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 作者:巫起寒

字体:[ ]

 
文案:
 
从此
 
王子和王子愉快地生活在了一起……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少白,夏七夕 ┃ 配角:夏宏达,王宇,同学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夏宏达年轻的时候也是富过的,自然荒唐的事也没少干,年轻那会子打跑过老婆,气死过爹,人到中年了找了个蹬三轮的活,夏七夕跟着他老爹过了不少苦日子,夏老爸年轻的时候也算是翩翩公子。交了一帮狐朋狗友`,到最后弄的自己家破人亡,有那么一会子,夏老爸喝多了,耍酒疯,跟着一干朋友飚车去了,运气差了点,没撞着别人,把自个儿腿摔断了,救护车来的时候,还吊着一口气,夏宏达他老爹拿了棺材本才把人从阎王那里拽了回来,又东跑西跑的托人从外国带了条假肢回来,老爷子年纪大了,儿子还没出院,他自己倒先过去了,夏家的老少爷们一商量,决定先瞒着夏宏达,约莫过了大半个月,夏老爸觉着不大对劲,老爷子都大半个月没露头了,“难不成老头子还气着呢?”李婶子拿着脸盆从病房外回来,夏宏达问:“婶子唉,我家老爷子怎么都不来医院看我,他就我这么一个儿子,老了还指望我给他养老送终呢。你回去跟老头子说,叫他崩气了,钱这种东西没了再挣”,李婶子放了脸盆,拎着热水瓶到了杯热水放在病床跟前,话没答出来,到是先掉了泪珠子:“你爹不是不来看你,他是来不了了”,夏宏达坐床上一愣:“难道我爹瘫了?”李婶子抹了泪说:“你爹没了”!夏宏达一急,脱口而出:“你爹才没了呢!”
“宏达啊!婶子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但你爹确实是没了,半个月前出的殡,家里头的意思是先瞒着,婶子不争气,瞒不住了”。夏宏达愣着个脸也不说话了,李神喊了好几声也不见回答,“宏达哎,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婶子唉”。过了一会,床上的夏老爸眼慢慢的泛了红,豆大的泪珠子往下掉,李婶子看了好大一会子,后来这哭声慢慢也就小了,夏宏达说饿了,李婶子赶忙起身去找空碗,就这么点功夫,夏老爸跳楼了,李婶子搁病房里喊:“快来人啊,出人命了,有人跳楼了”,值班的护士跑到窗边一看,绿着脸说:“一楼摔不死人,大家都散了吧”,看热闹的人一阵唏嘘都走了。夏宏达搁地上滚了几圈,又毫发无伤的被护士推了进来,李婶子又气又心疼:“你个小畜生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小七夕怎么办,你打跑了他妈,气死了他爷爷,这会子连他亲爸都要谋杀啊!宏达啊!你听婶子一句劝,就算不为你死去的老爹,为了小七夕你都得活着啊”。
这些话也不知他听没听进去,反正后来夏老爸是跟着李婶出了院,小七夕是他姨奶奶带着的,路还走不稳,依依呀呀的说些听不懂的调子,小孩子也不怕生,见着人就笑。夏宏达抱着他在怀里,小七夕乐的咯咯叫,夏老爸抹着泪道:“我爹没了,你爹也差点没了,你个没良心的还乐”。夏七夕歪着个脑袋眨着圆圆的眼,肉呼呼的小手,摸着他爹脸喊:“不哭不哭”。结果夏老爸哭的更厉害了,他二叔说的没错,自己确实不是个玩意。
夏七夕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不是妈妈,是不哭。往后的很多年,不管他爷俩过的多苦,夏宏达都记着他儿子说过的话。咱不哭,起来接着撸。
 
 
 
 
 
 
第2章 第二章
夏老爸拿着锅铲叼着烟朝屋里头喊:“宝贝儿子出来吃饭喽,老爸做了你喜欢最喜欢吃的糖醋鱼”,屋里头写作业的夏七夕响亮的应了声好,夏老爸端菜上桌,夏七夕刚好从里屋出来。
“手洗了没?”,“洗了,不信你看”小七夕把肉乎乎的手递到他爸跟前,临了底还得意的炫耀了一番,夏宏达顺势从桌上捞了条毛巾给他擦了擦手,嘴里嘱咐着:“我说多少次了,洗完手要擦干净”,夏七夕眯着个眼应了声好。过了一会子,夏老爸搁饭桌上又商量了起来:“明儿你们学校不是春游嘛!宝贝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不如老爸陪你一起吧!”,小七夕吃的满嘴油,头都不抬的直接拒绝了,理由忒简单,他不是一个人,顾少白也去。
“宝贝听话,老爸送你去呗”夏老爸不死心,搁后面继续央求。“我都四年级了,能照顾好自己了,老爸你就甭担心了”。说不担心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夏七夕是夏宏达的命根子,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要是七夕出了点事,他也不想活了,顾家的小伙子,人是机灵,但是不靠谱啊!指望他看着七夕,我这心里就更不踏实了,晚上躺床上的时候,夏老爸左思又想还是不放心,明着不能跟,我暗里总行了吧!
第二天一早,老夏家门就被拍的轰轰作响,夏七夕搁屋里正刷着牙呢!听到门口响动,一头蹿了出来,含着牙膏沫对他老爸说:“我来开……我来开”,门一拉开果然是顾少白,夏七夕傻气一笑,“我继续刷牙去”;顾少白却是不乐意了,“别慌走啊!瞧哥这一身行头怎么样啊”。夏七夕也不理他,进了屋里继续刷他的牙去了,夏老爸从厨房里招呼道:“少白来啦”,顾少白喊了声:“夏叔好”,乐呵呵地从桌上捏了根油条放进嘴里,夏七夕从浴室出来,正巧见着他大爷似的坐在桌边吃东西,“吃吃吃,你除了臭美就只会吃了”,顾少白添了碗稀饭争辩道:“食色人之性也”,夏七夕眼一番鄙视道:“就你歪理多”。顾少白呵呵一乐:“这么就成歪理了,我告诉你了,这话可是孔老夫子说的,孔圣人你知道吧?”,见夏七夕不接自己的话,顾少白又压低了嗓门继续说:“我打听过了,我们四一班和四二班分在一道,今儿能和徐佳佳分一起,小七你说实话,哥今儿这身打扮怎么样,我跟你说,上回我姨从美国带回的娃娃,我就送给徐佳佳了,说不定咱俩的事能成,你以后也就有嫂子了”,赶巧夏老爸从厨房里出来,端着盘子问:“聊什么呢?神神秘秘的”,顾少白人精似的答:“聊我们新学的论语”,夏老爸哦一声,夸他俩好学,结果夏七夕不给面子,眨着个眼睛无辜道:“你刚刚不是说给我找嫂子的吗?怎么又扯到论语了”,夏老爸搁旁边哈哈大笑,顾少白坐凳上脸憋的铁青,等他俩春游回来的时候,整栋楼都知道顾少白要给夏七夕找嫂子的事了。顾十白才十一岁,目前还处于童言无忌的年龄段,大人们听了也不当会事,这不下楼买带盐都有人搁旁边问:“哟,这不少白吗?媳妇找的怎么样了”,店里的人跟在后头起哄,呵呵地笑成了一团,顾少白那张脸红的能滴出血来,胡乱掏了两块钱搁在桌上,飞也似的逃了。回到家的时候,他妈正在客厅里翻着旧照片呢,见顾少白慌里慌张的进了门,挑着秀眉说:“你小媳妇追来了,跑的这么急”,说完又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从老相册里抽了张顾少白光屁股的照片,对着自家儿子打趣道:“想来你也是要讨媳妇的人了,我也熬成了婆婆,真是儿大不中留唉”,顾少白脸上挂不住,饭也不吃了,把自个儿锁屋里去了,门都关上了,还听的见他妈搁客厅咯咯的笑声,顾少白又气又恼,伸手拉了被子蒙在了身上。晚上顾少白他爸回来吃饭,没见着顾少白,问他老婆:“这熊孩子又跑哪野去了?”,他妈夹了颗青菜一乐道:“为情所困呢!你先吃着,锅里给他留着饭呢。”
 
 
 
 
 
 
第3章 第三章
顾少白没那么傻,吃不了晚饭可以吃零食啊!所以这小伙子半夜偷偷摸摸爬起来往冰箱找东西去了,他妈啪的一声开了屋里的灯,“怎么跟做贼似的,锅里给你留着饭呢!”顾少白撇着个嘴哦了一声。
第二天是星期一,他们组值日,顾少白到的时候,夏七夕已经拿着扫帚在扫地了,彼此都没搭理,春游那件事闹的他俩都不愉快,特别是顾少白心里老不快活了,他爸他妈笑话自己就算了,小区里的这婶子那阿姨都拐这弯子打趣自个儿,还不都是夏七夕整出的幺蛾子,以往那些事,顾少白念着七夕比他小了一岁的份上也就不计较了,这次的事绝不能轻易原谅。夏七夕也不吱声,只管扫他的地,顾少白把书包一扔,也找了把破扫把扫起了走廊,早自习是读书时间,各个教室里都是哇哇的读书声,偶尔有些班级门口还站了一两个学生,顾少白知道,那都是迟到罚站的,他以前也常干,五年级的时候常常被老师提溜搁门口站着,四年级的教室跟他们班是对面,时常能见到夏七夕抱着作业本从他面前经过,软软的头发伏在脑门上,说不出的乖巧,怎么看都是低眉顺眼的样子,顾少白不学好,每次见了夏七夕都响亮的喊:“哟,小毛孩又来送作业啊”,夏七夕也不理他,抱了怀里的作业低着头就过去了,其实顾少白也就比小七夕高了一个年级而已,偏偏天天得瑟。
当然他也没得瑟几天,这份来自高年级的优越感俩月之后就彻底结束了。因为顾少白他又重新回到了四年级,没错!又回到了四年级。这话一说明白,又得扯到些旧事,他们五年级在一众小屁孩的学校里算是大孩子了,所以难免要特例独行些,不走平常路的学生不是好学生,顾少白和他们班几个同学秉承着这个理念,去把学校的围墙给翻了遍,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可惜了,顾少白不是湿鞋,是直接掉水里去了。他爸妈来学校领人的时候,刚好救护车也到,几个医护人员抬着担架把人架到了车上,顾少白摔的满脸是血,也不知昏没昏,反正哼哼唧唧的进了医院,他妈哭晕过去几次,后来到了医院,医生又仔细地检查了几遍,确实没啥大问题,只这腿和胳膊该断的断了,该瘸的瘸了,顾少白他老娘又哭,医生和气的安慰道:“搁床上养俩月就好了,甭太担心了”,顾妈妈啊了一声,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我还以为我儿子,下半辈子都要在床上度过了呢!”眼泪还没擦干净,到先笑了出来。顾老爸跟着医生出去办了住院手续,回头又给秘书打了个电话,工作的事暂时先推一推,顾少白还躺在医院里,他心里放不下,少白他妈也是个半吊子,这些年一直待在学校里,性格上跟孩子差不多,他要再走了,估计他老婆孩子连饭都吃不上。
很早以前,夏老爸就跟七夕说过,对门的顾家很有钱,小七夕歪着头问,什么叫很有钱,夏老爸却是不解释了,把自家儿子搂在怀里,夏七夕读一年级的时候不明白,读二年级的时候不明白,读三年级的时候忽然开始懵懂了,嗯!顾少白确实和自己不一样。
顾家的房子在装修,这里算是顾家的老房子了,半新不旧的,只是因为东西配备齐全,顾家才选择暂住在这的,夏七夕家的房子,是他爷爷在世时就置办好的,那时候,夏老爷子手里还有些钱,买了好几处房产,这里算是其中的一处。夏家老爷子说了:“安居才能乐业”所以他的钱一半给夏宏达败坏了,一半都用来买房置地了。夏家爷俩日子过的清苦,住的房子却是不错。顾少白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下的地,回学校上课都已经是五年级下半学期的事了,他那个班主任和他妈一商量,觉着顾小子还不如回到四年级再读半年,他平时基础就差,趁这个机会好好补补,顾少白他妈也是搞教育的,觉着老师说的也再理,回家和老公一商量,开学直接把人送到了四一班,顾少白拼死拼活也没扭过他爸妈,终于又成了四年级的学生,夏七夕坐第三排,眯着个眼朝他一笑。台上的老师说:“顾少白你就坐夏七夕旁边吧!”。顾少白耷拉个耳朵晃荡的走了过去,夏七夕从桌肚里拿块布给他擦了擦凳子,顾少白沉着个脸也不搭理他,夏七夕又拿手肘拐拐旁边人,小声地说:“你不是小毛孩,不也上四年级嘛!”,顾少白那个气啊,作势要扁人,他老师搁台上严厉地喊:“顾少白你干什么呢?”,他气不过,站在位上指着夏七夕说:“他说我”,小七夕低着头也你辩驳,老师又喊:“什么说不说的,我怎么没听到,倒是你顾少白少在班里耍横啊!还杵在那干什么,坐下看书背课文”。等他掏了语文书出来,夏七夕趁着老师不注意,又偷偷地对他扮了个鬼脸,顾少白那个火脾气哟!蹭蹭的往上冒,扯着嗓子喊了声夏七夕,结果他们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了他两棍。
“再有下次,叫你家长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