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水花一朵朵 作者:静舟小妖(下)

字体:[ ]

 
    第51章 叶书文的男人
  
    文浩穿着拖鞋,空着手下了楼。好在和院里的人熟悉,找人定了张附近电影院的票,在里面消耗了两个小时,然后才溜溜达达的回来。
    果然,龚程已经不见了。
    推门进屋后,文浩在屋里仔细看过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好像那个人没有出现过一样。
    文浩想了想,打开电脑,找到凤凰网,在网内搜索施弘言关键词后果然出现了很多的消息。看这类新闻,国内报道的都是被修改过的内容,还是看外媒更客观。
    其中有一则新闻吸引了文浩的注意力——【施弘言落马,谁才是背后真正的大老虎】。
    里面果然提到了龚家,以及依附龚家的另外几个大家族的势力分析,并且最后的结论,是龚家这次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被清洗掉。
    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文浩蹙眉捏了捏鼻梁,脑袋里浮现了龚厂长的模样,然后又出现了龚程失意的脸。难道龚家真的不行了?这是好事吗?算是吧,至少成了普通老百姓的龚程,自己就不用再怕了?
    心里不太舒服,不是说同不同情,但是确实有种兔死狐悲的伤感。
    最初,认识龚程的时候,这个人就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他利用特权欺负过自己,但是也帮助过自己,那时候的自己也处于人生最痛苦的时候,免不了就被这种照顾吸引了目光。
    不过小时候的感情难免浅薄,也只能想想而已,真正让自己爱上龚程,还是来了北京之后的重逢。那时候的男人变得更加的强势,但是也更加的会疼人,他被那种强大的温柔征服,完全被那个男人迷住了。
    他不会否认过去,也无法保证自己在那之后没有完全留恋过这段感情,毕竟那是他人生最幸福的时光,无论如何,他都愿意在脑海里给这段记忆留下一个位置。
    这个时候,他免不了会想,如果这个男人真的落魄到一无所有了,自己会同情他吗?或者说,面对失去了爪牙的龚程,自己有可能再喜欢上他吗?
    答案很理智,他会同情他,就像是在路边看见一个乞丐,他愿意拿出身上的零钱丢进那个脏兮兮的碗里。可是他不会再喜欢上他,无论是伤害还是快乐,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他心里既然有了人,就不会再让出位置。
    那么结论出来了,面对龚程的失意,他能够做的仅仅是墙倒的时候不去推一把,冷眼旁观罢了。
    龚程的事情被他很快地掀到脑后,还有半个月,世界游泳锦标赛就要开始了,这一次的世锦赛在中国上海举办,作为东道主的选手,这是一个夺冠的好机会。
    文浩不再去关注上层的风云诡谲,一心备战世锦赛。
    但是,也就是这半个月的时间,上层局势再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赵家出现巨大的漏洞,被龚家穷追猛打,薛家觉得赵家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撒手不管。
    两家的天枰再次平衡!
    局势稳定后,细数这次的生死厮杀,不得不说,真是两败俱伤。
    两家同时决定休养生息,门下子弟也被三令五申低调行事,龚程等人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那个时候上海世界游泳锦标赛已经举办在即。
    龚程前几天才出国参加了一场比赛,回国后就被告知可以自由出行了,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文浩。但是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文浩往上海去了,自己不如去上海找人。
    用手机在网上订了机票,正准备收拾行李,手机铃声响了。龚程拿起来看,名字叫小王。
    小王严格说来算是他哥哥的人手,主要就是负责在外面查探一些消息的,龚程有什么事情需要查也会找他,通常都办的很漂亮。四个月前,他让小王帮他查叶书文,最后得到消息,叶书文一直单身,曾经追求过女孩子,应该不会喜欢男人。这也是他对叶书文那边比较放心的原因。甚至,就算文浩喜欢上了叶书文,他也不认为让一个直男变弯有那么容易。因此才能够忍耐至今,都没有去思考更加激烈的手段的原因。
    接通电话,小王在手机里说:“三少,您之前让我留意叶书文,我一直安排了人手留意那边,今天有新的消息了。”
    龚程心里一跳,他很清楚,如果不是重要的颠覆性消息,小王不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难道说,叶书文和文浩在一起了?心里发沉,他哑着嗓子说:“说。”
    “叶书文前天住进了一家宾馆,在里面住了三天,就中途出来吃过两顿饭。开房的人叫魏汶,是个男人。”
    龚程的眉梢扬了起来。
    “他们的姿态很亲密,大概能够确定他们的情侣关系。”
    龚程的嘴角缓缓勾起,交叠的腿慢悠悠地晃动了起来,心情很好:“那个魏汶是谁?”
    “也是前国家游泳队的队员,奥运冠军,拿过很多的金牌。他和叶书文是同一期的队员,甚至在退役后,他们两个人还单独签约了美国的俱乐部。”
    “所以说,那个时候他们就搅合在一起了?”
    “……这个,我没有这方面的消息。目前知道的,魏汶在国外发展,和国内的一家大企业联手开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这三年的时间,一共回国了两趟。”
    “才两趟?是叶书文回去吗?”
    “叶书文好像这一年也只去过一次美国。”
    龚程的脚不晃了,身体坐直,眉心蹙着,“那他们是什么关系?炮友?”
    “……”小王沉默了一下,“我会安排人继续跟进。”
    挂掉电话后,龚程维持着原本的姿势坐了很久。
    叶书文有爱人这件事,绝对是个好消息。可是这两个人如果作为情侣的关系,见面的次数未免又太少了,这很不正常。而且最让他不高兴的是,叶书文确实对男人可以。
    所以……能说gay的雷达果然敏锐吗?文浩竟然真的可以发现叶书文的真实性向?那么现在最关键的是,他确认了没有?
    分离的时间有点长了,他对文浩的了解变得越来越模糊,已经不能凭借印象去推断文浩怎么想的,甚至可能做过什么。
    有什么办法阻止文浩呢……不,不对!
    龚程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打,频率稳定,一下又一下。
    为什么要阻止文浩?只需要在叶书文的感情上推波助澜,只要叶书文有了爱人,文浩就没有机会了。这样的方法,可比自己直接出面阻止更好。
    但是……男人心里曾经有过别人,这总是一件不让人开心的事。
    当天下午,龚程去了上海,一路上都在犹豫,这件事有没有告诉文浩的必要。
    最后他想,为了预防万一,在更详细准确的资料出来前,就暂时先这样吧。
    虽然是东道主,文浩他们还是提前一周去了上海准备,然后受到了“地主”袁铮家的热情招待。他这才知道,袁铮的出身很不错,虽然没有龚程那么夸张,但是在上海也算是有钱有势了,就算龚程来当“过江龙”,在这中国有名的魔都里,怕是也强不过袁铮这条“地头蛇”。
    玩过三天,然后开始进入场馆开始适应场地。文浩本以为开始训练了能够见到叶书文,可是叶书文一到上海就消失不见,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大家的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少了一名助教,没有任何的影响,只有文浩心不在焉,频频寻找叶书文的身影。
    在赛前的一天,文浩在比赛场馆的看台上看见了龚程。龚程并没有回避他,而且那天落魄失意的男人像是自己的幻想一样,男人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率性的坐在观众台上,悠然自得。
    文浩收回目光,视线落在叶书文的身上,就在昨天,叶教练终于出现了。不清楚叶教练这些天干什么去了,就算问也被敷衍了回来,只是觉得很疲惫的感觉,但是心情看起来不错,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叶书文正在和游明杰说话,脸上的笑容很灿烂,文浩也看得心情大好,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喂!”刘浪抱着水线,才游完400米回来,还喘着大气,“你这次的重点是放在400米还是800米啊?提前透露一下,免得咱们自相残杀。”
    文浩收回视线,笑道:“400米。”
    “骗人!才拿了800米的冠军,怎么可能不把注意力放在上面?不老实。”
    文浩耸了耸肩膀:“你不信也没有办法。”
    刘浪又和文浩打趣了几句,突然说:“你看见了吗?龚程又来了。”
    “……”文浩发现最近刘浪会特意的在他面前提起龚程,那种试探的感觉很强烈,是已经确定了吗?即便如此,也不能点头承认。暂时就这样吧。
    刘浪其实并没打算逼着文浩承认,到时候其实不光文浩尴尬,他也一样。会提到龚程,只是因为看见龚程他就觉得这两个是一对,不自觉的就提到了人。
    两个人都觉得这个话题不好,干脆对笑了一下,又潜进水里,游了出去。
    
    第52章 再拿冠军
   
    比赛的场馆使用率太高,强队弱队的都要在里面游一游,所以每个代表队下水的时间都不多,很快中国队的时间到了,文浩从水里出来。
    他拿背包的时候,视线不经意的一扫,就发现龚程也从座位上起来,一副要走的模样。
    那架势,好像就是专门过来看自己训练的一样。
    文浩觉得无奈极了。
    龚程是个存在感很强的人,很难让人忽略,更何况龚程总会刻意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想要装成看不见都不行。他对龚程的所作所为愤怒,然而面对龚程的这种做法,却实在无能为力。
    他总不能突然冲上去撵人吧?别人怕是会把他当疯子看。更何况自己这么做只会让龚程称心如意。
    算了,努力无视吧。
    这次的世锦赛赛程安排的很宽松,整个赛程持续了半个月。头几天也没有文浩的比赛,不过他会去赛场给队友加油,而且跳水和花样也是游泳系统,大家平日里进出、比赛什么的都很亲近,也会去助威加油。
    每天他都能看见龚程,最开始是坐在中国代表最大后方的观众席,后来坐在中间的位置,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坐到代表队的位置上了,跟自己隔了大概八个位置左右,现在正和总教练周明相谈甚欢。
    今天下午有800米的预赛,下去游了一场,顺利小组出线,进入了半决赛。
    可惜,成绩远没有上次日本的比赛那么好,那一次他是真的拼尽全力了。
    又过一天,文浩蓦然发现,自己和龚程中间竟然只隔了两个人,那个男人神态自若的坐在游泳选手的中间,好似自己也是来参赛的。
    文浩觉得心里发沉,坐立不安的。是不是明天以后,这个人就堂而皇之的坐在自己的身边了?
    上午400米自由泳的半决赛游完,顺利进入决赛,而且赛道在第三道,非常好的成绩,说明他是以第三名的成绩进入的决赛。
    回到看台上,自己的座位旁边,果然坐着龚程。
    文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