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欢男爱(双性生子) 作者:圈圈

字体:[ ]

 
风格: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
 
腹黑忠犬攻X高冷精英受,1V1!!
 
周鹭承认被人爱是件很幸福的事,但是每天被人操......这!得!看!心!情!
 
凌玺坚持秉承好攻三大原则:每天宠你、爱你、操翻你!
 
注1:双性受+生子(受平日高冷,床上娇软- yín -荡)
注2:有肉有剧情,肉占60%+
注3:更新不快,坑品不用担心--SSS级!
 
 
1、噩梦来袭
 
‘啪’的一声,周鹭将一份报告书扔在一个身材矮小神情颓丧的中年男人身上。
 
“这就是你的成果?”周鹭冷笑一声,勾起唇角嘲讽,“你怎么好意思拿来给我看,就这种小学生水平,只够写封辞职信!”
 
周鹭的声音不高,不过早在他踏出办公室的那刻起周围的同事就噤了声,现在纷纷用八卦好奇的眼神朝这边瞟,心里都在想这个周冰冰今天又要发飙了,欲求不满的单身精英好可怕啊。
 
中年男人不敢抬头,感觉到周围投过来的异样目光脸上涨成了猪肝色,“……我马上修改。”
 
看着对方蹲下身胡乱去捡地上散落的报告书,周鹭的眼里连鄙视都懒得有的,环起胸踩在一张对方伸手想去捡的纸张上,冷声道,“不用了,我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
 
听清周鹭的意思中年男人猛地抬起头,眼里闪现着惊恐,“周……周总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改,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啊……”
 
周鹭冷哼一声,“我想你还不至于蠢到听不懂人话。”
 
说完周鹭神情淡漠地看了中年男人一眼,转身回办公室。
 
周鹭一走,周围同事都松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撞到他的枪口上,后又同情地看了眼楞坐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却始终没人愿意上前安慰一句。
 
周五晚上。
 
时钟已经走向十点,但是坐在办公桌前的周鹭一点都没意识到,只是皱着眉修改公司这次新品发布会得企划案。
 
他的办公室外早就已经漆黑一片,从来没有哪个同事有胆量敢陪他加班的,好在他也习惯了一个人。
 
企划案告一段落后,周鹭闭上眼揉了揉眉骨,直到眼睛的酸涩感缓解了些才睁开,视线正巧落在办公桌右上方的相框上。
 
相框里的照片有些发黄,两个穿个白色短袖T和牛仔裤的少年肩靠着肩站在一起,年纪都是十七八岁的青涩模样,其中一个极其俊秀的少年脸上只露着浅浅的笑意,另一个男生却豪放很多,眼睛笑得快没缝了,嘴角大张很是开心满足的样子。
 
周鹭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疲色,视线也缱绻在那张大笑的脸上久久散不去,他突然觉得自己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伸手取过杯子里面已经没水了,周鹭轻哼了声准备去接水,只是不知怎么刚站起来就觉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转,扶着太师椅就要倒下,杯子也摔在了地上。
 
周鹭皱着眉甩了下头,昏沉感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严重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口处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声响,周鹭随声抬头看去便见一个身材矮小的黑色身影朝自己走来,只是他视线有些模糊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周总监。”
 
那个身影开口喊了一声,周鹭反应过来是前几天被自己赶走的孙大伟。
 
周鹭勉强站直身,冷着眼看着孙大伟,“你怎么进来的,滚出去!”
 
本想声色俱厉的呵斥他,只可惜因为现在身体虚软没有一点平日里的气势。
 
孙大伟猥琐的嘿笑了两声,上前一把将他推回太师椅上,“我看你身体好像不舒服,特意进来服侍你。”
 
周鹭整个人软在椅子上使不上力,只能抬头冷眼看着孙大伟,“滚开……”
 
孙大伟却走进了一步,身上的臭味熏得周鹭简直想吐。
 
“哎呀,周总监怎么这么不近人情啊,我真是一片好心啊。”
 
周鹭抿起唇角,他知道自己着了这个废物的道了。他现在身上武力值全失,只有用语言让对方退步。
 
“孙大伟,我给你……一次机会,现在……立刻从我面前消失……否则……否则我让你下半辈子在监狱里过!”
 
周鹭艰难地说完一整段话,视线看向桌子上的电话机。
 
孙大伟立马抱着胳膊现出一副害怕的懦弱样子,“周总监,我好怕,我马上就滚,你不要抓我。”
 
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周鹭,你以为你还能威风得起来,老子今天能把你弄成一条死狗你信不信!”
 
说罢便一把拽起周鹭的领带将他从椅子上提起来甩在地上。
 
周鹭闷哼一声,下巴、胸腔都结实地撞在冰冷的地板上,阵阵钝疼传至全身。
 
孙大伟却不等他喘口气,一脚踩在了他的手背上。
 
 
2、秘密暴露
 
“啊!!”周鹭哀嚎一声,另一只手反射性地去抓孙大成的脚。
 
“哎呀,周总监,你看我这眼神,没看见你的金手在这儿呢,真是对不起啊。”孙大成嘴上虚假地客套着,脚下却重重地碾了下去,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唔……”周鹭整张俊秀的脸都扭曲了,身体蜷缩在孙大成脚边,这种撕肉断骨的痛将他原先迟钝的脑部神经全都重新提了起来。
 
“……孙大伟……你想怎样!?”
 
孙大伟蹲下身子,伸出一只脏臭的黑手摸向周鹭浮了一层薄汗的脸,嘿嘿笑了两下,“周总监,我是废物挣不了钱,攒了几个月就买了这么一双皮鞋,现在脏了,想你给我舔舔。”
 
“你他妈的做梦!”
 
周鹭咬牙切齿地盯着孙大伟,眼中现出一片红血丝,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受过这种侮辱了,少年期那段不堪的记忆在他脑内聚拢,将压抑在心底不敢让任何人窥视的恨意全都翻了出来。
 
孙大伟被他这个带着杀气的眼神怔住了,一时竟有想逃出去的错觉,可一想周鹭被自己下了药,根本翻不了大浪,便一巴掌甩在了周鹭的脸上。
 
“周总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想想舔还是不舔。”
 
手背上又传来一阵剧痛,周鹭咬着牙才没喊出声,可呼吸却粗重了很多。
 
“……孙大伟……就算你今天杀了我……你在我眼里也还是听不懂人话的废物……”周鹭冷笑一声忍着痛继续说,“我怎么会听一个废物说的的话!”
 
孙大伟一听立马发了疯一样对着周鹭拳打脚踢,“就是因为你这个贱人,让我丢了工作,没了老婆孩子,你竟然还敢骂我是废物!”
 
周鹭咬紧牙一声不吭,他从来就没有屈服的习惯。
 
孙大伟发泄了一阵后冷静了一些,才想起自己今天晚上的目的。
 
“周鹭你真当老子不敢杀你?老子是要你生不如死啊!哈哈哈!”
 
说完便抓住周鹭的头发,将他硬生生拖到办公室中间的沙发上。
 
周鹭浑身都在叫嚣着疼痛,明明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疼晕过去了,可是又被下一波疼痛感浇得清明,就这样来来回回地受着煎熬。
 
孙大伟伸手去扯他已经松垮下来了的领带,再抓着他的两边衣领一扯,名贵衬衫上的水晶扣便哗啦地蹦到地上。
 
看着周鹭的身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伤痕孙大伟眼中显露出兴奋的光,他很满意周鹭现在被自己折磨得软弱无能的样子。
 
周鹭一开始还处在缓解身上剧痛的阶段没有反应过来孙大伟要做什么,等到孙大伟去解他的皮带时,周鹭瞬间清醒了些随即挣扎起来。
 
孙大伟没想到周鹭都这副模样了还有这么大的力气,一火大便‘咔嚓’地卸了周鹭的两条胳膊。
 
周鹭闷哼几声,上身失去重心摔回了沙发上,却仍抬腿去踢孙大伟,孙大伟见他不识抬举,便胡乱抽出他的皮带,在他身上来回抽了几鞭,力道很大,鞭鞭见血。
 
周鹭再也忍不住哀声叫出来,挺着背像一条在砧板上划满刀口的鱼,张着嘴进出气。
 
孙大伟看他像是要立马晕过去,骂了声‘妈的’,从他身上站起来在口袋里掏出一支针管。
 
周鹭已经不知道孙大伟在对自己做什么了,他觉得自己处在一个漆黑漩涡的边缘上,他很想就这样不管不顾地陷进去,只是不知有什么东西拽住了自己的胳膊,将他渐渐拽离了漩涡的边缘,越来越远。
 
孙大伟将药剂注到了他的体内,又起身去接了杯水,浇在了周鹭的身上。
 
尖锐的刺痛感逼得周鹭睁开双眼,几秒钟后他便发现自己身上泛起一股很酥软的疲意,只是思维却越发清晰。
 
“这是我用最后一点钱买的好东西,专门孝敬你的。”孙大伟蹲在周鹭边上涎着笑说。
 
周鹭的脸高高地肿着,只能半睁着眼看向孙大伟,“……孙大伟……求你住手,我可以给你一笔钱……够你花一辈子。”
 
孙大伟拉他裤链的手停住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永远一副高高在上、天不怕地不怕的周鹭竟然求他了。
 
周鹭见他停了动作以为有了转机,正想开口继续劝服他,不想孙大伟一屁股坐在他腿上大笑起来,“周总监你已经没有舔鞋的机会了,就像我没有机会修改报告,没有机会见到我女儿一样!”
 
说完便将他的西裤退到膝下,又迅速的将他的白色内裤也扒了下来。
 
周鹭近乎绝望地闭上眼,他最不耻的一面竟然是在这种不堪的状况下被人发现……
 
孙大伟看到周鹭肉根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又是一阵刺耳的讽笑,“没想到周总监长得一表人才,下面的竟然是个不中用的装饰品,你这种尺寸怕是插不到女人的子宫里吧。”
 
孙大伟伸手拨了拨周鹭软着的肉根,还想再讽刺几句,却发现那两个小精囊下面似乎有一条能打开的缝。
 
孙大伟狐疑地一手提开周鹭的肉根和精囊,另一手插进周鹭闭合的大腿根处,用食指和中指一撑,那条缝竟真的让他翻开了一道裂口,还隐隐能见藏在底下的两片嫩红的小肉唇和小肉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