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疯狂 作者:Yuantree

字体:[ ]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弱攻强受  高H 
 
第一人称弱逼攻X狂霸拽骚浪贱肌肉受 
 
Chapter 1
 
秘密,又是秘密。杰瑞那张叭叭叭用不停歇的嘴贴在我耳边倒豆子似的述说著他这一周、上一周以及上上周的生活,他说到兴头上的时候会抿一抿他粉色的嘴唇,像是要酝酿更多口水,然後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比尔,我要告诉你个秘密。
 
去他妈的秘密。所谓秘密不过是人与人之间愚蠢的信任交易。我悄悄贴在你耳边说些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作为对礼物的回馈,你用同样偷偷摸摸的方式告诉我一个小秘密。比如,我摸了一个金发小妞的屁股;我前天光溜溜的卷在被窝里让自己的老二爽上了天;我从老妈的藏钱的鞋垫底下摸出几张胡乱塞进口袋……
 
鬼知道杰瑞为什麽总会有这麽多的秘密,他不停地贴过来向我诉说诉说诉说诉说。我可没有秘密和他或者其他什麽人交换,或者换种说法,我是个坦白又恳挚的人,我不会偷摸金发妞的屁股,我也不喜欢光著身体在被窝里手- yín -,我更不会去偷我老娘的钱。
 
“比尔,我是个同性恋。”我那个空有外表的蠢货表弟忽然小声在我耳边说道。
 
他先是说“我是个同性恋”,再之前的那句是“告诉你个秘密”。我明明听得很清楚,脑瓜却像木制的齿轮一样又顿又涩的卡住,我知道我的表情肯定蠢爆了,没错,就是那种微微张嘴的蠢样。我两片嘴唇滑稽的裂开,发出音调怪异莫名吞音的几个词:“我猜得出来。”
 
“你之前就知道了?”杰瑞狐疑的望着,用他那双和我如出一辙的蓝眼。下一步,他会满含期待的死死盯住我,等着我缓慢道出我稀缺的秘密。那一刻,我以为是我在审视我自己。时间紧迫起来,我的喉咙和脑袋一样卡住,我说不出话来。
 
秘密本身带有的信任和公平本性被我的沉默浇淋上污迹。杰瑞扁起稚气的唇,用曲起的手肘尖戳我的肋骨。
 
我护住我单薄的肚皮,含糊说:“妈的,我没秘密。”
 
泛著水光的蓝眼睛映出被缩小成模糊一点的我,他在怀疑我,他怀疑我和他之间的该死的亲情和友情。
 
我清了清嗓子,像他之前那样神神秘秘的压低嗓音,说:“我曾经搞过一个男人。”嘿,臭小子,你大表哥的这个“秘密”可比你那个震撼多了吧。就像娱乐新闻中“范迪塞尔是个基佬”的爆炸性远低於“范迪塞尔被大屌俊男cao得肛口大开”。
 
我觉得这种真假掺半的陈述显然要比私藏秘密对友情的危害性大许多,但是转念想想,我这种“骗”只是一种博这蠢货开心的“善意谎言”。
 
我这句话像是炸进水中的一记鱼雷,杰瑞先是夸张的张大嘴,那片粉色的小舌头抵在下齿,接着意识到自己蠢像的杰瑞发出吞咽的声响,继而他的嘴唇开始不受控制的又张了开来。而他那两颗琉璃似的眼珠子似乎要从眼眶突破而出,这些变化着的表情让我忍不住想要捧腹。
 
压住自己下巴才勉强让上下两片嘴唇对接起来的杰瑞趁回过神来锤著我的肩膀大叫:“表哥,我见过你小时候穿着红色公主裙的照片。没想到你竟然……不过我实在看不出来。”
 
看看,连我小时候穿过裙子的事都被一清二楚的知道了,我还能有什么秘密?
 
我故作神秘一笑,冷静编造著:“恐怕你这连遗精都还没开始的小屁孩永远见不到一个健壮男人被人cao到哇哇乱叫的样子。”
 
“什麽?你还cao了他?”毛都没长齐的兔崽子又开始大呼小叫起来,连我语中暗讽都没听出来,真是蠢货。
 
我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用正经的表情为我的谎言加分。我颇为自豪道:“我一直都是上面那个。”
 
“嘿!表哥,他的身体品尝起来如何?”杰瑞白皙年轻的脸上泛起兴奋的红晕。
 
听到久违的“表哥”这称呼,我不爽的在心里将杰瑞怒踹多脚,直到他颤巍巍抬起他鼻青脸肿的愚昧面孔。人总是以征服猎物的大小来判断他人的能力,但是那群蠢蛋们究竟有没有想过,也会有犀牛脑闸失灵把自己撞死被体重不足百磅少女捡了个正著的时候。而我这蠢蛋表弟竟然因为我说我cao了个肌肉发达的肌肉男就对我尊重起来。
 
“表哥?”杰瑞抬起脸,又叫了我一声。没有颤巍巍,也没有鼻青脸肿。我把自己从幻想中抽离,又塞进另一个谎言中。
 
“他长得大概高我半头。”我吊著眼珠子看灰白的天花板,装出一副回忆前男友的深情表情。
 
“只有半头?”杰瑞这蠢货不满的嘟囔著。
 
“好吧,你肯定认为是高我一头。不过如果是高我一头,也就是高你一头。”我口头列出身高的等式。
 
“好吧好吧,半头,就像你说的,半头。”杰瑞妥协了。
 
於是,我用我超群的想象力描述出一个身高6尺3,体重220磅,*茎长7英寸多,有著棕色头发明亮眼珠和性感笑容的浑身均匀古铜色的大块头。
 
在杰瑞“再多说点”的催促下。我说:“他的屁股和胸部都鼓鼓的,腹肌也帅爆了。如果在他的腹部撒上水,腹肌轮廓的凹陷处甚至可以看到在沟壑处滚动的水珠。”
 
杰瑞眼睛眨著,问:“鼓鼓的是什麽意思?”
 
“见到过男人的乳沟吗?不是软绵绵的两团肉,而是被丝绒包裹著的弹性橡胶。那两块散发著男人惹人汗味儿的胸肌挤出的深沟,足够紧紧夹住手指或者手掌,甚至是你高高翘起的老二。想想吧,你那根硬挺还淌著腥稠粘液的玩意儿在那道乳沟里上下滑动,你的屁股压在这麽一个壮硕男人铁板似的小腹上,晃晃腰,然後让你子子孙孙的种子撒到他的胸口、下巴,如果他够骚,你可以让他舔那热乎乎硬邦邦的老二,男人粗糙的舌苔磨著龟*脆弱的小眼…埃里克就是这麽为我服务的。”我眼睛眨也不眨,就是说得自己快硬了。
 
 “他叫埃里克?”杰瑞问道。
 
我不可置否的一笑,捏著他的衣角,一直卷到他胸前,那缀著两粒红豆的单薄胸膛简直让人看了大倒胃口,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继续描述另一处鼓鼓的地方。
 
我说:“埃里克的屁股,能够把西裤撑出篮球似的弧度。你这屁股和搓衣板不相上下的尚且在吃奶的小基佬肯定想象不到。如果硬扯掉他的裤子,你会忍不住他弹性又圆翘的大屁股,中心那道夹得紧紧的深缝。那道股缝,让人忍不住用手掐住他两边的臀肉扒开。唔,那个手感,像是摸著细沙,手掌简直都被吸住了。”
 
看著杰瑞一脸垂涎的蠢样,我假装看了看表,实际是不知道再编些什麽了,於是拍了拍他的头:“我明天还得上班。”
 
杰瑞哈巴狗似的冲我吐吐舌头,然後拉下T恤,凑到我房间的角落对着在大笼子里滚风车的仓鼠说道:“晚安,艾米丽。”然后,他小跑出我的房间。
 
我冲著他的背影咧嘴笑了笑,好歹我现在有了个秘密,那就是我骗了这个蠢小子。
 
不过这个秘密只是个开始。
 
Chapter 2
 
也许真的有个埃里克,好吧,我得承认,在我的生活中确实会存在这麽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我的工作日的工作时间内,我常会看到他时刻骄傲竖起的棕色毛刷似的头发,当然,如果可以,我更希望看到的是马桶刷而不是他的发顶。
 
“比尔,我幸运的小宝贝儿,快给妈咪笑一个。”那时候小小的我正像是软体动物在粗糙的地毯上爬著,两只手抵在身下,支撑著肉多於骨头的幼小身体。我抬起头,看著我那对相互依偎著看杂耍似的漂亮父母,咧开嘴咿咿呀呀的咒骂著他们太过招摇的发型和衣服。
 
没错,就是因为我从我妈的肚子里挤出来的时候,我发出一声类似於笑的声响,让我那苍白著脸躺靠在病床上并且急需测试智商水平的美丽母亲将我视为“从一出生就会咯咯笑的幸运儿”。我的妈妈被上帝的奇迹感动的热泪盈眶,她从护士手中接过还没有睁眼的我,深情的搂在怀里,直到护士柔声劝告她:“小心!不要让你的大胸脯把他憋死。”
 
但是,作为一个人而言,你总会有想要放平嘴角面无表情的时候。但是我那对有脸无脑却如同璧人的父母却不曾这麽设身处地的想过。每当我咧开嘴想要嚎啕大哭或是板著一张脸略带忧郁看著我家的大型犬跳进我的摇篮将我玩具从中甩出时,我那顶著一头卷曲光亮金发的母亲就会一脸担忧的捏著柔软的黄色塑料小鸡的肚皮,强迫它发出刺耳的“咯咯”声,然後温和的鼓励道:比尔,你该多笑笑。
 
比尔,你该多笑笑。因为你刚出生就发出了和玩具母鸡一样“咯咯”的笑声,笑就是你的本能。
 
比尔,你该多笑笑。即使是你曾在学校里被那些青春期的男孩强迫在地板上跪下承认你是个恶心的同性恋,你那充满著正能量的父母也会摸著你的头发让你多笑笑;即使是你先被你不喜欢的有著烈火红唇和你母亲一样大胸脯的女孩强吻了,再在回家的路上被冒出来的歹徒用匕首抵住後腰,你也应该多笑笑。即使是你那个愚蠢的同性恋表弟烦你缠著你,甚至厚颜无耻的住进你的单人公寓,你也该多笑笑。
 
比尔,你该多笑笑。即使是你的眼泪顺著眼角狼狈的流下来。
 
话题回到我为什麽宁愿对面坐著的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马桶刷。这个原因似乎可以慢慢拉长,一直延展到埃里克·诺汀调回到我们总部时的场景。这位引人注目的新同事的左脚的皮鞋跟刚踩到门里的地面时,我就听到了旁边某位身材招摇的女士咬断自己桃色指甲的声音。
 
这位身材高大健硕,相貌英俊性感的新同事散发著惹人的荷尔蒙。他从我身旁经过,身上没有毒死苍蝇的男士香水的味道,而是一股充满阳光的健康男人的体香。我侧过头,看著旁边的几位女同事微微张开嘴,轻轻卷起舌头,并且将拉著套装的衣摆,将软白傲人的乳沟挤了出来。
 
比尔,你该多笑笑。我妈妈手里开始捏著黄色的小母鸡。於是我将嘴角的弧度扯大,十分友善的打著轻松的招呼:“哈喽!”
 
我的新同事,也就是那条惹人的健壮公狗埃里克,将他那性感又漾满暖意的带电眼睛移到我脸上。那眼神不仅会让这座禁锢著欲望的钢铁办公室的男男女女为之沉溺,也会让办公室之外的任何他的同性异性为之疯狂。只要他露出他那和婊子有著相同意味的勾引笑容,恐怕连最渺小的微生物也不会幸免於难。
 
没错,埃里克·诺汀用他那双如同幽邃棕色傍晚的眼睛盯著我瞧了那麽一会儿,然後英俊的脸上摆出一个略带挖苦的笑,他声音磁性的让那些平时假正经的女士们夹紧双腿和性取向为男的我换了一个颇为潇洒的坐姿,接着,他对我说:“嗨,小个子。”
 
他走向我,露出那种独裁者绞杀异端之后的那种骄傲的胜利神情,他看起来像是想要同我握手,但是实际上在我站起来之前,他贴到我耳边,悄声说:“你笑得比狗屎都难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