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先生!请别叫我豆丁 作者:落樱沾墨(上)

字体:[ ]

 
 文案
    上天前半辈子带走了他的父母和眼睛,留下他连滚带爬的坎坷;后半辈子给他送来了一个男人,没想到......
    以后你就是我的了,吃喝玩乐你随便,老子宠你爱你照顾你,没人敢欺负你,你看不见,那正好,我长得也不好看,怕吓着你。
    绍耀:名不好,以后叫豆丁。
    丁陡:......
    绍耀:为了纪念改名,今晚吃肉沫炒豆丁,凉菜拌豆丁,豆丁煮豆丁。
    丁陡:......
    丁陡:不好意思,先生,您叫芍药?那个,有种花和您同名,您怎么看。
    绍耀:-_-|||我睁眼看!
    属性:HE 大男人老板攻X失明按摩师。
    槽点:那必须甜啊,说不定还傻。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陡、绍耀 ┃ 配角:绍梓、徐则辉、临安门小人物 ┃ 其它:
 
================
☆、第1章 【第一章 年会】听说能蹭吃蹭喝    
   
  洛安市一到晚上,灯火通明,复古的商业街商铺门前家家挂着大红灯笼,车马游龙,十分热闹。
  这条商业街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临安门,街的最前头伫立着巨大的拱形石门,威严好看,来洛安市旅游的旅客晚上都要逛一逛。
  路上的人挺多,来来回回都是忙着四处游玩的客人。
  “小丁,慢点,这地儿晚上人太多了。”说话的是个二十四五的姑娘,身边同行的年轻人一把细长银色的导盲仗在路面轻划。
  路上的人看见他们都会小心的避让一下,不过也仍旧有仰头看热闹的路人和两人撞肩而过,不过好在都会礼貌的道歉。
  “钰姐,这一段时间学校都放假了,来逛街的人多,不好意思让你等我,连带你也回来晚了。”
  说话的年轻人非常的清秀,脸颊白皙,声音轻轻柔柔,大学生的模样,很讨人看。
  不过在看到他的眼睛时都微微愣了一下。
  穿过临安门,再往巷子里走一点就到丁陡的家了。
  罗钰在门口看着他进去,然后自己接着往前走。
  他住的地方是居民区,老百姓自己盖得房子,楼道里遮的严实,又因为无人看过,过道中只有一盏泛黄的灯。
  不过对他而言,有没有都一样。
  丁陡扶着墙壁,数着台阶,二十三阶,然后往右转就到了。
  “奶,我回来了。”丁陡摸着钥匙,顺着门边摸上去,凭感觉将钥匙插|进去。
  “小丁,今儿怎么晚了。”
  丁奶奶慢慢的打开灯,人老了,走路慢。
  丁陡将书包放下,自己摸索做到桌前,笑了下,“有个客人来的晚,按完之后耽误了点时间。奶,你不用管我,你去睡吧。”
  给他倒一杯热水,丁奶奶碰了一下他的手背,将水杯递给他。
  “晚上人多,我怕人撞着你嘞。”
  丁陡笑,哪有那么娇气。
  丁奶奶坐到一边,叹口气说,“你姨又找来了,跟我哭着说家里没钱过年。”
  “奶,你把钱给她了?”丁陡急忙问。
  “没有,就是,她一来,我闹心,奶觉得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她。”
  说起来这事,丁陡心里突的一怒,身体都泛起冰凉,拿着水杯的手紧紧握住杯子,他咬牙忍着心里的酸疼说,“不给钱,咱家没欠她的,已经给了很多次了,也早就该够了。”
  丁奶奶偷偷抹了抹眼泪,说,“不给,她男人也就是少了条腿,人都还在,还在,有啥过不起的。”
  丁陡侧过脸,清秀的脸庞在阴影中变得模糊。
  起码,人都还在,只要人还在,什么都还有希望,不像他。
  桌上一碗汤,一碗菜,菜都放一个碗里,他拿着方便。
  撇开刚刚的话题,丁陡吸了口气,笑了下,说,“奶,我给你买了个帽子,就在我包里,你带上试试,针织的,里面还有一层棉花,可暖和哩。”
  现在是冬天,丁陡他奶奶身体不好,屋里又没有暖气,他拜托罗钰帮忙买的。
  听说是大红色。
  丁陡脸上高兴,红色很配老人。
  他还记得这个颜色。
  丁奶奶拿着帽子在灯下仔仔细细的看,在手里摸索,又欢喜又心疼,“这要花多少钱哩。”
  “没多少,你带上试试。”
  丁奶奶手上摸了又摸,往厨房里看自己的孙子正在水池边摸着盘子小心翼翼的洗碗。
  心里发酸,用手堪了堪眼睛,将帽子带在头上,走到镜子旁照了又照。
  “好看,好看着,可暖和。”
  丁陡道,“那就好,我害怕小了呢”
  等洗了碗,屋里也重新关上灯了,丁陡不需要灯就能在洗手间洗脸刷牙,他奶奶也用电少,所以丁陡家特省电。
  丁陡躺在床上,戴上耳机,他有一个老式的mp3,里面有些歌曲,他喜欢在夜里睡觉前听一会儿。
  音乐大多数是慢歌,唱着悠扬的曲调,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像真的在海边,脚下是柔软的细沙,头顶的阳光是浅黄色,一圈又一圈明亮的光晕。
  他想,这种画面他将永生难忘。
  丁陡睁开眼睛,眼中漆黑一片,他摸索着在床板下摸出一张信封,有些厚,里面是照片,一张一张,他父母和他的照片。
  照片光滑如玻璃,什么也摸不出来,丁陡却觉得只要摸摸这些,什么坎都能过去。他将照片放在心口,轻声叫了声,爸妈。
  推拿店在临安门商业街的最后快要拐角的地方,房子有些旧,和临安门漆红的门户不一样,开发商正好在这里截止商业街的规划,所以推拿店就这么危危开了好多年。
  冬天的早上很冷,所幸因为是推拿店,客人需要脱下大衣,所以老板肉疼的将空调从早上一直开到晚上。
  丁陡换上白大卦,坐在屋中等候客人来。
  临安门看着人多,其实大多都是逛街的年轻人,所以进推拿店的不多,能进来的大都是老顾客,或者是附近的居民楼里的老百姓。
  罗钰带着大墨镜,也换好了衣裳,问,“奶喜欢吗?”
  “说很好看。”
  罗钰点头,“那就好。”她微眯起眼睛,努力的看着推拿店门外走过的路人。
  她是弱视,勉强能看见光影,比丁陡好太多。
  隔壁卖奶茶的女老板拿着热水杯走进来,趁着空调暖和会儿,顺便和丁陡他们聊天。
  “又要过年了,这年一年比一年快,你们就看,人肯定更多。”
  罗钰接话跟她聊天,丁陡安静坐着,笑着听他们说话。
  又快过年了。
  已经是第几年了呢。
  他都快记不清了。
  “对了,你们晓得不,过几天临安门年会开始了,听说今年还送东西呢,只要去的都送。”奶茶店老板兴奋的说,手舞足蹈,“评选上三星商家还有大礼嘞。”
  罗钰问,“只要去都送东西?我去年听人家说送了一桶食用油,是真的不?”
  “是嘞,不过要店铺经营证件嘞。”
  罗钰有些失望,这年会是临安门的东家办的,为的就是鼓励商户经营,他们这家交的房租少,不算是临安门的商铺。
  “有发入场券,我那里有三张嘞,拿着就可以去,还管吃晚饭。”
  推拿店老板这才来店里了,看见奶茶店老板,虚情假意的打招呼,明显的不情愿。
  空调费用可高嘞。
  高档的酒店里,绍耀在床上狠狠皱眉,摸到手机,眯着眼睛,“做什么,没有大事,敢吵老子睡觉你完蛋了。”
  他裸|着上身,随意抓抓头发,昨晚的酒宴喝大发了,今天头还是疼的。
  “绍总,中午有个酒席,您要出席,我在楼下,西装已经准备好了,您看这啥时候下来”
  那头说话的人底气不足,小心翼翼的问。
  绍耀在床上闷吼一声,答应了一句,挂断电话,腰间系着浴巾,晃晃悠悠的走进浴室。
  宾馆浴室挺大的,不过绍耀这虎背熊腰,高大魁梧,走进去后,浴室一下子就变得有点拥挤了。
  他懒洋洋的解开裤子。
  等他洗完出来,徐则辉也刚好将西装送了进来。
  绍耀直接赤|裸|着,脚下还踩着水,走出来,穿衬衣,西装。
  徐则辉在他面前就像个小狗遇上了黑熊。
  瞅着有点怂。
  他自己咳一声,在绍耀穿上裤子前往腰下三寸看了眼,然后心里惊叹。
  他么的,每次看每次都觉得惊叹。
  已经比常人大了一个号,邵堰穿上之后仍旧显得肌肉鼓囊,撑着西装紧实,配上他冷厉的面容。
  咳,出门经常被警察怀疑是某某老大的人,自己拿副墨镜,带上,毫无自觉的出去了。
  徐则辉在他身后跟着,也挺了挺腰背。
  总觉得是跟老大出去干架的气势,而不是谈生意。
  甚好。
  绍耀上车前,眼睛一瞥,看见路边摆地摊的大娘刚将自己的鞋垫小发卡之类的东西摆在好。
  他转身朝那边走过去,蹲在小摊上挑捡了两股棉线,放下五块钱。
  等上车之后,绍耀将棉线扔给徐则辉。
  徐则辉无奈的接住,看着路边因为开张,露出笑容的大娘。
  他心里无比感叹。
  铁汉柔情什么的,不要太好了。
  推拿店里一共有三个推拿按摩师,除了罗钰和丁陡,还有一个叫刘四海,在店里待了好多年,和老板很熟,常常迟到早退什么的,老板两口明着也不好说,暗地也是骂着。
  刘四海工作时间长,手上的推拿功夫好,主要负责推拿,这种需要经验和力气,以及一定的医学知识。
  按摩和推拿不一样,手法比推拿轻,需要的经验少,主要是给人带来舒服感,丁陡就主要负责按摩。
  丁陡将热毛巾铺在顾客的后背上,然后摸着找准穴位仔细按下去。
  人的身体各部位都是穴道,每个穴位控制的地方都不一样。
  他做事认真,每次按摩都时间会长一点,能让效果延长一点。
  有不少老顾客常喜欢找丁陡,只有在他忙的时候或者需要推拿,才会让其他人按,甚至宁愿多按摩几次,来代替推拿的疼痛。
  推拿店老板跟媳妇琢磨着问谁要几张多了的入场券。
  临安门的商铺年会可是热闹的很,还有东西拿。
  不过他俩人缘不好,本来就扣,还好占便宜,这种好事谁回想起来他们。
  奶茶店的老板偷偷告诉罗钰她有多的,让罗钰和丁陡跟她去。
  这事被刘四海听见了,给老板说了,老板阴阳怪气的说,“玩可以,咱店的生意可还要做。”
  推拿店冬天晚上七点半关门,然后打扫完卫生就可以离开。
  年会在九点半才开始,晚上毕竟是生意最好的时候,所以要避开这个时间段,肯定能来得及。
  奶茶店老板在门口抱着暖水杯,“哟,咱下班才过去嘞,刚好赶上嘛,谁的事都不耽误,闲操心,多一分钟都能成大富人了。”
  说完扭着腰就走了,气的推拿店老板直朝丁陡和罗钰瞪眼。
  瞪什么瞪,看不见你。
  丁陡无奈的笑了笑,他笑起来特好看,清秀的脸上,笑容柔和,就像伤痛从来没有在他身上停留过一样,温暖,充满希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