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战”放 作者:薄荷茉莉茶(下)

字体:[ ]

 
  第 90 章
 
  随着期末考试的结束,华荣这一学期画上圆满的句号。吴羽寒不负众望再次坐上年级第一的宝座,韩凌霄和任文清也在意料之内继续留在三年二班混日子。
  与此同时港江世家再掀巨浪,韩凌霄去年千金购置的豪宅终于迎来它的主人,韩老以及Aurora亚洲分部在新年后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一时间各种拜帖像雪片一样纷纷飞到韩凌霄眼前,让韩凌霄席不暇暖。凭着和韩凌霄的关系,夏家家主夏媛姝和其未婚夫吴羽寒成为光临韩家的第一批客人。
  被韩老锐利的目光直视,吴羽寒感到有一股凉气从脚底蹿到心头,握紧的拳头不停的冒冷汗。吴羽寒慢慢的后退一步,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韩老,他拐走了韩老重要的孙子现在竟然恬不知耻的带着未婚妻来拜访。
  韩老把吴羽寒打量一番之后,又把视线转向夏媛姝。连道三声“好”,让吴羽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最后还是韩凌霄打圆场,才使他和夏媛姝全身而退。
  “羽寒,我到化妆室补一下妆。”夏媛姝也被韩老吓到,需要找地方冷静一下。
  “近来好吗?”韩凌霄趁机向吴羽寒搭话,算一算自从放假两人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见面。
  “还是老样子,吴家夏家来回跑。”想起什么,吴羽寒皱了皱眉头,犹豫一会儿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吴羽寒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母亲了,一开始吴羽寒以为吴老想用钟紫萱逼他同意做吴家的继承人,可因为韩凌霄的介入爷爷明确表示继承人的事情待定,为什么还不让他和妈妈见面。
  韩凌霄看出吴羽寒面有难色,刚想询问。
  “你们在谈什么?”夏媛姝的出现让两人的谈话告一段落。
  “说说春节的安排,夏小姐过节期间哪天有时间能容我登门拜访?”韩凌霄立刻摆出绅士的姿态。
  “叫什么夏小姐显得生分,你是羽寒的朋友叫我媛姝就好。”夏媛姝笑起来露出漂亮的酒窝,“如果学长要来无论何时我们夏家自然欢迎。”
  待出了韩家大门,夏媛姝挽着吴羽寒,“你和韩凌霄真的只是在讨论春节的安排?”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自从元旦过后吴羽寒对她的态度变得疏离有礼这让夏媛姝十分惶恐。“如果是吴家的人欺负你,我可以……”
  “媛姝慎言,吴家的人怎么会欺负我呢。”吴羽寒快速否决夏媛姝的说辞,“春节快到了,家里的事你要多多注意千万别让一些小人扫了兴致。”
  夏媛姝话说出口马上后悔了,还好吴羽寒没有生气。确实,夏家的情况比吴家复杂得多。吴羽寒的提示让夏媛姝安心,总是把她和夏家放在第一位,吴羽寒果然没有变。
  节前吴羽寒因为夏家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借此机会吴羽寒把夏媛姝和李淮带在身边,顺便教两人如何处理公司的事务。
  除夕过后按照惯例,世家们开始轮流举办新年派对。吴家的宴会被安排在大年初六。一早吴羽寒就被嘈杂的声音惊醒,家里每个人都带着新年的喜悦只有他冷眼旁观。无聊的宴会,虚伪的应酬,吴羽寒对此全无期待,只想在这杂乱之中找到空隙偷偷溜出去见妈妈一面。
  “戴小姐,上次失礼了。我不知道你与大多数的情妇不同,十几年来一直为吴家无私奉献堪称女人中的楷模。这就是你儿子吴羽天吧,果然是人中龙凤,去年接替大少成为学生会的会长,再过几年大少和夏小姐成婚你的儿子就是吴家的继承人了,我提前恭喜戴小姐。”韩梦茹代表韩家和吴老爷子寒暄几句后,直接奔向戴玉儿所在的地方为上次她失礼的行为道歉。
  戴玉儿正拉着众夫人喝茶聊天,顺便让儿子露露脸以便求得好的姻亲。韩梦茹一席话让戴玉儿的脸白了又黑,黑了又绿。在座的女人大多瞧不起戴玉儿的出身,碍于身份不愿公然挑衅,今天韩梦茹说出大家心中所想,简直就是给大家出了一口气。一个,两个,女人们纷纷拿出手绢转身捂着嘴偷笑。
  吴羽天憋红了脸,“韩夫人,请您说话放尊重一点。”
  “哦,”韩梦茹故作惊讶,“难道我误会了,你对继承吴家一点兴趣都没有?”韩梦茹逗吴羽天就像老鹰玩被捉住的小鸡。“今天港江有身份的人都在这里,吴羽天你敢当着大家的面承认你对吴家的一切毫无想法?”
  吴羽天骑虎难下,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韩梦茹露出戏谑的笑容,转身和旁边的贵妇聊天。热闹看够了,戴玉儿身边的女士们争先恐后的和韩梦茹攀谈。戴玉儿母子被孤零零的留在大厅。
  韩梦茹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吴羽天懦弱的样子被大家看在眼里,顿时成了多方人士的笑柄。
  “老吴,你可真有能耐,偌大的一个吴家竟然交给情妇的孩子打理。是说你心胸宽广呢,还是说你百无禁忌把世家的规矩视为无物?”谢家老爷子可不给吴家人面子,他看吴皓渊不爽已经很久了。
  谢老的一句话让喧闹的宴会厅顿时鸦雀无声。男人们屏息凝神等待吴老爷子的回答。如果吴家被扣上违反世家规矩的帽子,剩下几家长老完全有权利召开会议投票决定是否将吴家踢出世家的行列。
  “怎么可能,玉儿虽然是皓渊的枕边人可终究不是吴家的媳妇。看在她尽心竭力照顾皓渊和羽寒的份上,勉强让她把孩子养在身边。皓渊让玉儿的两个孩子姓吴,却没有让他们入族谱。连族谱都没有入的孩子怎么可能继承吴家?”吴老爷子半眯着眼睛,说出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大惊失色。
  “怎么回事?”吴羽寒在人群中找到韩凌霄,把他带到角落里。毕竟是韩梦茹挑衅在先。
  “你问我,”韩凌霄无奈的摇摇头,他和韩梦茹到吴家还不到十分钟,他连吴羽寒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小姑姑摆了一道。“上次小姑姑是为我在演戏,这次恐怕是为了爷爷。”
 
  第 91 章
 
  提到韩老,吴羽寒就想起老人家那好似洞察一切的目光。“你爷爷想怎么样?”
  回答吴羽寒的只有韩凌霄的苦笑。难怪爷爷要在春节前出现在众人眼前,爷爷已经和世家的长老见过面,他们谈些什么韩凌霄一概不知。韩凌霄唯一能确定的是,爷爷的行为在传达一条信息:在港江能代表韩家的只有韩老爷子。
  “戴玉儿人呢?”韩凌霄扫视全场,没有见到戴玉儿的身影,连刚刚在小姑姑旁边的吴羽天也消失不见。
  “弃车保帅。”吴羽寒感到强烈的不安,丢弃的“车”是戴玉儿,那么要保的人是谁?难道是吴皓渊?
  “爸爸,今天家里来了这么多客人,您怎么不提前告知我?”春风一般柔和的声音打破众人的沉思,吴羽寒永远不会认错这个声音。让所有宾客目瞪口呆的事情又发生了一件。沉寂了十多年的钟紫萱再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钟紫萱在正门由侍者扶持慢慢进入,白色的晚礼服好似摇曳的百合。十多年的岁月在她身上完全没有留下痕迹,感觉上钟紫萱仍是二十几岁的少女。钟紫萱一面向前一面和认识的人打招呼,直到吴皓渊接过她的手。
  “妈妈?”吴羽寒面色苍白的立在原地。“不,吴皓渊那么对她,她……”
  “冷静些,”韩凌霄抓住吴羽寒冰冷的手。“你母亲很不对劲,她的记忆应该只停留在过去的某一时刻。”从钟紫萱入场韩凌霄的眼睛就没有放过她脸上任何表情,钟紫萱主动打招呼的全部都是港江年长的世家子弟,与吴羽寒同龄的孩子钟紫萱一个也不认识。
  “羽寒,你在吗?”吴皓渊用曾经呼唤吴羽天的语气来叫吴羽寒的名字,吴羽寒一阵恶寒,却不得不应声上前。
  “这就是羽寒吗,我的孩子竟然长这么大了。”钟紫萱热泪盈眶,她摸摸吴羽寒的脸又摸摸吴羽寒的手,“我只记得你在我肚子里的时候,你那时只有一丁点一转眼都十七岁了。”
  吴羽寒掏出手绢为妈妈擦眼泪,“妈妈,你还记得戴……”
  “咳咳”,吴老爷子适时发出声音,“羽寒,别不懂事,你妈妈身体不好你应该让她多多休息。”
  吴皓渊在钟紫萱耳边轻声交代,钟紫萱点点头,转过身对吴羽寒抱歉的笑笑。“孩子,妈妈今天太激动可能把你吓到了,等妈妈再修养一段时间,我们母子一定要好好谈谈。”留下这句话,钟紫萱就被吴皓渊带到主宅的卧室。
  “识时务者为俊杰。”吴老离席前轻声警告吴羽寒。
  “羽寒,到底怎么回事?”吴老走后,在远处观望的夏媛姝跑到吴羽寒身边。有疑问的不仅仅是夏媛姝,吴家宴会厅完全乱了套。关键的吴老爷子和吴皓渊不在场,吴羽寒就成为众人争相询问的焦点。
  “小姑姑,天下大乱很有意思,是吧?”韩凌霄不知何时来到韩梦茹的身后。
  “你别怨我,都是你爷爷的安排。可惜饶是他也预测不到今天的混乱。”韩梦茹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爷爷,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韩凌霄闯进韩老书房的时候,韩凌云正在给老人家读《三国策》。
  “哥哥,你别冲动。”韩凌云先一步挡在大哥身前,想在韩凌霄说出过分的话之前将人拖出门。
  “凌云,你住手。”韩老点燃烟斗,深深吸一口。“凌霄,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今天小姑姑在吴家公然挑衅,是您授意的。”韩凌霄左思右想得不出答案,虽说韩家在吴家的内斗中偏向吴皓薮,可惹怒吴老爷子对韩家有什么好处呢?“我理解不了您的做法。”
  “凌霄,你说你喜欢吴羽寒。那么他呢?”
  韩凌霄心一沉,还是因为吴羽寒。“他自然也是喜欢我的。”
  “你这句话我信。我也看得出吴羽寒是个好孩子,做我的孙媳妇他够格。”韩老站起身,走到韩凌霄身边,“夏家的小姑娘你们打算怎么办?”
  “等到吴皓薮成为吴家家主,夏家的婚约总会有办法的。”韩凌霄急切的解释。
  “笑话。”韩老大声呵斥,“你和吴羽寒怎么不用你们聪明的脑袋想想,吴皓薮吴家家主的位置是怎么来的。吴羽寒一天不与夏媛姝结婚,他就一天不得安宁。”
  韩凌云见爷爷动怒,连忙上前给韩老顺气。“爷爷的意思是吴羽寒必须在吴皓薮成为家主之前跟夏媛姝解除婚约?”
  “等吴皓薮当上家主,前有夏老的嘱托后有吴皓薮家主的命令,吴羽寒再跟夏媛姝解除婚约就是彻底的不仁不义,他就等着受人唾弃一辈子吧。”
  “所以今天爷爷用世家的规矩逼着吴老放弃吴羽天,如此一来吴家正经的继承人就只有吴羽寒一人,然后再利用这一点逼着夏家退婚?”韩凌霄思维有些混乱,吴羽寒到底在什么时候解除婚约才能把对他的伤害降到最低?
  “谢家的老头本来就看不惯吴皓渊宠妾灭妻的行为,由我们韩家点火他很乐意添一把柴。”韩老摩擦着手中的烟斗。“可惜你们运气不好。”
  “有吴羽寒挡在吴皓薮面前,吴皓薮继承吴家名不正言不顺。”韩凌霄当初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做出判断让吴羽寒先解决吴家的内斗再寻找解除婚约的办法。
  “那就告诉大家吴羽寒是你的。”
  “难道吴皓薮不会认为我们韩家觊觎吴家的势力?”爷爷的想法没错,韩凌霄也不认为自己错了。
  “爷爷,哥哥和吴羽寒的问题他们自有办法,您就不要再伤神了。”韩凌云出言解围。
  “你们兄弟还是太嫩了,人心是永远不会满足的。”韩老坐回到椅子上,“在夏家人眼中吴羽寒就是他们用恩情拴住的一条狗。无论吴羽寒为夏家付出多少,夏家人永远都会以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再向吴羽寒索取更多,至死方休。”
  韩凌霄心底掀起惊涛骇浪。他和吴羽寒的敌人到底是谁,吴家,吴皓薮,还是夏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