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包养关系+番外 作者:鱼肉包子

字体:[ ]

 
文案:
     金主大人说他不谈情。
 
三年过去了。
 
金主大人后悔了。
 
PS:本文里所出现的人名皆采自大学老师,无聊所作。
 
                                 ——来自学渣的报复
 
内容标签:娱乐圈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浩波李太龙 ┃ 配角:张正荣张日天张海洋傅纯恒王茜 ┃ 其它:娱乐圈破镜重圆
 
==================
 
  ☆、01
 
  娱乐圈若是谈起吴浩波这一号人物来,大概也就是长得好看这点可说了。
  要演技没演技,要人气没人气。
  但他长得是真漂亮,一双大大的杏眼看过来,里面波光流转缠绵悱恻,立马就能给人看硬了。
  按说这样出众的人,身后要有个大靠山大金主的话,那拿个影帝挤进一线什么的完全没问题啊。
  可他偏偏是个特例。
  圈内人谁不知道他背靠李太龙这座大山,两人好了快三年了,也没见那个喜新厌旧成性的李少爷把人扔了,但你要说他喜欢吴浩波,那也是天方夜谭。
  包养关系而已,怎么还谈上感情了呢。
  再说了,李少爷当初把那个刚拿了金马奖影帝的男人踹了的原因就是,绝不谈情。
  钱,权,名,势,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但你拿床照啥的来威胁我跟我谈真心谈登堂入室这种问题,就不要怪我不念旧情。
  那个男人的后果几近惨烈。以至于时至今日,都没人敢再造次。
  吴浩波自然是知道这传闻的,但他也是在和李太龙一起后一年才知道的这件事。
  所以在那一年里,他干尽了蠢事,也真是多亏了李少爷大人有大量,没有跟他计较。
  有一次李少爷参加完酒宴回来,他因为他衣领处的一个口红印跟他闹别扭,李少爷一开始还笑着哄他,但他却不依不饶,李太龙便有点不耐烦的把人推了一把。
  但不偏不倚,撞上了佣人之前放在那里的花瓶。
  花瓶的碎片扎进了膝盖,后来虽然是取了出来,但也留下了后遗症。一到阴雨天就疼得不行。
  也算是他年少不懂事的代价吧。
  也是在那时,管家为了让他少吃点苦,跟他说了那个影帝的事情,他才知道,原来他一直以为的恋爱,在人家李少爷眼里,不过是包养。
  仅此而已。
 
  ☆、02
 
  吴浩波的经纪人日天最近给他接了部新戏,《墓地之征》(其实就是mdzz=_=),讲的是两个家族的世仇,他演其中的男配,不算重要,但配上他那张脸,也是个抢眼的角。
  日天看着正埋头记台词的浩波,心里思绪万千,他还记着李少爷把这人交给他的时候说的话:我怎么给你的,你怎么把人带回来。
  ……啥意思啊!!
  拍个戏而已又不是去深山老林录节目!还能出什么意外吗!
  但他也有些被震惊到了,他一直想着吴浩波可能已经不受宠了,所以才会这么不温不火的在圈子里混了这么些年。但如今一看,好像不是这样啊。
  光这部戏,这李少爷看着就比吴浩波要上心很多,他当时和吴浩波说这部剧肯定能让他红的时候吴浩波好像还皱了皱眉,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所以说,不是李少爷不想捧,是人吴浩波自己根本不想红啊。
  “日天,有水吗?”
  吴浩波的声音打断了张日天的意识流,他一个寒颤,有种背后说坏话被人抓到的心虚感。
  “你等会,我去拿。”说着就打开门出去了。
  门刚关上一会,就又被推开,吴浩波还以为是日天,一句“这么快”还没说出口,就因来人的脸怔在原地,半句话也说不出了。
  “很意外?”李太龙笑着站在门口,一只手却灵活的反锁了门。
  吴浩波点点头站了起来,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进他,本来以为足够淡漠的心却还是颤抖了起来。
  李太龙走到沙发坐下,一把拉着还站在那里的吴浩波坐在他腿上,手掐住了他的下巴。
  然后就是一个深吻。
  浩波的手很自然的放在了李少爷的肩膀上,让李少爷有了被依靠的感觉,放在他腰间的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又摸又捏,直捏的吴浩波手指无力,眼眸含水,看的李太龙恨不得立刻提枪就上。
  可惜不行,他上次探他的班时没忍住差点把人在化妆间当场办了,事后就被发了一通脾气。
  按理说他李少爷想干嘛干嘛,哪里会听一个被他包养的小玩意的话,但他就是爱听,还高兴的不得了。
  这几年吴浩波在他身边越发懂事乖巧,看见他身边的莺莺燕燕也再没了当初吃醋撒泼的劲,眼神里总是平静无波,也不再跟他顶嘴耍无赖。
  他应该开心才是,可是恰恰相反,他却越来越不满足,他想看到从前的那个吴浩波,那个嘴里说着爱他,眼里心里都只看得见他的吴浩波。
  所以当他难得跟他发脾气的时候,他高兴还来不及,哪会舍得生他的气?
  高高在上的李少爷还没意识到,这就是他向来不屑的“犯贱”。
  
 
  ☆、03
 
  后来李少爷又抱着吴浩波亲了一会儿,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浩波,浩波?你怎么把门锁了?”
  吴浩波红了脸,推了李太龙一把,没推开,就又气又羞的瞪了他一眼,那一眼里水光粼粼,含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勾的李太龙没忍住又亲了上去。
  这回吴浩波直接用了全力推开他,跑过去开了门。日天一边念叨着一边拿着水走了进来。
  “你说说你这孩子大白天关什么门……”
  啪嗒,水掉了。
  跟吴浩波对戏的是当红小生,张正荣。这人生的粉面桃花,但为人处事不冷不热,端的是一副高姿态。
  但他一看到场内的李少爷时眼神都直了,周身的气场也立马变得不一样了。
  他有些急切的走过去,悄声问道,“太龙,你是来看我的吗?”虽是问句,但他却好像已经笃定了一般,脸都红了。
  吴浩波远远看过来,只觉得郎才郎貌,分外登对。
  李太龙看了他一眼,笑着捏了一下他的下巴,“好好表现,让我看看你的演技。”
  张正荣拼命点头,全然是一副热恋中的小男孩模样。
  “那……待会下班一起吃饭?”
  李少爷看了一眼远处的吴浩波,心里也不知打着什么主意,“好。”
  吴浩波回到家的时候果然没见到李太龙,他想了想当时张正荣兴冲冲的拉着李太龙走的样子,又不由得讽刺的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在笑谁。
  管家张海洋迎了上来,接过他手里的包,“吴先生,饭已经准备好了。”
  吴浩波说了声谢谢,便走到了饭桌旁坐下,今晚的饭菜依旧是几人份的量,可惜,吃的还是只有他一个。
  吃过后,吴浩波捧着杯茶不紧不慢得喝着,张管家静静的站在一旁。
  “张管家,你会不会觉得我不懂事?”
  “怎么会呢?”
  “那我为什么觉得李太龙对我越来越不满意了?”
  茶水的热气蒸腾开来,一片雾气里张管家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踌躇了片刻,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总不能实话告诉吴浩波,少爷不是对他不满而是对自己不满吧。这两个别扭的人啊。
  时间的指针指向十点的时候,李太龙回来了。
  吴浩波有点惊讶,这人竟然没有春宵一夜,不是他以往的风格啊。
  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走过去帮李太龙把大衣脱了下来,李太龙低下头看着乖顺的吴浩波,不知怎的,突然觉得分外窝心,就好像家里有个人一直等着自己回来一样。
  吴浩波把衣服挂在衣柜里的时候他忍不住从后面抱住了他,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闻着他温暖干净的气息,觉得时间如果停在现在这一刻,好像也不错。
  吴浩波僵了一下,忍住了没动,忍住了他身上陌生的古龙水味,忍住了想重新洗个澡的冲动。
  被抱到床上亲吻的时候,吴浩波闻着李太龙身上挥之不去的陌生香味,迷迷糊糊的想着,估计再过不久自己就要搬出去了,毕竟不论是外貌还是年龄,张正荣都比他优秀太多。
  等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一定不能失态啊。
  
 
  ☆、04
 
  今天这场戏拍的是吴浩波演的角色,文清,文家长子。由于文家次子误闯了唐家祖坟,回来后便一直恶疾缠身,有高人指点说唯有唐家有解药。于是文清为救弟弟,跪在了唐家大门前一天一夜。
  吴浩波直挺挺跪在门口,路边有人不断指指点点,日头猛烈,他被晒得嘴唇干裂发白。
  突然大门猛地被推开,耀眼的日光下一名身长七尺的男儿踱步出来,正是张正荣。他看着跪在那儿的吴浩波冷笑一声,“文家公子,你,也有今天?”
  “卡!吴浩波,正荣说话的时候你别打颤!跪好了!再来一次!”
  “卡!吴浩波!说了多少次眼睛里要有感情!再来!”
  “卡!……”
  “卡!……”
  无数次NG,吴浩波跪在那里已近五小时,原本被化出来的惨淡唇色现在已是一片青白,额头也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他覆盖在衣服下的膝盖已经红肿的不成样子,但他没说什么,紧抿着唇死扛。
  导演烦躁的扔下喇叭,“算了算了!明天再拍!”
  听到这句话的吴浩波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支持,整个人倒在了坚硬的地面上,砰声作响。
  张管家很是心疼的看着吴浩波给自己的膝盖上药,“吴先生,真的不去医院看看吗?还有,真的不用告诉少爷吗?”
  “不用”,他疼得“嘶”了一声,“不用给他添麻烦了。”
  这怎么能叫麻烦啊!少爷知道了肯定要心疼的要命!
  后来张管家还是自作主张的给李太龙打了电话。
  李太龙接到电话后就一路赶回了家,一打开门就看到吴浩波坐在沙发上抹药。
  吴浩波看着李太龙阴沉的堪比龙卷风的脸色心想,好了,被抓到现场,这下死的透透得了。
  李太龙心想不是他的错不是他的错不能对他发火不能对他发火,忍了又忍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你他妈傻啊!自己膝盖有伤还在那里跪几个钟头!自己的身体不懂得照顾谁他妈会来关心你啊!”
  身后的张管家抚额,又搞砸了。
  他几步走过去,一把拽起吴浩波,“你不在乎是不是?!好!”
  他拽着双腿无力的吴浩波上了二楼主卧,进去就把人压在床上近乎暴力的撕了他的衣服,吴浩波惊慌的挣扎着,双手抗拒着李太龙的胸膛,“你干什么!”
  “干你!你不是不疼吗?不是不在乎吗?好!我让你疼!我让你长记性!”
  ――――
  李太龙看着李宝杨给昏迷的吴浩波上药,嘴唇青白,手指一直不受控的颤抖,眼神也透着死一般的灰白。
  宝杨起身后,看了一眼木头一样站在那里的李太龙,她向来是不屑于这个家族里天分甚高但又不思进取的表哥的,但现在看着他惨淡的脸色,她竟生出了一点怜悯之心,原本因半夜被拉起来出诊的怒火也消了不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