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作者:漫漫何其多

字体:[ ]

 
  【文案】
  海秀有轻微社交障碍,转校后,新的班主任老师为助其治疗,将收发作业的任务交给了海秀,交流障碍的海秀磕磕绊绊的尽力去做,可惜总是记不清同学名字,发作业困难,有次无意中将“坏学生”峰非的卷子发错了……
  ^^竹马竹马,两小无猜的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阳光肉食性攻X害羞草食性受
  轻松校园文,甜度++++++
  排雷:弱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峰非,海秀 ┃ 配角: ┃ 其它:甜文,竹马竹马,两小无猜
 
    金牌推荐:个性内向的海秀初中时因校园冷暴力患上社交恐惧症,无法和人正常交流。高三时海秀随母亲工作调动转校,新的班主任为帮海秀治疗,让他每天收发作业来学着和人接触。海秀尽力去做,却无意间将“坏学生”峰非的作业本发到了其他人桌上,海秀心惊胆战的以为会被教训,不想情况却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了……竹马竹马,两小无猜的甜蜜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文章甜而不腻,两个主角个性鲜明,肉食性“坏学生”攻双商爆表,会撩人有担当;草食性学霸受腼腆内向,坦率又直白。两人感情水到渠成,相处中双向养成,每一天都在往好的方向迈进,文章开篇一扫海秀过往的晦暗,之后发展治愈又充满正能量。作者以轻快温馨的笔触,透过峰非和海秀的甜蜜校园日常,将往昔高中青葱岁月的点滴鲜明生动的呈现在了读者眼前。
  ==================
  
  第一章
  
  海秀攥着一沓卷子,手指微微发抖。
  还有十分钟早自习就结束了,课间的时候,他需要把这些卷子发下去。
  这个班上有二十八个人,不算自己,他只需要发出去二十七张卷子,这不难。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海秀额角沁出汗珠,他心里对自己说,这不难,转学过来已经一个月了,他已经记住好几个同学的名字了,比如他的同桌王鹏,比如他后面坐着的学委宋佳佳,再除去他们,只剩二十五个人了。
  海秀心跳加速,他几乎没法看书了,他想去找班主任,跟她说自己发不了。
  但这样班主任一定很失望,班主任对他那么好,他不能这样,要像班主任老师说的那样,慢慢的,试着去和别人交流,这也是治疗的一步。
  是的,海秀有病,社交障碍。
  又叫社交恐惧症。
  当然他不是先天就这样的,海秀虽然天生内向腼腆,但还不至于没法和人正常交流,得上这病,是因为海秀初中时遭受过整整一年的校园冷暴力。
  起因只是一件小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海秀,在一次考试时涂错了答题卡,导致他的英语成绩只有三十几分,这严重的拖垮了他当时班级的平均成绩。
  那是次期末考试,学生的成绩关系着很多东西,更别提海秀当时班级是所谓“快班”,海秀的老师气的当着全班同学责骂了海秀很长时间,并连续一星期里反复强调,因为海秀大家这次的努力都白费了,他是班级的“罪人”。
  努力的结果是自己的成绩,班级的平均成绩只跟老师的工资和脸面有关,但懵懂的学生们想不到这些,大家被老师的愤怒带动,开始孤立海秀。
  一开始是没人愿意跟海秀同桌,没人愿意同他说话,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海秀永远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cao场上。
  这种冷暴力往往是这么没根据没逻辑,但它的杀伤力永远有效,发展到最后,大家对海秀的东西都唯恐避之不及,他的作业本被人随意丢在一边,大家不许他接班级公共饮水机的水,有的同学,经过海秀座位的时候都会刻意的绕开。
  期初海秀以为这种状况马上就会过去,后来他也曾想告诉母亲,但看着忙碌的母亲,又担心她伤心,青春期的海秀对此还有些难以启齿,拖延的后果就是,他不太会和人交流了。
  老师的白眼,同学的孤立,让海秀的成绩一落千丈,在下一次的考试里,海秀没有图错答题卡,但他的成绩比上次低了一百多分。
  海秀的老师更生气了。
  班会上,海秀的老师再次点名批评海秀,言辞比上次还刻薄,说到最后,甚至隐晦讽刺,海秀是因为跟着单亲母亲,生活才会迷迷糊糊,乱七八糟。
  一直温驯乖巧的海秀,那天举起了自己的凳子,砸到了老师头上。
  也许是因祸得福,海秀因此被记过,叫家长,海秀的母亲终于知道自己儿子已经忍受了一年的校园冷暴力。坚强的女人迅速为儿子办理了转学手续,临走前去了海秀老师的办公室,赔偿了医药费后顺便问候了他的全家。
  转学后的海秀日子好过了点,大家对这个转校生期初还有点兴趣,之后见他每天不言不语,也就不太在意了,海秀就这样平平稳稳的度过了初中,和高一高二。中间海秀母亲带他看过几次心理医生,也进行过一些治疗,但效果平平。
  高三时海秀母亲工作调动,她不放心把孩子一个人留在老家,反复考虑后不顾别人的劝阻,将已经高三的海秀带到了自己现在工作的城市。
  而后转入现在的班级,已经一个月了。
  海秀如今的班主任是位四十多岁的女士,这个人颠覆了海秀对“老师”这个对他来说不那么友好的词的认知。
  新班主任很严厉,平时很少会笑,海秀期初是很怕她的,但这个班主任在了解了他的情况后,特别是看过他档案中那条“顶撞、殴打老师”后,没有心存戒惕,没有去联系海秀以前的学校打听情况,而是第一时间将他叫到了办公室,仔细的询问了他的病情。
  海秀磕磕绊绊的描述了下自己的情况,新班主任想了下道:“我不会强迫你马上接受所有人,但你终究需要试着再去面对这个世界,也许没有你以前接触到的那么糟的,你可以帮我个忙吗?”
  海秀感到新班主任的善意,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向严厉的班主任温和的笑了下,递给他一沓卷子:“可以帮我把昨天的卷子发下去吗?咱们的班容量小,二十几个人,我感觉你可以的,如果有不认识的……可以试着问问同学们吗?”
  海秀本能的想拒绝,但他还是答应了。
  还有三分钟就下课了,第一堂课的时候就是班主任的数学课,课上要讲这份卷子的,海秀手指攥的紧紧的,他咬了咬嘴唇,如临大限。
  下课铃响了,班上瞬间喧闹了起来,海秀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他手心出了点汗,他担心会弄脏同学的卷子。
  海秀深呼吸,起身,先将自己的,同桌的,后桌的卷子发好,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海秀心里默念,还有二十五张,只有二十五张……
  海秀记忆力很好,甚至比普通人都要好,老师课上提问过的学生他基本都记得,平时身边经常走过的同学,他也记得,万幸大家课间多数出教室了,海秀轻松了许多,二十张、十八张、十五张……
  海秀突然觉得没那么难,发第十五张卷子的时候,发到的女同学还没抬头的跟他说了一句谢谢,海秀当时很紧张,但他没耽搁多久,就跟着说了一句“没关系”,虽然声音很小,虽然对方可能并没有听见,但海秀觉得……这种和同学正常交流的感觉,很好。
  海秀心情轻松了许多,十二张、七张、五张……
  海秀嘴角微微挑起了一点点,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成就感。
  海秀站在教室后排,看着手里的两张卷子,突然又开始紧张了。
  剩下的这两张卷子,他不知道这是谁的。
  海秀清楚的记得自己发卷子的顺序,现在只有倒数一排中间位置和第二排靠窗位置没有发,但是他们是谁呢?两个座位上一个人在睡觉,一个人不在,桌面上没有写着名字的作业本之类的,要……要去问问么?
  海秀心里猛摇头,两个男生个子都很高,他……他下意识的不太想靠近。
  上课铃响了,海秀如梦初醒,咬唇,凭着直觉把两份卷子发了,他担心会被叫住,担心自己说不清楚话被笑话,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班主任踩着上课铃进了教室,她扫视了一圈,看向海秀,见他脸颊微红,眼中有点兴奋。班主任心中笑了下给了海秀一个赞许的眼神,随即板起脸来,照例责问了几句昨日晚自习时的纪律,开始讲卷子。
  海秀感受到了老师的肯定,心中开心许多,他不敢回头看,但这半天没人提出异议,应该……是猜对了吧?
  海秀庆幸,低头安心听讲。
  教室倒数二排靠窗位置,峰非懒洋洋的坐好,揉揉眼,拿起卷子,皱眉道:“这……什么鸟儿字?!”
  峰非看着自己桌上这张满是叉号的卷子,一脸惨不忍睹,他转头看看倒数一排卷子的本主,跟同桌嗤笑:“何浩这煞笔,都没看出来那是我卷子……”,峰非将卷子叠了几叠,扔到后排何浩头上,何浩正开小差,被吓了一跳,看到后一脸羞愤,抬头对一脸嘲弄看着他的峰非呲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将峰非的卷子扔回去,峰非一手接过,转头对同桌道:“刚谁发的卷子?”
  同桌茫然道:“是……啊那个新来的,叫海秀吧。”
  峰非挑眉:“下课问问他去,我长得像何浩那个白痴么……”
  
  第二章
  
  一节课很快过去了,老师走后海秀拿出错题本,准备将刚做错的两道题整理起来,刚写到一半,只听有人在他头顶看着他试卷卷头的名字轻笑:“还真叫海秀……这名字有意思。”
  海秀猛地抬头,这才发现有个高个子的男生站在自己桌前,登时吓了一跳,他往后靠了靠,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
  峰非这才看清楚海秀的脸,心中吹了声口哨,长得真白净。
  峰非见海秀长得好看,有意逗他玩,俯下身撑在桌子上,问道:“刚故意跟我闹着玩呢?怎么把我卷子放在别人那了?”
  海秀瞬间明白了,这是靠窗的那个男生!他应该是叫……海秀脑子当机了,忘了这个人叫什么,只知道自己肯定是发错卷子了!
  之前搭建起的自信瞬间坍塌,海秀心中既焦躁又不安,这个人来找自己是为什么呢?是生气了吗?要找自己算账吗,自己发错了他的卷子……怎么会这样呢……
  海秀感觉到眼前的高个子男生压下身子,离自己很近很近,瞬间更紧张了,初中时期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回笼,海秀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脸色也越来越白,只想夺门而出。
  峰非也感觉到了海秀的紧张,不解的拧起剑眉,这是怎么了?
  峰非记得这个转校生开学就在了,每天不声不响的,但这也一个月了,不至于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吧?
  身为班草,身为校篮球队主力,峰非还有点自信能让别人很快记住自己名字的,他不太信,又问道:“问你呢?怎么把我卷子发给别人了?我跟何浩长得像?”
  海秀根本不知道峰非说的何浩长什么样,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峰非失笑:“我……我跟他像?!”
  峰非抬头看看后排长相模糊的何浩,心中不甘无以言表:“你是,真不知道我叫什么?”
  海秀本就和别人交流障碍,现在被一个高自己一头的人陌生男人靠这么近逼问,已经完全丧失语言能力,他根本不知道峰非问了些什么,只是不安的点了点头,峰非彻底没脾气了,笑着又往前靠了一步,海秀的脸刷的又白了一层。
  峰非莞尔,弯腰,抽出海秀手里的笔,顺手翻开海秀的错题本,在上面龙飞凤舞的签下名字,修长的手指在自己名字上用力的点了点,道:“看清楚了,我叫峰非,默写十遍,下回别再发错了啊。”
  上课铃响了,峰非将笔还给海秀,见他呆呆的,觉得好玩,顺手又在他头上轻弹了下:“下次遇见还问你,再记错试试。”
  峰非不紧不慢的回到自己位置上,海秀愣了好久,才慢慢的反应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