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好的时光 作者:七叶果

字体:[ ]

 
 
 
 
文案
 宋彦:“都怪你,莫名其妙在我的世界里走来走去。”
许璟戈:“怪我?我是一个瞎子,你也好意思诬陷?”
宋彦:“不管。”
许璟戈:“那你想怎么样?”
宋彦:“和我结婚,给我一个家。”
......
他给他一双眼,他给他一个家,这大概是他们最好的时光。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彦、许璟戈 ┃ 配角:纪芊芊、张偲远 ┃ 其它:盲人、摄影师、温馨 
 
 
 
  第 1 章
 
  张偲远百无聊赖的翻着手上新出版的杂志,手指轻轻扣着封面上清纯可人的女郎,一双眼睛却总往柜子上的手机看,几番坐起身想去拿,刚抬起指尖又收了回去。
  病房里只有他一个病人,往窗外看正是繁花正盛的夏季,即将开始步入初秋,气候倒也不热,偶尔一阵凉风吹过树叶便簌簌作响,不过窗帘拉的紧了也将外面几缕淡淡的香气就此隔绝。
  也不是没有人来看他,只不过一想到那群一进门就是指责他不好好吃饭不照顾好身体的人脑袋就一阵阵的发疼,索性关了机一个人静静地待着。
  自个儿拿刀慢悠悠的削苹果,长长的一截果皮完好的在半空晃着,门嘭的一声被打开,粉红的果皮应声而断。
  张偲远往门外扫了一眼,张口咬了一口苹果才朝已经在他旁边坐下的人含糊不清的开口:“我说你职业病也太严重了吧,来看我还带着你那宝贝相机。”
  宋彦呵呵一笑,径自给自己倒杯水慢吞吞的喝下,“来看你也就顺路,你还想有过多的要求?”
  张偲远哟呵一声,用眼角玩味的将宋彦上上下下的打量一遍,最后视线停在了他手上的相机上,“我们宋大摄影师不愧刚回国,海归气质浓烈的我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宋彦往他头上狠狠一拍,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又笑到一块儿去了。
  “怎么愿意回来了?”两人闹够了,张偲远接着吃方才那个被遗忘的苹果,“还以为你要再待上两年。”
  宋彦摆弄着来看张偲远之前拍的照片,随意的答了一句:“想回来就回来了呗,我也不能一直在那待着。”
  张偲远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宋彦垂下去的脸:“回来了好,杂志社正缺一个摄影师,你恰好补了这个空缺。”
  宋彦头也没抬,直到将所有照片都归类了一遍才给了他一个眼神,答非所问道:“我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还因为肠胃炎住院,偏偏好意思在我眼前阐述是我学长的事实。”
  “肠胃炎怎么了?”张偲远直起腰,理直气壮的看着宋彦:“按你这么说,学长还不能得肠胃炎了?”
  张偲远就是这样,和他说话什么时候都是他有理,宋彦自知这个道理,就算几年未见也没丝毫改变,也不打算和他争辩,耸耸肩起身把密实的窗帘拉开。
  “你还是早点找一个吧,到时候看你和我嚣张。”
  张偲远向宋彦瞅一眼,不屑的嘟囔着:“你的意思他还能管着我了?”
  “找个大叔不就行了。”
  张偲远喜欢男生,这件事情在两人大学刚认识的时候宋彦就知道了,这几年也谈过几个,张偲远都交不出那份心,也就不了了知了。
  虽然已经是二十七岁的人了,张偲远仍像学生时期那样的心性,身边较他小的人总是比他还要成熟些,他是学弟而自己更像学长,宋彦不止一次这样认为。
  张偲远难得的沉默,宋彦越看越不对劲,眯着眼睛凑到他身边,“不会是真的吧?”
  张偲远抿抿唇,指甲抓挠着薄被对上宋彦试探的眼神半晌不语。宋彦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结果,了然的回到椅子上一脸兴味的等张偲远和盘托出。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吧。”被宋彦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张偲远斜睨他一眼,不满的哼了一声。
  宋彦只是笑笑,随口问了一句:“多大了?”
  “四十了吧。”张偲远不欲隐瞒,仔细想了想,对上宋彦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心里的犹豫渐渐浮了上来,“我也还没想好。”
  宋彦眉毛一挑,沉吟片刻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这么大年纪了,赶紧的,下一次再住院我可就不用来了。”
  “去你的。”张偲远朝宋彦瞪了一脚,声音不禁高了几分:“你这么对待你未来老板,也不怕我克扣你薪水?”
  宋彦仍旧笑盈盈的,一副‘你看我怕不怕’的样子看着他。
  张偲远气的摸鼻子,见宋彦好一阵子都不说话也沉默下来,拿过一直黑着屏幕的手机把玩了好一会儿,刚开机就一阵接一阵的提示音,好不容易消停下来,电话又打过来了。
  宋彦见张偲远抬眼看他,扬扬下巴拿着他的相机关上门走了。
  外面正是一天中阳光最好的时候,经过窗台时能看见靠在床头的张偲远在静静的讲电话,说的不多,更多时候是在听对方讲,脸上表露的情绪虽不明显也能看到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好像能感觉到适才有些凉的病房忽然开始暖了。
  宋彦轻笑,沿着小道一直往前走,不知不觉就到了小花园。
  园内沿边边角角栽了一圈紫藤,高的矮的层层叠叠簇拥成群,不过现在已然过了紫藤的花期,除了少数还留着些许稀疏的淡紫花瓣外都只剩凸凸的树枝。最里面那一层的竹篱边修了一块长长的带着些青苔的木板,上面齐整的摆了好几株建兰,嫩黄色的花开的正好,几个小孩三三两两的结伴在那儿玩游戏。
  花园内除了几句欢笑声外很少嘈杂,宋彦捡了一个木椅坐下,一眼便看到坐在槐树的长椅下睡着的少年,净白的皮肤在病服的映衬下显的愈加白皙了几分,双眼安静的阖着,阳光透过树叶正好洒在他的侧脸,仔细看少年的肩上还落着好几朵从上面飘下来的细碎的白花,静谧而温柔。
  宋彦就这么坐着,像欣赏一幅画一般将视线定在他身上,末了才想起什么,举起手上的相机将这画面拍了下来。
  少年好像睡的很浅,宋彦放下相机不多会儿便醒了,揉揉酸痛的肩膀也不打算起身,就这么开始发起呆来。
  就算只是在室外浅眠,少年脸上也少不了刚睡醒时的懵懂神情,一双眼睛看了好久都似乎没定上焦距,宋彦看着他愣神的模样笑了,起身朝着他的方向走。
  脚步声很轻,不细听根本听不到,可少年确实在宋彦刚靠近他的时候起身了。
  懵懵的揉揉眼睛站起来,少年依旧没睡醒似的一小步一小步挪着,宋彦看着他,鬼使神差的伸出了脚。
  少年一下子被绊倒,慌张的寻找支撑物,手一捞抓到一旁宋彦的衣袖。
  下意识的扶牢拉住他的人,宋彦一愣,耳边听着他的谢语,看着他惊慌渐稳的眼神张了张口,有些艰涩的问道:“你的眼睛?”
  少年轻轻一笑:“看不见。”
  宋彦顿时如鲠在喉,一句对不起对上他淡然的脸庞怎么也说不出口,酝酿许久到了嘴边支支吾吾的,少年疑惑的问他怎么了,宋彦摇头,想起他看不见又道了一句没事。
  “你住哪个病房?一个人回去挺不安全的,我送你吧。”
  少年歉意的笑笑,说了自己的房号,“麻烦你了。”
  和张偲远的单人病房不同,少年住的普通多人病房,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子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少年任由宋彦扶着他坐上床,轻轻朝他笑着。
  “举手之劳,无须放在心上。”宋彦回以一个笑,对上少年明明如黑曜石般却看不见的眼睛莫名沉下了几分情绪。
  “一个人住院,没人照顾你么。”
  少年点点头,摸着旁边柜子上配好的药套着温水服下才开口:“朋友有事,上午才走的,再说我就是感冒发烧而已,没什么好照顾的。”
  宋彦走到床尾,果然在病单上看到病情那栏写着高烧两字,再往前一瞥,姓名那栏秀气的三个字端端正正摆在那里。
  房间里一阵沉默,少年笑呵呵的打破寂静:“你是来看病的吗?”
  “不是。”宋彦回答的简略,过后觉得不妥,又稍加解释了一句:“朋友住院,来看看他。”
  少年了然的点头,把被子盖到小腹处,抬眼问宋彦:“你也喜欢外面的小花园吧。”
  宋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过后才应了一声“是”。
  空气很好,没有医院内难闻的消毒水味,花也很好看,挺香的,拍照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宋彦想想,是挺喜欢的。
  “我也很喜欢。”少年精神挺好,许是刚才睡的好了,在这个旁人都睡着了的时间里也不觉得困,声音压的低低的,悄声絮语。
  “那株槐树听说已经有上百年了,每年的槐花都开的很繁茂,细细密密的,比起那些姹紫嫣红的花我倒觉得它们好看多了。”
  “紫藤花也好看,不过今年过了花期了,淡淡的气味闻着很舒服。”
  “那里的小孩其实很顽皮的,经常捉弄别人。”
  ……
  许是少年的声音听着很舒服,宋彦耐心的听着,到最后竟也被他的话引了进去。
  “你住院的时间很多吗?”他轻声问。
  少年不好意思的抿唇,低头道:“今年的身体不太好,确实来的多了几次。”
  宋彦下意识的去看他的眼睛,亮闪闪的,笑起来会弯成小小的月牙。
  “不过来探病的人很少像你一样会在那里待很久。”少年的语调淡淡的,说这话的时候稍稍歪着头,像一个上课提问的小孩子。
  宋彦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一下,倏地想到他伸出的那一脚,含糊的应了一声当做回答,脸却因窘迫而有点发烫。
 
  第 2 章
 
  第二天清早,宋彦窝在被子里睡的正熟,手机开始嗡嗡的震动,最后就是刺耳的铃声。
  任由它放声高歌一阵,在对方坚持不懈的攻击下宋彦终于扛不住,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接了电话。
  “大哥,现在才几点,待在医院会让人精神清爽是吗?”
  张偲远嘿嘿一笑,又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只剩下一个毛茸茸的头在外面,“不早了,八点是上班的时间。”
  宋彦在心里翻白眼,索性把被子拉上来盖过头,“不好意思,我才回来,还没找工作。”
  “我说的是杂志社的上班时间,知道你要回来我可特意把摄影师的位置留给你。”
  宋彦“哦”了一声,闭着眼睛问:“有事?”
  “我想吃东阳路巷尾那家的鸡丝粥和清蒸桂鱼。”
  于是宋彦本来可以睡到自然醒的日子被张偲远一通电话赶了起来,然后去给他买早餐。
  八点半正是人多的时候,宋彦排了近二十分钟的队伍,在店里匆匆吃了一顿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之后提着张偲远的早餐往医院赶。
  然而在病房门口看到里面那个正为张偲远张罗早餐的身影,宋彦忽然觉得,张偲远可能是看他最近太闲了想给他找点事做。
  那个男人挺高大,头发修建的很整齐,看上去很干练,坐在张偲远身边的姿势看不清正脸,只能透过微扬的嘴角感受着侧脸的温和。
  看了一眼手上的早餐再往张偲远那边看,宋彦笑笑,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的医院还算得上安静,走廊上只有寥寥数人。宋彦悠悠的转弯下楼梯,正考虑今天可以去哪里取景拍照,耳边女生清脆的声音清晰可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