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半梦半醒半夏离殇+番外 作者:王沐汎

字体:[ ]

 
 
 
文案
所谓爱,所谓离别,不过是一个发现,一个转身。 喜欢就在一起,不合适就分开,所谓幕起幕落也不过匆匆谢幕,不顾身份 ,只因甘愿守护。他少年英姿,坐拥穷尽美艳,她美艳其中却不敌少年俊朗身材,他们契约交换所得来的,是他对他爱情的守护。“我与他契约交换只为映入你眼眸,到头来却不敌他一句温柔”……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汎,夏梦,初琳婉,欧阳恭 ┃ 配角:陈博伟,林梦雨,初宏,许琪 ┃ 其它:夏天启,林渊
 
 
 
  ☆、初夏微凉
 
  初夏,微凉,头顶的晴空映射着有些略显焦灼的街道。车水马龙间,高挑少女们尖锐的高跟鞋奋力的摩擦在马路上,发出狰狞的声音,难以嗅鼻的汗液中夹杂散发着玫瑰香水的味道,让人作呕。眼眸中反射出太阳的余热,烧灼的人发烫,她望着擦肩过的离别默念“珍重”。
  原本她与他是旧相识。女孩儿有个好听的名字,初琳婉,是杞佑公司总经理的千金,一出生便被各路商业精英捧在手心精心的呵护。
  天生娇艳的她年幼时便格外爱护那黑顺的长发,天生水蓝色的眼睛赢得不少人的青睐,但她却只记得那个不爱出声的少年“陈泛,今晚来我家聚吧,我爸爸和叔叔正好谈生意”,她微笑着俏皮的拉拉他的手,却被转身甩开只留下一句“哦,好”。
  晚宴上陈泛不明所以,年幼的他却有着极为精明的头脑“只是单纯的沟通外资情况,为什么弄的这么隆重”,他小声的询问着身边的陪同,随即便大声喊道“喂,夏梦,我在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啊”,少年一惊急忙回过头迎着各方投射来的目光尴尬的回应到“叔伯已经答应初经理,愿意让你做琳婉小姐未来的老公”。
  远处的琳婉笑的得意眼中充满着幸福和期待,陈泛看着夏梦并无惊澜的眼眸心底划过一丝悲凉。
  陈泛其实极为厌倦这样的商业交易,更何况是一直被作为榜样的夫亲以自己的儿子作为筹码,这时陈泛心里格外厌恶这样的关系,宴会结束后琳婉拉着陈泛约他一起跳舞,可陈泛却并没有这样的心情,说了一声抱歉,便早早的拉着夏梦离开。
  说到夏梦,一个听起来细腻微甜的名字,夏梦与陈泛自满岁起便一起生活,在外人来看与其说是陈氏双亲好意收留夏梦不如说是为了弥补内心的负罪感。
  夏梦出生那年,夏氏集团正直巅峰阶段,而那是陈氏集团仅作为夏氏旗下一个不起眼的外贸公司,令人奇怪的是,陈泛的母亲林梦雨与夏母关系极好,并且两人分娩日又极为接近,两位小公子一下生便赢得两家欢喜,可不知为何,夏母一直没想好要给孩子起什么名字,这事便一直耽搁着,直到夏梦满岁那年。
  陈泛的父亲陈博伟忽然手拿公司大量股份收购夏氏集团并重新做名“顾佐”,而夏梦父母竟不知踪影只留下一个尚在襁褓的幼子,林梦雨心生怜惜便将孩子抱回家中与自己的儿子一同抚养,并以自己为媒介,将他取名为“夏梦”。
 
  ☆、我想和你聊聊天
 
  陈泛与夏梦两人从小一路走来,并肩在同一所小学、同样的初高中、以及最令人羡煞的政法大学,不知不觉间二十多年的手足关系似乎并不仅于这样。
  陈泛长的英俊一向身姿矫健,每到一处都会引来不少女孩儿的唏嘘,而夏梦倒是像及了他的名字,生的俊俏却格外惹人怜惜,陈泛常将他护在身后平日生活里也是格外照顾,这引得不少法学高才美女动怒,当然,这其中自然少不了那个初琳婉。
  自从小时候初琳婉被许配给了心爱的陈泛,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宣示主权,当初,琳婉为了能跟陈泛进同一所大学不惜动用一切势力冲破各种风言风语的阻挠,一如所愿得进入了政法大学,为了让陈泛对自己动心她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爱心早餐、公车偶遇、专职接送、生日惊喜、高调示爱、帮他削弱对手……,但陈泛并不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惹得琳婉束手无策。
  “老公,咱们好好谈一谈吧,我在校外咖啡厅等你”不等陈泛回应琳婉便挂断手中的电话,她真怕陈泛会再一次回绝。
  而电话那头,陈泛不耐烦的将手机扔到床上,一脸紧绷的神情看着夏梦,不知如何应对,夏梦淡然的说到:“去吧,琳婉喜欢你好久了,你都没瞧她一眼”,“我早就告诉过她那是父母之命,根本就不是我的意思,再说我一直都有喜欢的人”陈泛不耐烦的回应着。
  “谁啊!”夏梦瞪大了眼睛满是期待的等待着回应,“你啊!”“什么”,陈泛摆了摆手“开玩笑的,等我回来”,随后是一片沉寂。
  夏梦本打算为陈泛好好打理一番,但陈泛无心打理这些东西随手抓起外衣便匆匆离去,琳碗怕人太多陈泛会看不见她,于是坐在咖啡厅最显眼的位子,陈泛一进门所有女生都摒住了呼吸“老公,我在这”琳婉毫不吝啬的喊道,弄的陈泛一阵脸红。
  “我不是说了不要这么叫了么。”
  “我们本就是天生一对啊,我父母都答应让我嫁给你了!”
  “那是你一厢情愿。”……
  话刚一出口陈泛就觉得自己太过直接了,可转念想着话都说到这样了琳婉以后也不会再腻着自己了,便也没再开口安慰。而此时的初琳婉如临深渊,感觉不到陈泛冰凉的眼神,剩下的只是自己冷冷的嘲笑,她仿佛忽然间明白一向高傲的自己在爱情面前竟是如此的卑微,此刻的琳婉不禁唾弃现在的自己。
  “那你是怎么想,我一直在努力让你能关注到我……”
  “我有喜欢的人了”,还没到琳婉说完话陈泛便不耐烦的打断“我们一直住在一起,我很爱他,只是从不曾跟别人提起过”。
  “她叫什么,夏梦从小跟你住在一起,他不介意么。”琳婉机械的问着,没有一丝生机。
  “我不会告诉你他叫什么,我不想别人打扰他的正常生活,而且这是我自己的事,夏梦他不会介意”陈泛第一次这样耐心的向她解释到“夏梦还在家,我先回去了”说罢便起身离开不留有一丝余地。琳婉呆呆的坐着,不知该怎样平息内心的不甘“明明是我先爱上你,怎么会,怎么会……”。
 
  ☆、你是我转身遇到的晴天
 
  由于在咖啡厅沉默的时间太久,陈泛赶回家时天空已经开始变的不明亮了,进了家门,陈泛草草的向父母示意过后便急忙赶到楼上,他看见夏梦在看昨天那本刚刚上市的《南风过境》,只是不知为何,此刻夏梦的身影看起来竟有些孤独和落寞。
  陈泛轻手轻脚的靠近,用那双修长有力的双臂轻轻的环住夏梦的腰,还没等夏梦有所反应陈泛便腾出左手绕上夏梦白皙的颈部将他狠狠的靠近自己的胸膛,本就比夏梦高出一头的陈泛此刻静静的俯视着挣扎中的夏梦,再一次收紧了手臂的力度,不想让他逃开。
  夏梦无奈,也只好放下手中的书转过身轻轻的倚在陈泛厚实的胸膛前,双手绕过陈泛的腰间突然加紧了力度。陈泛在心里默念“他当然不会介意,因为他就是我一心想要守护的人,夏梦”。
  终于,是夏梦打破了这份沉寂“喂,陈泛,快放手”,陈泛并没有理会,而是将放在夏梦脖颈的左手悄悄的靠近夏梦的下颚并轻轻的抬起,要夏梦仰望着他,四目相对。
  陈泛弯下身躯将双唇靠近夏梦的耳底“你是我转身遇到的晴天,请别松开你带我的温暖”,一句终结陈泛转身向楼下走去,屋内是那个任然保持着仰望姿势的不安少年。
  “夏梦,夏梦!夏梦!!夏梦,你再不下来吃饭等着我上去抱你那”,听着楼下的嘶吼还在静止的夏梦一下回过神来“来了来了,这就来了”,两人像往常一样同排坐在父母对面,只不过眼神交错的瞬间夏梦的脸颊竟不禁泛起红晕,惹得陈泛发笑。
  就在一家人准备吃饭的时候门铃忽然想起,“爸,妈,我是琳婉,我来看你们啦,快开门”,听到这话陈泛忽然一怔暗自心想“她为什么还是来了”。
  夏梦开门迎接过琳婉后便自然的坐在陈泛身旁,而琳婉则站在一旁并不入席微笑的看着夏梦的位子,整个屋内的氛围顿时就尴尬到了极点,“来,琳婉来着坐吧,我今天不太饿先上楼看书了,等下你们吃好我再下来帮忙收拾东西”说罢夏梦刚要起身离开手腕便被陈泛紧紧的扣住,“夏,坐着,你不在我不习惯”,夏梦止住了回头琳婉也止住了微笑。
  “老公,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起,对了小梦上楼干嘛呀,我也想跟小梦梦一起吃那”,琳婉嘴上扬起得意的微笑,刺得夏梦生疼忘记了回应,陈泛单手将夏梦搂在怀里怔怔的看着琳婉说到“琳婉,我说过,当初订婚并不是我得意愿,你不要再来捣乱了”,这话强硬的让人没有一丝反驳的余地,琳婉握紧双拳将指甲深深的陷在鲜嫩的手掌里,一字一句的说到“陈泛,你记住,若二十五岁你仍不娶我回家,我便要你陈家身败名裂。”
 
  ☆、初陈相会
 
  激动的初琳婉气冲冲的走后,剩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陈博伟紧紧的握住妻子的手,陈泛紧紧的搂着夏梦的肩膀,谁也没有胃口再去品尝那一桌的佳肴。
  已经走出过半的初琳婉突然折返回来,“陈爸,家父说有事情要跟你商量,你去我家一趟吧,正好我送你”,陈泛立刻阻拦“初琳婉,你不要太过分了”,“阿泛你和夏在家好好陪陪你妈妈,我去去就回不要担心”,三人默默应允了声看着陈博伟的身影走出了家门,淡出了视线。
  陈博伟坐在琳婉的车上,两人似乎并无共同语言可交谈,琳婉试着挑起了几个话题都以陈博伟的沉默而告终,无奈一路上尴尬的气氛不断在蔓延。
  琳婉把车停在了自家别墅门口在下车前她开口说到“陈爸我知道这几年你和林妈妈养着两个儿子不容易,我是真的爱啊泛,自从我第一眼他就开始喜欢他,这点您应该清楚,更何况当年您还答应了我父亲的订婚请求,所以……”“小婉,我知道你一直爱着我家啊泛,这我都知道”陈博伟语塞了片刻,悲伤的摇摇头下车走进初家的府邸。
  “博伟兄好久不见啊,你可是比当年精神很多啊”初琳婉的父亲初宏满是微笑的上前相迎,这假惺惺的故作姿态让陈宏博心底泛起一阵恶心“宏兄,你比起当年也是精明了不少”,“哈哈”“哈哈”随着几声爽朗的笑声,屋内的气氛低沉了下来“博伟兄,我们好久没见,是时候好好谈谈心了”。
  “宏,这么多年我把你当兄弟”
  “博伟兄,你这么说就见外了,但是你别忘了,当年你能成功收购夏氏集团我可是帮了不少的忙啊”
  陈博伟将头深深的埋下,依稀可见手背爆出的青筋泛着红血丝,“当年的事,本与我没有关系,是你……”
  “博伟啊,这话要是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要是跟你没有关系,你也不是今天顾佐公司的经理。”初宏顿了顿接着说到“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咱们谁也不要再提了,这事要是翻出来对你我两家谁都没有好处。”
  “呵,今天初宏兄叫我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陈博伟冷冷的说到“这事就算翻出来,我也不会承担太大的责任,反倒是你,今天怎么这么大胆的提起这件事”。
  陈博伟话音还未落就气的初宏一阵发抖,冷静的说到“博伟兄,当年的事的错错在我,可是你别忘了你也受了我的栽培,你也一样逃不了。”“好了,博伟兄,今天让你来不是为了翻旧账的,我是说关于我们两家的婚事,小婉如今也不小了,你看啊泛打算什么时候与我家小婉成婚。”
  “初宏兄,这是孩子自己的事,我不方便参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