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出柜+番外 作者:乔陛

字体:[ ]

 
文案
 
失恋后被迫出柜,冷不防发现世上还有个喜欢自己好多年的人。
虽然这货有点二,有点莽,跟自己理想的对象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到底胜在真心喜欢他。
而且,这货偶尔还有点儿苏……
要不……就勉为其难跟他处处看好了。
结果处着处着,貌似就一不小心把人调–教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了,也。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霁。丁纨
 
 
    第1章
    
    “砰——”的一声,大门在身后被狠狠的摔上。
    天气预报说今儿个多云转阵雨,但没有下起来,广阔的天幕漆黑而沉默,无星也无月,是阴天。
    丁纨摸了下自己的头,手感粘稠,借着路灯一看,一手的血。
    他甚至还有心思看了看天,抱怨一下天竟然不下雨,一点儿都不应景。
    他把羽绒服的帽子盖在头上,轻轻甩了甩头,试图阻止了下大脑的晕眩感。
    多少算是成功了。
    他走了两步,在花坛边儿滑坐下去,又眨了两下眼睛。
    头上的血顺着额头滑了下来,眉毛和眼睫毛都没能阻止这鲜红的液体跟眼珠子的亲密接触。
    他又抹了把脸,把沾血的眼睛挤着,只张着一只眼睛指挥手指拨通了梁俊的电话。
    将近一分钟后,电话被接通,熟悉的声音被压得很低,“有事儿?”
    丁纨这人无论跟谁,都是未语先笑的,所以梁俊首先听到的还是他的一声轻笑,“梁俊。”
    他说:“我祝你新婚快乐啊。”
    一阵沉默之后,梁俊说:“对不起。”
    “你是挺对不起我的。”丁纨还是笑盈盈的,无论是听声音还是看那张斯文的脸,怎么都让人如沐春风。
    梁俊却一时没敢答话,他俩处了那么久,他比谁都知道丁纨的性子。这人越是生气愤怒,就越是客气友好,你要真信他嘴上那一套,准能给他玩死。
    好在丁纨并没准备让他说话:“我打电话没别的事儿,就是跟你说一声谢谢,我他妈这柜出的……”
    他捂着自己的淌满鲜血的右脸,说:“……真是,太出乎意料了。要不是你,我还真没这勇气。”
    “丸子……”梁俊还想说什么,丁纨却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抠掉了手机卡,掰成两截儿,然后不可避免的难受起来。
    他俩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大学之后才算正式开始处。直到大学毕业,就在丁纨认为他俩已经修成正果的时候,梁俊却跟黄娅搞在了一起,还擦枪走火弄出了人命。
    黄娅不是别人,是丁纨的亲表妹。这妮子从小就跟人家不一样,用老一辈人的话说,就是不正混。小学的时候开始谈恋爱,到了初中恋爱史已经能出一本书,高三的时候被他爸发现跟男孩子开房,拉回家挨了一顿狠揍之后,留下一封信后离家出走。
    那封信的大概内容就是:你们在阻碍我人生前进的步伐,我能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不需要你们cao心,走着瞧吧。
    黄娅出外打工,谁也不知道她在外头做了什么,回来之后带了一笔钱,搁家里头开了家服装店,还又买了一套房子,悠哉悠哉的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她跟梁俊发生关系的时候,丁纨当然是不知道的,即使到了她怀孕的时候,丁纨依旧被埋在鼓里。直到梁俊宣布结婚,丁纨才如雷轰顶。
    婚礼他没去,简简单单找个借口就搪塞了。自己找了家宾馆傻坐了一整天,结果下午就被他爸一个电话叫回家。
    他这才知道,梁俊居然把他俩的事儿跟他爸摊牌了,还表示自己都能变回正常并且稳定下来,那么丁纨肯定也行。
    当他爸按捺着脾气转告梁俊的原话时,丁纨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行你麻痹。
    事实上,他还婉转的在老爷子面前把这话表达出来了。果不其然,老爷子暴怒,cao起拐杖暴打了他一顿还不解气,顺手拿花瓶给他脑袋开了瓢。
    丁纨被他妈哭着护着跑出来,走路上的时候都是懵逼的。给梁俊打电话。是因为他想臭骂对方。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怕自己骂着骂着就怂了,要是一下子情绪失控哭出来,怪丢人的。
    丁纨瞅着自己手上那枚戒指,慢慢拿下来,在指尖把玩。血从头上经过右脸,顺着下巴淌下来。丁纨大脑渐渐有些麻痹,意识一阵一阵的下沉。
    他慢慢撑起身子站了起来。他决定到路对面的小喷泉处洗把脸,顺便让自己清醒一下。
    站起来的时候,他还在后悔:应该先打了120再把卡掰断的,这要是自己真挂了,老爷子跟老太太还不得直接过去了。
    “兹——”
    除了刺耳的刹车声和最后一瞬间刺目的车灯,丁纨再无别的意识。
    “大大大大大……”
    “大你麻痹。”李成大骂了一声,“你他妈的下蛋呢?!”
    “大成!!”周飞扬好不容易喊出来他的名字,看上去像是要哭出来:“咱撞死人了。”
    “放你妈狗屁。”李成也有点儿怂,从他不停的爆粗口就能看出来:“你怎么就知道他死了?下去看看再说。”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俩都没动。
    李成这小子新交了个女朋友,叫刘岚。长得漂亮学习成绩又好,李成喜欢的不得了。这车子是他老子新买的,搁车库里头跟宝贝似得。他本来是偷偷开出来准备接他女朋友一块儿去兜风,顺便还能装装逼。谁知道这还没到刘岚家门口,就出了这糟心事儿。
    俩十几岁的孩子,这会儿都有点儿怯。李成瞅瞅周飞扬,周飞扬瞅瞅李成,最后李成啧了一声:“瞧你熊的。”
    他猛的去开车门,一下子没打开,周飞扬瞄他一眼,噗嗤一声笑出来,但看了看李成难看的脸色,又赶紧捂住了嘴。
    李成吸了口气,打开车门下了车。透过车窗给了周飞扬一个中指,然后走到了丁纨跟前,刚准备抬脚碰碰,却突然蹦了起来,一溜烟儿的回到车里坐好,一下子哭了出来:“好多血……快,给,给我哥打电话,咱俩……咱俩撞死人了!!”
    周飞扬楞楞的看着他,李成急得不行,一巴掌抽了过去,结果对方眼白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李成懵了会儿,半晌才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掏出手机拨通了李霁的电话:“哥……我撞死人了。”
    李霁:“简单。挖个坑,埋了。”
    李成哭着说:“哥,我没开玩笑。我真撞死人了……”
    “死了?”
    “我不确定,但是好多血……哥哇!我不想蹲监狱啊!!”
    “知道了,在哪呢?”
    李成报了地址,哭的跟死了爹似得。李霁听完之后,骂了一句:“出息!”
    李成还在哭:“我咋办啊……”
    “打120啊傻逼!”
    挂断电话,李霁啧了一声。站起来拢了外套,步履飞快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间,路过书房的时候,把耳朵贴上去听了听,然后一溜儿小跑下了楼。
    顾婶正在给老爷子准备宵夜,李霁对她很敬重,招呼了一声:“婶儿,我出去找找大成!”
    顾婶“哎”了一声,让他等等,拿塑料袋包了刚做好的还热乎乎的小饼干塞他手里:“路上吃。”
    李霁哭笑不得,只得揣兜里朝外跑。
    李成这小子是个惹祸精,不过他大祸一般不闯,刚才虽然哭的挺真,嚎的挺惨,但其实李霁没怎么相信他真撞死人了。
    只是这个想法在看到车库的空车位时就立马消失了。
    李霁掏出手机,拨通了李成的电话,一接通就听到他还在哽咽,李霁烦的不行:“行了别嚎了!120打了没?!”
    李成老老实实的:“打了。”
    “到了没?”
    “还没……不是,我听到声音了,应该来了。”
    “我直接去医院。”李霁说完又补了一句:“你这傻逼。”
    撞人这事儿暂时还不能让他老爹知道,否则李成准得掉一层皮。李霁坐到车里,点了根烟,把纸巾盒掉了个个,特流氓了亲了上头的照片一口,“小丸子,你可得帮我保佑保佑大成那小子。”
    把人当菩萨祈祷完了,将纸巾放好,李霁抽完了整根烟,发动引擎驶出了车库。
    去医院的路上,李成又打来了好几个电话,李霁懒得接,它就一直响,李霁死的不行,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接通手机噼里啪啦骂了一通。
    手机总算没再响。
    李霁瞥了通讯设备一眼,很满意,便慢慢的平息了火气,下车的时候,还对着后视镜微微笑了下。
    笑的特像纸巾盒底下的那个人。
    李霁走进医院,跨过敞亮的大厅,找到李成的时候,对方正揪着护士追问:“有没有大出血?内脏有没有碎?骨头没断也没裂吧?他会不会死啊?有多大生存希望……”
    “……”
    李霁想装作这不是他亲弟直接绕开,李成却率先看到了他,“哥!!”
    这厮哀嚎一声就扑过来抱住了他。
    李霁抓住他的头发瞅着他那张哭的惨不忍睹的脸,想说什么又忍住了。一抬头就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穿着警服的俩人。
    急忙吓唬他:“警察来了。”
    李成一回头,满是泪水的脸上浓浓的生无可恋。
    “……我未成年。”
    他扭头抱住他哥,哭的喘不过气:“我不是故意撞他的,哥,你得帮我。我不想进监狱……”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都有点儿忍俊不禁。医生从后头走出来,见李成那熊样,一下子就乐了:“孩子,你送来的那人失血过多,还昏着,不过已经没事儿了。而且呀,你没撞到人,他的头部遭过重击,失血过多,应该是凑巧在你路过的时候倒在路中间了。”
    李成:“哈?”
    “头上缝了八针,因为脑震荡比较严重,所以还要输液治疗,你们先去交钱吧。”
    李成:“昂?”
    李霁内心:我怎么摊上这么个倒霉孩子当弟。草,这大傻逼。
    作者有话要说:  会有点小虐,但基本是狗粮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