦面前,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上上下下地瞧他,呵呵地笑,瞥了一眼自己的裆部,“要不要尝尝哥哥的金话筒呀?”
  这话中隐藏的恶意,让楚钦心中警铃大作。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楚钦冷声质问他们,一边说一边快速观察周围的环境,现在似乎已经是黄昏,透过墙上那窄小的格子窗,能看到外面及膝的荒草。他们三个人,自己只有一个,硬拼显然没有胜算。这时候,放在啤酒箱上的一部老式手机进入了楚钦的视线。
  “嘿嘿,给你拍几张照片,别紧张。”大黄牙笑嘻嘻地说着,伸手开始解他的衬衫扣子。一直没说话的那个人,举起了相机,把黑黢黢的镜头对着他。
  “滚开!”楚钦扭动身体,躲开大黄牙的手,一边挣扎,一边不停地转动手腕。
  “臭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光头显然没有那个耐心,一脚踹到楚钦的胸口。楚钦被踹得顺着地板快速滑动,狠狠撞上了后面旧箱子。
  “咳咳……”胸口一阵剧痛,楚钦蜷缩起身体,喘不上气,等这一阵激痛过去,才咳了两声出来。
  光头大步跟过来,夹脚的塑料硬拖鞋,发出呱嗒呱嗒的声音,在这空旷的仓库中回荡,显得十分可怖。
  光头一把抓着他的衣领,抬手就撕了他昂贵的衬衫,露出一片白皙的胸膛,上面还有被打的青紫印迹,看起来有几分残酷的美感。头顶响起了相机的快门声,照相的已经尽职尽责地摆好了架势。
  “老大,我来我来,”大黄牙吞了吞口水,挤开光头,自己凑到楚钦面前,“来,给哥哥瞧瞧你的小金话筒……哎呀!”
  话没说完,楚钦突然一头撞向他的鼻子,坚硬的头骨顿时撞断了脆弱的鼻梁,黄牙条件反射地低头捂鼻子。说时迟那时快,楚钦弹跳起来,抄起手边的旧箱子,猛地朝光头砸去。
  光头没料到他挣脱了绳子,半箱的铁钉、螺丝呼呼啦啦地砸了他满头满脸。
  楚钦毫不犹豫地冲出去,一把抓起啤酒箱上的手机,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破窗而出。
  老旧的窗户上,玻璃已经不完整,但老玻璃并不是钢化玻璃,十分锋利,楚钦免不得又挂了彩。然而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仓库周围都是荒草,再往前则是一望无际的玉米地,楚钦想也不想地就往玉米地里钻去。
  仓库里的三个人立时跑了出来。
  “他妈的,敢跑!”光头很是生气,拎起一根棍子就追了上去。
  天已经擦黑,这里是郊区,既然有地,一直往前就肯定有村庄。楚钦弓着身体,让玉米杆掩藏了脑袋,不要命地往前跑。
  身后传来光头粗重的呼吸声,楚钦在电视台经常玩障碍跑,身体很是灵活。玉米地大得有些出乎意料,楚钦跑了很久,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赶紧缩起来,不敢出声。低头看清绊脚的东西,竟然是个刷了黑黄油漆的石头立碑。
  “老大,人呢?”远处传来大黄牙的声音。
  “妈的,他跑不远,拿个手电来。”光头气急败坏地说。天已经黑透了,这里没有路灯,一片漆黑。他们一时不好找到楚钦,楚钦也不好逃跑。
  那两人显然找错了方向,越走越远,确定听不到声音之后,他才深吸了口气,拨通了那串熟悉的手机号。
  “喂?”那边传来十分不耐烦的声音,他认识的钟宜彬,很有教养,即便接到陌生人的电话,也会彬彬有礼地接听,而不是像今天这样,一点耐心都没有,“谁?”
  听到熟悉的声音,楚钦差点没掉下眼泪来:“我……”
  “楚钦!”那边的人立时就听出了他的声音,顿时激动起来,“你在哪里?”
  “我在郊外的一个旧仓库外的玉米地,我不知道具体方位,但这里有一个天然气管道立碑,上面写着‘928’。”楚钦低声说着,竖着耳朵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我知道了,别怕,我马上去找你。”钟宜彬低沉稳重的声音,成功安抚了他的心。楚钦挂了电话,缩在玉米地深处。
  身体的疼痛这会儿铺天盖地地涌来,他咬着牙不敢出声,在地上坐下来,积攒些力气。夏日的夜晚并不寒冷,虫鸣声此起彼伏,周围太安静了,不敢乱动,怕引起响动。胸口越来越疼,疼得他两眼发昏,在黑暗中昏昏沉沉。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由远及近,“老大,在这里!”黄牙的声音突然在身后传来,一道手电筒的亮光打在他脸上。
  楚钦惊得跳起来,远处有车灯的亮光,他便头也不回地朝着车的方向跑去。
  “救命——”楚钦已经没有力气了,光头离他只有三步,这种感觉太可怕,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惊恐的呼救声。
  “妈的,往哪儿跑!”光头扬起手中的棍子,猛地朝他挥过去。
  钟宜彬的越野车跑在警车前面,一把冲下坡道,打开车门就往地里跑。
  “楚钦!”
  “嘭!”
  惊呼声,枪声,以及棍子敲在骨头上的闷响,同时在楚钦耳边炸开。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身体被紧紧包裹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有温热的液体流到他的脖子里。
  楚钦僵硬地回头,就看到血从钟宜彬的额角流下来,蜿蜒过那张英俊的脸。然后,搂着他的胳膊缓缓失了力气,高大的身体软软地向前栽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一撞脑袋就失忆要怎么治篇》
  攻:你是谁?
  楚钦:(严肃脸)我是你爸爸
  攻:……行了,行了,我想起来了
  
  第2章 失忆
  
  手中的菜单有些看不清楚,但阳光很好,照在海边的露台上,许多情侣在这里用餐,到处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楚钦正在努力辨认菜单上的字迹,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穿着蓝色休闲装的钟宜彬,身形修长,气质出众,他的手却牵着一个红裙女人。
  “钟宜彬!”楚钦气炸了,掀了桌子就冲过去,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
  钟宜彬回头,英俊的脸上满是血迹,吓了他一跳。那人却似乎没有感觉,只是愣愣地看着他,皱眉道:“你是谁?”
  一瞬间,天崩地裂,楚钦猛地睁开眼。
  阳光透过窗户直直地照着他的脸,眯着眼睛适应了片刻才能睁开,入目的是白色的墙壁和挂水的支架。原来是个梦……
  楚钦呼了口气,觉得身上哪里都疼,尤其是胸口,疼得他呼吸不畅。
  “钦哥,你醒了!呜呜呜,吓死我了!”床边坐着个娃娃脸的男生,二十出头的人,看起来还像十几岁,正是他的助理侯川。
  “疼……”楚钦疼得嘴唇发白,顾不上安慰受惊的小助理。
  “哦哦!”侯川回过神来,噌的一下跳起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大夫,我哥醒了,他说疼,能给他吃止疼片不?”那声音响的,整个楼道都能听见。
  “吃吧,给他吃一片。”医生从值班室走出来,无奈地低声说道。
  很快,侯川就又一阵风地跑回来,拿起床头的药盒,取了止疼片,又倒了杯温水给他。
  楚钦试图坐起来,但一动就疼得冒虚汗,只能任由侯川扶起他的脑袋,勉强把药吃了。过了片刻,止疼药生效,这才好过了不少。
  “医生说,你第六根肋骨骨折了,不过只是骨裂,没有断,两周就能活动自如,但好全还得一个半月,”侯川老实地重复着大夫的话,他这个助理就这点靠谱,记东西记得牢,“昨天晚上笑笑姐在这里守着,朱哥早上来送了罐汤,台里领导……”
  “钟宜彬呢?”楚钦打断侯川的喋喋不休,蹙眉问道。他记得钟宜彬被棍子打到了头,当时就昏迷了,他也伤得重,没能撑到把钟宜彬送医院,自己也昏了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