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病娇攻尽天下 作者:慎言

字体:[ ]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高H  美攻强受
 
文案
 
林老爷子临去把诺大一个家业传给了病秧子林乔,并且向外界公证如果林乔成年前去世,将会捐献大部分家产给慈善事业。
这一下倍受冷落的病秧子林乔成了林家的活宝贝,只是没想到这人病久了,病出了一些肆意妄为的嗜好出来。
今儿说自己喜欢男人,明儿又威胁若是没有好货,他就绝食。
折腾的心怀鬼胎的林家一众头疼欲炸,可是偏偏却又奈何不得他。
低下都在传林少爷之所以一直没有犯病,都是靠吸食男人精气!不然你没看到每个从少爷房里出来的男人个个面色苍白,脚下浮软么!连那个什么什么大队长都撑不了三天!
 
总结:主攻,多受,多为壮受,强受,有比较多SM情节!主角因为少年的时候遭遇惨痛,加上大人没有好好教,所以性格扭曲,自私自利,不相信人。
不过不会过于阴暗血腥,暴力可能有一点,也不会有过于重口情节~
 
最后年纪小的,跟雷以上这些的勿入!!
 
 
第一章 贞cao锁
晚上7点,林家大宅,灯火通明,仆人们来往穿梭的把第二次热的菜端上桌。
“妈妈,我饿。”
林三家第一个儿子,对着红烧肉流着口水。
“没事,快能吃了。”旁边的妇人轻轻的拍了拍他,然后看了看丈夫。
林三先生咳嗽了一声,看着左手第一个座椅上,面色阴沉的中年男人说道:“大哥……是不是林乔又不舒服了?”
林大先生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冷声说道:“今儿是大家聚餐的时候,他不来,算什么聚餐。”
“三弟妹,你带治宇出去转转,等会儿差不多了再回来吧。”林二先生脸蛋儿圆圆的,笑眯眯的说了一声。
“不了,这不合礼。“三弟妹李明月轻轻的笑了笑。
“算了,我就不该坐在这里。”对面林大先生的现任老婆擦了擦眼角,就要站起来。
“谁敢!你是我林国华合法的妻子,我看哪个敢说你!”林国华忽然拍了一下桌子,长久积压的威势吓得各个人都抖了一下,林三的儿子登时就哭了起来。
“别哭了,别哭了,你乔哥哥该休息不好了。”李明月轻轻的抱着拍了拍。
可是小孩子饿的狠了哪管这些,越哄哭的声音越大。
林国华有些烦躁的瞪了一眼林三,林三又心疼又没办法,他伸手打了一下林治宇说道:“都多大了,连这一点苦都受不了!”
林治宇被他打的停了一下,然后不再哭了,一双眼斜斜的朝上看了过去。
“看看,治宇还是懂事的,一说就不哭了。”旁边林二夫人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众人看他大眼胡灵胡灵的转着,长长的睫毛还挂着泪珠,实在是让人疼爱,纷纷夸奖了起来。
“哥哥!”
林治宇忽然抬起手,指了指斜上方。
众人随着他的手指扭头看上去,两排人的笑脸齐刷刷的僵硬了起来。
Y字型的楼梯的中间,诡异的站着一个穿着白睡衣的年轻人,他头发长长的,脸色苍白,瘦弱的手臂需要扶着楼梯扶手才能站住。
“咳咳咳……”
看到众人看他,年轻人似乎有话要说,可是刚张口就吸了一口冷气,登时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这一咳嗽好似要把肝儿都咳出来一样。
“唉……”
谁都不愿在这么热闹的时候,看一个人当着自己面咳嗽成这样。
“怎么不披着衣服就下来了?兰花呢,人呢!”林大太太陈鹤鸣急忙站起来,朝楼上走了过去。
“快,快,喝点水。“陈鹤鸣心疼的喂着青年喝了两口水,青年才晃了晃手表示不再用了。
“哎哟,少爷您怎么下来了!”一个年轻姑娘叫着蹬蹬的拿着貂皮大衣下来了,刚过夏天,房间里还热乎乎的,他就披上貂皮大衣了。
“我没事。”青年声音脆弱中带着一点温柔,抬起头出了一层虚汗之外,五官精美的让人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一对眼,眼皮薄薄的单的,眼珠子黑漆漆的亮的,眼尾微微上挑,看人时让人恨不得化进去。
“妈,我没事。”林家大少爷林乔说了第二句话,就眼一翻昏了过去。
“我的天啊!”
林乔再瘦弱也是有178的个子,这么一头扎下来,陈鹤鸣猛的腿叉开,狼狈的拉住他。
“啪嗒……”
本来典雅优美的梅花旗袍大腿边沿的扣子哒哒的崩了开来,陈鹤鸣影后出身,年近45却保养的跟三十岁的少妇一样,这一下大白腿露出来,林家年轻的男人眼都看直了。
林国华扫了一圈,心里也不知道该骂谁了,他吼了一声:“还愣着干嘛,叫陈医生!”
林国华吼的震醒了众人,林家老少纷纷散开来,年轻的趁机跑了出去,有说陈鹤鸣大白腿的,有说林乔估计是故意的。
唯独林二家的小儿子担忧的说了一句:“我不管他是不是装的,但是我都不希望他出事。”
他一番话说得正在欢闹的林家年轻人各个都欢腾不起来了。
“林五,好好的说这个干嘛,没人想他死的,最起码在他成年之前没人。”那个年轻人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怨毒的神情。
其他年轻人都知道他曾经因为不愤林乔的各种装模作样,后来被林乔罚的当众一边打耳光一边学狗叫。
虽然这事儿没有传出去,但是几乎林家的人都知道的。
“就怪老爷子,临老临老竟然写了那样的遗嘱,若是林乔活不到成年就要把林家祖传的资产全数捐给慈善事业。”较为成熟的林家子侄说了一句。
“哎,我不管谁将来能接住林家,我就想当个不愁钱花的纨绔少爷,走咯。”一个年轻爱玩的年轻人说了一句,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一起一起。”其他人都知道天塌了还有他们父辈顶着,这会儿看他这样纷纷跟着出去了。
而另外这边,林乔又被抬进了他的大房里面,旁边供的神像摆着各种名贵的祥瑞玉器,床上名贵的兽皮做的毯子铺着,人躺进去恨不得每根汗毛都能被按摩到。
漂亮俊美的年轻人脸颊带着潮红,仿佛睡去的王子一样躺着,饶是春花跟了林乔这么久,也被这幅美景弄的不敢轻易的惊动他。
“吱。”
卧房的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眼镜男走了进来。
春花看到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林乔,做了一个呕吐的姿势。
陈医生刚过三十,面目生的俊雅,对人也很温柔,不单单是医院里的年轻主任,还是林家大少爷御用的医生,就算一些有名的富贵家庭都挤着头要把女儿嫁给他。
陈医生刚把药箱轻手轻脚的放下来,就感到腰腹被人紧紧的抱住。
“乔少爷,我来给你看看。”陈医生尽量让声音稳定下来。
林乔鼻子在他身上闻了闻,然后皱着眉头说道:“难闻死了。”
陈医生心惊的挑了挑眉头,说道:“我下班的时候吸了根烟。”
林乔躺在床上,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说道:“陈生哥,你不会以为我出不来这个院子就真的成了井底之蛙吧。”
“怎么会?乔哥儿你从小就聪颖过人,坐在老爷膝盖上面的时候就能说两门外语,长大了更是出类拔萃。”陈医生额头开始沁出汗水来。
别人个个都羡慕他能专门照顾林乔少爷,直说没有福气修个神医师傅,不然说不定现在飞黄腾达的就是他了。
可是只有陈医生知道林乔性格乖张可怕,小时候还算听话懂事,可是越长大越喜怒不定,还学个了奇怪的嗜好,折磨的人恨不得去死。
“XX12号香水,今年主打款,还没有上市只有给一些名媛或者国际女明星试用。”林乔的声音安静而温柔,说实话听过他声音的人都做过他若是拿着吉他唱一曲清澈悠远的民谣定然又是一届
 
国民男神了。
可惜林乔如今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铁钉一样钉入陈医生的脊椎,让他一寸一寸的挺起了腰背。
“乔哥儿……我……我没有跟女人……”陈医生话还没说话,裤子就被人扒了下来。
在外面也是堂堂名人的陈医生这时候两腿颤颤,却不敢提自己的裤子。
“让我检查检查,陈生哥有没有不乖。”林乔好似遇到什么期待已久的好玩的东西,他的眼睛亮亮的,抿着嘴慢慢的拉下陈医生的内裤。
青壮年的陈医生身材也还算不错,屁股翘挺,大腿紧绷,只是胯下一坨东西却龟缩的厉害,尤其两个蛋蛋被憋的都要肿了起来一样。
“唔,这次有乖没有找人破解这个贞cao锁。”林乔拉着那锁,赤金的小锁子密密麻麻的一圈圈的都是天干地支,一根半透明的管子套着陈医生的*茎,只在前端开了一个尿口。
“你跟宋护士也交往快一个月了,她都没发现你这里被锁着么?”林乔拨拉了一下陈医生的*茎,小锁轻轻的晃荡了一下,清脆悦耳。
“没……我跟她说,不婚前*交的。”陈医生痛苦难忍的咬着牙,慢慢的说了一声。
“是么?”林乔慢慢的坐了起来,转身从床头抱过来一个老旧的盒子,慢慢的打开来,可以看到一沓照片,模糊不清的看到一辆轿车里,一个男人压着一个女人。
“乔哥……不……你……听我解释!”陈医生登时面色一阵惨白,扑通一下就给林乔跪了下来。
“当年你因为贪图美色,错失煎药的时候。”林乔坐起来,声音冷冷的,拿出几张照片照着陈医生的脸扇了过去。
’不……“
陈医生被提起当年的事,双手捂着脸,肩头剧烈的晃动。
“害的你师傅五年心血毁于一旦,害的我错失病愈的好机会。”林乔一字一句说的冰冷又镇定,只是手上的力气越发的狠了起来。
“你知错不敢说,让你师傅误以为方子错误,又耗费了两年心血论证,熬得他心力交瘁至死都不知道是你这蠢货的错!”林乔说道恨处,照片刷的一下飞起,划破陈医生的脸颊。
“别说了,别说了,求你了。”陈医生眼角流出眼泪,想到他推开门师傅头发全白气绝身亡的样子,就一阵一阵的全身打颤。
“被人捏了把柄,被金钱诱惑,你敢在我母亲面前误传我身亡的消息。”林乔说完这一句,狠狠的把照片折了一下塞到陈医生的嘴里。
“呜呜呜……”陈医生被说的连连摇头。
“你是想说我母亲并没有出事么?”林乔诡异的笑了一下,多年压在陈医生心底的疑虑一下子被揭开来,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
林乔刚才的戾气好似一下子都收了回来,他的面部一片的祥和,他眼睛眨了眨看着陈医生说道:“这可不能告诉你,不然你要是知道了再害我可怎么办呢?”
“呜呜”
陈医生急忙摇头否认。
林乔看他一副屁滚尿流的样子,伸手把超片从陈医生的嘴里拉出来,然后嫌弃的打开,上面看到两条女人长腿赤裸的打开,一个男人趴在了上面。
“我……我真的没有……我只是……用嘴……”陈医生说道这里已经彻底说不下去了。
他享有美名,他身家惊人,可是却只能像个太监一样,用嘴让自己喜欢的女人高潮,可是就连这个都要做的躲躲藏藏。
“也是,毕竟你也是成熟男性,都两个多月没射一次了,要是再不让你用嘴发泄一下,那也太不人道了。”林乔轻轻的笑了笑,看了看桌子上的药瓶,伸手拿了一个。
陈医生看着那药瓶,分明是伟哥一类的东西,偏偏林乔不知道从哪儿认识的人,造出来的药让人吃了还带着一点致幻的作用,他吃过几次,现在再看到就觉得*巴憋的难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