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虐到底+番外 作者:音蜗(中)

字体:[ ]

 
    第61章 哥哥
    
    在这里落脚之后,韩景宇也慢慢知道了一些事。这老私房菜馆是邹霜的母亲一个人开起来的,她妈姓杜,叫杜舒云,邹霜随死去的父亲姓。这胡同里的私房菜馆开了也有十几年了,前些年生意没做大的时候,杜舒云带着邹霜就能照看住,后来生意做大了,杜舒云忙不过来就从外面招了人,起初那些招来的人都手脚麻利,又特别勤快,杜舒云就容许她们进了厨房。做饭也是一门子手艺,她这个女儿天生的对灶台前的事情不感兴趣,无论她怎么说都没办法。但是这手艺还是要传下去的。
    杜舒云是真的打算把那几个招来的人栽培起来,没想到让她们进厨房把手艺学会了之后,人就跑了。
    杜舒云这样的女人,天性的温柔,招人的时候什么凭证都没有,那些个偷师学艺的人在更好的地方开了一家酒店,因为她这私房菜的地方偏,有一些客人不喜欢往这里跑,就换了地方不来了,慢慢的,私房菜馆来的人越来越少,但也不是没有。
    杜舒云经过这一件事之后,着实是受了不小的打击,但是有些事她现在再想亲力亲为就难了,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决定招人。
    韩景宇就是在这个空档过来的。
    和母亲杜舒云的温柔恬淡不同,这叫邹霜的女生就开朗直爽多了,也是,要是不开朗直爽,也不会在见着韩景宇的第一眼就过来要联系方式。
    邹霜才十七岁,还在高三里,这姑娘天生不爱读书,天天稀奇古怪的瞎折腾,杜舒云想管她,也是管不了。邹霜会折腾,耍巧卖乖更是一把手,杜舒云每次下了狠心要教训他,但是最后见着邹霜眼泪汪汪的模样,巴掌就是挥不下去了。
    就这么个慈母,养出了邹霜这样的宝货。
    邹霜十七岁,身材还真的不像十七岁,丰满的已经够惹人眼目了,这个姑娘还偏偏喜欢穿那些大胆前卫的衣服,露胸露大腿都是常事,杜舒云也不是老古板,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满大街的姑娘都这么穿,她也不能拦着自己家的姑娘啊。但是这邹霜宝就宝在这个地方,穿的特别勾人,眼睛却特别单纯,看着她的眼睛,你半点都感觉不到她的坏心思。就是她这种矛盾的魅力,招了不少人追。
    邹霜这干脆爽利的,那些个追她的男生她一个都看不上眼,但韩景宇自打进她店里的时候,她看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该是她的。
    现在这个人就和她住在一起。嗯,虽然中间还隔着一面墙。
    邹霜现在赖在床上,一想着一墙之隔的房间里睡着韩景宇,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睡都睡不着,在床上滚了半天之后居然开始挠墙。她是真喜欢上韩景宇了。
    韩景宇还没把部队里养成的生物钟调整过来,天蒙蒙亮就醒了,杜舒云端着盆子从另一个房门里出来了。看到韩景宇就是微微一笑,还招呼了一声。
    韩景宇来这里有三四天了,杜舒云也把他的性格摸的差不多了。这个少年真心不错,原本看着柔柔弱弱的,以为干不了什么事,没想到来了之后什么都能干。洗菜浇花打扫卫生,这样勤快,连杜舒云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原本她还担心,屋子里住了一个男的是不是不合适,但是现在这不合适的念头也打消了。这个少年心里都好像有一把尺子,不该问的一句都不问,不该做的也什么都不做,顺心极了。
    韩景宇掀开帘子去开门,那只他带来的土狗抖了抖身上的毛,从门外钻了进来。
    杜舒云还在堂屋里,隔得远远的韩景宇就听到杜舒云叫邹霜起床的声音。
    “邹霜——邹霜啊,起床啦!”
    过了一阵,杜舒云又在喊了,那声音都透着无奈,“邹霜——邹霜!你还在睡!今天你要上学知道吗。”
    刚把桌椅摆好的韩景宇走到院子来的时候,就看到还穿着睡衣的邹霜慌慌张张的从房里跑出来,手上还捏着手机,“完了,完了!”
    杜舒云站在堂屋里,看到她冲出来,伸出手就要打她,“你个憨丫头!衣服都不穿就往外跑,像个什么样子!”
    “妈,别打,别打!”邹霜叫的凄惨,“我都要上课了!”
    “你还知道要去上课啊,半个小时以前都在叫你了,你自己不起来怪谁!”向来都温柔恬静的杜舒云拎着邹霜回房间了。
    几分钟以后,穿着短裙的邹霜冲了出来,她连化妆的时间都没有了。她站在门口就要往外面冲。
    “先把饭吃了。”杜舒云看到她慌慌张张的模样直皱眉。
    邹霜手上抓着手机,哭丧着一张脸,“妈,我再吃我就要迟到了!”
    “那也不能不吃早饭!”杜舒云难得强硬了。
    韩景宇就站在院子里,看着这两母女在堂屋里拉拉扯扯。都跟平时外人眼里的模样判若两人。
    邹霜最后还是被拉到了桌子旁边坐下,杜舒云招呼韩景宇过来吃饭,“景宇,过来吃饭——”
    韩景宇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安静一点的少年,听到杜舒云叫他,就把手上拿着的洒水壶放到靠墙的位子走进来了。
    杜舒云做饭的手艺很好,连早饭都做的精致,邹霜先是哭丧着一张脸在那里吃,慢慢的越吃越多,最后还添了一碗饭。
    杜舒云这个时候就打趣她,“还吃,你不是要上学了吗?”
    邹霜嘴巴里塞着油条,含含糊糊的在说什么,手上还在从锅里舀皮蛋瘦肉粥。
    韩景宇的吃相在邹霜这凶残的吃相面前就显得特别秀气,邹霜看着韩景宇瘦,吃饭的时候总是喜欢给他夹东西,但是她夹给韩景宇的东西她从来不吃,然后她就换了一个方法,要给韩景宇吃什么东西,就把整个盘子都推过去。那个时候韩景宇就会吃。
    在这么急的空档,邹霜都还把面前的一笼小笼包推到韩景宇面前,“你吃。”
    杜舒云跟没看到这一幕一样。
    “当——”
    堂屋里的大吊钟敲了一下,邹霜看了一眼,塞在嘴巴里的东西一下子噎住了,杜舒云给她递了一杯水,她整个灌了进去才好受一些。
    “吃个饭都不能好好吃。”杜舒云在旁边说。
    邹霜站起来拎着包往外面跑,“妈,要迟到了我先走了——”
    杜舒云叹了一口气,见到韩景宇还望着邹霜的背影,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冒失的……让你见笑了。”
    韩景宇低下头,嘴巴咬着瓷白的碗沿儿,碗沿儿的弧度让他看起来似乎在抿着嘴笑。但是他自己却并没有在笑。
    饭桌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也只是安静了一会,刚跑出去的邹霜又咋咋呼呼的跑了进来,一进来就一头扎进了房间里。
    杜舒云坐在桌子上扭头看她,也只有在邹霜在的时候,她才不是那个姿态优雅有度的女人,“怎么又回来了?”
    邹霜似乎在里面翻找东西,“我想起来了,放假的时候,班主任跟我们说要穿校服,你也知道,我们班主任跟个灭绝师太一样——”
    邹霜手上拽着一件灰扑扑的校服出来了,也不知道放到哪里了,脏成这个样子。
    杜舒云擦了擦嘴,将擦嘴的纸巾按在筷子旁边,“你们是八点半上课,现在是八点一时了——你……”
    “啊啊啊啊啊啊——完了完了!”邹霜这下子也不往外面冲了,抓着脏兮兮的校服站在门口,就跟放弃了挣扎一样。
    绕在桌子下面的狗被她这高分贝的声音惊扰,冲着邹霜叫了一声,“汪——”
    坐在位子上的韩景宇突然站了起来,“阿姨,我送她去。”
    还站在门口的邹霜都愣了。
    “你去门口等我。”韩景宇看也不看邹霜,从车棚里推出一辆自行车来。那自行车还蛮新,是来这里偷师的人跑了之后没带走的。杜舒云看了不舒服,也一直没处理的。
    邹霜整个脑子都在韩景宇说要送她的时候晕乎着,晕晕乎乎的走到门口。
    韩景宇把自行车搬出去了,停在门口,抬脚跨上去,一只腿撑着地,“上来。”
    邹霜整张脸都红了,一只手抓着背包,一只手抓着校服,姿态有些扭捏的坐了上去。她今天穿的是蓝色的短裙,那短裙在膝盖上一点,上面穿着一字露肩的白色针织,看起来清纯的很。
    韩景宇转头看她坐上去之后,骑着车往巷子口去了。
    邹霜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伸手抱他的腰,就听到韩景宇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不认识路。”
    邹霜抬着胳膊指着巷子口,“就从巷子里出去,往左边……”
    “你指的是右边。”
    邹霜脸红了,嘴上还在娇嗔着,“哎呀我从小就左右不分,我直接给你指路吧。”
    韩景宇没说话,他穿的是白衬衫,衬衫的袖口挽到了手肘以下的地方,“坐稳了。”
    “啊?”邹霜一下子没明白。但是她马上就明白过来了,车子突然颠簸一下,她两只腿并着坐着的,手上都拿着东西,一下子从车上掉了下来。
    骑车的韩景宇也马上停了下来。
    邹霜呼啦一下子跑了过去,嘴上还嘟囔着,但是她动作却一点都不客气,把校服塞到背包里,背包垮在右肩上,空出来的手抱着韩景宇的腰,嘴上还一点都没察觉到似的说,“快走啊,要迟到了——”
    韩景宇眉头下意识的一皱,却没有说话。
    邹霜读的是高中,但那高中比其他地方的大学都还要好。黑白两色的砖墙垒砌出来的明国风的校门,白底的匾额上挂着朱红的‘北京四中’四个大字,现在这个时候正是上学的时候,不少骑着单车的少男少女往学校里面涌。邹霜抱着韩景宇的腰,到韩景宇停车的时候都没反应过来。
    韩景宇停在学校门口,一只脚撑在地上,“到了。”
    邹霜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啊,这么快!”但是她马上意识到这句话说得不怎么对,慌慌张张的从车子上跳了下来,从背包里拽出来的校服又皱又脏,跟她里面穿的衣服一点都不搭,但是她却还是偏偏要把那脏校服往身上套。
    校服是白红黑三底色,最下面那层黑上面沾着一层灰,像是从墙上剐蹭的,韩景宇看了不舒服,伸手帮她拍了一下。
    正在整理校服的邹霜突然见到韩景宇伸手拍了她后腰一下,脸又红了。韩景宇根本没感觉到。
    旁边突然有个女生在叫,“邹霜——”
    那一声喊得还有些犹豫,邹霜一回头那女生就冲了过来。这个姑娘脸上的妆画的太精致了,身材也异样的好,看着根本不像高中生。这个姑娘一过来就抓住了邹霜的手。
    邹霜也是很惊喜的模样,“宋雨!”
    “放了几天假,感觉跟好久没见你了一样。”宋雨明明注意到了站在一边的韩景宇,却偏偏装作没有注意到的样子。
    邹霜这傻丫头跟着咋呼,“我也是我也是!”
    韩景宇想起刚才邹霜还在喊要迟到的事情,“要迟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