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认定的人 作者:繁星下的竹

字体:[ ]

 
文案
梁帆说:“不多和一些人谈谈恋爱,怎么确定谁是那个最适合我的人?”
陈迹说:“只要我决定和谁在一起了,他就是那个最适合我的人。”
陈迹说过:“一旦你心里第一的位置不再是我,我会放弃你。”
既然梁帆找到了更适合的人,那么陈迹要不犹豫的选择退出。
然而梁帆再来找陈迹时,才发现原来自己根本不了解陈迹。
陈迹会和梁帆重修旧好吗?
此文上半部虐,下半部甜,无固定风格。
此文还有两篇姐妹篇:
求婚得婚
恋上你的洁癖
 
按顺序《求婚得婚》为第一篇,本篇和《恋上你的洁癖》无先后关系,可以随意看。
 
友情提示:本篇和《恋上你的洁癖》是纯爱,《求婚得婚》是言情。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迹,叶汉文,梁帆 ┃ 配角:邱文军,邹桐 ┃ 其它:丁飒,孙喆
==================
 
☆、隐形情人
 
  陈迹把玩着戴在食指上的戒指,他的手指纤细而漂亮,戒指戴在他手上显得异常夺目。唯一遗憾的是,戒指并非度“指”定制,中指戴不牢,只能戴在食指上,而即便如此,每每到了冬天,受热胀冷缩影响,原本还能套牢的戒指,也只能勉强的戴着,随时一个不小心,会因为偏大而掉下来。陈迹很在乎这个戒指,每次洗手都异常小心,因为这是他到此为止的人生中唯一的一个男人送他的。
  “表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丁飒见对方低着头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颇有些不满。
  丁飒是陈迹的表妹,比陈迹小三岁。和丁飒风风火火的性格不同,这个表哥就像个闷葫芦,每次和他说话,总觉得是自己在唱独角戏。
  “你呀,这个名字还真没取错,陈迹,沉寂,还真是惜字如金啊。”丁飒开玩笑说。
  “小飒,别这麽说你表哥。”坐在丁飒身旁的男人开了口。
  这个男人叫孙喆,是丁飒的未婚夫。丁飒的第一任男友叫秦言,比丁飒还小着两岁。两人拍拖了一段时间,後来分手了。陈迹曾问过分手的原因,丁飒只是回答“性格不合”。也或许秦言注定就不是丁飒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所以当两人分手後没多久,丁飒就认识了孙喆。与之前丁飒主动追求秦言不同,这次是孙喆向丁飒展开热烈追求。丁飒欣赏孙喆这种敢爱敢追的性格,两人一拍即合,交往了半年,就准备结婚了。
  “不好意思,刚才你说什麽?”陈迹也发现自己刚才走神的厉害,面带抱歉的说。
  “哎~”丁飒长长叹了口气,转头向孙喆,说:“你来重复一遍吧。”
  孙喆无奈的笑了笑,对陈迹说:“下个月我和小飒的婚礼,记得出席啊。”
  婚礼...对,婚礼,刚才就是听到这两个字才走神的。自己这性取向,或许和婚礼无缘了吧。陈迹心里感叹。
  “还有,别忘了带上你的那个她!”丁飒调皮的眨着眼补充。
  “啊?”陈迹楞了一下,说:“我尽量。”
  丁飒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说:“什麽叫尽量?是务必!你不是说你们已经交往了三年了吗?可是到现在我们连她的背影都没见过。你该不会是在骗我们吧?其实,你一直都是单身?你是不婚主义者?”
  “小飒!”孙喆听女友越说越离谱,急忙出声制止。
  “难道不是吗?”丁飒完全不理会,继续说:“哪有人谈了三年恋爱还不肯出来见见你的亲朋好友的?我们就那麽见不得人吗?”
  陈迹尴尬的摇摇头,说:“不是。我回去和他说说,问问他的意见。”
  丁飒叹了口气,语气稍好了些;“表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性格,太容易受骗了。你把她带出来让我们看看,我们也好替你把把关呗。”
  陈迹点点头,敷衍的应了声:“好。”
  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陈迹又是在敷衍了,但丁飒也没有戳穿,她这个表哥的性格,她太了解,太逼他他会受不了的。
  目送丁飒上了孙喆的车後,陈迹没有打车,而是一个人慢步走了回去。
  “不是她,是他。”陈迹喃喃自语:“如果告诉了你们,你们,会祝福我们吗?”
  到了家,打开门,脱鞋进屋。有时陈迹蛮佩服自己的,明明那麽在乎那个人,却不会因为那人若即若离的态度和行为感到过分难过。似乎觉得,只要那个人心中最重要的位置是留给自己的就够了。毕竟两个男人相爱,要受到的阻碍太多。他还不愿意公开,那就继续瞒下去。自己不介意做那个人的隐形情人,反正对自己而言,只要真正需要他的时候,那个人会在自己身边,就满足了。现在这两个人,梁帆对外宣称的是单身,陈迹却一直声明有交往对象,至於那个对象是男是女,谁都不知道。
  换上居家服,打开电脑,随意挑了一个连续剧来看。这部剧前段时间蛮火的,叫《匹诺曹》,讲的是一个一说谎就会打嗝的女生和一个小鲜肉为了揭示真相一步步走向成熟记者的故事。陈迹看着看着,不由的想:如果梁帆也有这个个匹诺曹体质就好了,这样自己就可以问问,我现在还是你最爱的人吗?
  陈迹觉得自己近来越来越不自信了,开始怀疑其自己究竟还是不是梁帆心中的最重。明明他在三年前就送了这枚戒指给自己;明明这三年来每年自己的生日他都不曾忘记还经常制造惊喜给自己;明明他还是会不时的送自己一些小礼物。
  “人上了年纪,还真是容易胡思乱想了。”陈迹自嘲。
  手机铃声适时打断了陈迹的思绪,屏幕上显示的是“梁帆”,陈迹微微一笑,接起电话:“梁帆。”
  “在干嘛呢?”
  “看韩剧呢。”
  “一个大男人怎麽也看起韩剧了?”梁帆有些不屑。
  “闲来无事,就随便看看了。找我有事?”陈迹问。
  “明天有空麽?去看场电影?”
  “好啊,看什麽?”陈迹心里了然,他是实在没节目才会想到和自己看电影的,毕竟自己不擅长运动,两个男人逛街也不可取,还是在影院里看看电影打发时间比较实际,主要还是没什麽会注意。
  “随便,就最近挺火的那个《捉妖记》吧。”梁帆随口说了一部电影。
  “好,就看这个。”其实看什麽对陈迹来说根本无所谓,重要的是,梁帆有兴趣邀请他一起看。
  “那明天下午三点,我来接你,看四点十分的那场,看完吃晚饭。”梁帆安排好了时间表。
  “好。”
  基本上来说,无论梁帆的安排怎麽样,只要陈迹有时间,他都不会拒绝梁帆的约会。梁帆的爱好很多,运动,唱K,喝酒,什麽都来。而陈迹呢,是个内敛的性子,相对於动,他更偏向静,而且不喜欢人多。所以很多时候,梁帆有活动都不会找他。陈迹自己也觉得有点对不住梁帆,只怪自己太闷了。
  挂下电话,陈迹随手关闭了刚才在看的剧,揉了揉眼睛,离开电脑,进了浴室冲了个凉,干脆坐在床上看小说。
  第二天下午三点,梁帆相当准时的按响了陈迹家门铃。
  “我准备好了,出发。”陈迹笑着说。
  《捉妖记》是一部奇幻电影,有井柏然这样的小鲜肉,白百合这样的美女,也有曾志伟、吴君如这样的香港知名演员客串。内容有些搞笑,尤其是井柏然饰演的宋天荫意外怀孕还生了个萌妖胡巴这段。陈迹看的咯咯直笑,却发现自己身边的人没有任何动静。侧过头去一看,梁帆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睡着了。陈迹心想:明明对看电影没什麽兴趣,还提出看电影,看来你真是不喜欢一个人。
  电影结束後,梁帆开车载陈迹去了附近新开的一家西餐厅用餐。梁帆点了陈迹最喜欢吃的西冷牛排,自己叫了一份。新开的店客人不多,上菜很快,不一会儿,两份牛排就摆在了两人面前。
  陈迹边切着牛排边说:“对了,我表妹下个月要结婚了。”
  “你表妹?那个叫什麽飒的?”梁帆问。
  “丁飒。”
  “哦,对,丁飒。她不是才恋爱没多久麽,这麽快就结婚了?”梁帆有点惊讶。
  “缘分到了,迟早的事。”陈迹说:“他们说要我带上女朋友出席婚礼。”
  梁帆笑了:“哟,你什麽时候有女朋友了?我怎麽不知道?”
  陈迹也笑了:“你能陪我一起去麽?”他看着梁帆。
  梁帆明显一愣,原本笑着的脸僵了一下,说:“我们不是说好的麽,这几年先不出柜。这婚礼要是去了,不是不打自招麽?”
  陈迹看着梁帆,看了很久,看的梁帆有点不自在了,换了个坐姿,正想开口说什麽话来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陈迹却在此时开了口:“好,那就不去。”
  梁帆觉得刚才自己是想多了,立马扯出一个笑,说:“哎哟,那陈先生届时打算带谁出席呢?”
  陈迹笑着说:“谁都不带,如果哪天时机成熟了,那我只带你。”
  梁帆哈哈大笑,说:“好好好,到那天,我们要把恩爱好好秀一秀。”
  陈迹看着梁帆,他算不上非常英俊,但是很有男人味。尤其是他真心笑起来时候的,一反常态的很像个小孩子。陈迹很喜欢看他笑,似乎看着他笑,自己也会跟着笑。记得三年前,梁帆拿着戒指送给自己要求自己考虑与他交往,而自己点头答应的那刻,梁帆就是这样的笑着,那时候的笑容,一直深深刻在陈迹脑海里。
  这餐饭并没有因为梁帆拒绝参加丁飒的婚礼而搞的不愉快,反而两人一直谈笑风生,气氛颇为轻松。吃完饭,梁帆照例开车送陈迹回家,就在陈迹转身准备进公寓楼的时候,坐在车里的梁帆突然探出头叫了一声:“陈迹!”
  陈迹回过头。
  “今晚,我住你家吧。”梁帆说。
作者有话要说:  开个新坑,这里出现的丁飒是《求婚得婚》里丁飒,秦言的前女友~
 
☆、新任经理
 
  梁帆已经很久没有在陈迹家留宿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陈迹清楚的记得是在半年前自己刚搬进这新公寓的时候,梁帆说来实地祝贺,祝贺着就祝贺到了床上。之后这半年来,梁帆对陈迹的态度时而冷淡时而热情,尽管没有再在陈迹家留宿过,但还是时不时的会上来坐到深夜。昨晚梁帆突然提出要上楼,陈迹是万万没想到的。本以为看梁帆昨天看电影的表现以为他兴致不高,却没想到,到了床上却是热情高涨。导致早上醒来,陈迹还是腰酸背痛。
  梁帆已经去上班了,给陈迹留了一张纸条,说早餐他已经买好了放在桌上,早上他有个例会,先走一步。陈迹看着桌上还有些余温的豆浆油条,嘴角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笑意。“果然还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吧。”陈迹心想。
  吃完早餐,陈迹搭地铁去上班。陈迹现在在一家酒店就任人事部经理,这份工作是梁帆给他安排的,因为陈迹大学读的酒店管理,梁帆就托熟人给他安排了人事部的职位。以陈迹的性格,坐坐办公室最适合不过了。
  “陈经理,早。”酒店员工见到陈迹都礼貌性的向他问好。
  “早。”陈迹也报之他们以亲切是微笑。
  刚进办公室,人事部秘书蔡家慧就跟了进来,说:“陈经理,王经理请你现在过去他办公室,新任客房部经理已经到了。”
  “我知道了。”陈迹稍稍理了理衣服,出了办公室。
  王经理单名一个勤,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略显得有点发福,但为人相当和善,办事能力也很强,陈迹心里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