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夜恋夫 作者:万支

字体:[ ]

 
文案
刘河只是因为需要钱去了一家夜总会兼职,他以为是全素的……
 
等睡一觉起来,发现画风突变!尼玛,怎么有条男人的裤子?
 
Oh NO!!!
 
第二天上医院他又遇见这个男人,凶神恶煞骂了句:“滚!”
 
第二个礼拜上班又遇到这个男人,还必须对这个男人说:“老板……你好!”
 
(平凡男与霸道老板的情感纠葛)
 
1v1
 
新人一枚,请求批评得以改进,望各位看官老爷指点。
 
一个忧伤结局。
…………………………………………………………………………………………………………………………………………………………………
 
 
 
甄军:“身为公司员工,为什么要去做鸭?”
 
 
刘河:“身为公司老板,为什么要去找鸭?”
 
 
甄军:“男人需要排解寂寞。”
 
 
刘河:“男人需要挣钱养家。”
 
 
甄军:“与其做鸭堕落,不如我养你。”
 
 
刘河:“与其要你来养,不如去堕落。”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河,甄军 ┃ 配角:顾千,苗甜甜,高子寒 ┃ 其它:耽美,爱情
 
 
 
  第一章
 
  “嗯……?”
  白色的被子还带着一股浓烈的酒味,褶皱一团的被窝,痛苦探出一头柔软的短发,印着十点多的阳光,一张天使般俊俏的脸带着红晕挣扎着痛苦的表情,眼睛很沉的撑开。
  眼前的一切……
  !!!
  地上凌乱散落的衣服,平时穿的内裤十分- yín -→秽地搭在窗前的鹿皮绒沙发上,旁边是一条他不认识的笔直西裤,光看那巨长的裤身,任凭谁的脑子里都能想象它的主人是怎样一个高大的男人。
  !!……男人!?
  想到这里,刘河瞪大了眼睛,虽说以前也有宿醉的时候,可醒来睁开眼看见的,怎么都不应该是条男人的裤子。
  一定醉晕头了,闭上眼睛眨巴两下再次睁开,使出不知怎么已经被榨干的力气让自己坐起来。
  原本裹在身上的被子滑了下来,那全身净白的肌肤倒影在床前黑色电视屏上,在投进的阳光反射下,依稀可见那遍布全身的惹人羞愤的红色吻/痕……
  这一幕让刘河瞬间瘫软在床头,费尽力气在脑海里翻江倒海地搜索了良久,画面一幕幕闪电雷云般撕开……
  打死都不敢相信……
  居然是自己主动跟一个男人去了酒店!!!
  还笑得面若桃花的给这个男人解衣服……后面的画面更是让人面红耳赤了……
  !!!轰隆一声,刘河的脑子像是被丢了颗原|子|弹,炸得寸草不生。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刘河难以想象自己堂堂七尺男儿,一夜之间竟然被一个男人睡了,无法接受的事实让他觉得天崩地裂,不由抱着脑袋叫了起来,声音带着破音的嘶哑。
  “你醒了?”平稳地得没有一丝波澜的声音,从刚刚一直很安静的浴室传出。
  这是个套房,浴室和房间之间有道日式隔门,正当刘河吓得发傻的时候。门被拉开了,出现一个裸/露的身体,小麦的肤色衬托着若隐若现的肌肉,彰显的全是力量。
  看见这一春光,刘河的脑子里马上想到了电影里的斯巴达勇士,尤其是下面那雄壮的东西,看得他脑子空白一片。
  男人擦干身上的水珠,看着呆若木鸡的刘河,硬朗的嘴角很自然地扯出一个幅度,淡然沉着的神情十分具有男人魅力。
  他裹上浴巾,坐在床边,伸手摸着刘河的有些惨白的脸,轻问了句:“不舒服?”
  那手指触摸着刘河的脸带着几分意犹未尽的味道。被这危险的气息拉回了现实,即刻挡开他的手,头压得很低。
  “别碰我!我要离开。”
  男人没多余的表情,只是起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说:“请便,完事,你自然可以走。”
  “!……”!
  完事?
  那居高孤傲的语气,让刘河的心境再次跌进谷底,紧握的拳头暗暗砸着床单,只是却没什么力道。想起来,却怎么都使不上劲,浑身像是被拆了似的,费了半天时间才刚爬出被窝。
  一刻钟的功夫,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晨报。举手投足间散发的沉稳霸气,立即让前一分钟还- yín -/秽满满的房间,变得跟马上要举行大典的白金汉宫似的。
  好容易下了床,刘河只觉得每走一步都像是骨头在响。
  终于挪到沙发边,去拿内|裤,可偏偏在那男人屁股旁边放着,看着自己身上这些红色吻痕,再看看面前这个男人,那种羞愧简直恨不能马上自我了断。
  支撑着身体站了一会儿,房间安静得能再次听见那些暧昧的声音,拳头紧了又紧……
  感觉到刘河的不自在,男人一边脸看着报纸,一边将身边的内|裤用一根手指头挑起来递给他。连余光都没扫一眼。
  自己隐私的东西,被一个男人这么轻佻的递在眼前,刘河精致的脸愤恨地皱眉,牙齿紧咬着嘴唇,几乎要咬破皮。
  “要不要穿?”
  这一问又让刘河太阳穴的青筋鼓了起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抢过内裤,迅速套上,没多久穿齐了衣服,就直冲冲往门口走。
  拉开房门的时候,男人又淡淡问了句:“你那地方……不洗就走吗?”
  刘河下意识摸了下,真的恼了,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床上一片血迹,难怪后面像是撕开了似的疼,那混蛋昨晚到底是有多粗暴。
  做完这种事,还他妈要当着面洗?
  真是个恶心的变态。
  厌恶的表情,扭过头,恶狠狠地说:“不用。”
  “那你自便吧,另外看在你是头一次,我向夜总会付了五万。”男人连头都没抬过一次。
  “你们这些拿钱砸人的渣渣!我cao你祖宗!”
  啪!
  刘河恼怒地骂完,狠狠摔门而去。
  留在房间的男人看着报纸不自觉笑了笑。昨晚不是挺乖巧的嘛,转眼就变得跟刺猬似的。他本来就少招这种男孩,难道这行习惯拿了钱骂人?
  他是盛唐集团董事长——甄军。
  昨日约了当地的一些政老谈项目,因项目本身没多大价值性,为避开没必要的争端,他就安排那些老头到一些风头不紧的小夜总会娱乐。这一套对这些迂腐的政区人士一向都百试不爽。
  开始只是坐在楼上闭目养神,每当想静下来的时候,一个跟年龄极为不符合的红/歌声音总很不逢时地蹦出来。甄军是个在千军万马的咆哮声中都能静下来想事情的人,唯独昨晚那一首又一首的革/命歌曲愣让这个从不忆往过去的人,真真切切想起了一些陈旧的画面。
  小时候,甄军的爷爷喜欢放各种红军曲。直到有一天他实在不想听了,就干脆把老爷子的美国magnavox1R1214收音机给从三楼的窗口扔了出去。然后被暴打一顿。
  时间流逝到现在,也过去了十来年,即使是毫不光彩的事,对亲人的回忆都是温暖的,还记得老爷子走的样子,很安详……
  拉回思绪,楼下那小子唱的革/命歌曲真有那么几分正直的味道。
  不由得,他打量起了那个有些酒醉却拼命要保持清醒猥琐靠在点歌屏角落里的男生。
  头发很细软,有些微黄,像是有些营养不足,五官清秀,在这种地方算得上上品,微红的唇瓣一个劲字正腔圆地唱歌。有人递酒就老老实实地喝,比起其他几个偷偷往垃圾桶倒酒的男孩,他就跟个傻子似的。
  第一次下海,这是初步印象。
  不过比起别人的反感,甄军到挺喜欢听刘河唱的红/歌,有点像小时候老爷子收音机里的腔调——激扬正气。
  就这样抱着较有趣味的心情,甄军下楼让他陪自己,本来只是想让他放松唱歌,不用理会那几个老头的骚扰。
  却没想被他的秘书顾千半夜跑来搅局,结果没半小时这小子就就喝得烂醉,叫着什么“苗甜甜”的名字,还说着什么需要五万块之类的话,硬是把他往酒店里拽。
  甄军一向不爱在风夜场所找人过夜,当时被顾千这么一搅和搞得心绪烦闷,加上“醉美人”邀约,便一切顺理成章。
  而这一晚,甄军不知道是不是禁欲太久,身体的反应真的是非常满意。
  早上他没一早就回公司,本是有意把他带回去,没想这小子起床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当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种地方的人始终都是带着面具示人,过着金钱交易的生活,不过一时兴起罢了。
 
  第二章
 
  
 
  第三章
 
  刘河忍着剧痛去夜总会领了钱,就收拾行李回北京。离开前被老板各种抱大腿不让走,非要捧他做头牌,结果硬是纠缠了半天才得以脱身。
  刚到火车站,就找了家银行汇款。手捂着火辣辣剧痛的菊花,一边打电话一边咬牙忍着。
  “喂,小云,钱我汇账户上了,你赶紧取出来拿去做手术。”
  “哥,你怎么这么快就筹到这么多钱,是苗姐姐帮忙的吗?”
  刘河现在只觉得快疼晕了,冒着冷汗根本不想在做什么多余解释:“别问那么多,医院那边不等人,快去交钱。”
  “哦……好……好吧,那哥你要保重啊!”
  急忙挂了电话,虚弱地倒在火车站长椅上,疼得声音都变了腔调:“真是……亲妹妹啊,这种时候要你哥保……屁的重啊。”
  火车上,刘河是跪在座椅上休息的,脑子在晃荡半天后才算运转正常,对这仅仅几天的巨大变化,恐怕是几年都难以消化。
  为什么要沦落到这种地步,从头开始细想,是在两天前的事……
  这天刚上班,毕业的第一份工作——前台接待。
  刘河的学历也算过得去,厦门大学本科,当年高考福星高照,分数线刚刚过线,因为选了冷门专业被录了。四年大学就学了个社会学专业,到毕业那天,都不知道到底学了什么。
  如今竞争激烈的现状下,工作却也不好找。
  盛唐集团是全国有名的大企业,连招个前台都有上百份简历投得热血沸腾。刘河刚好凭着自己的学历外加他难得的颜值,顺利拿到这份工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