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就是要你+番外 作者:木牧三

字体:[ ]

 
文案:
     被一个男人上了也就算了,偏偏还被他缠上。缠上也就算了,自己竟然还觉得这个男人还不错。
 
老婆提出离婚、公司遭遇危机、就连男人都被自己连累受伤...
 
你以为一切都是巧合,都是命中注定。却不曾想,在注定的相遇后,他安排了所有,只为拥有你。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岩、陈然 ┃ 配角:顾宇、萧炎等 ┃ 其它:
==================
 
  ☆、离婚就不该喝酒
 
  左岩推门走出民政局,外面的太阳有点大,照的他有些睁不开眼睛。他看看拿在手上的绿皮本,想起刚刚妻子毫不留恋离去的背影,有些站立不稳。
  左岩和妻子杨澜结婚已经三年了,两人从恋爱到结婚都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波澜,感情一直都很稳定。随着左岩的事业越来越成功,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却越来越少。左岩知道自己有时冷落了妻子,也想尽办法补救,没想到妻子在一个月前还是提出了离婚的要求。他本来以为这件事能拖的久一些,能给他些时间来挽留妻子,却没想到房子车子存款,妻子什么都没有要,只为了能尽快和他离婚。
  “左岩,我已经不爱你了,我找到了自己真正爱的人,你放我走吧。”妻子含着泪求他的样子仿佛还近在眼前,左岩按了按酸涩的眼睛,开车回了公司。
  一下午他都有些心不在焉,秘书有些担心,忍不住开口劝他。
  “左总,您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家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给您打电话。”左岩本来想拒绝,脑袋里却尽浮现那墨绿色的离婚证,他觉得自己真是该好好休息一下。
  “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事情你给我打电话。”左岩和秘书简单交代完,拿着衣服和车钥匙出了门。左岩没有直接回家,他现在没法回去那个和妻子,不,应该是前妻生活过了三年的地方,到处都有前妻的影子,这让他很痛苦。他开车来到离家不远的一个酒吧,坐在吧台上点了不少酒。常在生意场上混,左岩的酒量其实很好,只是今天他心里有事又有意要喝醉,不一会他就有些意识模糊。
  左岩半撑着脑袋继续往嘴里灌酒,模糊中好像有两个人走过来递给他一杯酒,左岩想都没想就一口喝尽,接着他就真的失去了意识。
  “你没事吧?”左岩能感到有人在拍打自己的脸,也能听到那人在说话,却难受的说不出话。
  “唔,热...”左岩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就像被火烧着一样发烫,他抓住正拍打着叫醒自己的手,那手上的凉意让他觉得轻松不少。手的主人顿了顿,抬起另一只手抚上了左岩的脸,左岩偏着头无意识地在他手上蹭了蹭。
  当左岩的唇被吻住的时候,他清楚地听到压在他身上的人用充满□□的声音对他说:“我本来不想做到这步,是你勾引我的。”
  男人!左岩开始抵抗,他使尽全力却还是没有推开身上的男人,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却让男人的眼神更暗了几分。衣服很快被脱光,与空气接触的凉意根本不足以熄灭左岩身体的火热,左岩扭动着身体渴望更多冰凉的东西。
  男人微凉的手抚摸上他的胸膛,左岩说不出心里的感觉,他既希望男人赶快把手拿开,又希望这双手抚摸他身体更多的地方。
  左岩是个男人,他知道自己这是被下了药,也明白必须要□□才能来缓解这份燥热,他只是不能接受和自己上床的竟然是个男人!他能清楚的感受到男人的手在抚摸他,他的腰他的腿他的...
  “唔,嗯...别碰那里...”被别的男人抓在手里抚摸,这真是左岩这三十几年来遇到最荒唐的事。
  “舒服吗?舒服就叫出来,这里隔音很好。”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很有诱惑力。
  “嗯...啊!”
  “这么快就射了,你憋很久了吧。”男人的声音带着笑,让左岩有些恼火。他抬手想推开男人,却发现自己还是使不上劲。
  “你舒服完了,这次该轮到我了吧。”左岩有些不好的预感,可不管他怎么抵抗,那双手还是分开他的腿把润滑剂涂抹了上去。后面被撑开的时候左岩脑子里只剩两个字:荒唐!荒唐!荒唐!随后就被痛感打消了一切念头。
  “疼…”左岩皱着眉头手指无力的抓着身下的床单。
  “放松,一会就舒服了。”男人抓起他的手亲了亲他的额头。
  左岩脑袋一片空白,他的眼睛睁不开看不到,只能听到男人在耳边重重的喘息声。男人把他翻来翻去的换了几种姿势,他已经没力气反抗,做第三次时他已经失去了意识,甚至都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不就是被狗咬了么!
 
  左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在酒店睡着,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起身想拿掉在一边的衣服,下身传来的钝痛让他瞬间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左岩挣扎着半坐起身,掀开被子就看到自己满身的吻痕,拿被子的手有些僵硬。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一手锤在床上,却牵动了下身的伤口,让他又忍不住多锤了两拳。
  左岩穿好衣服准备退房,拿手表时却看到桌上有一张字条:昨天你可真热情,想要的话可以联系我。陈然。接着就是一串电话号码。左岩抬腿踢了一脚桌子,把字条揉成纸团使劲丢进了垃圾桶。
  左岩忍着下身的不适开车赶到公司,今天要和新的合作公司谈方案,他不想第一次开会就迟到。一路上左岩都在后悔自己昨晚的大意,也一直劝自己就当被狗咬了忘掉算了。到公司停车场的时候左岩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他拉了拉发皱的西装下摆,尽量平稳地向公司走去。
  关上办公室的门,左岩脱力地靠在墙上,下身一直火辣辣的疼,走路的时候他用了全身的力气才没让自己因为腿软溜到地上。手机突然响起让左岩吓了一跳,他靠着墙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到是萧炎的打来的,才抬手接听:“怎么了?”
  电话对面传来萧炎担心的声音:“你没什么事吧,昨天怎么不接电话。”萧炎的话让左岩又一次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脸色一变,低声说道:“没什么,别担心。”
  两人又聊了一会才挂断电话,左岩深深的叹了口气。秘书推门进来,看到靠在墙上的左岩吓了一跳,赶忙过来扶他:“左总,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没休息好。你找我有事?”左岩轻轻推开秘书的手,站直了身子。
  “陈氏集团的负责人到了,他们正在会客室等您。”秘书立马回答,她清楚左岩的做事风格。
  “好,我这就过去。”秘书看着左岩离去的背影,担心的皱了皱眉头:左总脸色不太好,走路姿势都变得怪怪的。
  左岩站在会客室门前深吸口气,说实在的要是可以他真的一下都不想动,可是今天这个合作方案很重要,对方公司的负责人都到了,他不能表现的太失礼。
  “您好,我是艺岩广告公司的负责人左岩。”会议室的沙发上坐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看到左岩进来,站起身来向他示意,走出沙发座握了握左岩的手。
  “左总您好,久仰大名。我是陈氏的法律顾问,顾宇。这位是我们的总经理……”他的话还没说完,一直坐在沙发上直直盯着左岩的男人站起身,男人很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伸出手握住左岩的手。
  “左总你好,我叫陈然。”陈然的手使了点劲,左岩皱了皱眉,把手从他手中抽出来。
  “你好,陈总这么年轻就这么大成就,真让人敬佩。”从进门起他的眼神就让左岩觉得不自在,咄咄逼人让他不敢直视。陈然,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悉,好像最近才见过的样子,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哪里,我是靠着我父亲的关系才能做总经理。左总才是真正的青年才俊,一点也不像三十几岁的人。”陈然的回答让左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人,轻松就承认自己是靠着父亲上位,让人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夸他。
  “左总你别介意,我们经理就爱说笑。”顾宇赶忙出来打圆场,他知道陈然是故意这样说的。陈然的能力公司的员工都有目共睹,根本没有依靠过他的父亲。左岩笑着摇摇头表示并不介意。
  接下来三人就这次的合作案进行了商议,说是三个人其实也就左岩和顾宇两个人在忙着讨论,陈然偶尔会提出些问题,其余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靠在沙发上盯着左岩瞧,那目光直勾勾的让左岩的额头都冒了些汗。
  合同敲定下来的时候左岩偷偷的松了口气,整个过程他一直在陈然的注视下坐立难安。他不明白为什么陈然一直盯着他看,但是他又不能问不能阻止,只能藏起心里的不耐烦,忍到商讨结束。
  “左总,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三人站起身握手,左岩的忍耐快到极限了,可以的话他现在就想把陈然一脚踹出会议室。
  “时间正好,左总没什么事的话一起去吃午饭吧。”陈然把合同递给顾宇,转头对左岩发出邀请。左岩没有说话,他不想和陈然一起去吃饭,可刚刚和对方谈好合作,不去又有点说不过去。
  “啊,我还有点事,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顾宇说完就提着包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左岩觉得更尴尬了,只能勉强回应:“那陈总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左岩说着就往门口走,可陈然的动作更快,比他先一步的挡住会议室的门。左岩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堵在自己前面的男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想要什么
 
  “陈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左岩不客气的问,他已经看出来这个男人是故意做这些事的。
  “左岩,你不记得我吗?”陈然的问题让左岩愣了一下,他对着陈然的脸瞧了一会。不得不承认陈然的长相很吸引人,见过一次的人肯定不会忘记这样一张脸。左岩思索了半天,确定自己应该没有和他见过面。陈然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不会记得,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反倒是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
  陈然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左岩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涌上了要出大事的预感。手机里突然传出暧昧的喘息声,陈然把手里屏幕转向左岩,左岩只看了一眼,脑袋就嗡的一声炸开了。
  视频里两个男人正在床上做某种运动,而那个被压在下面用双腿夹住男人腰的人明明就是自己!!!
  左岩伸手去夺手机,却被陈然一下子躲开了。
  “想起来了吗?”伴着视频里的喘息声,陈然偏过头在左岩耳边低声询问。
  “关掉!”左岩脑袋一片空白,他现在什么都听不到只想让那羞人的声音快点停下来。陈然很听话的按了暂停键,带着笑看着已经放空的左岩。左岩半晌才转头看向陈然,带着笑的陈然显得更加张扬,他才突然想起早上那张纸条的署名——陈然。
  “你想怎么样!”左岩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和陈然呆在一个房间里让他格外难受。
  “昨天晚上我太着急了,你身体没事吧。”陈然的语气很平常,可听在左岩的耳里却不是个滋味。
  “你想怎么样?”左岩压住想一把掐死他的欲望,继续问。
  “我就是关心你,昨晚上那么多次,怕你身体受不了。”陈然故意提起昨天晚上,他喜欢看左岩慌乱无措的样子。左岩到底是生意人,一下就看出了陈然的意图,反倒镇定下来。
  “你想要什么?”左岩知道陈然肯定不是为钱这样做,他现在只想知道陈然到底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左总,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复杂。我拍这段视频没别的意思,就是怕你今天醒来把我忘了。你看,果然还是得让我用这种方法帮你想起来吧。”陈然一直伏着身子在左岩的耳边轻声说话,低沉又性感很有诱惑力,但左岩只觉得这声音让他更不耐烦。他不知道陈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就没有搭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