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你恨久 作者:儒家二师公(下)

字体:[ ]

 
第71章 矛盾
    夜子轩离开了,自己又走不了,就只好留在原地等医生到来,这么负责任的司机真是让沐云帆苦笑不得。只是想着下一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遇见了?
    “宁生你快给他看看他的手。”
    “子…子轩…你不是离开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沐云帆躺在地上闭着眼睛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可是耳边就响起了夜子轩的声音,沐云帆睁开眼睛不怎么相信看见的,夜子轩又回来了。
    宁生也不敢相信看见的,这是沐云帆,宁生看夜子轩着急的样子,是不是夜子轩又要重回噩梦了。
    “子轩你…还好吗?”
    宁生很担心夜子轩的心里方面,所以很小心的问出问候,夜子轩把着急的表情收起来,大方的看着宁生。
    “我没事,他刚才救了我,所以我不可能不管他,你快给他看看吧!看好了我们就回去了,我很累了。”
    我很累了,宁生听出了一语双关的语气,或者是身体从英国回来很累了,想休息。又或者是心累了,想逃避。不管是哪个,宁生都不想去说穿夜子轩。
    宁生把沐云帆扶起来,然后把沐云帆的右手抬起来,即便抬手过程中宁生已经很慢很轻了,可是沐云帆还是疼出一脸的汗。
    “子轩你放心吧!他没事的,他的手骨折了,我现在只能给他做一些处理,但是他还是需要去医院打个石膏。”
    本以为只是轻微的骨头错位,没想到这么严重,自己今天的飞机怎么办?看来只能延后了,还得打个电话给公司说一下。
    “沐云帆你打个电话给你的人吧!你一个人做什么事也不方便。有人陪你去医院方便点。”
    “没事没事,不需要人照顾,而且这次我是一个人来的,也没人能照顾我呢,对了,我的行李还在那边呢,我去拿,拿了再去医院。”
    夜子轩和宁生把沐云帆扶起来,沐云帆和司机说夜子轩是他的朋友,自己会去医院的,然后就自己走了,经过夜子轩和宁生面前的时候。
    沐云帆对宁生笑笑,没想到啊!这个人还真的就陪在夜子轩身边,照顾夜子轩。
    “子轩,那我先走了,看你现在过得很好,我也就安心了。”
    沐云帆用没有受伤的手拉着行李箱,准备去医院治手,宁生看看夜子轩又看看前面离开的沐云帆,最后宁生只能大声的叫住沐云帆。
    “诶,沐先生,我和子轩送你去医院吧!”
    “宁生你说什么呢?你不是急着回去吗?”
    夜子轩真的不明白宁生这样做是为什么?可是好像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自己是想送沐云帆去医院,可是找不到好的理由。
    “子轩你看沐先生现在是一个人,手为了救你又受伤了,我们不说别的,就说救命之恩我们也得帮忙啊!别想了,沐先生的手需要去医院。”
    宁生小跑几步帮沐云帆把行李箱拉着,沐云帆也没有拒绝,自己是想和夜子轩多待一会儿的,再次见到夜子轩的感觉就好像是见到了家人。
    见到了一个很想念的家人,家人对于自己来说很重要,所以沐云帆没有和宁生客气,只是箱和家人多待片刻。
    “子轩你快点啊!快点过来扶着沐先生。”
    夜子轩不情愿的加快脚步,跟在他们身后,可是并没有如宁生说的那样去做,他想沐云帆不需要人扶,自己也不愿意扶。
    “沐先生你等一下,我们坐车去最近的医院吧!”
    “行,听你的,你好像很懂医学嘛!”
    “沐先生你这么说我,我都不好意思了,我就是学医的,现在是在美国留学的留学生。”
    沐云帆和宁生两个人聊得很带劲,夜子轩只是一直保持着沉默,这样的状态一直保持到医院。
    “He had a hairline fracture of the right hand joint, fortunately it was not serious. Just keep away from water and get more rest at home. Besides, don't make much sharp movements. ”
    医生只是做了简单的叮嘱,然后就说可以走了,沐云帆的手打了厚厚的石膏,手伤在关节处,又不能弯曲,只能伸直垂掉,一直要保持这个动作到手好。
    “沐先生,你现在要去哪里?要不我送你回你的住处吧!”
    沐云帆摸着受伤的手,打了石膏手好疼。
    “不用了,我之前住的酒店,我等一下再订一个酒店就好了,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你是叫宁生是吧!谢谢你了。”
    沐云帆住在酒店很不方便的,而且又是一个人,夜子轩沉默不住了。
    “你住在酒店很不方便,也没人照顾你,你不如和宁生一起住吧!这样宁生也可以照顾你,他是学医的,他知道怎样照顾你对你的伤好。”
    对于夜子轩的安排,宁生不是很满意,这自己想要把人塞给夜子轩,怎么最后把人塞给自己了。
    “子轩,你那里宽敞,还是让沐先生跟你住吧!”
    “宁生……”
    “你们不用推来推去的了,我自己可以住酒店,今天很麻烦你们了,而且我知道子轩过得好就行了,放心吧!这点伤没事的,那我先走了,宁生,子轩,再见了。”
    沐云帆拿过自己的行李箱上了一辆车子就离开了,沐云帆不想太过打扰夜子轩,沐云帆很矛盾,想和夜子轩多待片刻,可是又怕太过打扰夜子轩。
    最后只能选择不打扰夜子轩,夜子轩现在过得挺好的,沐云帆怕自己再次打破那份美好。
    夜子轩站在原地看离开的出租车,沐云帆来了,沐云帆又走了,沐云帆这个人总是会在自己坚持得差不多的时候出现。
    “子轩你为什么不把他留下呢?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宁生我们回去吧!忙了一下午了,我累了,想休息。沐云帆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夜子轩伸手拦下一辆车,报了自己的居住地址,宁生也跟着上车了,宁生不知道要说什么,不过不管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沐云帆也已经走了。
    “好吧!你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好好上课,现在读书才是你的首要任务。”
    伊思炫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半夜,情绪平复了不少,只有北辰哲一个人在,北辰哲坐在椅子上睡着了,黑夜里,伊思炫睡在床上静静的一个人想事情。
    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是继续为哥哥和阿辉哥报仇,还是回国外去,这是一个值得自己思考的问题,不过在此之前,自己要去酒店。
    宫清城说了阿辉哥有东西要给自己,自己要去看,然后再去消防队把阿辉哥的尸体拿回来。
    伊思炫拔掉自己手上挂水的针,轻声的下床,换上自己那是血的衣服,一切动作都很轻,伊思炫不想吵醒北辰哲。
    想让他多休息,出了这种事,北辰哲肯定也忙得累了,北辰哲人很好,自己和他也没仇,如果是换一个认识的环境,自己可以和他做朋友的。
    伊思炫把医院的被子轻轻的盖在北辰哲身上,然后小心的开门离开,出去的时候遇见了值班护士巡视病房,伊思炫本以为不会被拦下,可是出乎意料的被拦下了。
    “护士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这位病人,麻烦请你回你所在的病房。”
    会把他拦下其实很好解释,因为护士看见他从病房出来的,之前宫清城离开,闹得整个医院都知道,医院的人肯定要严格的看住每个病人。
    “照顾你的人呢?你这样跑出来他知道吗?”
    知道了自己还在这里给护士废什么话啊!看来自己现在是出不去了,只能再等机会吧!
    “他睡着了,我这就回去。”
    伊思炫又退回病房,这次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北辰哲,北辰哲用手揉揉眼睛,看清进来的人是伊思炫立即清醒了,这怎么从外面回来。
    “伊思炫你怎么下床了?而且还从门外进来。”
    伊思炫摇摇头,不想和北辰哲说话,现在说一句话都觉得费劲,伊思炫坐在床上,静静的坐着。
    伊思炫把自己身上的棉被拿下来放在床上,替伊思炫倒了一杯水,然后把水递给伊思炫。伊思炫看着自己面前多出来的水杯。
    “为什么这么照顾我?你的那些兄弟可是很恨我呢?”
    伊思炫不接受北辰哲的水,北辰哲也只好把水放回柜台上,坐在伊思炫的旁边。
    “因为我认为你不坏,你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而且他们也不是恨你,如果真的恨你,你根本活不到现在,他们只是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事情。
    我的消化系统很好的,不仅认为你不是一个坏人,我还觉得你其实挺可爱的,你要知道娃娃脸不适合悲伤的表情。”
    北辰哲可不想去提什么恨什么的,总是纠结在一个事情上有什么用,想必剑锋他们也是这样想的,不然不会只是一句轻松的先回别墅这么简单。
    “北辰哲,你不用想方设法的转移我的关注点,这件事还没有完。”
    “什么?伊思炫你还想做什么?你不要再伤害别人伤害你自己了,宫清城的结果还不够让你清醒的吗?你的阿辉哥已经毁了一个宫清城了。这件事让它过去吧!
    你认为你斗得过剑锋他们,你根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你这样根本就是自取灭亡。”
    “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也没人再关心我了,所以死了我也不怕。”
    北辰哲现在明白了,伊思炫在自暴自弃,伊思炫有轻生的念头。
    
 
第72章 我会还你的
    “我会关心你,而且我也会像你的阿辉哥一样的照顾你。”
    伊思炫真不明白北辰哲为什么这么照顾自己,仅仅是为了让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吗?也许这就是他保护他兄弟的办法吧!对自己也是大爱了。
    北辰哲说这句话完全是认真的,自己虽然看起来说话什么的有点随意,可是自己说出去的话是认真的。
    “只要你不嫌弃,以后我可以做你的哥哥,我今年三十岁了,比你大,我可以做你的哥哥。我会像你哥哥一样的关心你照顾你的。”
    “别说了,我不需要人照顾,而且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放弃我要去做的事。”
    伊思炫心里的防线有些松了,北辰哲不是说的假话,他看出来北辰哲眼睛里的认真了,自己不是想去找莫辰墨的麻烦,只是想去看看阿辉哥留给自己的东西。
    “北辰哲,我想去一个地方,可是医院我出不去,你帮我出去吧!”
    “你现在哪里也不能去,好好在医院养伤。”
    现在不能让伊思炫离开,不然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