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先生!请别叫我豆丁 作者:落樱沾墨(下)

字体:[ ]

 
☆、第60章 【第六十章 .我以为你生的呢】
 
丁陡早上的时候烧的头晕,端着一碗饭半天都吃不下几口。
    徐则辉将丁陡的消息发给绍耀。
    嗯。绍耀简单的回答让徐则辉几乎气的跳脚。
    趁着刚吃过午饭,丁奶奶削好个苹果,扶着床边慢慢走过去,坐到另一边空床上,摸摸小孙孙的头,“吃吧。”
    丁陡拿着苹果垂眸,丁奶奶叹口气,视线从窗外穿过落在轻盈跳动的绿叶之间,满头白发在空气的凝练中逐渐变成走过岁月的模样。
    “饿瘦了,绍耀可是要心疼的。”
    丁陡缓缓眨眼睛,茫然抬起头,丁奶奶笑一下,摸着丁陡的手,“你俩那么好,绍先生又那么疼人,等回来的时候瞧见你瘦成一把骨头了,可是要怨奶奶的。”
    丁陡勾唇笑一下,摇摇头,轻轻说,“他不敢的。”
    丁奶奶笑着,喉头发梗,眼前盈盈蒙上一层水雾,“我家小丁也有媳妇了呢。虽然绍耀壮了一点,能吃了一点,可小丁喜欢,奶奶就也喜欢。”
    她当妈当爸将小孙孙拉扯大,相依为命,盼着盼着终于有人也能知暖知冷贴心贴面的照顾他了。
    她怎么能让他们俩分开呢,她不让丁陡见绍耀的时候就见了吧,小丁多难过啊,还笑着说行。
    丁陡心口满是酸楚,哑声道,“奶,我爱他。就像爸妈一样。”
    他闭一下眼睛,低声说,“我想去警察局,我想知道他有没有事。奶,我看不见,可您看见了。绍耀他只是太生气了,他只是怕——”
    “奶奶知道。我知道。小丁怕警察抓了绍耀,奶奶也怕,你想去,我就跟你一起,我们去给绍耀作证呐。”
    丁陡这才抿唇笑了,奶奶答应他和绍耀在一起了,他迫不及待想要告诉他,想要亲吻拥抱他。
    “我想回去一趟,家里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豆子被辉子带家里了,不用担心。”丁陡说。
    那里毕竟是家,就算满屋狼藉,也是他和奶奶相依为命的地方,他想要回去找到爸妈的照片,还有藏在小屋里的钱,不知道还能找到吗。
    丁奶奶担忧,“奶奶跟你一起回去,奶病好了,不用担心,我还能帮着你找找东西。”
    “我就回去看一下,锁上门,奶你别去了,你在医院,万一绍耀他回来了,我怕他找不到人。”
    丁奶奶无奈,“不行。我不去你也不去。”
    “那我也不去了,您躺下休息会儿吧。辉子一会儿就来了。”
    丁陡等着丁奶奶睡下的时候,午后四点左右,摸索着拿着导盲仗走了出去。
    病房外热气顿时涌入身体,丁陡刚走出医院就满头是汗,他原本就因为这几天生病身体虚,没走几步就被太阳晒得有些头晕。
    丁陡握着导盲仗想走到路边去打车,他没走几步,就有什么东西将他挡住了。
    毛绒绒的身体不断的轻蹭他的小腿,丁陡蹲下来,是一只金毛狗,它用脑袋去蹭他的手心,想要让丁陡摸摸。
    丁陡惊讶,“你是谁家的啊”,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狗狗顺滑的绒毛。
    小金毛低头咬住脖子下挂着的小牌牌塞|进丁陡手心,上面有字,不过是盲文。
    丁陡一笑,接住小牌牌,手指抚摸微微的凹凸痕迹,唇角的笑意越划越大。
    ——主人好,我叫大米,我是一只导盲犬,我两岁了,我是女生哦。我很聪明,我能帮助主人去想去的地方,遇到危险时我还能保护主人。我性格温顺,一定能和豆子成为好朋友,主人你能收留我吗。
    丁陡低头轻咳,眸子却氤氲盈盈水痕,他摸着大米轻声说,“带我去找绍耀。”
    他拉住大米递上来的绳子,牵住绳链跟随着大米慢慢悠悠走到医院外的树荫小道上。
    夏季的炎热被舒展嫩绿枝桠的绿树遮挡住,留下带着浅浅青草味儿的绿荫。
    大米乖乖坐下来,等候主人的说话。
    看着眼前的人,绍耀抬手捏住丁陡的下巴,声音低沉温柔,“这么瘦,我抱着不舒服。”
    丁陡抿唇一笑,哑声说,“活该,谁让你不给我做饭。”
    男人冷硬的眉梢渐渐缓了下来,眼中深邃,如果丁陡能看见的话,也一定能看见绍耀眉宇之间的疲惫在他看见他走过来时渐渐消失在笑容之中。
    “带着大米,她是导盲犬,可以进商店和医院。会的本事很多。喜欢她吗。”
    丁陡和绍耀坐在绿荫小道边的石椅上,丁陡不用弯腰就能摸到大米顺滑的绒毛,“喜欢,从哪弄的啊。”
    绍耀拉着他的手,轻轻摩擦清隽的手指骨,“她妈妈生的呗。”
    还能从哪里弄啊,肯定是大狗生小狗嘛。
    丁陡被他的回答弄得啼笑皆非,他想问的是从哪里买的呢,很贵的吧,训练一只导盲犬要花费很多精力和金钱的。
    知道绍耀不想说这个话题,丁陡只好装听不懂撇嘴道,“我还以为你生的呢。”
    绍耀胸腔里发出闷闷的笑声颤动,“没你我怎么生。”他拉着丁陡站起来,丁陡一手拉着绍耀,一手牵着大米,他在脑海中想了一下,瞬间心都被融化了。
    “发烧了,也不好好吃饭,还到处乱跑,这么不让我省心,不给你配个保镖,我怎么放得下心出去挣钱养你。”
    丁陡跟着他慢慢往医院里走,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红润,“那我养你也行,你就在家里织毛衣陪老太太聊天。”
    绍耀唇角一笑,丁陡轻微叹了口气,说,“我只是想回家一趟。”
    就算家里乱七八糟成废墟了,但也总归是家。
    “不用回去了。在医院好好养病,等我忙完了就来找你,带你回家。”
    绍耀将丁陡带到诊治科让医生给他看看病,烧了好几天了,退了烧烧了退,真敢这么折腾自己。
    丁陡早就习惯自己的身体了,躺在床上输药水的时候还不放心的问,“你会走吗?”
    药水里有安眠的成分,他太怕自己一觉醒来绍耀又杳无音讯的离开了。什么都不告诉他,反而让他更加担心。
    他想问的还有很多很多,不敢睡去,怕绍耀又走了。
    消毒小屋里没有其他人,安安静静的只有天蓝的窗帘微微飘动。
    大米乖乖爬在床下阖眼小憩,竖起耳朵随时听着主人的动静。
    绍耀低头亲吻浅白的双唇,“不会,我等着你,睡吧。”
    丁陡得到了保证才闭上眼睛疲惫昏睡了过去。
    丁陡睡着后没一会儿,徐则辉轻手轻脚走进来,递给绍耀一瓶水,小声问,“睡着了?”
    “嗯。”
    徐则辉找个地儿坐下来,“事儿处理的怎么样了?”
    绍耀握着丁陡的手,看他平静的睡颜,低声道,“三个人拿了别人的钱。”
    有人拿钱买命,往死里砸他们家,人有事没事就看你们敢不敢打了。
    三个人拿了钱喝了点酒壮胆,半夜闯入丁陡的家里打砸家具威慑祖孙俩。
    “小丁和奶奶能惹到什么人啊,这么狠。”
    绍耀垂眸,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
    “丁陡有个姨,据警察调查,这女人前段时间欠了一大笔的赌债,讨债的追上家里把孩子抓走了,让用钱换儿子。”
    绍耀说着扭头看了眼沉睡的丁陡,低沉阴郁的说,“他姨去推拿店找他了,带着奶奶一块去的。街坊邻居说他姨撒泼闹事,没要到钱,又说了什么话,被丁奶奶扇了巴掌。”
    不用想都知道这疯女人说了什么话,否则不会让丁奶奶勃然大怒,就这么结了仇,招了疯子恨。
    绍耀叹气是因为出了什么事,他都想丁陡第一时间联系他,而不要自己去承担。
    他知道豆丁也是男人,但每次想到他会受伤时,就很想把他放在自己的保护之下,永远都不让他出去,不让他与别人接触。
    徐则辉道,“所以找人去砸小丁的家?这女人真是疯了,自己孩子不去救,到是憋足了气做这种腌臜事。”
    “赌债是利滚利,小丁能有多少钱啊,看这副样子以前也要过吧。”徐则辉气愤道,欺负他小嫂,抓住了不管是不是女人都先打!
    “那你呢。”一声轻道,丁陡幽幽睁开双眸,绍耀按住他打药水的手腕,将他扶起来靠着自己。
    听见绍耀的话,丁陡一时心寒,没想到他姨竟然恨他们恨到了这种地步。却又想到绍耀伤人的事,连忙问出来。
    绍耀无奈,才睡了有二十分钟没就又醒了,心疼的凑过去亲一下丁陡的额头,“我没事。只是需要配合警方调查。律师已经在收集证据了,还有她儿子至今下落不明,警方希望能跟进这个案子抓到赌博的窝点,救出小孩,想要我配合。”
    丁陡根本就不放心,“抓人是警察的事儿,你不去行吗。”
    这事跟绍耀有什么关系,他怕他受伤,怕他出事,所以心里自私的埋怨警察为什么打击犯罪要绍耀也掺和。
    绍耀语塞,警方希望他掺和进来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抓到了赌博的窝点,打伤人的事好商量,他们会尽力快速的处理这个案子。
    徐则辉嘿嘿笑两下,“也可能因为我哥长了一副黑老大的样子,拿出去当线人比较能被信服。”
    丁陡抬起另一只手摸索着扶上绍耀的脸庞,摸摸,不像啊,多俊啊,鼻子高挺,脸庞有棱有角,哪里像坏人了。
    绍耀握住他的手,还有小半瓶药水才能打完,他瞪一眼辉子,低声说,“不会有事的。放心。我怕你难受才不告诉你。”
    因为他姨的事。找人打他们的是自己血缘相连的妈妈的妹妹,怎么会不心寒和难过。
    丁陡摇头,跟买凶伤人的他姨比起来,绍耀重要的多了。
    “我不难受,我们家欠她的已经还清了。她不想认我就算了。爸妈不会怪我的。”
    绍耀勾唇,掩一抹冷笑,他不是黑社会,不过想要一个人永远都不出现在洛安市,一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丁陡和奶奶眼前,他还是有办法的。
    丁陡心寒了被逼的接受事实了,绍耀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绍耀来了又走了,留下了大米天天陪在丁陡身边。从这天起丁陡的病也慢慢好了起来,常常牵着大米在医院里散步。
    绍耀将大米的导盲犬证书和卫生驿站颁发的合格证等全部都交给丁陡,有了这些证书,大米可以带着丁陡进出商店超市等狗类不允许进入的地方。
    丁陡喜欢端着小盘子给大米挤牛奶,大米就乖乖趴在地上盯着小盘子看,每次小盘子快装满的时候,大米都会及时汪一声,提醒丁陡装满了。
    丁奶奶瞧见的时候也忍不住惊讶,“这也太机灵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